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迫害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的責任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是中共迫害法輪功非常嚴重的地區之一。據不完全統計,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截至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已證實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六十四名。其中年紀最大的是齊齊哈爾市建設銀行幹校退休幹部七十八歲的黃景昆,年齡最輕的是年僅二十三歲的王偉華。多年來失蹤的法輪功學員因中共封鎖消息無法統計。

一、齊齊哈爾市已知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名單

徐宏梅、沈子力、劉晶明、馬文盛、潘洪東、張桂芹、尹淑雲、張雲芝、趙亞珍、付志宇、梁金玉、黃景坤、徐林山、焦振省、孫洪文、王偉華、高德勇、王寶憲、劉曉玲、李雪蓮、郝治美、甘秀雲、李紅、繆小露、李桂芹、高華、譚秀娜、高性蓮、曹良義、岳會民、邱文斌、李桂勤、林令梅、程玉蘭、張豔芳、郭秀珍、黃玉晶、於淑蘭、柯鳳蘭、宋梅英、王與恆、李佩生、孫殿順、於忠柱、蔡勇、王左華、岳玉芳、王桂芹、王娟、崔榮、張立榮、劉鳳玲、朱金瑞、孟繁玉、丁亞傑、潘桂英、李桂芹、張寶芝、宋梅英、韓鳳蘭、劉亞芳、王華蓮、葉蓮萍、馬紅表姐。

二、齊齊哈爾市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

曾救六條人命的潘本余被中共酷刑殺害

曾經救六條人命的潘本余堅持信仰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遭受中共當局二次勞教迫害、二次非法判刑(分別為四年、七年),遭受了種種殘忍迫害,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半夜一點多含冤離世。醫院開的死亡證明和病歷鑑定都被改動。

潘本余在泰來監獄被迫害致肝腹水、心肌梗塞、吐血,心臟病、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第二次從泰來監獄保外就醫時,身體大面積浮腫、渾身瘙癢、全身抽筋、不停呻吟。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泰來監獄祝幹事和另一警察到潘家強行把潘弄到醫院做所謂「體檢」;七月八日晚潘生命垂危,家屬把他送到齊齊哈爾市第三醫院搶救,當天來了幾個公安暗中調查潘的病情,住院期間潘的狀況鑑定被改寫,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於七月十七日半夜一點多停止呼吸。

潘本余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屢次遭受中共當局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被劫持到加格達奇黨校強制洗腦迫害兩個月,隨後在齊市碾子山勞教所(鐵路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警察用小白龍(塑料管)抽頭二、三十下;寒冷的冬天他們用冰冷的自來水管子向他身體哧水,哧一、兩個小時,使其渾身抽搐、不能動;被毒打的不能走路,不會查數,沒飢飽,睡覺顛倒,不讓睡就癡傻的坐著。二零零零年七月,他被再次勞教於富裕勞教所,被警察賈維軍毒打、電棍電擊、被賈指使犯人弄到豬舍,毒打致昏後用開水往其身上澆,身上燙起泡,還不給吃飽飯、不讓上廁所。

二零零一年七月五日惡警為掩蓋王寶憲、張曉春被迫害致死真相又給他判四年,轉至北安監獄;北安監獄一心將潘本余弄死,殺人滅口,一安姓警察將其關小號迫害七十多天,被犯人打的頭破血流、在小號內被銬穿地環兒、不給被褥使其尿血、吐血、手腕和雙臂鎖爛、骨縫長肉芽。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警察到家砸門,他被迫流離失所,同年十二月八日,他在父母家被北局宅派出所綁架,被鐵鋒區「六一零」王隊長銬在暖氣管子上毒打致昏迷、便血、心、肝、腎衰竭。被鐵鋒區法院枉判七年。下判決時,把空白刑訊筆錄讓他按手印,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他被劫持到泰來監獄繼續迫害。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潘本余兩次從泰來監獄保外就醫回家後,二零一一年二月北局宅派出所片警林震亞等警察闖進他家要挾恐嚇後,六月二十八日身體急劇惡化,走不了路,排不了便。泰來監獄祝幹事等警察到他家強行把他背到醫院做「體檢」,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晚八時,潘生命垂危,家屬把他送到齊齊哈爾市第三醫院搶救,於七月十七日半夜一點多停止呼吸。

法輪功學員徐宏梅、沈子力被迫害致死

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徐宏梅、沈子力,被青雲街派出所惡警衣湛暉等綁架刑訊逼供五天五夜後咳血、不能進食、身體水腫、抽搐、重度昏迷,於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被腳戴鐐銬送入第二醫院內科病房。齊齊哈爾市及龍沙區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分局的人員頻繁往來,曾要挾家屬交二萬元放人,家屬無力交錢,中共人員們竟說死也不能放人。

徐宏梅、沈子力分別於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十六時三十分和二十時五十分在身心極度痛苦中含冤離世。徐宏梅年僅三十七歲,沈子力四十九歲。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下午四時,被迫害的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徐宏梅、沈子力、侯雅倩三人到侯雅倩住處時,齊齊哈爾市青雲街派出所的警察衣湛暉等破門而入,將她們綁架至青雲街派出所。惡警們對她進行酷刑迫害:上大刑、上一字刑、四次反掛、一次正掛,又變換各種刑具把徐宏梅折磨致昏迷不醒,惡警衣湛暉又用冷水將她澆醒繼續酷刑折磨,之後又將她關入鐵籠子裏。沈子力被青雲街派出所惡警用膠帶綁在椅子上,暴徒抓住她的頭髮撞牆直至昏死,當清醒過來後繼續毒打,刑訊逼供。

一月十八日,惡警們將渾身是傷、奄奄一息的沈子力、徐宏梅轉至齊齊哈爾市看守所非法拘押。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下午,生命垂危的徐宏梅、沈子力被腳戴鐐銬送入齊齊哈爾市第二醫院內科病房四二三、四二四室。因青雲街派出所惡警衣湛暉、周環宇對她們刑訊逼供導致身體內傷嚴重,隨時有失去生命的危險。可是,齊齊哈爾市六一零,公安局、政法委、龍沙區六一零、龍沙區公安分局、龍沙區政法委、青雲街派出所非但不及時放人,竟向受迫害者家屬索要兩萬元錢才肯放人。

法輪功學員潘洪東在泰來監獄被酷刑致死

二零零一年九月四日,齊齊哈爾法輪功學員潘洪東被齊市鐵鋒區新工地派出所惡警綁架,被上老虎凳、電擊生殖器。潘洪東絕食抗議三日後被劫持到齊市第二看守所繼續迫害。二零零二年末,潘洪東被非法判十年,二零零三年中國傳統新年後被劫至泰來監獄。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早八時十八分被迫害離世。

潘洪東,男,三十七歲,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原籍遼寧昌圖縣。畢業於「川大」計算機專業,文質彬彬、精明聰慧、很有學識,被迫害後反應遲鈍、目光呆滯。

在泰來監獄潘洪東每天被強迫下稻田勞役;曾經被支工字架;耳朵被打豁;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六日,在泰來監獄九監區(現為動力監區)二分監區為使其寫「保證書」,大隊副教曹閔江下令將潘洪東鎖在工字架上,雙手雙腳鎖在「工」字支架四點,前胸套鋼筋,不分白天黑夜坐在水泥地上;滅絕人性的警察用電棍電擊其生殖器;白天還抬著出去示眾;三日後,潘洪東絕食抗議邪惡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開始監獄不讓其接見家人。被迫害後的潘洪東慘不忍睹,有的刑事犯都看不下去,偷偷地給遞坐墊,被惡警發現後狠狠地呵斥。潘洪東被惡徒活活毒打致死。很長的一段時間人們聽到潘洪東遭受毒打後發出的慘叫呻吟聲,直至聽到有人大喊一聲「打死了」之後,突然一下子四週就變得寂靜無聲了。

潘洪東於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早八時十八分含冤辭世。遺體多處傷痕,嘴角、耳孔、鼻孔有血跡,胸部有圓形的傷痕,腿、背部等多處有明顯血印子。

中醫院優秀員工劉晶明被泰來監獄虐殺

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劉晶明,就職於齊齊哈爾市中醫院,是一名優秀的採購員。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送往泰來監獄,四十六天後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九歲。

劉晶明生於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三日,就職於齊齊哈爾市中醫院,是一名優秀的採購員。他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處處為他人著想。他做採購員工作從不貪不佔,為人和善,是全院上下員工公認的好人。九五年,為醫院保衛科發明的「二節棍」榮獲為專利局批准的專利產品;二零一零年,中醫院全院跑水現象嚴重,多數水龍頭長流水,醫院花多少錢無法治理。善良聰慧的劉晶明不要任何報酬、自己動手、任勞任怨,將全院的水龍頭修理好,方便了員工,而且為醫院每年節水達幾萬元;二零零二年業餘時間無償為中醫院刻的院徽至今懸掛在醫院辦公樓內。

就是這樣一位仁厚、善良、按真善忍修持自己的好人,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多次被非法拘押、非法勞教、勒索錢財、非法判刑,直到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所謂巡迴演講團去泰來監獄演講,期間警察對他們施用酷刑,非人迫害。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晚七時,泰來監獄集訓隊獄警紀恆泰給劉晶明家人打電話,稱劉晶明於三月二十四日一時四十分「跳樓」身亡,這是近八年來中共政府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致死後的慣用藉口之一。

痛苦萬分的家人來到泰來監獄,悲憤的家人質問:「你們是不是打他們了?既然劉晶明已於凌晨一時四十分死亡,為甚麼在晚上十九時才通知家屬,這十八小時裏你們在幹甚麼?!劉晶明雙腿膝蓋部位呈紫黑色、有瘀血和硌痕。」獄政科副科長梅繼明否認打過人。家人隨即問劉晶明遺體右大腿外側直徑約六公分的窟窿是怎樣造成的,他們卻推說檢察院已檢查了為藉口不予回答。

法輪功學員王偉華被哈爾濱監獄殺害

齊齊哈爾市建華區法輪功學員王偉華於二零零三年六月十六日被哈爾濱監獄虐殺,經屍檢發現王偉華身上共有十九處大傷。

王偉華,男,出生於一九七九年七月,曾三次被非法抓捕,遭受冬天扒光衣服澆冷水、上大掛、坐鐵椅子、電棍電擊、捏睪丸、暴打多種酷刑,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哈爾濱監獄被迫害致死,年僅二十四歲。

一九九九年十月,王偉華和母親吳淑傑登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車,母親被綁架。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初,王偉華再次來到北京,來到天安門廣場,發自內心的高呼: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他被綁架到前門派出所後,又被劫持到齊齊哈爾第二看守所。他被看守所的警察扒光衣服,只穿一個褲頭扔在光板鋪上,寒冷的大冬天竟被澆了十幾盆涼水,警察還打開窗戶,讓冷風吹在他瑟瑟發抖的身上。

獲釋後,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王偉華被齊齊哈爾市新江路派出所伙同建華刑警隊非法抓捕,家被劫抄。建華區刑警隊對他施行慘無人道的刑訊逼供:上大掛、坐鐵椅子、被惡警捏睪丸等非人折磨,直至生命垂危。待家人知道後他已胸部積水、高燒、雙眼紅腫潰爛、一隻眼睛已經爛出一個洞、呼吸困難,奄奄一息……六月末,已從萬家勞教所獲釋的母親及親屬強烈要求才將他送醫院搶救,並向家屬勒索二萬元押金才允許保外就醫。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日,出院不到兩個月、身體還沒有康復穿著單衣的王偉華被新江路派出所警察從家中與母親一同綁架,強行收監。二零零二年一月,王偉華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哈爾濱監獄。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七日,王偉華的姑母(當時母親在哈女監非法關押)接到監獄通知,親友趕到哈爾濱,在監獄指定的消防大隊招待所,哈爾濱監獄獄政科科長劉希民聲稱:王偉華昨天被刑事犯張樹友(二十八歲,犯故意殺人、強搶、偷竊三罪判刑二十年)用鐵器打傷,送醫院搶救,不治身亡。

後經屍檢發現,王偉華身上共有十九處大傷:嘴、太陽穴、頭頂、前胸、後背、四肢、內臟……在惡黨對法輪功學員的滅絕政策下,王偉華被迫害致死的具體過程,一定有更黑暗的內幕沒有曝光出來。

三、部份迫害案例直接責任人

齊齊哈爾市六一零主任賀錫祥
齊齊哈爾市國保大隊隊長孫瑀
齊齊哈爾市防範辦綜合科科長辛忠江
原齊齊哈爾市建華區「六一零」主任趙平、趙國蓮、王建國、張宏。

▼法輪功學員潘本余被迫害致死的直接責任人:
齊齊哈爾市北居宅派出所潘家強、林震亞、邢姓警察;齊鐵勞教隊一大隊一中隊長姜佰利;北安姓安的獄警;鐵鋒區「六一零」王隊長;泰來監獄刑法執行科科長張星軍;泰來監獄長許偉;泰來監獄獄警程強、祝姓獄警;刑事犯林立國、富裕勞教所警察賈維軍、富裕縣法院院長李平、富裕縣檢察院、彭檢察長、齊齊哈爾市鐵鋒區檢察院;齊齊哈爾市鐵鋒區法院;北居宅派出所等。

▼法輪功學員徐宏梅、沈子力被迫害致死的直接責任人:
龍沙鄉派出所副所長劉長青、龍沙區六、一零主任王臣、鐵南派出所、雙合勞教所、雙合勞教所王岩、張志捷、王梅、郭麗、趙麗娟、洪振全、王玉峰、齊齊哈爾市看守所;龍沙分局副局長張航、原青雲街派出所所長宮延輝、警察周環宇、衣湛暉、曙光派出所所長初春、警察樊凱等。

▼法輪功學員潘洪東被迫害致死的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齊齊哈爾市新工地派出所、齊齊哈爾市鐵鋒刑警隊、齊齊哈爾市第二看守所、鐵鋒檢察院、鐵鋒法院、鐵鋒分局、泰來監獄、泰來監獄曹閔江、何宏慶、安盛、刑事犯高明、鐘世祥等。

▼法輪功學員劉晶明被迫害致死的直接責任人:
泰來監獄泰來監獄獄政科科長馬曉春、獄政科副科長梅繼明、集訓隊獄警紀恆泰、梁福文、富裕勞教所警察黃殿林、汪泉、佟忠華、鐵鋒區曙光派出所谷某某、齊齊哈爾市檢察院王連成、鐵鋒區法院、鐵鋒區檢察院、鐵鋒分局審結專案組長馬崇哲、安順路派出所、正陽派出所、富裕勞教所等。

▼法輪功學員王偉華被迫害致死的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建華區刑警隊、齊齊哈爾第二看守所、哈爾濱監獄。

▼法輪功學員張桂芹被殘酷殺害的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鐵鋒分局、通東路派出所、齊齊哈爾市第一看守所、第一看守所所長郝振華、看守所警察任玉霞、市「六一零」等。

▼法輪功學員繆小露被迫害致死的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昂昂溪區委書記:王偉、公安分局內保科:王桐信、新興派出所副所長:段英偉、新興派出所所長:楊旭、趙忠華等。齊市第二看守所呂征、齊市第二看守所、昂昂溪法院、昂昂溪檢察院、黑龍江女子監獄、黑龍江女子監獄呂X萍隊長、康大隊長、張隊長和獄審科的熊××、楊麗斌、王慧、劉爽等。

▼法輪功學員尹淑雲被迫害致死的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碾子山區「六一零」主任:陰立切、趙學玉、碾子山公安分局副局長:徐延忠、碾子山富強派出所所長:付國清、肖連棟、梁所長、宋國君、任志剛、關法東、劉國棟、碾子山富強派出所、碾子山看守所、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富拉爾基公安分局等。

▼法輪功學員徐林山被迫害致死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碾子山躍進派出所所長戴友岷、碾子山躍進派出所副所長石少雙、碾子山區「六一零」主任:陰立切、趙學玉、碾子山公安分局副局長:徐延忠、龍江監獄、碾子山躍進派出所、富裕縣勞教所、泰來監獄等。
張雲芝被迫害致死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碾子山躍進派出所所長王洪新、碾子山躍進派出所、碾子山區「六一零」主任:陰立切、趙學玉、碾子山公安分局副局長:徐延忠等。

▼法輪功學員李紅被迫害致死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碾子山公安局、碾子山拘留所、碾子山區「六一零」主任:陰立切、趙學玉、碾子山公安分局副局長:徐延忠等。

▼法輪功學員梁金玉被迫害致死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碾子山躍進派出所所長戴友岷、碾子山躍進派出所、碾子山看守所、泰來監獄。

▼法輪功學員李季秋被迫害致死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齊市富拉爾基區刑警大隊副隊長李瑞新、姜臣、泰來監獄、刑事犯人泰康和龍江的徐洪新、丁永祥、富拉爾基區法院、富拉爾基區檢察院等。

▼法輪功學員劉鳳玲被迫害致死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訥河市公安局「六一零」付立彬、朱天福、訥河市公安局副局長關立文、訥河市第二派出所的所長等。

▼法輪功學員王娟被迫害致死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鐵鋒區政保科長陳××、光榮路派出所片警邸志敏、雙合勞教所王岩、張志捷、王梅、郭麗、光榮路派出所等。

▼法輪功學員慈海被迫害致死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鐵鋒區公安分局、鐵鋒區法院、鐵鋒區檢察院、富裕勞教所、富裕勞教所賈維軍、泰來監獄、齊齊哈爾政法委「六一零」等。

▼法輪功學員馬文盛被迫害致死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齊市正陽派出所田春立、董少康、李斌齊市正陽派出所、齊齊哈爾市第一看守所。

▼法輪功學員郝治美被迫害致死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齊齊哈爾市建華區刑警大隊、新江路派出所、齊齊哈爾市第一看守所。

▼法輪功學員岳會民被迫害致死直接責任單位與個人:
建華區「六一零」趙平、中華街派出所所長孫波、副所長韓岱、中華街派出所、富裕勞教所、湖濱派出所、齊市第二看守所、富裕勞教所、富裕勞教所賈維軍等。

請求事項:要求法辦齊齊哈爾市、各區縣、農墾政法委六一零罪人及所有參與迫害的公檢法官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