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辜殞命誰之罪(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一日】

2017年1月25日,又一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含冤去世的案例,通過明慧網被曝光出來──

「北京昌平馬池口鎮土樓村善良農婦李淑蘭,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和強制洗腦,期間身心受到巨大傷害,2003年3月被綁架到昌平區朝鳳庵610洗腦班,被強行灌吃不明藥物,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後生活不能自理,於2017年1月17日晚含冤離世,終年65歲。」

這是明慧網通過民間渠道收集到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第4069個案例。

迫害致死典型案例回顧

'法輪功學員趙昕(明慧網圖片)'
法輪功學員趙昕(明慧網圖片)

●趙昕,北京工商大學教師,心地善良,工作優秀。2000年6月19日到紫竹院公園煉功,被海澱分局抓捕,非法關押在海澱看守所。22日被打成4、5、6節頸椎粉碎性骨折,送海澱醫院搶救。生命得以保住,但全身癱瘓。12月11日晚6點50分,趙昕身體狀況惡化,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於宙(明慧網圖片)'
法輪功學員於宙(明慧網圖片)

●「我將真心付給了你,將悲傷留給自己……我將春天付給了你,將冬天留給自己……」這首京城人所熟悉和喜愛的《愛的箴言》已成為絕唱。2008年2月6日,音樂人、法輪功學員於宙,被中共以「迎奧運」為藉口,在北京抓捕、虐殺──這離他從演唱會現場返家途中被非法抓捕僅隔11天。

●2002年3月5日晚八時許,吉林省長春十八名法輪功學員,為捍衛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在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插播《法輪大法弘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真相電視片,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使很多百姓得知法輪功被迫害真相。隨後遭到江澤民流氓集團的瘋狂報復殘害,至少七人被活活打死。

'備受摧殘的劉成軍顯然已無力保持正常坐姿(明慧網圖片)'
備受摧殘的劉成軍顯然已無力保持正常坐姿(明慧網圖片)

吉林省農安縣法輪功學員劉成軍,因參與插播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在經受了一年九個月殘酷的牢獄折磨後,2003年12月26日,在長春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離世,年僅三十二歲。

在醫院,劉成軍吃力的告訴家人:他被捕後,每天都被毒打,直到最後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心臟、腎臟都重度衰竭,咽喉重度感染,兩腿殘疾。劉成軍臨死時,鼻孔、耳朵、大腿根的血管都在流血,整個後背都是淤血……

二、誰令殺人,誰在殺人

迫害之初,中共黨魁江澤民就把法輪功當成頭號「敵人」,把與法輪功的鬥爭,上升到中共對敵鬥爭的最高級別「政治鬥爭」的高度。江澤民放言:「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三個月鏟除法輪功!」並下達了殺人密令:「(對法輪功)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中共江澤民集團虐殺法輪功學員犯罪環節、場所示意圖。'
中共江澤民集團虐殺法輪功學員犯罪環節、場所示意圖。

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共中央610實際負責人的羅幹,帶著江澤民的這些密令,到全國轉了一圈兒,層層秘密傳達到全國各級公檢法和610。迫害的殘忍與血腥陡然升級,全國各地迫害場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開始密集傳出。

圖片說明: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江澤民與中共互相利用,互為表裏,不可分割。殺人密令是迫害元凶江澤民親口發出的,通過羅幹傳達到各省市政法委和610,然後下達到全國各級公檢法司。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場所分為四類: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其中,勞教所2013年被取締,洗腦班相當於黑監獄。

迫害殺人的主要犯罪特徵

(一)濫殺無辜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法輪功學員都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短短七年間,人傳人,心傳心,修煉者達到上億之眾。這股強大的善的力量,有力的穩定了社會形勢,明顯的提升了社會道德,這是有目共睹的。從政府高層到普通民眾,都看到了這一事實。

法輪功學員信仰、修煉、傳功、講真相,是受憲法保護的公民權利。因此,所有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而編造的「案件」,都是冤假錯案。法庭利用刑法300條給法輪功學員定罪,是對法律的公然錯用;刑法300條因與憲法相悖,本身就是無效法律。時至今日,中國政府公布的十四種邪教,沒有法輪功。

古來當政者殺人,都要先過堂,依法定罪,再推出問斬。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這種非法判刑,清白而誅,是在草菅人命,濫殺無辜。

(二)政治謀殺

江澤民是迫害元凶,時任中共黨魁,是他惡意把法輪功樹為中共的鬥爭對像,是江澤民喊出了「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在江澤民眼裏,法輪功的人數之多是在和中共「爭奪群眾」,法輪功學員「4﹒25」 上訪之和平理性,是因為「組織嚴密」,並把這次上訪說成是八九「六四」之後最嚴重的「政治事件」;江澤民誣蔑法輪功有西方敵對勢力支持,說法輪功學員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江澤民的政治身份和上述言論決定了,迫害法輪功不可避免的是一場政治運動。因此,在江澤民殺人密令下對法輪功學員的謀殺,是名符其實的政治謀殺。

不僅如此,「天安門自焚」偽案劉春玲被當場滅口,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其實都是政治謀殺。

(三)政府犯罪

江澤民黨政軍三權在握,為了實現其「三個月鏟除法輪功」的目標,設立了類似十年浩劫中的「中央文革領導小組」的「610」。610組織從上到下遍布全國,被江氏授予超級特權,黑箱操作,法外運行,操縱公、檢、法、司;挾持特務、外交、財政、軍隊、武警、醫療、通信等系統,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勞教、洗腦。自從有了610,中央到地方實際上是兩套指揮系統和權力機構,610可在任何時候根據鎮壓法輪功的需要,超越所有權力機構來調集資源,調整國家政策,儼然「第二權力中央」。在610的統一指揮下,幾乎全部國家機器都參與了迫害。因此,對法輪功學員的謀殺,帶有國家犯罪的性質。

(四)群體滅絕

從1992年至1999年,法輪功在中國傳播的七年時間裏,大約有一億人走入修煉。針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運動,直接把億萬民眾設為對立面。江澤民欲將法輪功從中國徹底鏟除,無數法輪功學員遭受了非法抓捕、拘禁囚禁、強制奴役、酷刑折磨致死、活體摘取器官等精神和身體上的持續而巨大的傷害。

《反種族滅絕公約》第2條:禁止一系列「蓄意全部或局部消滅某一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致使該團體的成員在身體上或精神上遭受嚴重傷害」,「故意使該團體處於某種生活狀況下,以毀滅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的行為。因此,中共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所犯罪行已構成群體滅絕罪。

(五)酷刑虐殺

法輪功學員剛一入監、入勞教所、看守所或洗腦班,強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轉化」。不轉化就嚴管、隔離關押,直至酷刑虐殺。

對於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而言,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等同於放棄生命一樣。為了達到中共江氏「百分百轉化」指標,監獄和勞教所惡警無所不用其極,被揭露出來的上百種酷刑,包括連續多日剝奪睡眠;多根高壓電棍同時長時間電擊嘴裏、臉部、胸部、腋下、乳房、陰部等;用燒紅的鐵板烙背;用狼牙棒、銅絲鞭、鋼筋條、帶刺竹竿、荊條毆打;鐵釘、大頭針、竹籤釘指甲;鉗子擰肉、拔指甲;抻刑五馬分屍;穿斷筋骨裂的「約束衣」;關地牢、關水牢、蹲小號、上死人床捆綁數天不讓動彈;懲罰性灌食、灌辣椒水、灌濃鹽水、灌糞便湯;放毒蟲、蛇咬;冬天往頭上澆涼水、扒光衣服在室外長時間凍;長時間暴曬;不讓大小便;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超極限強度電針摧殘;性虐待、電擊生殖器、用牙籤、掃帚苗捅生殖器、砸睪丸、牙刷刷陰道、針刺乳房、輪姦;折磨懷孕七個月的孕婦直至流產……一刀斷頭不痛苦,最痛最苦是虐殺。

結束語

明慧網曝光出來的第4069個迫害致死案例──北京昌平馬池口鎮土樓村善良農婦李淑蘭,2017年1月17日含冤離世。這一天距離中國新年除夕夜僅有七天,眼看著就到的團圓夜,人卻走了。十七年來,無數名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幸福,就這樣被中共的暴政惡拳砸的粉碎,被江澤民的迫害魔爪掐的窒息。

「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這是江澤民「三個月鏟除法輪功」的滅絕密令。迫害法輪功從一開始就帶有濃烈的血腥氣味。換句話說,這場政治迫害運動的固有特徵之一,就是殺人。由於中共嚴密封鎖消息,4069這個數字,只能是本文列舉的四個迫害場所虐殺人數目的一部份。再進一步講,即使把這四個迫害場所的虐殺真實總數拿到手,也只不過是迫害運動整體殺人數量的冰山一角──秘密設立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才是殺人犯罪的大場面。那裏操刀殺人的,不是刑場上的刀斧手,而是手術台前的職業「醫生」。需要特別說明的是,中共江澤民導演的殺人之罪惡,到今天依然正在進行著。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修煉過程中學員們身心受益良多,對大法的正信堅如磐石。抓不絕、押不屈、殺不怕,這反倒讓騎虎難下的江澤民怕的不行了。迫害到了第五個年頭,即2004年,面對黨內外的巨大壓力,江澤民私下派人,跟美國法輪功學員接觸想「私了」脫身,讓法輪功學員停止對他的刑事控告。江開出的籌碼是:死了多少法輪功學員,就槍斃多少警察。被法輪功學員斷然拒絕。江澤民想讓警察給他當替罪羊,法輪功學員絕對不給他這機會。

從本文所呈現的示意圖我們看到,殺人鏈條上下左右貫通起來,是一個巨大的殺人集團:江澤民是殺人元凶,羅幹是最初的主要幫兇,各級610和公檢法司參與其中。凡參與者,人人頂戴殺人罪名,角色、大小不同而已。

大家都能看明白,現如今反腐高官落馬一個接一個,「死亡崗」現世現報越來越多。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死的死、判的判。2015年開始的訴江大潮,潮頭起中國,洪波湧全球,江澤民恐怕也沒幾天蹦跶了。迫害法輪功雖然曠日持久,但甚麼戲都有一個散,甚麼事都有一個完。正義終將戰勝邪惡,是人類亙古不變的主題。對迫害法輪功血債大清算,對殺人集團命案大審判的那一天正在步步逼近。

欠債還錢,殺人償命。古今同理,中外皆然。首惡和罪大惡極者,早已罪不可赦,另當別論。對不同程度參與殺人的某些人來說,也許還有將功贖罪、悔過保命的機會。唯一正確的出路是:停止參與迫害,善待法輪功學員,保全犯罪證據,向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等正義機構,向海牙國際法庭,向海外正義媒體,也可向認識的法輪功學員,主動曝光自己和他人的犯罪事實,提供物證、書證、音像證據,以實際行動彌補自己犯下的罪惡,給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來日無多,時不我待,過了這個村兒,可沒有這個店兒,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