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渴望真善忍(二)

寫在法輪功弘傳25年:看依法治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接前文)中國的法治是甚麼水平?電視劇裏某公安局長如此道白:「法律條紋的解釋權,在我這兒。我說你犯罪了,你就是犯罪了。」這就是中國的現實,法律如同兒戲,現實比電視裏面的不知還要烏黑多少呢。

何以至此?十八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從一開始就不講法律,而且是在不斷地破壞著法律,這與造成當前中國的法治不彰有著直接的聯繫。在維持對法輪功不講法律的情況下,有沒有可能真正做到依法治國呢?那是天方夜譚。一個可以把法輪功學員隨便打死的警察,也可以把其他人隨便打死;一個可以對法輪功非法庭審、不讓律師為法輪功辯護的法官,在壓力面前也不可能為其他人秉公審理;一個可以製造偽證起訴法輪功的檢察官,在其他案件上一樣會弄虛作假。可以這麼說,一天不停止迫害法輪功,法治就一天不能真正提上議事日程。

大家常說共產黨是黨治,人治,哪有甚麼法治。可是,我們不能否認某個中共黨員作為個體,有建設法治的真正意願,特別是文革中無法無天對中共高幹的衝擊,讓一些人心有餘悸。有個故事說的是被整死的劉少奇。劉貴為國家主席,在中南海遭紅衛兵批鬥時,曾手捧憲法對紅衛兵們抗議道:「我還是國家主席,憲法保證公民的人身自由。」沒有依法治國的制度,大難臨頭手捧憲法又有甚麼用呢?

「文革」的慘痛教訓多少為法治建設帶來了動力。當1999年3月中共將「依法治國」寫入憲法的時候,人們還是有一點興奮和抱有幻想的,至少算是開啟了法治改革的進程。然而,僅僅在幾個月之後,這個法治進程就被中斷了。

在這幾個月之間,還發生過一件轟動世界的事情,就是1999年4月25日的法輪功學員萬人大上訪,史稱「四﹒二五」上訪事件,那是對中國法治建設很有積極意義的一頁。法輪功自1992年傳出,「真善忍」對這個社會道德回升的正面作用有目共睹。雖經歷過一些風風雨雨,還是平穩地走到了1999年。但是某些職能部門的個別人總想製造事端撈取政治資本。政保科、國保局、政法委這樣的鬥爭機構,過去是呼風喚雨的。當政府的工作中心從階級鬥爭轉到了經濟建設上之後,那些鬥爭機構就漸漸被邊緣化,成了清水衙門。據北京市原政保科長鐘桂春先生介紹說,「如果要保住它的地位、保住這塊牌子,就要搞出案子,整出很硬的案子,來說明其存在的必要。所以,政保的人就天天在尋找這樣的機遇,尋找保住政保這塊牌子的機遇。」1999年4月23日,天津一家雜誌社被人授意刊登污衊法輪功的文章,當地法輪功學員前往澄清,天津市公安受到當時的政法委書記羅幹的指使,出動警察打人抓人,並聲稱天津做不了主,要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反映,於是引發了4月25日的北京萬人大上訪(後來知道了這是羅幹一夥故意設的一個陷阱,策劃把和平上訪污衊成「圍攻中南海」,以便製造事端)。時任總理朱鎔基親自出面接見了學員並責成信訪辦負責人接待了學員代表,很快妥善解決了問題,當晚學員和平散去。這次上訪被稱為「四﹒二五」上訪事件。

西方媒體讚揚這一事件首啟中國政府與大規模上訪群眾的理性互動,是開明之舉。上訪制度是中國特有的一種官民溝通渠道,是依法辦事的一部份,這種開明之舉是不是對於法治建設有著重大的推進意義呢?答案是肯定的。

出人意料的是,權力慾極度膨脹的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嫉之心,非要鏟除法輪功而後快。就在「四﹒二五」一個多月之後,江澤民成立了「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全面準備對法輪功的鎮壓。因為成立於6月10日,該小組的辦公室被稱為「610辦公室」。7月20日,江正式發動了持續至今的這場邪惡迫害。

「610辦公室」把二十多個黨政機構都納入其中,以便可以繞開正常的司法程序,而直接部署和動員所有政府機構參加到與法輪功的鬥爭中來。這是無法無天的「中央文革領導小組」的翻版。剛剛開啟的法治進程,就被這個蓋世太保式的「610辦公室」給徹底夭折了。

法輪功學員可以被隨便抄家,被隨便綁架到洗腦班,被隨便非法關押在各種黑監獄、勞教所,可以肆意被酷刑折磨,甚至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中共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時,不准請律師;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案子,中共內部發文不讓受理;後來有律師挺身而出開始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中共又要求不能做無罪辯護,而律師也受到同樣的殘酷迫害。最有名的就是高智晟律師,遭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還被非法關押多年,出獄後仍受到嚴密監控,並未獲得真正自由。

也許您對法輪功還有誤解,不過,有一個事實,中共迫害法輪功,破壞司法程序,準確地說,是開法治倒車,對整個社會來說都是一件大壞事,帶來的有法不依的後果,大家都得去承受。明慧網上有一篇文章《中共法官們的荒唐言論》,收集了一些頭頂國徽的法官們是如何對待法輪功案子的。

「不要跟我講法律。」這大概是法官們在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庭審中用得最多的一句口頭禪。法官不講法律,大家上法庭幹嘛去了?

「你跟我講法律幹甚麼,我跟你講政治。」

「法輪功的問題可以不走法律程序。」

「對待法輪功不是根據國家法律,而是聽命於政法委的命令。」

「領導人講的話就是法。」

「黨不讓辯護的。」法官心中哪裏還有王法?

「(法庭上)講一句加一年刑期。」

「(法庭上喊)一個字加判一年。」多麼瘋狂的法官。

「如果律師辯護,就打斷律師辯護,三次打斷就將律師驅逐出法庭。」法官開庭不准請律師,律師來了不准說話,這可謂前無古人了。

「我們有內部文件,打斷你辯護三次以後,如果你再說話就可以取消你的辯護權。如果不打斷你的話,我就得挨罵。」

「這些東西辯來辯去的也辯不清楚,你還是不要辯了,我們是不會讓你辯的。」

「現在是黨權代法要鎮壓法輪功,我們只能走過場,走形式,沒有辦法,這怨不得我們。」

「我不幹這活,你給我開工資?」法官的宣誓詞裏有說可以為五斗米折腰嗎?法官如果都為了一口飯而昧著良心,這個社會就沒有公平正義了。

「你該怎麼辯,怎麼辯;我該怎麼判,怎麼判。」

「你要是為他們做有罪辯護,我們就開庭,你要是為他們做無罪辯護,我們就不開庭。」

「律師辯護勝訴了也要判刑,不請律師也要判刑,請律師沒有用,只能瞎花錢。」

……

說這些話的,都是國家的法官,法官是社會的手術刀,為這個社會把脈的,要維護正義,驅除邪惡的。可是,我們看到中共的法官們,多少人在江澤民集團和中共淫威之下已經墮落、屈服了,變成了江澤民集團作惡的工具了。

2013年4月7日大陸財訊傳媒旗下的《Lens雜誌》刊登文章《走出馬三家》,披露了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對女性勞教人員使用老虎凳、電擊、黑小號、縛死人床等酷刑,其中很多都是法輪功學員(也就是文章中所說的「特定類型人員」和「特殊群體」)。《走出馬三家》一文發表後,大陸包括官媒爭相轉載(多改題為「揭秘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坐老虎凳綁死人床」),社會輿論一片嘩然。老虎凳在人們的記憶中是渣滓洞才有的酷刑,是用來抹黑國民黨的,今天怎麼可能還真的有呢?其實明慧網上早就有大量法輪功學員遭受老虎凳折磨的報導,這一回是第一次由中共官方媒體報導出來。文章內容的確觸目驚心,多位證人見證了馬三家的黑暗和用刑人員的喪心病狂。遼寧勞教局還出來否認,企圖掩蓋這些非人的黑幕。後來人們知道了,馬三家真相之所以得以曝光,是為解散勞教所做鋪墊的。也就是在這種政治角力中,真相才有機會被揭露出來一點點,冰山一角而已。過去十幾年來馬三家勞動教養院一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馬前卒,是江澤民集團樹立的迫害法輪功的樣板,參觀學習的典範,以殘酷迫害法輪功而臭名昭著。時任遼寧省委書記的王珉於2016年3月4日落馬,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可謂惡有惡報。

勞教所解散了當然是好事,但是迫害法輪功並沒有停止,法輪功學員繼續在洗腦班、各種黑監獄裏遭受非法關押和折磨,法治建設仍然是一句空話。據明慧網消息,2016年在明慧網上報導的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的案例就有1265名法輪功學員,其中91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公檢法」人員有責任有義務率先起來維護憲法。去年底開始,媒體上有報導法輪功學員被無罪釋放的案例。這是明白真相的公檢法司人員做出的良心選擇。

政府想不想推進法治建設?意願是有的。出台的新政策包括「有案必立、有訴必理」。中國大陸已經有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和家人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控告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法輪功學員和家屬控告江澤民是依法行使憲法賦予的訴訟權利,可是很多人卻遭到當地警察的騷擾、綁架,甚至有人被非法批捕、庭審、判刑。

2016年5月7日,中國人民大學碩士研究生畢業的雷洋,被北京市昌平區公安分局東小口派出所便衣警察毆打致死。此事引發了社會的廣泛關注,質疑警察濫用權力,暴力執法,草菅人命。我們在反思這些悲劇的時候,不要忘了,一個對法輪功學員能夠痛下殺手,甚至活摘器官的國家機器,是不會對其他人心生憐憫的。

就是這個昌平區東小口派出所,據明慧網2011年12月18日報導,北師大博士生姚遠鷹等多人遭勞教迫害。消息說,10月23日下午,北京市昌平區公安分局東小口派出所惡警察牛曉彪等人不穿警服、不露警車,自知幹的是見不得人的勾當,以黑社會流氓土匪手段,偷偷闖入北京天通苑西二區二十號樓五零二室,綁架了房主在內的九位法輪功學員,包括北京師範大學在讀博士生姚遠鷹(女,二十六歲)、青年畫家孫麗新(女,三十七歲)等人。他們被非法關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一個月,後又遭非法勞教。

只要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繼續,雷洋事件這樣的悲劇就會繼續重演。

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說過的,「任何一個地方發生的不公義,都是對所有地方公義的威脅。」中共口口聲聲要依法治國,如果對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怎麼可能真正做到依法治國呢?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