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司法廳廳長汪道勝遭惡報被撤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二零一七年一月,湖北省紀委給予湖北省司法廳原廳長汪道勝嚴重警告處分。此前,二零一六年五月,汪道勝還被免去湖北省司法廳廳長職務,與其一同被處分的還有廳紀委書記李頌銀、分管省法制教育所的副廳長聶利軍和副廳長李仁真。

從表面上看,是因他們公款旅遊被問責,如果大家看看下面這些發生在監獄、洗腦班裏觸目驚心、令人髮指的罪惡,就不難發現實際上是因他們迫害法輪功而遭到了惡報。

長期以來,湖北省司法廳所管轄的沙洋范家台監獄、武漢女子監獄和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一直是非法監禁、關押和「轉化」迫害全省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汪道勝先後擔任過黃石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湖北省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起,他就一直緊跟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八年二月,汪道勝擔任湖北省司法廳廳長兼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後,更是變本加厲的迫害被非法監禁的法輪功學員。

一。湖北省范家台監獄──一個法西斯集中營

據明慧網曝光的資料顯示,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湖北省范家台監獄就是一個法西斯集中營,先後至少兩百餘名法輪功學員受到該監獄的殘酷迫害。已知黃岡市鄭捍東、荊州市陳啟季、襄樊市邢光軍、黃岡市江中銀、孝感市郭正培、黃岡市鄭忠和武漢市劉運朝等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棗陽張明啟、十堰王玉超和武穴郭春生等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中共迫害法輪功長達十八年,在江澤民「打死算自殺」的罪惡命令脅迫下,范家台監獄總結積累了一套系統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和方式,並在全國監獄系統推廣。副監獄長張峰撰寫的《矯正人生》,書中詳述一百二十種「矯正犯人」的邪惡方法。他還總結出十二種「攻心轉化方法」,使其迫害手段更加「理論化」、「系統化」和流氓化。從該監獄有幸逃脫出來的法輪功學員都能證實,使自己生不如死、九死一生的正是這些恐怖手段和卑鄙伎倆。例如,郭春生因為不放棄修煉,被多個「包夾」殘酷迫害,導致精神失常,最後他被毫無人性的囚禁在鐵籠裏好幾個月,直至刑期滿。

酷刑演示:牙刷鑽指縫
酷刑演示:牙刷鑽指縫

酷刑演示:開飛機
酷刑演示:架飛機

范家台監獄除了系統的精神折磨之外,還有花樣百出的肉體摧殘,如長時間端坐小凳、牙刷攪指縫至手指潰爛、架飛機、電棍電擊、野蠻灌食、死人床、關鐵籠子、火燒炮烙、熬鷹、關禁閉、鐵絲兩頭繫磚勒脖子、拳擊耳朵、餵蚊子、傳染病威脅、注射自來水、群毆暴打,以及高強度體力勞動等等。以其中「火燒炮烙」為例,可見迫害之慘絕人寰。監獄磚瓦廠的窯內終年七、八十度的高溫,燒紅的火磚像一塊塊灼人的烙鐵。法輪功學員廖元華曾被惡警與惡徒合伙推倒在火磚堆上,當場燙昏死過去。

中共酷刑示意圖:火燒炮烙
中共酷刑示意圖:火燒炮烙

中共酷刑示意圖:餵蚊蟲咬
中共酷刑示意圖:餵蚊蟲咬

該監獄惡警們還廣泛採用藥物迫害,藥物種類繁多,有酊劑、膠劑、粉劑,很多被關押在范家台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都經歷過,導致內臟衰竭,神經系統、排泄系統、消化系統出現症狀,出現皮膚病等等。被范家台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劉運朝,離世時腿上、手上、後背全都是烏紫的,起滿了皰疹,疑是監獄除了暴打外,還加上藥物摧殘所致。

就在最近幾年中共迫害法輪功走向窮途末路,全國各地對法輪功的迫害都在逐漸收斂之際,范家台監獄在二零一二年二月至二零一三年四月間,竟然逆勢而行展開了一場對法輪功學員的暴力轉化。為了完成轉化率,從監獄一監區到九監區,包括醫院監區和集訓隊,對法輪功學員採取了各種殘酷迫害的手段,體罰、虐待、毒打、長時間站立、長期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集訓、關禁閉、上吊銬、用電棍電等等。還以慣用的減刑為誘餌,利用包夾監視和毒打法輪功學員。

這次暴力轉化之殘酷,從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張偉傑冒著生命危險輾轉傳出來的呼籲書中可以管窺一斑:「他們把罵法輪功及其創始人的話貼在桌凳上,把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貼在凳子上,讓我罵、讓我踩,不按照他們說的做就要挨打。每天除了近二十個小時的奴工外,睡覺時間只有一、二個小時。被毒打是司空見慣,折磨方式有針扎、煙頭燙、拔體毛、扣鎖骨、鉗子拔牙齒、高壓電擊、皮帶抽、棒子打、鉗子夾手,用鐵棒、斜口鉗捅身上,灌阻斷神經中樞的藥物。冬天毒打完用橡皮管對著直接用冷水沖,冬天只准穿兩件單衣服,一條長褲,每天只准吃一口飯,限制上廁所。」……

二、武漢女子監獄──人間地獄

湖北省司法廳所管轄的武漢女子監獄,名為中共邪黨所授予的「模範監獄」,實為人間地獄。監獄原政委蔣春曾被中共610和司法系統樹為迫害法輪功的典型,由其主導實施的「三人互監」制度,即:吃、住、行、睡、包括入廁都必須三人同行,管制嚴厲,生產任務量加大,導致發生多起普通犯人自殺事件。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日,武漢六十六歲的法輪功學員崔海女士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女子監獄,七監區一分監區指導員劉建鷹安排、指使犯人一天二十四小時監視,分白天、夜晚二班,寸步不離。惡警還指使包夾人員強制體罰崔海。因遭受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虐待,崔海的血壓一度高達二百。後來監獄又將她關押到迫害法輪功最兇狠的五監區進行「嚴管」折磨──強制洗腦,不准與他人接觸、說話,家人不准探視、不准與家人通信、通電話,不准購物,甚至連睡覺、吃飯、洗漱、上廁所等都被多名犯人貼身監控、限制。

酷刑演示:背銬
酷刑演示:背銬(「背寶劍」)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在這裏被非法囚禁的法輪功學員,如果繼續堅持自己的信仰,拒絕向邪惡妥協,還會招來惡警酷刑迫害。如「背寶劍」、死人床、反銬吊在門上只能腳尖踮地、晚上吊在窗戶上幾天幾夜;在寒風刺骨的冬天,特別到了晚上,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哪裏風大就銬在哪裏;下了手銬立即二十四小時罰站,罰站期間還得站著寫字,不讓洗漱、不讓換衣褲,短褲內都結了厚厚的殼,渾身臭哄哄;站的從大腿一直腫到腳,由於生理失調,腳板站得像水泡的饃一樣,一層一層的掉白皮。有的法輪功學員被罰站長達三個月之久,在這期間每天深夜十二點才讓睡覺,凌晨兩點又起床罰站。上廁所受限制,沒有手紙只能撿別人用過扔掉的紙做便紙(時間長達一年),經常不給飯吃,就是給也只能吃幾口,不給水喝,(有的被餓暈倒在地上)。

法輪功學員諶紅豔因拒絕「轉化」,經常遭體罰,不讓洗漱、不讓睡,不讓購物,不許會見親人,多次關禁閉,一關就是半月,關在陰暗潮濕黑房,腿部得關節炎症,期間包夾犯人受命於監區教導員,三番五次故意將擦地的髒布強塞在其口中,以致諶紅豔染上淋巴結節,左側有雞蛋大;為了不讓諶紅豔罰站時閉眼,包夾還用縫被子的粗針戳、用長竹篙捅她的眼睛。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六十九歲的老太太余早榮,在武漢女子監獄被迫害致命危,被送往武漢市漢陽醫院重症病房搶救,連親姐姐都不准探視。

三、「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強制洗腦的黑窩

湖北省司法廳直屬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也被稱為「現代法西斯集中營」,是對全省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的黑窩。那裏的警察基本上都是過去勞教所迫害法輪功的骨幹,與地獄裏的魔鬼沒有多大區別。

被各地610強行綁架進來的法輪功學員,如果拒絕寫「決裂書」,法教所除了指使「猶大」用謊言與欺騙進行精神蠱惑之外,惡警還會運用各種暴力的「輔助手段」,如長時間罰站、長時間謾罵侮辱譏諷、長時間不讓上廁所、長時間不讓睡覺、不讓吃飯喝水然後藉口惡意灌食、毒打、卸掉下巴、打掉門牙、開水燙、煙頭燙、腳踩頭部、電棍電、食物飲水裏下毒、注射毒針,等等。黃梅法輪功學員戴美霞被惡人捆綁起來,一次就強行灌了兩斤鹽水糊。管教科惡警龔健還惡狠狠的扇其耳光,將其嘴唇打腫,一顆門牙被打鬆脫落。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二中隊副中隊長惡警江黎麗在折磨武漢法輪功學員張甦時,曾極其狂妄的叫囂:「共產黨弄死你就像弄死一隻螞蟻。明天把你拖出去槍斃就說你是自殺,給你家屬一盒骨灰了事,或者把你弄到醫院割幾個器官,就像你看的蘇家屯事件,那還可以救幾個人,然後再把你一燒,連骨灰都不給你的家人,你又能怎樣?」

這個黑窩還不斷的傳出被「教育」者的死訊:有的在法教所直接被迫害致死;有的是被迫害回家後在短期內死亡;還有很多人被迫害致瘋、致殘。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仙桃年輕女法輪功學員王玉潔,在法教所被惡人強行在右肩上打毒針,然後指使一夥邪悟者對其實施強制洗腦,二中隊中隊長惡警劉成還恐嚇、並強迫王玉潔寫所謂的「決裂書」和「作業」。兩個多月時間,王玉潔就在這個黑窩裏被摧殘的已經不能正常走路,常常伴隨著劇烈疼痛。王玉潔被釋放回家後,藥物的毒效開始全面顯現,出現口吐白沫,劇烈嘔吐,食水不進,全身像散了架一樣劇痛。最後,眼瞎耳聾,手指卷曲,經醫院搶救無效,於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含冤離世,年僅二十四歲。

在勞教所解體之後,監獄和洗腦班就成了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後的據點。目前中共暴政對真、善、忍普世價值的打壓已接近尾聲,參與迫害的中共政法、610、公、檢、法、司和國安等官員大量遭到惡報。當然,也有不少明白真相,認清形勢,害怕將來中共垮台後遭到歷史清算的官員,由過去助紂為虐,怙惡不悛,轉為開始暗中保護大法學員,以便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