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法光 福報有緣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我今年七十四歲,家在山東,算起來,沐浴在法中已經二十多年了。這些年中,我深深的知道大法有多好,大法師父有多偉大,所以我就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就聽師父的話,做師父讓做的事,同時我也經歷了無數神奇的事情。現僅舉幾例,希望更多的有緣人能夠據此明辨善惡是非。

修煉之前,我有嚴重的風濕性心臟病、風濕性關節炎、胃病、頭疼等,這頭不敢見風,每年秋風要起時就得趕緊圍上圍巾,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直到來年五一,否則,這頭疼得根本受不了。修煉之初,風濕性關節炎把我疼的夜不能寐,那時,我已經從法中明白了消業的道理,知道這些病都是自己以前做過不好的事情積下的業力,這只是一個消業過程。並且,師父也說過:「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1]所以,我就信,我就聽師父的話,我就堅持,結果,沒過多少日子,不知不覺的關節就不再疼了,病也就沒了。還有頭痛病,也不知道啥時候好的,只記得有一天清晨,我出門要去坐車,正好有個熟人要捎著我,我坐上車才發現那麼冷的清晨,那麼大的風,我沒戴圍巾竟然一點也沒感覺了,啥時候好的?我自己都不知道。還有其它大大小小的病,都這樣不知不覺中就好了。

通過這些,我堅信法輪大法真是一部教人修心向善,幫人祛病健身的高德大法,所以就一心想著要告訴大家。我是本地區得法比較早的人,當我受益後不長時間,我就決心洪法。那時,家裏不寬裕,可洪法得需要放師父講法錄像、錄音啊,於是,我賣掉家裏一處房子,手裏有了四千元錢,我拿出三千元,買上大電視機,再拿上家裏的大錄音機,到了晚上,兒子就幫我把電視機拉到我們那的球場上,放師父錄像給大家看。後來我又找到領導商量,騰出一個教室給大家聽法煉功,很快,我們這個小小的地方便有七十多人陸續走入大法修煉中。其中受益的人也很多。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我在廚房裏刷碗,爐子上用高壓鍋燉的豬蹄,靜靜的沒有聲音,我收拾完廚房剛出來不到兩分鐘,就聽廚房裏「砰」的一聲巨響,把客廳與廚房之間的大推拉門玻璃炸的粉碎,玻璃從廚房穿過客廳砸到南陽台上,我當時正在客廳裏對著推拉門,那麼多玻璃都巧妙的避開了我。再看廚房,高壓鍋鍋蓋和鍋體都分別向不同方向炸出去變形了,高壓閥把房頂的木隔斷砸進一個很深的窩子,滾燙的豬蹄和一鍋湯濺得到處都是。天哪,如果我晚出來兩分鐘,這場災禍我能倖免嗎?我知道,因為我修大法了,有師父看護著,這次才能倖免於難的,師父啊,弟子叩謝師恩!同時感慨,修煉大法的人是多麼幸運哪!

佛光普照之下,幸運的又何止我一個人呢?二零零七年,兒子下崗了,借了親戚的錢創業。那天,到了約定還錢的時候了,天不作美,下了七~八公分的雪,兒子兒媳為了不失約,借了輛車就還錢去了。晚上回來的時候,兒媳臉右邊顴骨部位有點擦傷,我就問是咋回事?兒子一說我才知道,那天啊,我家撿了兩條人命!

那天車行至半路,快到一座很陡的大橋時,有輛大客車過不去,擋在前面,而後面有一輛小轎車急著超車,就把兒子的車擠到旁邊大溝裏去了,車子滾下大溝,車門朝下停住,車擋風玻璃甩出五米多遠,兒媳先是失聲驚叫,之後便嚇呆了。兒子從車前面沒了擋風玻璃的車架子裏爬出來,把驚呆的兒媳拽了出來,查看傷勢。除了兒媳臉部有略微擦傷外,兒子兒媳都安然無恙。連親眼目睹的路人都不敢相信人沒事。自我修煉以來,兒子兒媳都大力支持,在打壓最嚴重的時候,邪惡來家裏抄家,兒子把大部份大法書等資料轉移到他家,大法資料才得以保全。兒子有時還幫我做大法資料,載著我出去送資料,雖然他至今沒能走入大法修煉,可他很是認同大法,大法書他也看過,當時很驚訝的對我說:媽呀,這書怎麼都是黃的綠的紅的花呀?平時,他也做好人,為人大氣,愛幫助人,他為大法做了很多事,這件事的發生也證實了一個理:認同大法、保護大法、善待大法的人是有福報的!

這樣的事情,在我家還有不少,有比較典型的一個例子,也是非一般常識可以解釋。我得法後,通過洪法,小叔子也走進了大法修煉。九八年臘月二十八那天,大人們都在家忙著準備過年,他六歲的兒子和一個十三歲的孩子去了他家在村外場院裏蓋的新屋玩,當時,新屋還沒有院牆,院子裏蓋好了平房,還挖了一口井,那口井十三米深,有二米深的水,井口較寬,敞著口還沒來得及處理。(那邊是山村,打井很費勁,從地面往下二十公分左右後全是石頭,得放炮打井)兩個孩子玩的起勁,大孩子爬上平房,小孩子在下面倒退著看,退著退著,一腳踩空,墜入井中,大孩子在房頂還不知道,這小孩子就喊:我掉井裏了,快救救我吧!當時在村外,離村很遠,加上天冷,又快過年了,根本沒有大人會經過這裏,房頂上的大孩子終於聽見喊聲,從房子上下來,也不知道怎麼下到了井裏,又是怎麼把這小孩子拽上來的,當他把全身濕透的小孩子送回家,家裏人都驚呆了,那個井口,大人都跨不過來,這十三歲的孩子是怎麼下去的?小叔子趕緊給孩子換衣服,濕透的棉襖棉褲在手裏掂了掂,怎麼也有二十斤,這十三歲的孩子哪來的勁頭能把這濕透的小孩子拽出深井?這一切都是謎。過後,小叔子問孩子:你掉井裏沒喝水?孩子答:沒有啊,我一手拽著一塊大土疙瘩,沒喝水。小叔子當即愕然:這石頭井哪來的土疙瘩?這分明就是有神靈護佑嘛!那肯定就是師父保護了孩子,因為師父說過:「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這不就是最好的見證嗎?!這段神奇的故事,被村民傳了好久。

還有我的婆婆,她以前來我家,我就教她煉功,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每天都記得念,之前,她算過命,說最多能活九十多歲,現在她已經一百歲了。我一直用修煉人的標準對婆婆好,有好的東西不捨得吃,都給她。她來我家,我從不嫌棄她,給她洗澡,剪指甲,從裏到外都給她換上乾淨舒服的衣服。她逢人就說:我五個兒媳婦中,就這個媳婦最好最孝順。她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好,也很認同大法,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前些年,她自己都說:你們年輕人還總愛感冒,我這個歲數了都不感冒。

這真是「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我家從老人到孩子都認同大法,都沐浴在佛光中,其樂融融。其實,不光是修煉者及家人會受益,明真相的世人也同樣會受益。我聽師父的話,這些年一直堅持講真相救人,只要我走出家門,不管是買東西還是打水,都不忘給有緣見到的人講大法的美好,講三退保平安,只要我一講真相,我自己的甚麼事都會忘掉,就這麼一心一意、不帶任何雜念的為別人好。有不少人都說:你一講真相,你的表情、你的語氣甚麼的,都能讓我們感受到你是真的為我們好(其實,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而已)。這些明白了真相的人受益的例子也不少。

兒子有個同學,第一次我給他講真相的時候還不認可,我不氣餒,第二次又給他講,我說:大姪子啊,我真是為你好啊,你快退出你入的團隊,為自己保個平安吧!他終於聽明白了,認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做了三退。就在退出的那一年,有一天,他有一點不舒服的感覺,卻非要去爬山,家人勸他別去了,他也不聽,一副非去不可的架勢。可是,那好端端的車卻怎麼也開不了,發動不了,直到他漸漸意識模糊,家人趕緊把他送去醫院,才知道是腦幹出血,如果當時他真開動車走了,那就會在半路發病,連搶救的機會都沒有了。因為他明瞭真相,做了三退,有了大法的護佑,才為自己保住了命。

還有一位老人,剛六十歲,我遇到他時,他已經在醫院裏檢查了九天,花了八千元了,也是腦血管之類的問題,檢查決定下週一手術,手術費至少需要二萬五千元。我給他講了兩次真相,他也明白了,做了三退,並真誠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出聲的念,兒子責怪他也阻止不了,結果,當天晚上,他腹瀉不止,腹瀉的像小便一樣,他還是念。轉眼週一到了,我又去看他,發現床位是空的,問了別人,才知道,他已經出院回家了,原因是,手術前醫院又做了一次檢查,說是挺好的了,不必要再做手術了,所以就出院了。我這才恍然大悟,噢,原來他腹瀉的那麼厲害,是師父管他了啊。這些很典型的實例也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世人若真能明真相,認同真善忍,同樣會得到福報!

風風雨雨二十多年,我見證了太多的正信得福的事例,師父說:「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只要你善待大法,維護大法,就會時時沐浴法光。這麼多年來,無神論的宣傳和中共對法輪功的邪惡鎮壓,讓多少人迷失了本性,以致善惡不分,黑白顛倒了!可是,真正的正法是打壓不了的,邪不壓正是亙古不變的真理!大法真的是太好太正了,師尊真的是太偉大太慈悲了,在這人心不古,世風日下的時候,在自己與大法蒙受千古奇冤的時候,師尊還一直在敦促弟子快救人多救人,不想落下一個有緣人,弟子一定謹遵師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講清真相,喚醒那些迷中人,讓更多有緣人同沐法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