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貴州報導)在中共對法輪功十八年的迫害中,貴州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無辜被投入冤獄、關押、酷刑折磨,失去家庭、工作和正常生活的條件,以致家破人亡;中共各級官員及受謊言迷惑的普天百姓在給法輪功學員製造了痛苦、災難的同時,也在無知中為自己埋下了禍根,不斷的在各種各樣的報應中,讓自己和親人承受了因為迫害佛法修煉人而造下罪業的苦果。

觸目驚心的慘禍:

萬建華:貴州習水一中校長,時年三十多歲,多次逼迫師生簽名污衊法輪功,二零零零年九月剛開學,他就組織學生出板報,畫了一幅惡意誣蔑的漫畫,一個星期後,萬建華去貴陽一中取體育器材,途中車禍,死後發現一根鐵桿穿過他的頭部。

陳良輝:習水土城鎮黨委書記,生活在當地多年,對本鄉本土的眾鄉親法輪功學員知根知底,明知他們都是善良的好人,但他為了一己之私利,昧著良心,甘當中共的幫兇,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初期,經常帶著手下一幫人挨門挨戶地去法輪功學員家中搜查法輪功資料,連一些年歲很大的老年法輪功學員的家也不放過……破門而入,破口大罵,對搜查到的珍貴大法書籍、資料皆用火焚燒,不聽法輪功學員善言勸阻。就在他如此作惡造孽的下半年,陳良輝遇到一次車禍,他不僅當場喪命,而且身首異處,其慘狀觸目驚心。

李老五:女,貴州省黔西縣公安局政保科人員。長期迫害法輪功學員,敲詐法輪功學員錢財。一法輪功學員從台灣回來探親時,被其敲詐了幾千元人民幣。她還伙同其他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跟蹤監視。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五日,闖入一法輪功學員家中抄家,勒索「保證金」一千元。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二日,李老五與丈夫一起前往省會貴陽接孩子,途中李乘坐的轎車與一輛東風車相撞,兩人當即車毀人亡。

翁莉:女,時年二十六歲,貴州赤水大同鎮派出所指導員(正準備提升所長),二零零六年皇曆新年前夕,大同鎮派出所利用職權強行把誹謗大法的傳單派發給群眾。二零零六年正月十一,第二次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黃佳蘭勞教期滿,為了繼續對黃佳蘭實施迫害,大同派出所一行四人到中八勞教所非法押送黃佳蘭回原籍。翁莉親自駕車去中八途中,車至馬家灣附近,與迎面而來的貨車相撞,翁莉當場死亡,年二十六歲。所長鄧洪雲手臂骨折。另兩個不知姓名的,一個斷腳,一個斷了七根肋骨,據說傷勢很重。

胡少華:貴陽市花果園居民,二零零七年十月上旬,一些法輪功學員在看光盤節目,胡少華惡意舉報,並帶領著貴陽市花果園居民委員會、公安、國安局人員去抓捕法輪功學員,致使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被抓。不久後,胡少華遭天譴,家裏莫名起火燒光了所有貨物,胡少華被燒死。

始料不及的猝死:

陳平安:遵義市中共市委副書記,負責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負責人之一,於二零零五年九月初,忽然暴死於貴陽市,死時舌頭伸出來很長,死因不明。陳平安死前一天還在遵義市黨校講話(黨校也曾經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此事在遵義市委、市政府眾人中引起震動。一時間眾說紛紜,有說其一貫在迫害法輪功中壞事幹盡,罪業深重、終遭惡報的。有說當局為掩飾內心恐慌,將此事當作重要機密不得洩露的。

周勁松:原貴陽市花溪區小河公安分局警察,九九年七二零後,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謾罵、毆打法輪功學員。據一老年法輪功學員回憶,他打完人還揚言:「我打你了嗎?誰看見了?」他的幾個下屬在旁不敢吱聲。在花溪洗腦班上,周勁松說:「我寧願下地獄,也要迫害法輪功學員!」之後數年不見蹤跡,經查證核實,此人已遭惡報,與其妻子雙雙無病暴死家中。

柳盤忠: 貴州省盤縣柏果派出所副所長,因迫害法輪功學員,反銬法輪功學員雙手於背後,將法輪功學員吊在門上,只有一點腳尖著地,而且不讓吃飯,二零一五年六、七月遭惡報,五十歲左右,暴病死於上班期間。

筆者根據一九九三年至二零一七年間發生在貴州的有關法輪功的一些事實整理成文,希望讀者能明是非、曉善惡,希望迫害者和協從者棄惡從善。

一、法輪佛法 恩澤貴州

群山綿延的貴州,敬神向善的淳樸民風哺育了一代又一代貴州人。相傳太極祖師張三豐雲遊到貴州平越(今貴州福泉),見福泉山山奇氣靈,清江如練,遂留下結廬悟道。福泉山上的「張仙祠」,即為真人張三豐當年結廬悟道之地。

樂山大佛的開鑿者海通法師 ,即為貴州播州(今貴州遵義)人,海通法師的師父海能法師。在貴州貴陽開鑿了另外一尊大佛──「下水大佛」。無數神奇的傳說、源遠流長的勝跡承載著貴州人對神佛的虔誠,對修心向善的尊崇。

一九九二年,法輪佛法(也叫法輪功)在長春開始傳出,受到廣大民眾的喜愛。受益者一傳十、十傳百,人傳人、心傳心。全國各地氣功報社、氣功協會、地方政府,紛紛邀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到各地傳功講法。

一九九三年五月,貴州省貴陽市有幸迎來偉大的李洪志師父,從此大法在貴州迅速開傳。李洪志師父在九三年五月、六月、八月分別在貴州省地質局、貴陽醫學院禮堂、省政府大禮堂和南明區青少年活動中心舉辦了三期傳功講法班。參加過面授班的人回去後成為當地最早的一批法輪功學員,自發組成煉功點(法輪功義務輔導站),免費洪法班,給大家放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像並義務教功。這些學員在以後法輪功的洪傳中付出了許多,學員們洪法傳功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向更多的人介紹自己身心受益的體會,讓更多的人能夠受益。至九八年底,貴州約十八萬人修煉法輪功。

貴州法輪功學員在貴州省體育館心得交流會期間集體煉功
貴州法輪功學員在貴州省體育館心得交流會期間集體煉功

法輪大法在貴州創造了無數神奇,絕大多數人通過修煉大法心性提高、道德回升、身體達到了健康,幾乎每個法輪功學員身後都有一個神奇而感人的故事,這也是法輪功為甚麼會在短短幾年的時間,就能深入人心,洪傳世界,上億人修煉的原因。在學員們不懈的努力下,無數的人們了解了真相,心生善念,越來越多的人紛紛走入大法修煉,身心得到了健康。即使許多人沒有機會參加當年的面授班,但通過自學大法書籍,學法、煉功,同樣出現了像面授班那樣的奇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之心,不顧國家與人民的利益,一意孤行,毫無理智的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為了維持迫害,又在天安門製造「自焚」騙局,用謊言給民眾洗腦,煽動仇恨,綁架民眾參與迫害。迫害導致無數貴州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拘留、被強制洗腦、被勞教、被判刑;被打傷、打殘、甚至迫害致死;無數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那些參與迫害者,他們的惡行招來了惡報:有的命歸黃泉、家破人亡,有的病魔纏身、生不如死……他們也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下面根據明慧網曝光的貴州省十八年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其惡行導致惡報的案例統計如下。

鑑於迫害過程中中共邪黨對很多消息封鎖,搜集信息比較困難,因此,筆者搜集的案例肯定不全面,只能是粗略的統計,希望能給那些還在參與迫害及不明真相、舉報法輪功學員的世人以警示:迫害好人、迫害修煉的人,真的是要遭報應的!也希望善良民眾明白善惡有報的天律,多行善,不作惡,勸誡身邊的親朋好友不要作惡。以免給自身或親人製造慘劇。

二、貴州省迫害法輪功遭惡報各類數據統計

圖1、1999~2017年貴州省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各類惡報人數統計
圖1、1999~2017年貴州省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各類惡報人數統計

根據明慧網曝光的一九九九年~二零一七年惡人惡行導致惡報的案例所做的不完全統計,貴州省共有167人遭到不同程度的報應。其中本人遭報人數為122人;禍及家人45人。

1、在122名自己遭報人數中:死亡人數為65人;得惡疾人數為16人;被調查、「雙規」、處分、逮捕、判刑入獄人數為6人;撤職、辭職、破財、骨折、一般疾病等人數為35人。

在65名本人死亡人數中:患癌症死亡人數為17人;車禍死亡人數為20人;猝死、暴死人數為20人。其他人數為8人。

在45名傷殘、得惡疾人數中:患癌症人數為4人。其他人數為41人。

2、在45名禍及家人中:死亡人數為23人,傷殘人數為13人。其他人數為9人。

(二)、貴州省各部門惡報人數統計表

圖2:1999~2017年貴州省各部門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人數統計
圖2:1999~2017年貴州省各部門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人數統計

在137名遭報人數中(一人作惡禍及多名家人的,此表只算一例):政法委、「610」人員為10人;公安系統人員為44人;勞教所、監獄為25人,法院為3人;各級政府及主要部門為9人;一般領導、其他工作人員及普通村民、居民41人。

在本人遭報死亡和禍及親人死亡人數中:政法委「610」為9人;公安系統為31人;勞教所、監獄為3人;法院為1人;各級政府及主要單位為8人;教育系統為6人;一般領導、其他工作人員12人,普通村民、居民為20人。公安系統作為殘酷迫害的實施群體,參與迫害的人數多,手段惡劣,罪責大,遭惡報的數量也大。

三 、受中共邪黨唆使利誘行惡,最終受惡報的典型案例

(一)政法委、「610」成員遭報案例:

陳進開:貴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興仁縣原政法委書記,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開始以來,經常帶領惡警抄法輪功修煉者的家,曾抓送法輪功學員蔣成剛、秦玉芬去非法關押。蔣成剛出獄後,又被陳抓去興義洗腦班再度迫害,此後蔣成剛常常被騷擾,迫害中蔣成剛含冤離世。陳進開於皇曆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在與家人外出的路上,因駕駛的車輛翻車,陳進開死亡。

梁從耕:赤水市政法委員會監督科科長兼610小頭目,於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凌晨一時二十分,暴病身亡。據邪惡內部知情者透露:該惡人在最近這段時期內,指使赤水市610及警察局的惡人,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非法搜找大法資料,逼迫部份法輪功學員做它們的內線,出賣其他法輪功學員。

唐宏(音):邪黨習水縣政法委頭目之一,當地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幾乎都在背後參與。唐某在二零零八年得癌症死亡。據悉,從發現得病到死亡,僅一個星期。

古見紅:黔西南州610辦公室從文化部門抽調出來專門對法輪功學員洗腦迫害的惡人,在二零零二年四月歷時一個多月和「十六大」召開前舉辦的兩期洗腦班上表現非常賣力。她逢人便說:「這一次省裏撥款十萬,州裏撥款十萬,市裏出十萬,合計三十萬。有單位的由單位出錢每人二千元,都是為了轉化幾十個學法輪功的。」她採用誆哄訛詐等卑鄙手段,強迫修煉者寫所謂洗腦綜合材料:保證書、決裂書、批判書、檢舉揭發材料、悔過書等等。當修煉者們表示不寫或不會寫時,她就說:「我幫你們寫,你們只要簽個字就行了。」為了完成洗腦任務,她和其他幫兇一起強迫修煉人在她們早已寫好的洗腦材料上按手印。二零零三年新年前她到貴陽開會,一家人坐的小車鑽到了一輛大車下面,四十多歲的古見紅當場身亡。她丈夫受了重傷,兒子和駕駛員受輕傷。

王佳琦:貴州水城礦務局6l0辦公室主任,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誹謗大法,謾罵大法師父,他辦洗腦班非法送法輪功學員勞教,對法輪功學員實行高額罰款,指使有關單位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給他講善惡有報的天理,他不信,五十多歲還能翻空心跟頭的他,患了腸癌,於二零零三年三月死亡。

帥開陽:貴州省黔南州福泉政法委書記,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特別是對楊毅的迫害。後在開會時,突然暴死。

王綿祥: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八堡鄉政法委書記,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一天,家人找他吃飯時,發現五十多歲的王綿祥早死於床上,屍體彊硬。

魏榮華:曾任貴陽市白雲區公安局局長、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擬提名任貴陽市公安局中心分局局長(試用期一年)等職務。

魏榮華在任期間,追隨江澤民犯罪團伙迫害法輪功,犯下了樁樁惡行,尤其進入二零一五年十月以來,抓捕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魏榮華遭到惡報,因涉嫌貪腐犯罪被調查。

黃新明:貴州省銅仁市碧江區環北辦事處政法委書記迫害法輪功學員,已遭惡報,現他因腦瘤,腦蓋已揭開,於二零一六年八月份,送往遵義醫學院搶救。

鄭某某:遵義紅花崗區政法委610成員,妻子患癌症身亡

(二)、公安系統遭報案例:

吳學林:貴州董地鄉派出所,所長,誹謗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非法抄法輪功學員的家,他口出惡言說寧可放過一百個殺人犯,也不放過一個法輪功學員。吳學林在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到老鷹山中學處理糾紛,返回董地鄉派出所途中,車子翻下大營橋洞下河中,車中有一人重傷二人輕傷,所長吳學林在送往老鷹山醫院途中死亡。

湯紅:貴州習水縣公安局紀檢書記,從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開始,湯紅主持迫害法輪功學員,當時湯紅帶領,非法抓捕幾十名法輪功學員,並非法判刑數名法輪功學員。由於湯紅積極為惡,曾被邪黨中央610給予獎勵,並被提為習水縣政協主任。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湯紅惡報到期,身患肺癌,十天內即快速死亡。死時只有四十四歲。

楊文謙:貴州習水縣公安局副科級幹部,負責做黑材料材料,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左右,楊文謙從自家窗台摔下,當場死亡。

徐福華:貴州省遵義市赤水市大同派出所指導員,因迫害法輪功,於二零一四年臘月二十九左右,遭惡報得癌症死亡,二零一五年正月初三埋葬。

赤水市大同鎮法輪功學員羅向其(音)老人,七十多歲了,原來在半山腰上住。幾年來,徐福華每個季度都去找羅向其老人,逼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徐福華還向羅向其老人的兒子兒媳施加壓力,讓他們共同逼迫羅向其老人放棄修煉法輪功,給羅向其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壓力。

有一老年女法輪功學員在大同鎮發神韻光碟時,被惡人舉報,徐福華帶了幾個人去綁架了她,徐用手銬把她銬了幾個小時,然後又送到赤水國安,導致該學員被赤水市戒毒所非法關押十天。

熊世尤:遵義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副支隊長,是遵義市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主要責任人之一,在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八點左右突發心肌梗塞,經送醫搶救無效於當天中午十一時死亡,年僅五十一歲。

楊遠華:貴州省鎮遠縣蕉溪鎮派出所所長,男,三十四歲,不聽法輪功學員的忠告,多次非法收繳大法書籍,威逼法輪功學員放棄正法修煉。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晚,楊遠華坐該派出所小車在三穗縣境內出車禍,當即遭惡報斃命。同車駕駛員僅受輕傷。

唐祿倫:又名唐老四,貴州省金沙縣國保大隊大隊長,男,四十五歲,他從上任起,就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在法輪功學員向其講真相後仍不醒悟,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下旬,唐在執行所謂公務中突然發燒,從那時起就進行醫治,後經遵義醫學院附屬醫院確診為血癌,於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三日死亡。唐祿倫從發病到死亡僅二十天,醫生說:一生中只見過兩個這種類型的病人…

曾祥輝:貴州金沙縣沙土鎮派出所警察,男,二十七歲,一直積極參與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收大法書籍、蹲坑綁架等。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下午,曾祥輝自己駕駛車從金沙縣城返回沙土鎮,在途中發生車禍而死亡。

王良剛:貴州金沙縣現在年四十歲左右的國保副大隊長,遭惡報患上了鼻咽癌。

周某某:遵義匯川區公安局前副局長,因迫害法輪功,導致中年喪女,讀大學的女兒暴病身亡。

汪黔:原遵義匯川區公安局一科科長,因迫害法輪功,導致中年喪妻,妻子從自家窗戶跌下身亡。

汪利平(音):遵義紅花崗區前一科科長,因迫害法輪功,導致中年重病臥床不起。

楊清雄:遵義紅花崗區國保大隊隊長,妻子患癌症身亡。

王江:遵義市前國安人員,因賣力迫害法輪功,得到了升遷,但得意忘形之時,報應隨之趕上了門,駕私家車在路上出了車禍,自己身受重傷。

鄧勇:男,四十二歲,貴州省南明區看守所,所長,(該人身體非常強壯)只因長期迫害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四年元月十八日下午十八點左右在大南門附近,出車禍身亡。知情者都感到蹊蹺,一追尾肇事就怎麼死人了,送醫院開刀搶救,肝、脾臟都已破碎無法醫治,當即死亡。

張進:貴州大方縣公安局副局長,曾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李燈紅,已遭報,身患鼻咽癌,耗資數萬仍醫治無效而死於畢節市。

楊文濤:貴州省長順縣公安局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逼迫學員交大法書籍、磁帶、寫「保證書」,不許煉法輪功,並把大法書籍和煉功磁帶一併燒毀。 楊文濤在二零零七年一月八日因外出時沒有把鑰匙帶出,忘在家裏,當時就抓著一根手指粗細的繩子從房頂往下吊,準備打開自家窗戶進去拿鑰匙,突然繩索斷了,從樓上掉下來,當場摔死。

胡春應:貴州仁懷積極迫害法輪功的惡警,得報應翻車死亡。

楊泰松:四十一歲,貴州省赫章縣公安局副局長,於二零零七年二月死於肝癌。楊泰松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就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非法掠奪大量大法書籍、真相光盤和資料,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天網恢恢,楊對法輪功學員的惡行最終受到了神的懲罰!

楊春才:貴州開陽縣原宅吉鄉派出所所長,受惡黨毒害,盲從執行邪惡政策,迫害本鄉法輪功學員多人。現已調離宅吉派出所到馬場派出所工作。一次把派出所的警車開到一家村民住房裏,把房屋撞壞,警車損壞,現職務也被撤銷,同時扣工資賠償損失,每月只留生活費。這就是追隨邪黨迫害善良遭到的天譴和報應。

梁厚志:貴州省黔南州都勻市甘塘鎮派出所所長,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得癌症,已死亡。

林勇:貴州黔西刑偵大隊警察,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長期以來在本縣各鄉鎮蹲坑、監控、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林勇於二零零二年中旬在家附近,即黔西城關,被人殺死。

盧雲榮:貴州省貴陽市原大營派出所(現與貴烏派出所合併)惡警,在二零一零年,參與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多次與他講真相,都不聽勸,結果在二零一三年,因故(原因大概是貪污)自殺死亡。

張政協:男,三十六歲左右,在赤水市市中派出所工作,身體健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張政協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其岳母就是法輪功學員,岳母跟他講不要迫害法輪功,善惡有報,他不聽,並與一幫惡警非法查抄岳母的大法書籍,經常監視其岳母行蹤,迫害與岳母聯繫的其他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六年四月上旬,他與一幫惡警又到大同鎮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回來後在酒店喝酒,突然栽倒在地,送到醫院時就已經死亡。醫生說是腦血管破裂,實則迫害大法遭惡報。

余長洋:貴州習水縣原公安局局長(又是610辦頭子)除了跟隨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網上多有報導),他還給各派出所施壓拘留(法輪功學員的)任務,完不成任務,派出所就沒辦公費。拘留的人交二百元,就能出來。余長洋因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零八年四月,因貪腐被判刑,在貴州遵義監獄服刑。

黃勇:赤水市市中派出所協警,因為迫害法輪功學員很賣力,被邪惡看中,成為正式警察,安排在赤水市中太平居委會警務區工作。在切角埡農家樂飲酒時,他的小孩摔地上了,於是就伸手彎腰去牽,結果,一個倒栽蔥,頭朝地腳朝天,腦水都被跌出來了,送進醫院,可醫院不敢收,還花了兩千元檢查費,後又送四川瀘州醫學院,現在還在治療中。

萬某某:三穗縣公安局刑偵隊長,二零零六年八月二號,在劍河縣曾參與綁架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周建忠(到現在還不知道關在何處)。後於八月下旬,又參與了綁架凱裏市法輪功學員陳國蘭。事後,萬某某遭惡報殃及家人。其兒子在十月中旬被六人持刀將其四肢神經多處砍斷,現在凱裏醫院動手術。

盧成柱:貴州六盤水市公安局紅岩分局局長,迫害法輪功學員,親自燒毀法輪功書和資料,他的惡行殃及妻子、兒子。二零零三年,他的妻子患癌症死亡,死時四十歲左右。二零零八年九月,六盤水市修建「大世界」商場時,盧成柱的兒子和兩個同學一起經過該工地時,從上面掉下一塊磚,正好砸在他兒子頭上,當時腦漿四溢,在他兒子左右的同學未受傷害。當時他兒子正在讀高中。

(三)勞教所監獄人員遭報案例

王友發:原貴州省羊艾監獄教育科科長,於零五年底至零六年初患白血病死亡,年四十一歲。從查出白血病到死亡僅一個月時間。

趙運濤:原中八勞教所政治處主任、政委,後又被調入中八女子勞教所任惡黨黨委書記、政委。在趙運濤任職期間,這兩個勞教所一直是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邪惡場所。後來,趙運濤不知患了甚麼疾病,於二零零五年九月在身體極度痛苦之下,自殺於自己的辦公室,時年四十八歲。

侯德靜: 貴州省女子勞教所警察,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參與迫害大法,並誹謗李洪志師父,遭到現世現報,侯當時懷有身孕,不聽法輪功學員勸善,在二零零一年七月生孩子時,一對雙胞女嬰死在肚子裏。因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份她的家人遭到現世現報,她的丈夫是在女所當出納,因賬目不清,自己從樓上跳下死去。

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日貴州中八勞教所一車警察從外地返回途中與一大客車相撞,車上二十一名警察全部受傷,重傷進省二醫腦科搶救。老百姓說,作惡多端迫害好人,必遭天報。中八勞教所先後關押了數百名法輪功學員,進行慘絕人寰的肉體與精神上的摧殘。此次特大車禍,在貴州610辦、公檢法及勞教勞改系統中引起很大震動。貴州省女子勞教所原新收隊隊長顧興英長期迫害法輪功學員,在翻車把嘴巴裏面摔傷縫了幾針,遭到了應有的報應。

王世軍:貴州省都勻監獄以前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靠迫害法輪功學員而得升遷,被提為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副監區長,已遭惡報,患嚴重糖尿病及高血壓。

(四)法院遭報案例:

李學安 :貴州省都勻市法院刑庭庭長,緊隨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無辜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對到北京上訪的都勻法輪功學員陳鼎圓(同音)非法判處五年徒刑。現李學安因徇私枉法於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被抓捕。得到了應有的下場。

廖小平:貴州省天柱縣法院警察,仇視法輪功,謾罵法輪功,其岳母病故,他誣為因修煉法輪功不肯吃藥所致,二零零四年遭報得惡症,醫治無效死亡。

(五)各級政府主要領導及各單位主要領導遭報案例

劉方仁:中共貴州省委書記,省人大主任,中央委員,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四年六月以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成為中國改革開放後第一個被送上法庭的省委書記。

張吉勇 :畢節市市委書記,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一日晚,遭到惡報,患骨癌死去,年齡五十六歲。在張吉勇任職的這段時間裏,有據可查的有:七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分別被判五年、四年、三年、兩年半、一年等;十一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非法關押,分別被關押十五天、十天、八天等;被惡意強行誘騙抽血、照相、取指紋的有三十餘人;被誘騙、綁架送去洗腦班迫害的一名。

張吉勇在幻想著還想高升之際,卻不知危險已經在靠近他了。二零一四年十月上旬,張吉勇身體感覺不太舒服,到北京三零一醫院查病,發現血液有問題,並被醫院確診為骨癌。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一日死亡,從查病到死去,僅僅六十八天,

宋新柱:習水縣縣委書記、縣長,直接參與對習水地區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曾多次給其講真相,其人拒絕聽,並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宋新柱約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患癌症死亡。

舒存水:原遵義市紅花崗區區委副書記,區長,死時任余慶縣縣委書記,是參與組織二零一零年下半年紅花崗區對法輪功修煉者洗腦迫害的主要責任人之一,當時紅花崗區下了抓人指標,不法人員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將法輪功學員綁架到遵義市長征鎮板山遊樂村板山水庫邊的洗腦班,非法拘禁法輪功學員,並用各種下流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逼迫他們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當時舒存水曾親自到板山洗腦班,唆使鼓動不法人員無良行惡,二零一六年一月二日一時 ,舒存水患皮肌炎身亡,年僅五十二歲。

張正榮:貴州省大方縣八堡鄉鄉長,三十六歲,參與迫害法輪功後,調到興隆鄉政府任副書記,於二零零九年臘月二十六日,煤氣中毒,暴死於興隆鄉政府。

李彬:貴州省開陽縣永溫鄉紀委書記兼鄉工會主席,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因積極跟隨江、羅破壞法輪大法和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被邪黨評為貴州省反×教先進個人、記三等功。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皇曆大年除夕)晚上,突發腦溢血,經送金陽醫院兩次開顱手續搶救無效,於二月十日(大年初四)晚十點多鐘死於醫院,死時三十四歲。

歐啟華:貴州省大方縣八堡鄉邪黨書記,時年三十六歲,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誘逼上百名法輪功學員在派出所寫「保證」,放棄修煉法輪功。一個星期後,在大納公路,高枧鄉、龍井溝路段,小車出車禍。歐啟華坐前面,車子撞車後,把歐啟華撞壓於車內,當場身亡,屍首無法取出,後用拉車提開,才取出,車上其餘人員完好。

(六)教育系統遭報案例

肖虎:貴州省沿河縣三完小學五年級微機課老師,男,四十歲,二零零六年在上微機課時,對學生們說,今後上電腦課不要上明慧網,並在學生中誹謗大法,事隔幾天突然摔倒在自己家的衛生間裏,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劉瑾雲:貴州六盤水市鐘山區老鷹山一零九中學校長,給學生上課時誹謗大法,在二零零二年得腦瘤癌在昆明做開刀手術遭惡報。

李正權:貴州省習水縣第五中學校長,參與迫害該校老師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七年四月中旬,李正權與本校一行人從四川瀘州返回習水,途中與相向而行的一輛金龍客車相撞。李正權當場死亡。

(七)單位一般領導、其他工作人員遭報案例

呂萬忠:貴州銅仁市鐵五局電務處公安科長,於一九九九年七月,收繳法輪功學員的法輪大法書,然後親自燒掉。一九九九年底,只有四十六歲呂萬忠遭惡報,得肺癌。二零零零年五月死亡。

羅大紅:貴州凱裏市地質六隊公安科長,四十二歲,積極參與配合市「610」國安局科長萬中權下達的任務,監視、迫害本單位法輪功學員羅琴先等人。二零零四年末突然患腦癌,於二零零五年元旦初死亡。

惠金根:貴州南方匯通股份有限公司(貴陽都拉營車輛廠)總經理兼黨委書記,長期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五月以來他向610簽署了保證十二月底全部洗腦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合同,強行綁架在崗位的法輪功學員裴秀送貴州女子勞教所勞教。惠金根於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上遇車禍當場死亡,另一個參與迫害的劉安寧受重傷送醫院搶救。

塗道章:中國貴州黔西谷裏鎮居委會主任,多年積極追隨江氏集團誹謗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曾多次給他講真相,也無濟於事,繼續作惡。現在,塗道章經黔西人民醫院,診斷為腦血栓,體質日趨下降,枯瘦如柴。

潘慶林:男,四十一歲,貴州省貴陽市花溪鎮武裝部部長。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追隨江氏集團,參加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曾勸他不要跟隨江××迫害法輪功,可他始終不醒悟。二零零四年新年過後二天,其查出患鼻咽癌,動手術後身體遠不如以前,體重由原來一百八十多斤降到一百二十多斤。正值壯年,頭髮卻已全白,到七月,治療費已達五萬,家庭出現經濟危機。

徐顏任:貴州省都勻市一一五廠保衛科科長,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對到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罰款一千五百元。二零零四年正月初二上午突然癱瘓。後經多方搶救醫治,現在拄著拐杖勉強才能下地。

陳龍分:貴州開陽縣原宅吉鄉林站的員工,已調離宅吉鄉兩年,由於受邪黨毒害和矇蔽,追隨惡黨迫害大法和法輪功學員。坐摩托車出車禍把腿摔斷。

劉昌傑:貴州水城礦務局老鷹山保衛科人員,誹謗大法,監視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給他講善惡有報的天理他不信。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他在水城礦務局讀高中的女兒(獨生女)中煤毒死亡,正是一人作惡,禍及家人。想必他把對真善忍的仇恨灌輸給劇他的女兒才造成如此悲劇。

楊春:貴州省錦屏縣城關風雨橋社區居民委員會副主任,男,三十多歲。在任職期間撕毀大法資料、條幅並舉報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五年十月得腦梗塞遭惡報,現仍在家養病。

蘇國澤:六盤水市水礦集團公司紀委書記,「610」辦公室頭目,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等「三書」,如果不寫就將法輪功學員的親人下崗,扣工資,跟文化大革命一樣搞株連。因此,水礦集團被邪黨評「先進」,蘇國澤等人被邪黨評為所謂「先進工作者」,蘇國澤已遭惡報,患肝硬化,在上海等待做換肝手術。

王運良:貴州六盤水市水礦集團大灣礦職工,祖籍河南,五十多歲。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法輪功時,作為工會主席的王運良組織職工辦攻擊大法的畫展。他自己親自畫了兩張污衊大法的畫。二零零三年七月,王運良因男女關係,被女方的丈夫發覺,王只好從五樓用繩從窗戶下滑離開,中途摔下,成重傷,成為大灣礦及周邊單位的笑柄。二零零五年,王去醫院開刀,檢查胃已發黑,無法治療只好送回河南。

王老小:原貴州省銅仁市謝橋辦事處唐家寨村婦女主任,非法收繳法輪功煉功點的大法書籍、煉功帶、徽章、法像等。惡報殃及其丈夫,在一次打砂塌方事故中,其丈夫身亡,另外兩民工安然無事。

趙桂元:貴州都勻甘塘鎮政府播音員,緊跟邪黨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天天大喊大叫攻擊大法創始人和法輪功學員一年多。禍及家人,零二年他五歲多的孫子在上墳時爬到碑上玩,摔下來就死了。一年後,他小兒子因賭輸上吊死亡。

張世良:貴州省黔東南州黃平縣文化站站長,配合警察對舊州鎮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強行拍照。誣蔑大法,威脅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一月七日其子出車禍住院。事隔幾天,張在當地人大會議期間,於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四日晚出門時,死於瘋人的亂刀之下。

徐洪賢:貴州都勻甘塘鎮邦水村前村長,迫害法輪功學員、燒毀大法書,零五年得骨癌,三個月後死亡。

黃斌:貴州習水土城黎明村的村支書,男,六十歲。在二零零三年初,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期間,黃斌積極配合所謂當地建設「紅色旅遊紀念地」的要求,為虎作倀,想方設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如一再讓其親友裝作是想要學煉法輪功,到處去找法輪功學員索取資料,在用此伎倆取得所謂「證據」後,黃斌將獲得的大法資料送交公安局「報案」,然後由公安局分頭抄家,抓人,致使多位法輪功學員遭到嚴重迫害。

在一次狂風暴雨後,法輪功學員在高山頂、大風口的大莊稼卻無任何損害;而黃斌家的莊稼地在山凹處,背風處卻被吹倒,顆粒無收。黃斌未能從中警醒,繼續作惡。終於在一次乘車外出途中翻車,同車的人安然無恙,唯他一人腿嚴重骨折,頭部重創,很長時間又不省人事,如同植物人,之後這些年癱瘓在床上,動彈不得,大腦時而清晰,時而糊塗,知內情的人都說邪惡之徒黃斌是遭天報了。

王平:原遵義市老城南門居委會主任,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騷擾法輪功修煉者,遭惡報遇車禍高位癱瘓。

袁澤海:貴州平壩黎陽廠工會一室主任,誹謗大法,謾罵並積極轉化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二年暴病身亡。

(八)普通民眾遭報案例:

錢正光:貴州省貴陽市南明區八公里錢家寨居民,詆毀謾罵大法。遇到法輪功弟子他就會用一種幸災樂禍的語氣跟法輪功學員說話、嘲笑。在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法輪功學員多次上門找他們一家講真相,他們不但不聽,反而說法輪功不好,三個月後,也就是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八日,他們一家八人開上自己的車去吃酒,回來在貴遵高速公路上發生車禍,造成四人死亡、一人重傷、三人輕傷的重大傷亡事故。這是誹謗大法所付出的代價,其中他們家當場死掉三人、重傷一人(至今尚未甦醒)。據他女婿說,當時不知怎麼回事眼前發黑,車子會自己調頭,如果方向不調過,那可能死的是他女婿。

孫小金:原貴州省黔南洲都勻市醫院檢驗室職工,一九九八年修大法,一九九九年不學後,不准另一法輪功學員修煉,並做了一反對大法的事。後爭名奪利二零零三年當上了副院長。二零零四年孫小金在河邊散步落水,一週後在家中猝死。

周文勇:貴州開陽縣原馬場鎮蘇家塘村的農民,深受惡黨毒害,他仗勢他的親戚在派出所,舉報法輪功學員之後,修家裏的房子時出,給周文勇修房子的人被電打死,至今賠償被電打死的人的帳,仍未了結。同時,周文勇的兒子開車三天兩頭翻,又給家裏帶來更大的災難。由於周文勇道德敗壞,作惡多端,在二零零六年的七月份自己跳水自殺身亡,落得一個千古罵名。

敖成恭、楊龍祥、李學成:盤縣土城派出所惡警雇用徐啟華家附近的住戶敖成恭、楊龍祥、李學成等監視徐家。其中敖成恭於八月遭車撞傷,現還住在醫院。楊龍祥突然生重病;李學成的二兒子開車翻車傷勢很重。

馮世才:貴州省貴陽市白雲區豔山紅鎮曹關村保管員,長期以來一直跟隨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一聽說誰到大法真相資料,就用很污穢的語言破口大罵,並揚言看到是誰發的,就要打他半死,並把他抓起來,結果遭了報應。小兒子染上了毒癮,馮世才本人也得了腦血栓,現躺在家裏不能動。

辜碧珍: 貴州省金沙縣紅岩村二組農民,反對丈夫鐘大剛修煉法輪功以及向世人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經常將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交給惡人,並多次燒掉大法資料。在她丈夫被非法勞教前後,她一直病魔纏身,多次險出車禍。二零零二年中秋,強盜入室,辜碧珍夢中驚醒已被刀架脖子,雖多次遇險卻都化險為夷,但辜碧珍仍不醒悟,不知道這是其丈夫修煉法輪功給自己帶來的福份。為了阻止她丈夫講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的真相,辜碧珍將其丈夫趕出家門,還讓她丈夫在生活、住所無著落的情況下逼迫他離婚,讓其還一萬零八百元的債,事後不到三個月,辜碧珍家中失火損失上萬元。

武少芬:貴州省貴陽市白雲區居民,五十多歲,因撿到大法真相資料,懷疑是法輪功學員趙寬敏、夏唯仙散發的,遂將他們舉報,致使二位大法被非法抄家,並被綁架到派出所,使趙寬敏家中八十多歲的老母和三個孩子無人照顧,夏唯仙家一歲半的孩子更是無人管。武少芬因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惡行殃及家人,其丈夫得了胃癌,治療無效死亡,其後自己心神不寧、吃藥自殺。

葉永芳:貴州省貴陽市白雲區居民,六十多歲,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就限制媳婦煉法輪功,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更是對媳婦大打出手,逼迫兒子和媳婦離婚,將媳婦趕出家門,還剝奪了媳婦看孩子的權利,致使好端端的家庭破裂,兒子變賣家產,居無定所。葉永芳在給家人製造痛苦的同時,也給自己帶來了報應,幾年來病魔纏身,雙腿紅腫嘴巴歪、胸腹水、腦積水,幾經治療、不見好轉。

夏富祥:貴州省貴陽市白雲區居民,利慾熏心,為了升官發財,追隨江氏作惡,舉報法輪功學員,殃及家人,其妻病魔纏身,生不如死,藥物當飯。但其仍不醒悟,給家人帶來了災難。

陳世梅:貴州省羊艾監獄犯人,在服刑期間被惡黨惡警安排包夾迫害法輪功學員,為爭取減刑,積極參與迫害,打罵法輪功學員,把法輪功學員潘啟華打的傷痕累累。二零零七年十月,陳世梅遭惡報患子宮癌,死於公安醫院。

張金榜:二零零四年五月,家住貴州省金沙縣趙家灣農民,舉報法輪大法修煉人張紅,並給惡人引路,導致張紅被非法拘留。一週後張金榜家的住房遭雷擊,磚被擊落幾塊。據他的鄰居說,當時事發地周圍電閃雷鳴,震得人心驚,擊中張金榜家後發出了巨大的響聲。

二零零三年,貴州省興義市酸棗一農民以自己要學法輪功為由,從法輪功學員處騙取了大法煉功光盤和一些資料,隨後,他將這些東西交給了興義市國安,國安當即抓捕了幾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貴州省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這名農民遭到現世報應,遇車禍身亡。

二零零一年,有法輪功學員到貴州省興義市運輸公司去講真相,被一居民楊××發現並跟蹤,她隨後向公安機關報告並因此而升了官。二零零五年,她的丈夫,貴陽某礦區退休職工陳某在惡黨迫害大法時,積極緊跟,在礦區小報上寫文章攻擊誹謗大法,過後不久,楊××遭報身患絕症,長期癱瘓,在痛苦中死去。楊××丈夫出車禍死亡。

四、結語 ──慈悲的呼喚

共產邪黨、江澤民犯罪集團對法輪功學員製造了無數苦難,多人被迫害得家破人亡,貴州的不法人員在追隨江澤民團伙迫害本地法輪功學員的十八年中,給法輪功學員本人及家人造成了嚴重的精神傷害和經濟損失。但是,不管被脅迫作惡者和主動作惡者信還是不信,善惡有報的天理是永恆不變的。

中共邪黨,江澤民犯罪集團除了迫害善良,給無數善良人製造著不幸與痛苦的同時,也在給作惡者本人及家庭製造著無數人間慘劇。

希望明辨善惡的有緣人勸誡自己身邊不明真相而跟隨中共邪黨行惡的親朋,為了自身和家人生命的平安幸福,停止作惡,以免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

神佛對貴州這塊土地一直在深深眷顧著,垂憐著,不斷的用各種形式呼喚著世人的良知,二零零二年六月,貴州平塘縣掌布鄉驚現「藏字石」,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專家一致認為:「藏字石」距今二億七千萬年,未發現人工雕鑿及其它人為加工痕跡,神佛用無聲的語言再次昭示了中共及其追隨者必遭天滅的結局,明智者應該給自己留後路,棄惡從善,以免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圖為巨石「藏字石」的斷裂面和風景區的門票,現門票價為一百元
圖為巨石「藏字石」的斷裂面和風景區的門票,現門票價為一百元

中共欲蓋彌彰,現在的門票把巨石的「亡」字部份隱去。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九日刊登於大陸媒體《哈爾濱日報》的藏字石圖片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九日刊登於大陸媒體《哈爾濱日報》的藏字石圖片

近些年,一種神奇之花──優曇婆羅花相繼在世界各地開放,據佛經記載,「優曇花者,此言靈瑞。三千年一現,現則金輪王出。」這種花的出現意味著將有轉輪聖王在人間正法,是祥瑞之兆。

盛開於各地的優曇婆羅花
盛開於各地的優曇婆羅花

《聖經》預言,在人類的最後時刻,救世主將來到人間;而東方的佛經也稱,在優曇婆羅花開放之時,未來佛彌勒已下世普度眾生。

中共由於其惡貫滿盈,已定下了必遭天譴的結局,神佛慈悲於人,以各種各樣的形式警示著中華兒女,在上蒼清除中共這毒瘤之前,作為毒瘤的一份子的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少先隊員,趕快以各種形式退出中共及其一切附屬組織,在大劫難來臨之前求得生命的平安。

奉勸迫害法輪功的各級人員,你們受邪惡指使迫害善良給你們個人及家庭的帶來的各種報應,在中共邪黨眼裏根本算不了甚麼,在中共邪黨及江澤民犯罪集團被徹底清算之前,罪魁們可以無視這一切,再用蠅頭小利引誘無知者頂替你們,繼續犯罪,但因你的迫害善良造就的報應帶來的苦難,對你個人及家庭來說,就是天大的,共產邪黨給你的各種所謂的「先進」,就是趕你先進地獄的催命符,共產邪黨給你的一點蠅頭小利,難道抵得過你自己生命的平安,一家人的幸福嗎?

血雨腥風的十八年迫害中,你們也接觸過不少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即使是在受你們惡毒迫害的時候,都在慈悲的向你們講述著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筆者援引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勸善之言,希望能喚醒你們的良知善念:

「每一次給你們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都是給你的又一次明白真相的機緣。大法師父多次講法,都開示弟子要把你們當親人,鼓勵弟子跟你們講清真相;對你們的過錯,不記不恨,要弟子們有以德報怨的寬容,有熔化鐵石的慈悲。為的是把你們從謊言誤解中喚醒,為的是不讓你們給江澤民陪葬,為的是把江澤民套在你們脖子上的死扣兒解開,為的是搶在大難降臨之前,把你們從危難中救起。」

「十八年來法輪功學員鋪天蓋地發真相,義無反顧講真相,就是在樹一道頂天立地的防護牆,好搶在大劫難到來之前,把天良尚存的寶貴生命眷佑在佛光普照的新宇裏。」

奉勸迫害法輪功的各級人員,在涉及到個人生命安危與家庭、親人的幸福的重大抉擇前,請三思、三思、再三思。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