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渴望真善忍(一)

寫在法輪功弘傳25年:如何收拾世道人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題記】中國的經濟發展,真的是因為共產黨有甚麼秘密武器而有資格居功自傲嗎?當然不是,就是全球化浪潮帶來的海量資本和西方上百年積累的技術,遇上了勤勤懇懇、不畏辛勞而又心靈手巧的中國人,就這麼簡單。人是經濟活動的中心,人的經濟行為是由道德標準所決定的。在這場經濟機遇中,中國的發展模式是有從容的選擇的。這個選擇,將會決定中國的經濟發展會有甚麼樣的道德內涵。一種經濟模式是允許一定的民間信仰空間,讓人們的心靈有道德約束,打造沉穩的國民心態;另一種經濟模式是扼殺民間信仰,用物慾主宰人們的靈魂,讓整個社會充滿浮躁與戾氣,急功近利。時任黨魁江澤民和中共選擇了後者,此乃我們民族的一大劫數。如今,曾經兩位數的經濟發展速度已經跌到一半,經濟神話不在,各種危機,經濟的、環境的、道德的、法治的、文化的、價值觀的等等便紛紛突顯出來。歷史走到今天,中國又站在了一個十字路口。

* * * * *

1992年5月13日法輪大法正式開傳。今年是法輪功弘傳二十五年,受迫害十八年,反迫害十八年。自1999年以來,在中國經濟所謂高速發展的十八年裏,有明、暗兩條線平行著。明線是中共高調宣傳的經濟發展這個主旋律,暗線就是中共竭力想要掩蓋的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的殘酷迫害。其實,這條暗線的初期也是一條明線,那種鋪天蓋地的造謠誹謗,猶如文革再現。後來過了幾年,怕引起民眾反感,報紙、電視上不再大批特批了,轉入了地下,但是對法輪功學員的陰毒迫害從來沒有停止過。

中國社會世風日下,道德崩潰的現狀,與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有直接的關係。

說起一個國家民族的道德問題,就離不開這個國家的老百姓信甚麼。共產主義沒有人信了,是不是中國人就甚麼都不信了?甚麼都不信也是一種信,就是信現實,信眼前。華爾街日報的記者到了中國,總結出一句話,誰說中國人沒有信仰?「掙錢」(Getting Rich)就是他們的信仰。

某熱播電視劇裏有一段小孩與大人的對話。前反貪局長的兒子,還是個小學生,說他們體育課要想踢球,就得行賄,他都交了錢最後還是連個替補也沒當上,氣得呼呼的。他自己也有生財之道,同學要抄他作業,他一次收費5塊,行情不好的時候收費3塊。小小年紀,就有了與孩子的童真完全不相干的人生感悟──「不花錢辦不成事,現在都這樣。」

最純潔的小孩子都如此了,這個社會是真的出了大問題。有人說,空氣裏除了霧霾,全是慾望。全國人民都陷入「現在是個搶錢的時代」的瘋狂中,江澤民的一句「悶聲發大財」成為了臭名昭著的招牌,其結果沒有底線的道德墮落。民眾擁有甚麼樣的信仰,會決定一個經濟體的道德內涵。而甚麼樣的道德,將決定這個經濟的內在本質。英國歷史學家湯普森(E. P. Thompson)於1971年系統地提出了「道德經濟學」的概念,說的就是這個理。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氣功熱在中國興起,人們對於生命的奧秘有了開放得多的態度,還真的開始打破人們僵化的思維模式了,1989年的「六四」屠殺之後也沒有中斷這個領域的寬鬆。在這個嚴厲的社會,某種程度的信仰自由的空間在氣功鋪路之下出現了。作為佛家修煉的法輪功也就是這個時候傳出的,人傳人,心傳心,修者日眾。1998年國家體總調查報告稱至少有七千萬民眾修煉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是個人的修煉行為,並不是為了社會道德如何。但是,他們的高尚行為和「真善忍」的理念能在社會上起到非常好的回升道德的作用。人各有志,你可以不煉法輪功,你的同事可能煉,或者你的家人煉,或者你的領導煉,或者你的下屬煉,他們的言行是不是會對周圍產生正面影響?他們不貪不賄,生活正派,為人正直,誠實善良,這樣的群體在社會的各個階層裏,必然起著讓道德回升的正面作用。

沒有這場迫害,中國社會就能延續這種信仰自由的空間。有神論信仰會發揮來自內心的道德約束,讓這個社會保留一份人類對上天的敬畏,讓「善惡有報」,「三尺頭上有神靈」這樣的理念能造成一種道德的能量場,維持這個社會的道德在一定的水平,不至於落到不斷突破道德底線的地步。

可悲的是,時任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嫉之心,在鄧小平去世之後江的權力慾急速膨脹,要拿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開刀立威。政治局七個常委,其他六個人都不同意江的企圖,這就說明要是沒有江澤民這種小人,迫害還真有可能不會發生,歷史也許是另一番景象。但江一意孤行,咆哮震怒,大展淫威,脅迫其他人都不敢吱聲了,利用中共長期積累的整人手段和機器,拉開了持續至今十八年的邪惡迫害。

江澤民打壓法輪功,遭到國際社會的譴責,他是如何應對的呢?用所謂的經濟成果來掩蓋人權迫害。越是迫害人權,越強調經濟發展,越急功近利,越要大搞GDP掛帥,企圖「一俊遮百醜」,用GDP淹沒惡劣人權。同時利用迫害人權帶來的「低人權優勢」在國際上輸出廉價產品,用出賣經濟利益來封西方政客和資本家的口,製造歌舞昇平的假相。誰跟隨他賣力迫害法輪功,誰就升官晉爵,用腐敗來做潤滑劑,放手腐敗,締造了人類有史以來制度性的全民腐敗、經濟發展與人權迫害並存的詭異現象。

在互聯網上搜索「真善忍」,出來的都是大批判。有人說,政府並沒有直接說「真善忍」不好啊,可是,事實擺在那裏,因為打壓法輪功,法輪功的信仰準則「真善忍」也成為禁忌和非法了,成為了網絡封鎖中最重要的幾個詞之一了,客觀上就是讓人們遠離「真善忍」。您穿上印有「真、善、忍」三個大字的T恤衫,到天安門廣場漫步,等待您的是如臨大敵的警察和呼嘯而至的警車。進一步說,這場迫害,實際上變成了無神論對有神論的大撻伐,讓民眾失去對神的各種信仰。中國大陸出現了一種甚麼現象呢?連傳統的宗教場所很多都變成了名利場,寺廟的方丈成了CEO,貪財貪色。環境污染、有毒食品、假冒偽劣、貪污腐敗、貧富差距、毒品娼妓、黑社會大行其道、官匪一家……等等問題成堆。過去幾年的高壓反腐,揭露出來的蒼蠅老虎貪污的數額觸目驚心。一個小處長就能貪2個億。小官大貪,大官巨貪,無官不貪,幾十億幾百億的侵吞國有資產……這一切的後面,都離不開道德危機、誠信危機和信仰危機。

就拿知識份子來說,他們的道德水平在理論上應該代表這個社會的良心吧。可是呢,學術領域一樣成為腐敗和弄虛作假的重災區。舉個最近的例子,2017年4月20日,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一次性撤銷旗下雜誌《腫瘤生物學》(Tumor Biology)2012年至2016年發表的來自中國的107篇文章,因為全都涉嫌評審造假。評審,不是個體的事,代表的是這個領域的集體行為。

知識份子是一個社會的良知,醫生更是被稱為白衣天使,如果他們都墮落了,這個社會還有希望嗎?

不講道德誠信,最顯而易見的就是讓中國的經濟變得非常浮躁。人們不會踏踏實實去幹,只會打破腦袋去撈快錢,不會用沉穩的國民心態去一步一個腳印的去創新研發,只會在浮躁戾氣中大肆偷拿剽竊抄襲,用盡心思走「歪門捷徑」。

當年日本、韓國經濟起飛的30年,創造了許多馳名世界的品牌,享譽至今。而中國30年的發展,幾乎沒有出一個真正的國際品牌。中國人的聰明才智被用到了山寨產品上,假冒偽劣橫行,雖然短時間內就能利用別國的技術來賺快錢,但是,卻失去了一個鼓勵技術創新的平台,使得中國的經濟發展停留在低水平上。小小圓珠筆的筆珠要依賴進口;高鐵上的螺絲也需要進口,20-30%的高鐵核心技術要依賴進口;最近試飛成功的大飛機C919,被曝50%的關鍵核心技術──發動機、液壓系統等也要依賴進口。明明核心技術還在別人手裏,媒體卻大肆宣傳自己如何完全自主產權,這種宣傳後面有中共急於證明社會主義制度所謂優越性的齷齪思想在作祟,為自己塗脂抹粉,更重要的是,這種弄虛作假的行為,正是中國誠信危機的典型體現。起點低,技術落後沒有關係,中國人聰明勤奮,踏踏實實幹,那才是最重要的。

中國的經濟發展,要歸功於中國人民。幾百年來流落到世界各個角落的中國人,都能通過勤勞工作,過上小康生活,甚至發家致富。中國幾千年的歷史,只要不搞鬥爭,沒有戰亂,民生和經濟就會大發展,百姓殷實富足。中國人自古以來的那些勤儉持家的美德在這個世界上可謂是獨一無二的。

在本世紀的經濟發展的進程中,本來有機會選擇讓經濟和道德並進的,而江澤民選擇了與「真善忍」為敵,利用中共把全國人民都拖入了道德深淵。迫害法輪功的後果,就是讓人們甚麼都不信,就信錢,毀滅了整個社會的正信,喪失了道德約束。世道人心不行了,反過來會對經濟、社會的方方面面都造成惡劣的反作用。要想解套,只有重整國民心態,從浮躁戾氣中回歸沉穩,從道德入手,是必由之路。

如何才能收拾世道人心呢?停止迫害法輪功,是收拾世道人心的先決條件。當「真善忍」不再成為禁忌的時候,當這個國家的民眾有選擇做好人的權利的時候,道德回升才有轉機的可能,中國才會有您期望的未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