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三百多天、髖骨骨折 李二英在冤獄生存艱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四月二十四日星期一,是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十一監區接見日。李二英姐姐要求見妹妹,隊長不讓。問司法鑑定結果出來了嗎?說不夠保外。家屬想看結果,讓自己去司法鑑定中心去問。

李二英(李愛英)
李二英(李愛英)

在李二英姐姐一再的堅持、要求下,見到李二英被四五個包夾犯人和包組姜姓警察用一個大鐵床抬下樓,推到二樓接見室。李二英骨瘦如柴,有氣無力,壓力很大,說她太難了,身體動不了,她們(包夾)伺候大小便太難了。每天被灌食,排泄成問題;大便解不出來,不得不自己用手摳,發出的味……小便尿道、膀胱都疼得不行……太難了。家裏也別來看了,樓上樓下的抬,也太折騰她們(包夾)了。

姐姐說:王隊長說你從床上掉下來摔骨折的,是嗎?二英只說胯骨、腿哪都疼,哪裏還掉下來一塊骨頭(電話裏沒聽清)。姐姐說你總替別人著想,你是個好人,一月見一次,是咱們的權利,不然你這樣家裏多擔心啊。

警察立即逼二英讓她說自己不見家屬了,二英說:「家裏來人就見。」這一下像捅了馬蜂窩,裏面五、六個人一起衝她吼起來。姐姐說,法輪功要大白於天下了,你要……這時,戈雪紅一把奪過電話,吼著說,這回不是三個月不讓見,只要說法輪功,以後永遠就不讓見了。

李二英姐姐看到妹妹被她們搡著推走了。

李二英,一位齊齊哈爾市善良恬靜的女子,大概是戶籍警察筆誤,把「愛」寫成了「二」,其實家裏、單位都稱她「愛英」的。李二英修煉法輪大法後,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天天煉五套功法,身體好了,家裏廠裏忙也不知道累。人也平和樂觀了,從抱怨丈夫、憤恨命運,到坦然對待生活、關心體貼丈夫。

十七年來,李二英由於堅持不放棄信仰「真、善、忍」法輪大法,曾兩次被非法勞教,累計五年;四次綁架。二零一六年三月,李二英被冤判四年,同年六月八日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自被劫持到女監,李二英已經三百多天不能正常進食,折磨性灌食危及生命,家人十分擔憂。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九日,李二英姐姐在監獄管理中心醫院見到二英時鼻插著管,點著藥,還插著尿管,骨瘦如柴。大腿胯骨支出老高。李二英說不知道給他點的甚麼藥,腦子迷糊。整宿睡不著覺。 李二英姐姐被要求不能跟妹妹說別的,只讓其勸妹妹吃飯。

三月二十日、二十一日家屬在女監門外,堅持要求見獄長,要求解決李二英的事。二十一日下午副獄長史耕輝、十一大隊隊長王曉麗,副隊長戈雪紅和610楊麗斌接待了家屬,起初讓家屬拿四千塊錢做司法鑑定。聽說李二英丈夫和孩子都有病,折騰這麼多年,家中實在沒錢。這次史獄長非常敞亮地說,那好了,這四千塊錢我出。就這麼定了,到獄政科去批。說完史獄長就走了。楊麗斌和戈雪紅一直給家屬送到大門外。家屬表示感謝。

一連幾天家屬都去監獄聽信,門衛讓回家等。三月二十七日給十一監區王曉麗打電話,王說:還沒給往上報呢。家屬說史獄長說不是給批了。王隊長說史獄長也不是萬能,就掛機了。過兩天,又往監獄打電話,戈雪紅讓寫申請交上來,說就兩句話就行,年前寫的不合格。 四月十日家屬到監獄問甚麼時候放人,往十一監區打電話,弋雪紅說錯過時間了沒報上,又說這事也沒說死,再和獄長溝通溝通。

四月十七日週一是接見日,家屬到監獄打電話說,要接見二英。弋雪紅說,不行,現在要出醫院了,出醫院也不能見。現在的情況,二英不能動,傷筋動骨一百天,還折騰她,你不管她死活啊!家屬說,既然這樣,那就把人放了吧!省得你們還麻煩,家裏人還得找。家屬問司法鑑定的怎樣?她說不知道呢,還沒溝通呢!家屬要求見獄長,讓給請示一下,她就把電話掛了。

家屬要找獄長,大門又不讓進,給獄長打電話沒人接。監獄是否給李二英做了司法鑑定,沒人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