天目所見公審江魔頭等景象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四日】以下是一名大法小弟子天目所見。這只是大法小弟子個人看到的景象,謹作為一點交流。請同修以法為師,走正修煉的路。

清算江澤民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一名大法小弟子在發正念時,看到大魔頭江澤民翹著二郎腿在看電視,突然有人敲門,一個很神秘的人,手裏拿著大魔頭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證,對大魔頭說:這是你要的東西。罪證的內容是:江魔頭執政期間迫害死大法弟子有多少人;流離失所的有多少人;失去父母的大法弟子的子女有多少;被活摘器官的大法弟子有多少;控告江魔頭的人數有多少;舉報江魔頭的人數有多少;對大法弟子非法抄家、勒索錢財、物品有多少等等。

江魔頭拍拍手,隨後他身邊的人拿出一個白色金屬密碼箱,放到江魔頭的面前。大魔頭跟那個神秘人物說,看看吧,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那人打開一看,是滿滿一箱子人民幣。然後拿驗鈔機驗了驗真偽,結果全是真的。神秘人物拿錢走後,隨後被江澤民派人滅口。大魔頭得意的拿到罪證放到火爐子裏銷毀,然後就放心的睡覺去了。這時,火爐子裏的罪證不但沒有銷毀,反而越燒越多,從一張紙變成了一摞子,這些罪證就自己飛到大街小巷,貼在牆上。

江魔頭睡醒後,以為罪證已銷毀,表情顯得很洋洋得意。第二天,便衣警察破門而入,江魔頭嚇的心驚膽顫、驚慌失措。喊道:你們是誰?你們要幹甚麼?是誰叫你們來的?來人把警證拿出來讓他看,然後把那些罪證往桌子上一摔,是主席讓我們來逮捕你,走一趟吧。然後就給他戴上手銬、腳鐐把他押到法庭受審。

接下來,召開了新聞發布會,說法輪功受迫害十七年,我們做錯了,現在把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魔頭抓起來了,也算贖罪、贖罪吧!然後專車在前面開路,有七、八輛警車鳴笛緊跟在後面,其中有一輛警車坐著三、四個警察押著江魔頭直奔天安門廣場,然後用大吊車把他頭衝下吊在牆上,從天上下來天鉤又把他掛在半天空示眾。隨後從天上下來好多佛,還有神仙,緊接著《九評共產黨》裏的九把劍從天而降,開始一點一點的剜大魔頭的肉。大魔頭嚎叫著,一邊求饒,一邊說我再也不迫害大法弟子了,直到氣絕身亡。這還不算,它的屍體又被放在從天上下來的一個火爐子裏,燒成灰燼,它的元神被打入地獄。

地獄的小鬼已等待已久,先用七八個烙鐵燒紅烙它,從臉上烙到腳;只要是迫害大法弟子用過的刑具,都在大魔頭身上給它用了一遍,特別是因其活摘大法弟子器官這一罪行,它被開腸破肚,器官摘出來餵魚,然後他又被扔到火爐子裏,直到形神全滅。

師父給大法弟子賜蓮花同時淘汰壞人

各行各業大法弟子都在不同時間看到師父賜予自己的蓮花,他們好像都知道往哪飛,不約而同的都飛到天空中。天空擠滿了大法弟子,都坐著蓮花。

事先已經明白真相的世人看到這壯觀的場景,都樂呵呵的為大法弟子圓滿而高興。那些之前沒明白真相的世人嚇的目瞪口呆,渾身顫抖。

那些不接受真相的、沒做三退的,和那些追隨江魔頭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地上有一個大紅圈,把那些人吸在紅圈裏邊,然後紅圈開始燃燒,逐漸的往裏收,火越燒越猛烈,直到把他們銷毀全部打入地獄,而留下來的人則有幸看到了法正人間的壯觀景象。

法正人間、新、舊宇宙更替

師父光明大顯,以金身、佛體的形像出現在天空。所有留下的世人和大法弟子都叩頭跪拜。師父背後是一個金色的大轉輪(指新宇宙),師父兩手不停推動,(像二零一五年神韻晚會最後一個節目那樣)這個金色轉輪逐漸的變大,慢慢的把舊宇宙蓋住,然後師父從新宇宙底下把舊宇宙抽出來(舊宇宙的轉輪顏色都是黑色的)銷毀了。留下的人走入新宇宙。

只想在大法中索取而不付出的、背叛的、甚至走向反面了的大法弟子,都哭著哀求師父,再給他們一次機會,他們個個都哭的撕心裂肺的,捶胸頓足,師父一眼都沒看他們,把他們抓在手心裏和圓滿的大法弟子一塊兒回到天上,師父展開他們和師父簽的誓約。對那些沒兌現誓約的大法弟子,師父說的原話我記不清了,大概意思是:當時怎麼立的誓約就怎麼辦了。

師父跟圓滿了的大法弟子講話(聽不清講的是甚麼)。然後又告訴他們:你們都回到各自的世界看你們的眾生去吧(大意)。圓滿的大法弟子們的世界都金碧輝煌,美好無比,期盼已久的眾生看著他們的王、主回來了都高興的雙手舉過頭頂歡呼、雀躍,場面非常壯觀、殊勝。而沒有修好的大法弟子他們的世界都是暗淡無光,沒有生機,他們的眾生都在哭,呆滯、無望的在嘆息!

以上內容是大法小弟子口述,媽媽同修整理。因文化不高,有些景象描述不出來。若有用詞不當,請慈悲指正。寫出此文,意在和同修交流。我自己悟到,時間真的不多了。修煉是嚴肅的!不要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讓我們全力以赴,利用好師父用巨大的付出、承受著巨難,給我們延續來的寶貴時間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抓緊多救人,兌現自己的誓約。圓滿隨師還!不要失去這萬古機緣!

同修們,最後讓我們重溫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講:
「弟子:如果大量的大法弟子沒有圓滿,正法進程結束了,那這些大法弟子會怎麼樣?會留下來繼續修煉嗎?
師父:怎麼樣哪,我也不能說。一碼事是一碼事了,怎麼立的誓約一般就怎麼辦了,沒有第二次機會,沒有第二次機會。」

「師父心裏急呀,越到這時候師父就越急。邪惡猖獗、瘋狂的時候,師父心裏也急,怕你們頂不住。後來發現無論多邪惡,大法弟子頂過來了,師父心裏真的是很安慰。這場迫害要結束前,師父心裏就更急了。我們有些人就是那麼不清醒,在大法弟子隊伍中混事,怎麼辦呢?」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