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賊為媽是愧對良心的恥辱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父母之愛是無私的,無價的,所以有句話叫可憐天下父母心。想想我們的父母,為了子女們而不惜付出畢生精力。有多少父母把自己的愛都傾注於子女們身上,不停地勞作。常聽一些老人們對子女說:只要你們生活得好,我們累死也心甘情願!

母親之所以偉大,是因為她會把自己的心血毫不保留地溶於子女的生存和生命中,是無法取代的。老牛護犢,烏鴉惜子,這也是作為母親應有的本性吧,是千古以來能夠成為母親的生命展現慈愛的寫照,而激發人類讚頌母親的偉大。

可是靠暴力革命奪取政權的中共,一路濫殺無辜,強取豪奪,不僅強搶人們的土地、財富,而且還強搶人們的情感、親情。中共為讓人們死心塌地地臣服於自己,一邊殺人如麻,一邊強迫人們稱它為媽,灌輸人們爹親娘親沒有它親,天大地大沒有它的恩情大,還厚顏無恥地讓人們歌頌它:黨啊,親愛的媽媽……

中共竊政以後,就大肆地破壞傳統文化,有目的地摧毀中華五千年古老文明,瘋狂系統地給中國人洗腦,把人們對天地神明的信仰說成迷信,愚昧無知,一概否定神佛的存在,還讓人們背叛祖宗。其險惡的用意就是讓人們只相信它才是天地間最高的統治者,沒有任何生命和力量可超越它,也沒有任何生命和力量可制約或消滅它。

通過中共幾十年的洗腦灌輸,有些人還真的認同了它的邪說。至今還有人覺得沒有了中共,中國人就無法生存了,好像它真的比自己的母親還重要了。

韓國、香港、台灣及新加坡被稱為亞洲四小龍,其中屬於中國領土的香港和台灣,沒有中共的統治為甚麼發展的那麼快,人們的生活那麼富足。正因為在那裏母親的位置沒有被中共取代,他們不必聽從黨媽的任意擺布。他們享受著自由,順應歷史的發展,為自己創造著財富,獲得了福份。

可有些大陸人卻聽信中共的宣傳反過來看問題,說台灣怎麼怎麼,總統都進監獄了,還是中共的天下穩定啊。事實上自由社會、法治國家是人人平等,總統犯了法和平民一樣,該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江澤民腐敗治國、淫亂禍國,壞事幹絕,家族貪污的錢是天文數字,人人都罵他、恨他,難道人們不希望江澤民被繩之以法嗎?只有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所有貪官都被繩之以法,中國的社會才能真正穩定。

今天還有人因得到一點小恩小惠,便說我就是跟共產黨走到底。黨真的比母親更親愛更偉大嗎?咱們就讓事實來評判吧:當人們認黨為媽時,也就是說加入它的少先隊、共青團和黨組織時,首先要舉著拳頭對它宣誓:要為它奮鬥一生,不惜為它付出生命。說白了它就是讓人們把生命交給它,今後任它奴役、擺布、戕害。如果哪個人或哪些人不符合了它的心理,它就要整垮你,甚至大搞運動、大肆殺戮。據統計中共歷次運動害死了八千萬無辜的中國人,可這八千萬人中卻不乏稱它為媽的。

而我們的母親,從十月懷胎飽受痛苦,然後生下我們,悉心地哺育我們成長,甚至比對待自己的生命還珍惜我們,直到我們長大成人,還不時地牽腸掛肚。但是我們沒有見過一個母親讓我們舉著拳頭對她發誓,讓子女為她奮鬥一生,不惜把生命獻給她;相反很多的母親都是任勞任怨地為子女奮鬥一生,還覺得給我們的不夠。

仔細想想「黨媽」、親媽,這是兩個多麼不同的概念。母雞為保護雛雞尚且不顧生命,勇鬥惡犬。而中共為保護政權不惜濫殺我們的同胞,還讓我們稱它為媽,對它感恩戴德,這明明是對我們的羞辱,令我們幾代人自賤。中共與母雞都無法相比,禽獸不如,還把它當媽,跟它走,這不是奇恥大辱嗎?

中共真實的面目就是西來幽靈,是禍害中華民族的妖魔。自己年少時也曾被欺騙加入了中共的團組織,當《九評共產黨》問世後,才知上了中共的當。把中共稱為媽,這是對母親的褻瀆、侮辱,是認賊作母,是出賣自己的良心,是恥辱、罪過。好在自己當即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出了中共的團組織,洗刷了恥辱,熨平了自己在心靈中愧對母親的傷痕。

回過頭來看看中共的歷次運動,越是好人越是善良的人就越受中共打擊、迫害。文革期間那些教書育人的老師們,有的很有修養,是尊崇傳統道德的典範,卻被批鬥。有些信佛信道的人心地善良,專行善事,卻被定為黑幫之類無情地打壓。六四學生看不慣中共的腐敗去天安門和平請願,卻被殘忍地殺害。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能使人類的道德迅速回升,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卻遭受前所未有的血腥迫害。

法輪功被中共迫害十七年之久卻沒有倒下,反而弘傳全世界,得到各國政府的好評和支持。事實早已說明了誰正誰邪。然而令人痛心的是,這場對真善忍的迫害導致中國整個社會道德全面崩潰,給中華民族帶來的災難日益深重。

世間的事總會有個了斷,善惡報應正在最後收場。中共對中華民族犯下了滔天大罪,上天正在清算它。天滅中共,誰也擋不住。希望人們選擇正義和善良,退出中共的黨團少先隊,才不為它陪葬,同時也是洗刷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