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渴望真善忍(三)

寫在法輪功弘傳25年:看網絡信息自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接前文)國家強大了,崛起了,要在國際上發揮更大作用了,應該是自信滿滿的時候了。可是呢,卻不敢讓自己的百姓能夠自由瀏覽外面的世界。據說非洲國家的網民大都可以上任何想上的網站,跟世界人民很接近。偌大的一個中國,老百姓卻淪為了數字化時代的二等公民。中共害怕甚麼呢?其實就是害怕真相,而法輪功真相是中共最怕的。

中共對互聯網的審查和封鎖,並非從迫害法輪功開始,是中共輿論控制的自然延伸。但是,迫害法輪功大大加大了對互聯網的監控和封鎖,這是不爭的事實。江澤民和中共投入了巨額資金,研發互聯網防火牆,以及金盾工程中的網絡監控系統,過濾關鍵字和相關網站,其中最重要的屏蔽對像就是法輪功真相。

原因很簡單,中共歷次運動都以謊言宣傳開道。為打壓法輪功製造藉口,鋪天蓋地一言堂的造謠誹謗是不敢讓人戳穿的。以中央電視台的熱門節目《焦點訪談》為例,從1999年7月20日迫害開始,到8月31日的42天就播出了30集攻擊法輪功的節目,幾乎佔那個時間段所有《焦點訪談》節目的四分之三。這些內容充滿了「發瘋」、「自殺」、「殺人」等駭人聽聞的謊言來抹黑法輪功。

央視「走進千萬家」欄目曾播出一個炒得沸沸揚揚的事兒。李淑賢,30歲,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新華鄉崔家屯農婦,婚後在阿城區大嶺鄉居住。1999年7月,李淑賢患胃潰瘍住進哈爾濱第四醫院,病重期間因生活貧困交不上住院費。醫院院長主動給她家人出主意:「你們就說李淑賢是練法輪功練的,就能獲得免費治療,還能在生活上給予照顧。」這樣,一則假新聞出籠了,說李淑賢「練功練出個活骷髏」。李淑賢練不練法輪功,當地人最清楚,海外明慧網上早有知情人說出的真相報導,可是江澤民集團最怕人們看到的就是這些真相。

央視三台於1999年8月10日左右報導了如下內容:袁玉閣,河北省任丘市人,因煉法輪功走火入魔,精神失常,抱著孩子一齊跳進了白馬河。當事人袁玉閣發了一封公開信登在海外網站上,澄清事實。她曾騎自行車接在東關上學的10歲的兒子回家,路過通向白馬河的小溝上的一個小土橋,橋上沒有欄杆,當時放學的孩子很多,自行車又沒閘,因躲孩子掉在橋下的土坡上。當時騎的自行車是借的本村老黑大伯的,有許多人在場,有史胡村診所醫生,這個診所就在小橋北幾米,她希望各位領導能調查一下事實真相。事後,袁玉閣問報導記者,電台報導失真,你得有職業道德,記者回答說,上級有任務,完不成任務沒有獎金。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變成了走火入魔。誹謗法輪功是政治任務,甚麼樣的謊言都造得出來。

想想看,法輪功從1992年傳出,到1999年整整七年,有數千萬人修煉受益,如果是像中共媒體抹黑的那樣,怎麼可能人傳人,心傳心的傳播開來?迫害進行了一年半之後,江眼看這樣大的宣傳誹謗力度還搞不臭法輪功,於是他們一夥人策劃了更大的陰謀──天安門自焚騙局。

新華社報導,2001年1月23日除夕之夜,有人在天安門自焚,然後就直接栽贓到法輪功身上,連任何中間調查過程都沒有。一開始就引起爭議的就是滅火器。報導說「警察立即取出滅火器」,加起來得有20多個滅火器,外加好些滅火毯。那時候警察並不背著滅火器巡邏,哪裏這麼快就拿到了滅火器材?所以事件發生後,很多人都懷疑這是不是有備而來的。而且法輪功是佛法修煉,禁止殺生和自殺,怎麼可能去自焚呢?一個禮拜之後,央視的《焦點訪談》播出了自焚專題,有圖有聲。雖然視頻更容易影響人,但是,錄像的慢鏡頭播放卻暴露出來更多的破綻,讓人確定這是一場騙局。真相令人震驚。自焚中當場倒地死亡的劉春玲,原來不是燒死而是被人擊打致死的。慢鏡頭顯示,在滅火的時候,在劉春玲的頭部附近出現了一只用力掄起的胳膊,這隻胳膊擊打劉春玲的頭部,造成劉春玲雙手揚起,突然倒地,還從劉春玲身上快速彈起了一個條形物,說明打擊的力度很大。自焚騙局發生之後,《華盛頓郵報》的記者曾到劉春玲所居住的河南開封採訪,鄰居們說從來沒人見到劉春玲練過法輪功。央視自焚畫面中有王進東的現場大特寫,渾身衣服被燒得七零八落,可是他兩腿中間裝汽油的綠色塑料雪碧瓶卻完好無損,完全有悖常理。還有大量的近距離特寫鏡頭,錄下了極有渲染力的現場聲音,而且攝像機鏡頭是跟蹤拍攝了整個事件,鏡頭首先跟著警察,然後隨著警察移動到事發地點。自焚本應是突發事件,這些畫面和鏡頭從哪裏來的呢?……實在是有太多太多的破綻。

中共利用自焚騙局大做文章,掀起又一輪鋪天蓋地的仇恨宣傳,為升級迫害造勢。甚至把「自焚騙局」收錄到小學課本(「九年義務教育六年制小學教科書」中的《思想品德》第十冊),毒害未成年的孩子們。

海外法輪功學員根據那些破綻製作了「是自焚還是騙局」的真相片,在網絡上廣為傳播。江澤民和中共最害怕的就是這些真相,特別是自焚真相。2002年3月5晚8點,吉林省長春市發生了震驚世界的法輪功真相電視插播事件。長春有線電視網絡八個頻道同時播出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是自焚還是騙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江澤民為此十分恐懼,秘密下令對參與插播的學員「殺無赦」,多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建造網絡防火牆和信息審查的力度是與誹謗法輪功的力度同步進行的。

中共想要屏蔽的法輪功真相還遠不止這些。2006年3月兩名知情人曝光出來的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之事,揭開了中共迫害法輪功鮮為人知慘絕人寰的另一面。國外要等幾年的器官,在中國幾天就等到了。在2006年那個時候中國有上千家醫院在做器官移植。器官何來?原來是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雖然人們難以相信這是真的,但是,太多證據擺在那裏。海外獨立調查人員多次呼籲要去中國大陸實地調查,中共每次都拒簽。美國國會在2016年6月通過了343號決議案,再次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表達關注。

越荒唐的謊言,越殘酷的真相,江澤民集團越要封鎖。網絡防火牆就成為了屏蔽真相的救命稻草,甚至不惜重金收買美國網絡公司參與其防火牆的研製和構築。

美國互聯網設備大廠思科(Cisco)協助中共設計網絡監控系統的消息在2008年美國國會聽證會上首次曝光。當時一份思科內部商業簡報文件顯示,該公司宣稱其科技能追蹤異議團體,其中一頁文件甚至明言金盾工程的目標是「鬥爭法輪功及其他敵對份子」。

2009年工信部要求在中國銷售的所有個人電腦出廠時預裝一款名為「綠壩─花季護航」的綠色上網過濾軟件。中國大陸網民破解出來的資料顯示,綠壩的屏蔽關鍵詞分為:色情關鍵字列表和非色情關鍵詞,其中色情關鍵字有2700多個,但非色情關鍵詞列表卻有6500多個,非色情關鍵詞列表中,同法輪功相關的關鍵詞又佔據了絕大多數。非色情關鍵詞列表的文件名就有「法輪功」字樣,叫做falunword.lib,其目的性十分清楚。

中共迫害法輪功,為了阻止真相,打造出了最嚴厲的防火牆。中共的防火牆硬件設施和軟件平台一旦成形之後,那麼受害的就不僅僅是法輪功了,大家都是受害者。中共不但封鎖海外網絡,甚至連在國內的網絡都是在嚴厲的監控審查管制之下。

在這個信息時代,決策來自對信息的掌握,中國人的信息短缺造成了中國人民的先天不足。筆者的一位高中同學在中國的一個大學裏做化學教授,她說上不了谷歌,對她查閱最新的研究資料造成很大不便。口口聲聲要搞「中國創新」,連信息自由都沒有,創新能力一上來就輸在了起跑線上,猶如掐住了中國創新經濟的脖子。當海外有甚麼關於中國政治生態重大爆料的時候,全世界的人們都可以實時觀看,討論,而真正相關的中國大陸十幾億人民只好生活在他們的局域網裏,對外面發生的事情甚麼都不知道。要看真相怎麼辦?還只有翻牆。值得一提的是,翻牆軟件大多都出自海外法輪功學員之手,這也算法輪功學員對中國信息自由的一份貢獻。

中共的網絡封鎖和審查也造成在華的外國企業的普遍憂慮,使在中國大陸的經商成本大大增加。外國公司之所以還往中國跑,是因為中國有十幾億人的巨大潛在市場和中國人的勤勞智慧與心靈手巧,或者說外國人看中的是中國人,而不是中共。而中共的角色就像一個綁匪,把十幾億中國人當作人質,迫使外國人就範,甚至配合中共幹壞事。

網絡封鎖和審查也嚴重影響了中國和世界各國的文化交流。因為在中國無法使用臉書、推特和優圖視頻等互聯網社交媒體,許多有意到中國進行學術交流的大學生不得不打消了前往中國的計劃。中共大搞「軟實力」,幻想去爭取世界人民的心,可是真正破壞中國「軟實力」的正是中共自己。

讓中國的信息更自由,就得拆除防火牆。中共修建這堵牆有種種動機,封鎖法輪功真相,是其中最大的一個。那麼,如果迫害不停止,也就不可能真正打破網絡封鎖。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