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齊齊哈爾市原政法委書記胡福綿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據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網站消息: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委原常委、組織部部長胡福綿「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在接受審查。

胡福綿,曾經在二零零二年十月至二零零四年二月間,任中共齊齊哈爾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在此期間,胡福綿緊緊追隨江澤民集團,積極指揮和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致使許多法輪功學員遭到判刑、勞教、毒打、經濟勒索,其手段極其惡劣和殘暴,在著名的仙鶴的故鄉──齊齊哈爾,上演了一幕幕令人髮指的惡行。

一、齊齊哈爾電視台編排 「李華光殺母」 栽贓醜劇

胡福綿時任政法委書記期間,齊齊哈爾電視台將患有精神病的李華光,謊編了一出「法輪功學員」「李華光殺母」的醜劇。其實李華光根本就沒有真正修煉過法輪功,他只是一九九五年想治精神病,看了看書,後來被法輪功學員制止了,因法輪功不讓有精神病的人參加修煉的。

後來,李華光因一九九八年突發精神病,追趕火車,扒車時,被火車輾斷雙腿,可電視片中硬栽贓陷害說李華光是「法輪功人員」,而且還說他舉刀傷母砍了三十多刀。其實,按常識來看,都知是瞎編的:一個下肢完全癱瘓,只能靠兩隻手扶輪椅的人,又如何拿兩隻手去砍完全能躲開這一災難的健康母親呢?

這一醜劇不但在本市電視台播放,還送到省電視台,於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四日晚的黑龍江電視台《今日話題》中播放毒害世人。齊齊哈爾電視台利用精神病人李華光家大做文章,利用充當喉舌的輿論宣傳工具為國家恐怖主義賣命,從而毒害世人,誣蔑法輪功,助紂為虐,包括時任政法書記的胡福綿等人罪責難逃。

二、致使幾百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零三年九月份的統計,時任政法委書記的胡福綿將黑龍江省富裕勞教所(位於黑龍江省富裕縣,距離齊齊哈爾市有五十分鐘的火車車程)與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合併為齊齊哈爾市勞教所,當時除已經釋放的幾百名法輪功學員以外,還有非法關押的女法輪功學員一百多人,男法輪功學員二十多人。在政法委的督導指揮下,勞教所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各種各樣的酷刑的迫害:

一是洗腦:讓十幾個叛徒圍攻一個法輪功學員,從早到晚大吵大嚷嘰裏呱啦不停地說,一會咬牙切齒地罵師父,罵大法,一會發出狂笑冷嘲熱諷。放大音量一遍一遍地強迫法輪功學員看造謠媒體誣陷大法的謊言錄像,叛徒領著反覆學念自欺欺人的謊言材料。

二是「嚴管」:就是將那些洗腦都不放棄正信的學員,關進一個小號裏,由刑事犯作為「包夾」人員,嚴加看管。除了數不清的「不准」之外,更多的是惡包夾的肆意迫害。經常無理索要錢財,動輒打罵法輪功學員,經常撕經文、毀手錶。

三是奴役:讓法輪功學員給化工廠裝農藥,那裏的環境粉塵大,毒性強。每個人除了口罩外,再沒有任何勞保用品,大多數人面部都長斑或皮膚被藥粉灼傷。很多人氣管受損,咳嗽,有的痰中帶血。一桶藥六十多斤,每天抬桶近三十次。本來就吃不飽飯,每天都得這樣勞累十來個小時。時常有法輪功學員被藥粉噴傷眼睛,而且天多熱都沒給過學員水喝。由於吃不飽飯、勞累、天熱,有的就暈倒在車間裏。

四是伙食迫害:除法定節日外,學員常年吃不到菜,喝不到開水。全年的鹹菜是醃得發臭的大蘿蔔。所謂的菜湯是白水煮土豆和凍白菜幫子。土豆一切兩半,不洗不去皮,湯裏沒有油,一股泔水味。最邪惡的是「非典」期間給法輪功學員吃國家禁止食用只准做工業原料的「陳化糧」,蒸出的饅頭奇黑,異味大。多數法輪功學員因吃陳化糧而出現腹痛、腹瀉,有的得了慢性腸炎。

期間勞教所還利用接見日,對法輪功學員家屬進行強制念它們已寫好的誣蔑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話,不念就不許接見。

三、指使公安警察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二零零二年三月至六月底,政法委書記胡福綿以「嚴打」的名義加重對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及家屬的迫害,制定了「抓一個法輪功學員獎勵二百元政策」,那時凡是與煉法輪功有過關聯的人,上至六十-七十多歲的老人,下至未成年的孩子都被抓了起來,多數都給上了大掛、坐老虎凳、有的上了電刑、灌辣椒水、芥末麵,有一女法輪功學員在上大掛時,被邪惡灌了一斤多酒,邪惡之徒使盡了絕招。

又如,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中旬齊齊哈爾市富裕縣公安不法人員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近三十人被綁架關押。並遭到富裕縣公安局刑警隊惡警刑訊逼供,逼迫法輪功學員陳貴芳吃狗屎,惡警還用鞋墊蘸屎往她嘴裏塞,並且強迫陳貴芳蹶著(把雙手銬在背後,再吊高了,只能低著頭、彎著腰)、上大掛(銬住雙手,再把手吊在高處,腳不著地)、坐鐵椅子(雙手銬在鐵椅子背後,雙腳銬在鐵椅子腿上,一點不能活動)連續五天五夜,惡警輪流審訊不讓睡覺。從鐵椅子上下來時,陳貴芳已經不能站立,不能走路。劉豔波也被酷刑折磨;將富裕縣富裕農場一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後,把他的衣服扒光,在冬天的涼屋子裏凍了一夜,還被長時間剝奪睡眠,遭受非人折磨,送到齊齊哈爾去以後,下落不明。

又如,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富拉爾基電力派出所兩名惡警闖入呂真家中,將其綁架到富拉爾基電力派出所,不由分說三、四個警察就對其拳腳相加,大打出手,扒光衣服,只剩褲頭,將其銬在鐵椅上,由四、五個惡警同時用狼牙棒打呂真的背部、前胸等部位,打得渾身青紫。之後將其帶到洗手間,是那種有三、四十平米的水房,將水房的門窗打開,然後由四、五個惡警用洗臉盆往他身上澆涼水,四、五個人持續地澆,連喘氣的機會都沒有。還有惡警從外面收進來雪,將雪往呂真身上揚。就這樣一直持續到下半夜一點多鐘,幾個惡警身穿棉大衣,還直叫冷,後來怕暖氣管子凍了,才關上門窗……

在胡任職期間,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 齊齊哈爾市三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曹良義於二零零二年八月被齊齊哈爾市第二看守所警獄打死;

▽ 齊齊哈爾建華區新疆路二十五歲法輪功學員王偉華,於二零零三年六月中旬在哈爾濱第三監獄被迫害致死;

▽ 四十九歲的齊齊哈爾鐵路工人王寶憲於八月十八日在富裕勞教所被毆打的渾身血淋淋、面目全非而致死;

▽ 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付志宇二零零一年七月被齊市鐵鋒分局派出所非法抓捕,並非法勞教三年,於二零零三年二月一日被富裕縣勞教所迫害致死;

▽ 四十三週歲的黑龍江省綏化鐵路職工張曉春被富裕縣看守所強迫灌食致死……

在胡任職期間,對齊齊哈爾市數名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而判以重刑,如:趙東方至少九年;孫維民九年;李順江九年;鄭連清八年;安靜濤五年;李振東四年等。

齊齊哈爾市原政法委書記不法官員胡福綿緊跟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群眾實施了「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使大批堅信「真、善、忍」的煉功群眾遭到了空前迫害,它們充當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鎮壓法輪功的急先鋒。

當時的黑龍江省原省委書記徐有方、原省長田鳳山,還有齊齊爾市委書記楊信(已落馬受審)、齊齊哈爾市原政法委書記胡福綿等均是禍國殃民的腐敗分子,在對待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問題上是不遺餘力,他們都曾無知地叫囂:「對待法輪功的問題怎麼整都不為過。」現在它們均以貪污腐敗等問題或被撤職或入獄,遭到了報應。

現在,齊齊哈爾市的部份不法官員仍不從原市委書記楊信、原政法委書記胡福綿的下場吸取教訓,泯滅良知,繼續執行著犯罪指令。但是無論誰做了甚麼,老百姓心中都有本帳,法輪功學員一一記錄在案,善惡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若不及早醒悟,必遭天譴,同江××一起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裏去。

'胡福綿'
胡福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