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見輪迴 生生為等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師尊說過:「人生來世為等法 善者回天把家歸 輪迴輾轉千百年 來世就為這一回」[1]。

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印象十分深刻的夢,在夢中親自體悟了師尊這段法的一層含義。

這個夢太清晰,且邏輯性很強,彷彿是我身臨其境,還在夢中有自我的思想和情感。夢醒之後,我還能回憶起每個細節,至今也過去兩、三個月了,可夢境還是深深的存在於我心中。所以我知道,那是師尊在用夢點化我,讓我的主元神去了另外一個時空。

夢中的我就像一個旁觀者,去到了一個大廣場。在那個大廣場上,我看到很多個我穿著不同的服裝、有著不同的打扮,而且都拎著一個行李箱,在那個廣場中心集合後,就要各奔東西,似乎要去開始一場旅行,又像是要完成一個任務。看的出他們之間的不捨和對彼此的擔憂。

之後他們就分散了,我又隨著分散的人走,彷彿是想看看他們要幹甚麼,於是就看到有的就變成普通人過上了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當這個人生活中遭遇了諸多的艱辛與不易時,我竟然會跟著難過,也覺的人生好艱難;還有一個變成了一隻流浪貓,跟著它的哥哥一起流浪,但不幸的是,這個「我」才活了十五天就死了,死的時候還祈求它的貓哥哥能好好活下去,當看到那個小貓死去時,這個旁觀的我也同時感受了生命脆弱的悲哀;還有一個變成了一根餅乾,雖然是餅乾,但卻能感受到它的思維,彷彿它就一直在等著甚麼……其他的也都扮演著各式各樣的角色,雖然來不及細看,但都能感受到他們都過的十分不易,也不怎麼快樂,似乎都在盼望著這一生這場戲趕快結束,好有機會開始自己真正的使命。感覺到他們都在等……可是究竟在等甚麼呢?此時,一個思維打入我的腦中,告訴我那些都是我的生生世世,他們從同一個出發點去扮演不同的角色,歷盡了艱辛,就是為了成就今天的我能夠得法。

我恍然大悟,淚水奪眶而出。

我想師尊之所以這樣點悟我,是因為我那段時間太不精進,總覺的生活中的苦太多,被人世間的各種干擾、各種迷幻牽動的產生了很多執著心。師尊慈悲,不忍看我掉下去,於是就藉此來點醒我,讓我精進。師尊說:「珍惜你們走過的路」[2],還說:「你覺的你平平常常就進了這個學習班來聽課,可能在你前幾世,甚至於十幾世、幾十世中都在為了得這個法在吃苦,(鼓掌)只是你不知道。有人為了得這個法掉過頭。修煉中我苦口婆心的勸善、帶你們,是因為我知道歷史上的你們是誰,也知道你們為了今天得到他付出了很多,我不這樣教你也對不起你自己呀。」[3]

確實如此,這次我身臨其境的看到了我的過去,才發現當下我所謂的這些苦算個甚麼呀!怎麼能被這些瑣事牽動而不好好修煉呢?法都得了,如果修不好,對的起師尊的苦度嗎?對的起生生世世的自己嗎?以往經歷的魔難不都成了枉然了嗎?

同時,那個夢境是如此的真實,因為它是我真切走過的路。那麼反過來看,我當下所經歷的種種,無論是矛盾也好、魔難也好、現實世界中的各種誘惑也好,它們其實不也如夢境一般嗎?我為何要如此在意?為何要被這些東西牽動著遲遲走不出去呢?都說人在世間就等於掉到迷中來了,如果我太執著於世間的種種,那不等於是被夢困住了嗎?何時才能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呀!

師尊講:「這個世界上的甚麼東西都在吸引你,都不讓你得法。」「甚麼事情都是在勾引人。這個社會就在勾引人!勾引人目地不止是不讓你得法,是要毀了人類社會」[4]。

我個人所悟,目前人世間牽著我們那顆人心的種種誘惑與干擾:琳瑯滿目的物質、娛樂方式、各種網絡信息、手機遊戲,以及工作生活中的困難與人之間的情,或許都是舊勢力精心設計的陷阱,就為了把我們困在裏面為之喜怒哀樂,還能麻痺人的思想,使修煉人無法精進、使普通人聽不進真相。

古話說: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我們好不容易歷盡輪迴之苦趕上了這天時地利人和之大幸,還得法了,切不要被這迷中的夢幻擋住自己回歸的大願。

最後,借用師尊的教誨與各位同修共勉:「雖言修煉事 得去心中執 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5]。

個人層次有限,不當之處敬請師尊原諒,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來世就為這一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復活節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美國第一次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去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