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是中共江氏集團虐殺好人的法西斯集中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現在人們一提起法西斯,自然想起德意日法西斯在二戰時的罪惡,特別是德國法西斯設立秘密集中營,將數百萬猶太人殘殺,成為上個世紀極大的罪惡和教訓,但不幸的是,時隔幾十年之後,在東方中國又出現了一股比德國法西斯還邪惡的法西斯勢力,正在它設立的集中營裏虐殺著那些善良的人們,這就是江澤民集團的中共法西斯。

一九九九年夏,江澤民利用中共法西斯發動了迫害法輪功的滅絕運動,當江氏犯罪集團要向善良的民眾下毒手的時候,擔心引起民憤和國際社會的譴責與制裁,所以不敢公開施以屠殺,只能秘密的虐殺民眾,這樣就得需要有一個隱蔽的酷刑虐殺好人的場所,這個場所就是遍布在大陸各地的監獄,這些監獄就是中共江氏集團虐殺好人的法西斯集中營。

中共法西斯的監獄可分為黑監獄,如遍布各地的洗腦班、精神病院;地方監獄如看守所、拘留所;具有監獄性質的勞教所、戒毒所;各地公開的正式監獄。這些監獄以古今中外一切邪惡手段和百種酷刑,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和肉體摧殘和虐殺。

精神摧殘

德國法西斯殺害猶太人主要是消滅了民眾的肉體,而中共法西斯不但滅絕善良人的肉體,還要從精神上摧殘修煉者的信仰意志。

凡被劫持囚禁在中共各地派出所、拘留所、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地的法輪功學員,一旦被中共欺騙妥協後,就要被迫寫誣陷法輪大法的言詞,如日結、周結、月結、年結、三書等,或者做對自己最敬重的師父的一些不敬之事,被強制聽看污衊法輪功的各種電視、書報;強制參加揭批會;強制做罪惡的考試題;強制幫教轉化別人;強制出賣他人和資料點等等,一個修煉人最看重的就是自己堅守的神聖信仰和不可剝奪的精神意志,如果這樣做了如同精神已死,這是修煉人最不願最不能幹的事。許多曾經做過此等可恥之事的人,清醒後對自己的污點痛悔萬分,其實,何止是污點?如果不洗心革面,儘快補償,很可能因此被邪惡毀掉。

酷刑虐殺

在各個監獄集中營,中共法西斯使用了「毒打、刑具、體罰、灌食、電擊、超負荷勞役、虐待、性摧殘、牢中牢、精神藥物/毒藥」等十多類一百多種酷刑摧殘法輪功學員,每一種酷刑都被中共法西斯發揮到致人死命的程度,在實施酷刑虐殺民眾方面,德國法西斯比起中共是小巫見大巫。

毒打酷刑致死案,如湖北麻城宋埠鎮法輪功學員何行宗(男,時55歲),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八日早上,在本村大路旁電線桿上張貼法輪功真相標語,被宋埠派出所警察發現,在路邊活活被打死。警察為了掩蓋真相,把他拖走扔在公路旁,並將派出所之前撕下的100多張法輪功標語傳單揣到他衣袋裏,而後請來法醫進行人身鑑定,謊稱死者身上沒有傷痕,是貼傳單時意外而死。但何行宗家人在料理他的後事時,發現何行宗脖子上有兩個深凹進去用手掐出來的深印,後腦勺有重傷,下身睪丸被捏破。村裏的群眾見何行宗這樣被警察活活掐死,堅決要找派出所為何行宗討個公道,但派出所卻威脅說:這個事情你們不要找我們,我們也不找你們,他是張貼傳單而死。

大背銬(又名背劍、大背劍、蘇秦背劍,是背銬的變種,把一個手臂從肩部向下,硬拉另一手臂從背後向上,再用手銬將兩手銬緊)酷刑致死案,如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孫淑香(女),是著名律師高智晟致胡、溫公開信提到案例的其中一位:當時四十八歲的孫淑香,在六年的時間裏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總共被非法關押過九次。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孫淑香被長春市國保大隊從家中綁架到市公安局,用大背銬將其兩手銬緊,然後在孫淑香的慘叫聲中,警察將她十個手指一個一個掰開,把手印印在事先準備好的材料上,並以此材料作為依據將其勞教。孫淑香就在這次勞教中被迫害致死。

放禮炮、五雷轟頂、前七後八定心腳酷刑致死案,如湖北武漢法輪功學員彭敏(男,時27歲)因到北京為法輪功請願,在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到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被中共非法關在武昌青菱看守所將近一年的時間裏,看守所所長熊繼華和管教直接指使毒打折磨彭敏,包括:放禮炮(打手雙手抱著他的頭,使勁用力地撞牆,撞得要像放禮炮一樣響,人當時就要痛昏,後腦勺被撞腫或撞出血泡);五雷轟頂(打手用拳頭照他的頭頂頂門心用力打五下,每下都要發出轟的聲音);前七後八定心腳(打手用腳照他的胸部用力踢七下,照背部用力踢八下)……彭敏被打手毒打一整天後,脊椎第五塊骨頭粉碎性骨折、頸椎壓縮骨折,人整個散了架,當時就昏死過去,送武漢三醫院搶救後醒來,但已全身癱瘓,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含冤離世。器官(腎臟)被摘取,遺體被秘密火化。

精神藥物摧殘致死案,如湖北浠水縣國稅局洗馬鎮分局職工郭敏(女,時38歲)。二零零零年三月,郭敏不放棄法輪功修煉,受到來自家庭、單位、社會等各方面的壓力,於是決定去杭州親戚家暫住一段時間,在杭州火車站被搜查攜帶有法輪功書籍而被杭州公安局扣押。二十多天後,浠水縣國稅局工會主席湯圓紅將郭敏接回湖北後,直接關押在黃岡市康泰精神病醫院進行藥物、精神摧殘二年多,後由湯圓紅及時任局長湯圓明(兩人是姐妹)將郭敏轉至浠水縣紅十字會精神病醫院繼續摧殘,這一關就是八年多。二零一一年農曆七月初五,被非法拘禁在精神病院前後十一年之久的郭敏,在孤獨中含冤離世。

等等慘案,不計其數。

奴工耗命

強迫民眾做高強度勞役奴工,榨取他們的勞動價值,是法西斯勢力的同罪共惡,但中共法西斯做的更絕,強迫善良人做超時、超強度的奴工,同時還有耗盡他們的精力,磨掉人們的信仰意志的陰謀惡意,甚至耗盡他們的生命。

二零零一年四月底,五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萬貴福被非法關進甘肅省蘭州市第一看守所。萬貴福被強制每天大強度的用嘴磕、用手剝瓜子,導致雙唇腫爛、兩手指甲脫落,手指流血流膿。由於無法完成每天的定額,萬貴福被第一看守所4隊隊長呂軍暗示9號室的犯人毒打致腹部嚴重受傷,同年十二月二十日被送進蘭州大沙坪勞改醫院三天後死亡。據長期關押在蘭州大砂坪看守所在押人員(姓名略)證實,在蘭州大砂坪看守所,在押人員每年死亡率相當驚人,但由於封鎖消息具體死亡人數不詳。

河南省第三勞教所以每名800元的價格從其它的勞教所買法輪功學員,逼做奴工,他們在獄警的百般凌辱和體罰、酷刑的威脅下被強迫日夜拼命勞作,加班加點為勞教所和「河南瑞貝卡髮製品集團有限公司」掙錢創匯。因為該勞教所迫害法輪功「有功」,受到了中央政法委「610辦公室」、勞教局的賞識,為河南省第三勞教所掛上「國家級文明單位」。就在掛匾的儀式上, 當時就有三人因勞累過度暈倒不省人事。而該所所長屈雙財因積極迫害法輪功受其上級賞識,2003年5月被調任到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他還與許昌「瑞貝卡髮製品集團有限公司」簽訂了加工合同,並帶去了酷刑「約束衣」,不久便將被非法關押在十八里河的三名女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

活摘器官

二戰時期,日本法西斯製造了以人體做細菌實驗殘殺中國人的暴行,德國法西斯製造了用毒氣毒殺集中營猶太人的罪惡,但中共法西斯在迫害法輪功群體時,製造的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活摘器官牟利。在殘酷的迫害中,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有的被直接活摘器官(主要是被綁架囚禁後沒有報出姓名的學員),焚屍滅跡,有的在監獄被酷刑折磨得奄奄一息時,遭強行解剖活摘器官,強行火化。而參與活摘的軍隊及地方黨政、六一零、公檢法司、醫院等都藉此升官發財,還有的藉此加工人體標本、作人體實驗、發表論文,博取了用殺人罪惡換取的功名利祿。這是人類無法容忍的罪惡。

李再亟,男,時年四十四歲,吉林省吉林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七月因拒絕「轉化」被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毒打致死,左側太陽穴塌陷,眼珠都被打出來。在未徵求家屬意見的情況下,李再亟體內器官全部被摘走。勞教所負責處理此事的趙姓警察買了很多衛生紙,家屬問:買紙幹甚麼?趙姓警察說往肚子裏塞,然後家屬看到李再亟肚子裏塞滿了衛生紙,往出抬時,身上還往下滴著鮮血。家屬反對他們拿走器官,趙姓警察說做標本了(實際上是給高價賣了),根本不容家屬質疑。李再亟的衣服都是警察給穿的,根本不讓家屬靠前,然後匆匆火化。

賀秀玲(女,時五十二歲),山東省煙台市芝罘區幸福十村村民,因拒絕「轉化」被煙台市南郊看守所迫害得奄奄一息,於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送到煙台市毓璜頂醫院(又叫專區醫院)。三月十一日早晨七點多鐘,煙台市芝罘區「610辦公室」主任李某電話通知賀秀玲丈夫徐承本趕緊去醫院,說人已死了。徐承本後來知道賀秀玲在尚有呼吸的情況下被活摘了腎臟,送入停屍房,於是持續上告。警方起價十萬元欲買徐承本不再上訴,遭徐拒絕。多方投訴無門情況下,兩年後徐承本網上發文質疑妻子被活摘器官,第二天即被抓捕,後被毒殺,賀秀玲的遺體也旋即被強行火化。

中國大陸已成大監獄

六十多年來,中共以謊言暴政及各種誘惑,欺壓奴役民眾,已經將大陸打造成了一座大監獄。在這裏,人們沒有言論自由,只有聽黨話,沒有信仰自由,只有被中共強行灌輸無神論,沒有上訪鳴冤的自由,只有等待當局虛假的處理,甚至連何時結婚生幾個孩子都是由政府說了算,更何談能擁有正常社會各種基本的人權自由,稍有不慎就會遭到中共謀害整肅。

即使在所謂的開放後,也只有被中共驅趕著向錢看,但這裏的人們幹的是世界上勞動時間最長,相應的報酬最少的工作,養肥的卻是一個最龐大的黨政官僚階層和權貴資本家,社會貧富懸殊天壤之別,高昂的車貸房貸將人們變成政府的終身債務奴隸,嚴厲的戶籍制度把普通百姓釘在了這塊土地上,十幾億中國百姓實則成了被中共綁架的人質人犯,任意盤剝宰殺,再加上惡劣的生態環境和道德崩潰後的人文災難,中原大地已被中共打造成了一個大監獄,苦難的人們不知何時是個盡頭。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救世的法輪大法開始在大陸傳播,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給這片土地帶來了生機和希望。但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共江氏流氓集團,於一九九九年夏無端的發動迫害法輪功的滅絕運動,並且以惡毒的謊言抹黑法輪大法,欺騙社會大眾,使得本來就如同生活在監獄裏的大陸民眾,面臨著被天道淘汰的危險境地,真的將被中共推向萬劫不復的地獄。

萬幸的是,上天常有好生之德,法輪大法慈悲芸芸眾生,以真相示於人間,網開一面,救度眾生,所以,對於可貴的大陸同胞來說,要想逃離中共設立的心牢監獄,只有了解真相,退出中共組織(黨團隊),才能不做中共的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