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利用中共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自1999年以來,江澤民等人利用610等組織,把很多法輪大法弟子抓捕判刑,所使用的罪名是「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其實,江澤民等人才是「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的罪犯。其中江澤民是最主要的主犯,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等是其次的主犯;由上而下,逐步到地方的公檢法等工作人員,許多是被脅迫、不得不參與犯罪的協從犯。

第一部份 江澤民構成該犯罪的過程與階段

江澤民等人利用刑法第三百條的「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已經十八年了,很少有人能夠想到江澤民等人才是構成這個犯罪的罪犯。但是一旦提出這個論題之後,人們很快會發現這是一個真正的事實;而且會很快發現他們構成該犯罪的過程、與階段。

我是一介平民,沒有機會接觸國家的機密,無法了解具體的事實。但是根據現在已經公開的報導、事實,可以對江澤民等人如何構成該犯罪、以及犯罪後的犯罪階段,做一個初步的劃分。希望拋磚引玉,請有機會得到更詳細資訊、事實和證據的人們給予印證、補充、或校正。

犯罪動機與目的的形成

1989年「六四」之際,江澤民憑借對中共邪黨的深入理解,跨越層級常規,一步飛升成為中共邪黨的總書記。江澤民成為邪黨總書記之後,利用中國政治體制的現實,也通過人大橡皮圖章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國家軍委主席。

江澤民被提拔為中共邪黨總書記之後,利用權術積累自己的黨羽,樹立自己的權威。但是江澤民實質上反對改革開放,不能順應民心,毫無治國能力,極端自私貪腐,心中只有自己和自己的家族;他利用裙帶關係形成的黨羽,也是一群腐敗分子。江澤民上台後不久,其曾經做特務的歷史把柄被俄羅斯抓住,江澤民為了自己,利用其在邪黨黨內的地位大肆出賣國家領土,從1991年開始與俄羅斯等國勘分邊界。所有這一切,導致江澤民在中國國家機關、以及在中共黨內,實質沒有威望。

法輪功於1992年開始弘傳。當時江澤民上台不久,地位還不夠穩固。隨著法輪功弘傳人數越來越多、覆蓋面越來越廣,江澤民產生了妒嫉與擔憂。

江澤民的妒嫉是因為自己在國家、在中共黨內的威望不夠。江澤民心胸狹小,但是又沒有甚麼能力、才華,所以更加希望得到別人的讚揚,總是抓住一切機會在人前表現自己會吹拉彈唱、會說外語、會跳舞、會背誦詩詞名句……即使如此、而且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江澤民更加得不到人們的尊重。在江澤民拼命表現自己的時候,它突然發現法輪功的師父李洪志先生已經得到了人們發自內心的敬仰。對此,江澤民妒火中燒。

江澤民的擔憂是因為法輪功修煉「真善忍」。「真善忍」是普世價值,隨著學法輪功的人數越來越多,江澤民發現中共邪黨的黨、政、軍之中很多人已經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中講了,作為法輪功修煉者,除了做好自己的工作之外,不會對社會政治感興趣。但江澤民自己做賊心虛,深感害怕,要除去「真、善、忍」而後才心安。

而在中共邪黨高層,也有其他人想要通過專政機器迫害法輪功。因為中共是一個以唯物主義為根本標誌的執政黨。對於中共意識形態來說,法輪功屬於思想領域的異己。在1997年初、1998年7月,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兩次組織對法輪功的調查,想要羅織罪名、搜集證據、取締法輪功,但是找不到法輪功的任何問題。

江澤民與羅幹一拍即合,要迫害法輪功。但是法輪功的修煉群眾遍及全國,達到一億人,想要迫害法輪功,憑江澤民、羅幹個人之力還做不到。所以江澤民、羅幹動員了全體共產黨,調動了整個國家的力量。

犯罪前的預備:1999年7月前

江澤民、羅幹為了動員全體共產黨來迫害法輪功,進行了如下準備。

誘導法輪功學員上訪,並把上訪當作鎮壓的藉口

羅幹有個連襟,名字叫何祚庥,是中科院院士,其主要科技「成果」是論證「量子理論符合三個代表」等等,一貫反對氣功。1999年4月,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博覽》雜誌上發表了誣陷法輪功的文章。因何祚庥文章所述與事實不符,所以法輪功學員為了維護法輪功的真實形像、正常名譽,到雜誌社去說明真實情況。在羅幹指使下,天津公安機關對法輪功學員予以抓捕;法輪功學員向公安機關要求放人,詢問事情如何解決,天津市公安機關又告訴法輪功學員「這件事情我們決定不了,需要向上面反映」。所以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西側、位於府右街的國務院信訪局上訪。由於當時法輪功學員很多,全國已經達到一億人,所以到訪國務院信訪局的法輪功學員也多,達到一萬多人。這就是1999年4月25日「萬人上訪府右街」事件。後來被中共歪曲成「圍攻中南海」。

這件事情的發生,是江澤民、羅幹等人為了鎮壓法輪功尋找藉口,從而有意引導、挑起的。當時總理朱鎔基正面接待了法輪功學員,妥善處理這一次上訪事件。但是1999年4月25日晚上,江澤民以這次上訪為藉口,表示了要鎮壓法輪功意見。

在共產黨內「統一思想」,促使邪黨會議做出鎮壓決定

當時中共最高層有七名常委,除了江澤民,其餘六名常委都不同意鎮壓法輪功。但是江澤民通過羅幹的特務機構羅織假證據,提出「法輪功有國外政治背景」,說「如果不及早下手會導致亡黨亡國」。由於江澤民態度強硬,氣勢兇狠,其他政治局常委就不敢做聲了。

1999年7月19日晚上,江澤民親自主持中共高層會議,「統一思想」,做出全黨迫害法輪功的決定。

建立迫害法輪功的犯罪指揮機構

1999年6月10日,在江澤民主持下,中共邪黨成立了「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設「610」辦公室,其主任由中共邪黨政法委書記兼任,吸收公檢法司等部門領導作為成員。這個辦公室能夠以「黨中央」的名義直接向公檢法司、其他任何部門布置迫害法輪功的具體措施。各級政府黨委和各大單位黨委也對應成立「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並相應地設立「610」辦公室,受上級「610」辦公室指揮,落實上級「610」辦公室的命令。從中央到地方、到各單位的「610」辦公室形成一個指揮系統。

其實「610」整個系統的所有重大密令都是江澤民傳達下去的。江澤民唯恐留下證據,送去的密令從來不敢落款,但「610辦公室」的人見到此類「白條」就會立刻執行;然後逐級下達到地方、各單位。

江澤民設立「610」辦公室的根本目的就是為了繞過法律,繞過正常的經費審批、人員編制審批、各個單位的正常工作程序,從而直接把江澤民的迫害命令傳達到公檢法司等所有單位、所有基層。

犯罪第一階段:1999年7月至2002年11月

這個階段江澤民擔任中共頭目,幾乎可以隨意提拔或者貶黜任何人。江澤民就利用這一點發動迫害法輪功、破壞法律實施的犯罪。這個階段的主要犯罪表現、基本過程如下:

全國範圍的逮捕,拘留所謂「法輪功骨幹」,違法引渡法輪功師父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下令進行了全國範圍的大逮捕,所有被認為是法輪功「骨乾」的成員都被中共拘留或帶走問話。

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先生在1999年之前已經出國居住。1999年6月,江澤民曾經試圖給美國五億美元的貿易順差,換取美國同意把李洪志先生引渡回國。但是沒有得逞。1999年7月29日,江澤民授意下的中國公安部門請求國際刑警組織引渡李洪志先生回國,遭到國際刑警組織的斷然拒絕。

新聞媒體污衊造謠、滾動播放,人人過關

在「610」組織下,以《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為首的全國二千多種報紙、雜誌、上百家廣播和電視等宣傳機構,二十四小時反覆播放所謂的「揭批法輪功」的文章和節目。

所有的工廠、企業、學校、街道都要組織人們集體收看。全國上下燒書、抄家、抓捕;人人都要在法輪功問題上表態。恍惚之間,如文革再臨。

銷毀書籍、光盤,封鎖真實消息

江澤民下令銷毀所有法輪功的書籍和音像製品,同時指示封鎖互聯網上所有可能得到法輪功真實資訊的網站,迫使民眾只能從被江澤民操控的國內媒體獲取有關訊息。

通過連坐,責令各單位、地方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轉化」

根據「610」的命令,各地方、各單位內部如果發現法輪功,就要主動對該法輪功學員給予所謂的「轉化」,如果法輪功學員不放棄信仰,就停止工作、斷絕生路,強制洗腦、辦學習班,甚至予以監禁、拷打。

抓捕、囚禁、拷打上訪的法輪功學員

江澤民以為把法輪功的「骨幹」抓起來、各單位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分頭轉化之後,其目的就可以得逞了。但是江澤民失算了。

因為法輪功實際上並不存在甚麼「骨幹」。法輪功修煉的是「真、善、忍」,每一個人都根據對《轉法輪》的學習、對「真、善、忍」的理解自己去做。所以江澤民全國範圍內大規模抓捕法輪功的「骨幹」,反而使那些普通的學員也都自動的站出來,義無反顧地承擔起向政府和平請願、向政府和民眾講清真相的責任。因此,法輪功上訪學員迅速增多。江澤民犯罪集團開始面臨巨大的壓力。

從1999年7月20日凌晨開始,大量的法輪功學員不斷從各地湧向北京為法輪功鳴冤、上訪,為自己的合法煉功權利申訴。7月21日和7月22 日,中南海附近、西單、六部口、北海、天安門等地不得不戒嚴。「610」要求地方政府不惜代價阻止群眾上訪,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被嚴密封鎖,軍隊進入一級戰備狀態。然而仍然有許多人步行或騎自行車,穿山越嶺趕赴北京。一些人在進京途中被當地公安截回並拘留,但也有一些人繞過堵截到達北京。「610」指使公安部門把數萬上訪的學員臨時關押在豐台體育中心、石景山體育中心。在隨後的幾個月裏,彙集北京城區、被堵在北京郊區的法輪功學員都很多,達百萬之眾。

一名吉林白山的婦女坐車去北京上訪,途中被警察截在了遼寧、沒收了所有財物。她孤身一人逃出警察局,從漫天風雪的東北,沿路要飯,走到了北京。一個四川農民在被北京的警察盤問時,打開自己的包袱,將九雙穿爛的布鞋送到警察面前,說:「我走了這麼遠才到這兒,就為了說一句心裏話。法輪功好!政府錯了!」

但是江澤民、中共邪黨絕不認錯。「610」指使公安系統把上訪的學員予以囚禁、拷打,並指令地方接回。

對法輪功上訪、講真相的行為進行日益嚴酷的迫害

法輪功學員對政府的上訪、請願,以及向民眾和國際社會講述法輪功真相的行為,凸顯了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政策的無理、非法,成為江澤民等人的眼中釘、肉中刺。江澤民、羅幹通過「610」系統,組織了對法輪功學員上訪、講真相行為的日益嚴酷的迫害。

除了原有的囚禁、勞教、拷打、酷刑等等之外,江澤民繼續增加了刑法措施。江澤民首先親自出馬,對外國記者誣陷法輪功是所謂「×教」,並指令全國人大頒布了懲治邪教的法律文件。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也隨之頒布了一些解釋文件。江澤民利用這些文件,讓公檢法機關對法輪功學員判刑,從而加大迫害力度。

1999年10月25日,部份法輪功學員避開警察的重重圍堵,在北京某賓館召開記者招待會,向國際社會介紹了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以及中國大陸法輪功遭到迫害的實際情況。次日,各大西方媒體紛紛報導。江澤民得到消息後,厲聲大喊:「告訴羅幹立即破案,把這些開會的法輪功全部抓起來殺掉!我就不信治不了法輪功!」在隨後的幾年裏,參加新聞發布會的法輪功學員絕大多數被判刑、勞教或「失蹤」,其中丁延(32歲)和蔡銘陶(27歲)已經證實被迫害致死。

2002年3月5日晚上,在吉林省長春市,即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家鄉,法輪功學員在八個有線電視頻道插播了《是自焚還是騙局?》和《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法輪功真相資料片,時間長達45分鐘。江澤民宣傳了幾年的謊言在幾十分鐘之內露了原形。江澤民在插播當晚聽到消息後如五雷轟頂。在江澤民和羅幹的指揮下,長春警察當時抓捕了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普遍酷刑逼供。劉海波等人被打死。劉成軍是完成插播的法輪功學員,警察在他已經戴上手銬後還朝他腿上開了兩槍,造成重傷。劉成軍被判刑十九年,在獄中被迫害致死。

繼續編造謊言,為迫害製造藉口

雖然江澤民身為中共邪黨頭目,但是對法輪功的迫害還是越來越困難。因為各地方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也越來越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了解之後就不願意繼續迫害了。所以,為了給迫害充電,江澤民等人又導演了「天安門自焚」騙局。2001年1月23日(臘月三十)下午,幾名冒充法輪功學員的人在天安門廣場點火自焚,被預先準備了滅火器材的軍警人員撲滅火燄(但其中一個點火者被滅口);同時,被預先準備了錄像器材的人員在最佳位置、最佳角度錄像錄音。此後,「天安門自焚」的消息被中共邪黨的中央電視台以最快的速度發布到全世界。

這件事情是江澤民等人為了把迫害繼續下去而對中國人、和全世界的繼續欺騙。此類的其他謊言欺騙還很多,不再舉例。

國際社會強烈反對,外交系統參與犯罪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只能在中國大陸進行。但是這件事情影響了全世界。江澤民開始迫害的早期,世界各國都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各個國家的媒體對於中共的污衊宣傳也無法分辨是非、一律轉載。中國的外交部門也執行江澤民的命令,對外國政府、國際媒體、海外華僑進行污衊法輪功的宣傳。法輪功一下子成為新聞熱點。

自1995年法輪功傳到海外算起,當時法輪功在海外弘傳的時間僅四年,但法輪功學員數量已經比較多。於是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予以說明,並申請有關國家、國際人權組織關注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對基本人權的侵犯。由於海外存在新聞出版自由,可以看到法輪功的著作,所以江澤民的謊言就很容易看破。國際社會開始關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迫害。許多國家的政府、議會對法輪功給予褒獎、關注、支持,向中國政府發出停止迫害的呼籲。有關國際壓力越來越大。而中國的外交系統繼續執行江澤民命令,污衊法輪功。

江澤民通過權位引誘打手上鉤

中共內部對於迫害法輪功本來就有不同意見。由於國際上的反對聲浪越來越大,另外在國內從地方上反饋來的不願意迫害的意見也越來越多,所以中共內部有人提議停止迫害法輪功。江澤民對此十分著急。

中共邪黨內一些人告訴江澤民,要想防止給法輪功平反,就必須加大迫害力度。他們舉例說:「六四」就是因為殺人殺得多了,改正不起了,所以沒有人認真討論對「六四」平反的問題。現在迫害法輪功沒有達到這個程度,所以政治局想犧牲江澤民,給法輪功平反。那具體怎麼辦呢?那就在法輪功問題上實行一把手負責制,如有上訪的法輪功超過一定數量的,各地一把手撤職。現在上訪人員中山東來的最多,那就告訴吳官正,如果再有上訪人員就撤銷他省委書記和政治局委員的職務,如果迫害得力,可以考慮他在十六大當政治局常委。

江澤民覺得有理,就照此辦理,凡打擊法輪功敢於下手的官員就得到升遷,否則就不予升遷。隨後在山東出現了全國第一例法輪功學員被打死的案例。一些中共邪黨官員如薄熙來、周永康等衝在迫害法輪功的第一線,很快得到江澤民的獎勵,從地方被升遷到中央、或者在地方升遷到上級。這些人為了升官發財而主動迫害法輪功,雙手沾著法輪功學員的鮮血,成為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

「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開始出現

活摘人體器官的犯罪此時開始出現。1999年7月20日之後,法輪功學員上訪後逐步發現,上訪的結果只是地方政府被通知前來接人,並不能把自己的真實心聲傳達給國家與政府。為了避免這種情況,逐步的許多法輪功學員在信訪中不報自己的姓名和住址。江澤民犯罪集團因上訪人數太多、無處關押,後來就利用軍隊、以及急於在迫害法輪功問題上表現自己從而謀取提拔的地方(例如薄熙來的遼寧省)集中關押。此種情況下,軍方和地方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用於器官移植手術牟利。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就此蔓延。

罪惡深重遭到起訴,惶恐不安難以終日

江澤民等人迫害法輪功,構成嚴重的犯罪,遭到審判與懲罰乃是無法逃脫的必然。

2000年8月,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王傑和朱柯明依照中國法律向中國最高法院起訴江澤民、曾慶紅、羅幹,控告他們迫害法輪功的罪行。此時江澤民正在當權。最高法院沒有立案。王傑和朱柯明被迅速逮捕並秘密判刑。

江澤民等人的行為也公然違反了國際法。所以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各國的法庭上對積極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展開了法律訴訟。2001年7月17日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610辦公室」二把手趙志飛在美國被訴至法庭,並被判決有罪。他從此不敢踏足美國。此案的勝訴,極大的鼓勵了為尋求公義而奔走的人們。

2002年,江澤民到海外出訪,每到一處都遭到法輪功學員依法表示抗議。江澤民通過外交途徑強迫外國政府將法輪功學員阻止在視野之外,但西方多是民主國家,按照法律負有保障公民和平提出抗議、並且能夠被江澤民看到的責任。對此江澤民十分頭痛,也特別害怕在途中、賓館周圍遇到、看到、聽到前來打橫幅、表示抗議的法輪功學員。

2002年10月,江澤民因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等罪名,分別被起訴至美國法庭、聯合國酷刑委員會、國際刑事法庭。雖然江澤民以「元首豁免權」等試圖擱置案件,但是該理論針對江澤民所實施的反人類犯罪是不能成立的。而且江澤民知道自己馬上就要下台,更加惶惶不可終日。

想把罪責推給別人,遭到法輪功拒絕

二零零四年,中共高層有人提出要給法輪功平反,江澤民提出交換條件:打死多少法輪功學員,槍斃多少警察。江澤民把警察作為替罪羊的想法遭到法輪功方面的斷然拒接,法輪功方面要求抓捕迫害元凶江澤民等人。因為當時中共高層無力抓捕江澤民,平反之事不了了之。

江澤民把警察作為替罪羊的這種交換條件是不公平,也不合理的。江澤民幾年來動用國家四分之一的財力迫害法輪功;讓全國人大量身訂做修改法律,這都不是警察所能做的。勞教所裏警察打人時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江澤民叫我幹的」。當法輪功學員相信政府不斷上訪、講清法輪功真相的時候,江澤民不但不聽,而且要求把迫害進行的更加隱蔽、更加殘酷。所以真正的罪責就在江澤民。江澤民對那些警察、和各級「610」官員、甚至他身邊的幕僚、軍師,只是利用而已。如果把警察、幕僚當作替罪羊拋出來殺掉、批鬥就可以開脫江澤民的罪責,江澤民會毫不猶豫地這樣做。但是法輪功起訴團體不同意這樣做。

總述:已經展現了完整的「正義必將戰勝邪惡」的趨勢。

從1999年春季到2002年11月,在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犯罪、並且身居中共邪黨正式的最高領導人期間,法輪功學員就已經完整地展現了「正義必將戰勝邪惡」的主要過程、必然趨勢。

江澤民利用其身份、地位發動了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給了他停止迫害、就此結束的機會,但是江澤民不聽,反而把上訪與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作為主要的迫害對像。在迫害日益嚴重的情況下,追究迫害者的法律責任就成為歷史的必然。雖然江澤民擁有似乎不可一世的權力、資源,但是其必然遭到法律和正義懲罰的結局都無可避免。這一點在江澤民仍然是中共邪黨黨政軍頭目的時候就已經展現、已經來臨了。

江澤民試圖拋出警察、幕僚換取自己免受法律懲罰,這是中共歷史上屢見不鮮的招數。這更加暴露了江澤民、以及這一場迫害運動的邪惡本相。如果江澤民能夠得逞,這是對那些遭到脅迫、不敢不參與犯罪的國家工作人員的更深迫害,其實是江澤民利用一場新的、更隱蔽的犯罪來掩蓋其原來已經構成的犯罪。但是,法輪功是「真、善、忍」的修煉,不是常人中衡量利害、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政治團體,所以江澤民的這個密謀沒有得逞。歷史還在進行中,江澤民的這個企圖最終也一定不會得逞。但是所有參與犯罪、真正起了嚴重的個人作用、而應當承擔罪責的犯罪分子,也一定會得到應有的懲罰。

犯罪第二階段:2002年11月至2012年11月

從2002年11月到2012年11月,是胡錦濤作為中共正式最高領導人、江澤民表面上退居二線的時期。這個時期江澤民等人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繼續進行,但是善惡力量對比也發生了巨大變化。大致如下:

架空胡錦濤,構建迫害法輪功犯罪集團的獨立運作機制

胡錦濤並不願意參與迫害法輪功。當胡錦濤成為中共正式一把手之後,江澤民要繼續迫害法輪功,就需要防止胡錦濤對迫害叫停。

於是江澤民密謀讓自己在軍隊中的親信脅迫胡錦濤,使自己繼續擔任軍委主席,從而便於自己繼續掌控中共邪黨。同時江澤民改變了政治局常委的工作方式,讓九個常委集體領導,而且小事情、一般事務由大家商量著辦,關鍵問題要江澤民拍板。這樣即使江澤民下台,胡錦濤也掌握不了權力。

江澤民在認為重要的領域例如迫害法輪功所必需的公檢法司、政法委、軍隊、新聞、外交等部門以及一些地方的主要領導位置塞進自己的親信。胡錦濤上台後,江澤民的這些親信只聽江澤民指揮,不聽胡錦濤的指令。

在江澤民卸任中共邪黨總書記之後,正是由於這種體制、以及江澤民的親信及黨羽的存在,對法輪功的迫害得以繼續進行下去。

暗殺胡錦濤,試圖重掌最高權力,防止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停止

法輪功已經成了江澤民的最大心病。自1999年以來,在江澤民命令之下已經打死、殺死了數以百萬的法輪功學員,無數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勞教、洗腦、酷刑折磨、斷絕經濟來源,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江澤民背負著罄竹難書的血債。他硬著頭皮要把迫害繼續下去,恐怕法輪功會平反。

胡錦濤身為正式最高領導人,實質上並不支持迫害法輪功。江澤民為了防止法輪功平反,為了把迫害法輪功政策延續下去,屢次策劃了暗殺胡錦濤,但暗殺沒有得逞。

《九評共產黨》發表,斷絕了江澤民犯罪集團的卸磨殺驢之路

2004年11月,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時報》發表特約評論員文章《九評共產黨》,全面揭示了中共八十多年的謊言和暴政歷史、它的邪惡本性以及給中國人民帶來的沉重災難,也預告了中共邪黨即將滅亡。文章發表之後,海內外好評如潮,產生強大震撼力。《九評》發表不久,大紀元網站又推出了退黨網頁,退出共產黨的浪潮開始出現。《九評》一書在國內迅速傳播。

對於《九評》在國內傳播,中共除了大抓捕此外不敢作任何官方的公開回應,一改中共以前的大批判方式,這次基本上是悶聲不語。敏銳的人察覺到這次中共被點中了死穴。實際上中共已經默認,任何公開的回應都會加速《九評》的傳播,也就等於是加速中共的死亡進程。

中共自1949年執政以來,屢次政治運動都是「發動群眾鬥群眾」,然後卸磨殺驢,追究一小撮犯罪分子的政治責任或者法律責任,以此開脫邪黨。《九評》的發表以及退黨大潮的出現,客觀上阻斷了江澤民集團在法輪功問題上卸磨殺驢、洗白自己的繼續犯罪之路。

活摘人體器官的黑幕被揭開,並得到獨立調查機構證實

中共邪黨零星活摘、或者在死刑犯被處決之際立刻摘取人體器官的事件在迫害法輪功之前就已經存在。自1999年開始,以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為活體器官來源、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的犯罪,就已經出現,但不為外人所知。

2006年3月9日,一位知情人向海外《大紀元時報》披露:中共在瀋陽市蘇家屯區設立了一個類似法西斯的秘密集中營,關押著法輪功學員。3月17日,一位女士在美國公開證實:蘇家屯集中營設在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醫結合醫院,其前夫曾經在那裏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眼角膜器官,擔任主刀醫師,後因不堪心理壓力從中國逃離,最終罹患精神病。3月31日,瀋陽軍區後勤部下屬的一名老軍醫投書《大紀元》,指證蘇家屯地下集中營、及摘除器官確實存在。至此,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之事被揭露了出來。

活摘器官被揭露之後,海外調查機構迅速進行了調查。調查結果說明中國大陸活摘器官的犯罪確實存在,而且數量巨大。全世界都感到極其震驚。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