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法官為何懼怕律師辯護?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二日】十七年來,在中共610(江澤民集團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幕後操縱公、檢、法陷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件中,一些維權律師的介入,使得中共江澤民集團很難以法律的名義作秀、走過場,從而達到冤判的目的。有的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時義正詞嚴,深刻地揭露了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無辜的犯罪行為,當庭使得法官、公訴人難堪、無言以對。

因此,中共把律師視為「眼中釘」,懼怕他們出庭為法輪功學員辯護。中共的法官經常想方設法阻止當事人聘請維權律師,一旦律師介入,他們又想方設法阻止律師閱卷,或不通知律師到庭,也有的法官當庭辱罵、甚至還毆打維權律師。我們以邯鄲為例。

律師被拒進入法庭並遭法警毆打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一日,栗從春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陷害的案件在河北邯鄲肥鄉縣法院開庭,但辯護律師董前勇被拒絕進入法庭,而且遭到法警毆打。最為荒唐的是開庭後,審判長柳延峰「鄭重」宣布:栗從春的辯護律師董前勇律師沒有到庭。

另一位辯護律師張讚寧當庭戳穿他的謊言:「董前勇律師已經來了,是你柳延峰不讓董律師到庭,還說人家沒到。」但柳延峰恬不知恥,還是厚著臉皮與公訴人栗文英(女)在法庭一唱一和,十幾次打斷張讚寧律師發言,有時還說起臨漳地方言,故意讓律師聽不懂。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律師董前勇向河北邯鄲市檢察院、邯鄲市中級法院正式遞交刑事控告書,控告邯鄲肥鄉縣法院主審法官柳延峰及其他刑庭人員非法剝奪他的律師辯護權利,並要求肥鄉縣法院就其代理案件重新開庭。董律師認為,栗從春的案子沒有達到立案的標準。從程序上「這個案子不應該立案,不應該開庭審理。(栗從春 )不應該(被)抓捕和被判刑。因為這個案子沒有犯罪事實。按照中國憲法規定,這是宗教信仰自由。」

講政治不講法律,法官喊「宋振海是在反對共產黨」

眾所周知,法律的原則和實施體現在「公開、公平、公正」。很顯然,中共「黨比法大」是和這個現代法治精神背道而馳的,但它卻成了中共統治下的現狀。在黨文化的思維下,中共的法官只「講政治不講法律」。

如二零一五年二月四日,邯鄲臨漳縣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宋振海進行第三次開庭。開庭前,律師王全彰讓法院打開給宋振海戴的反銬,並去掉腳鐐。律師說:「只有像販毒的、重刑犯的人才戴腳鐐的,宋振海沒犯罪,不能戴這個。」法官陳建新只好讓法警將手銬打開。

律師繼續為宋振海做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從法律的各個層面來闡述煉法輪功在中國並不違法,雄辯之下,整個法庭鴉雀無聲。最後,主審法官陳建新理屈詞窮,實在找不出反駁的依據,便喊出「宋振海是在反對共產黨」。共產黨貪污腐敗,人人都可以批評揭露,陳建新的說辭說明他不是法官,而是法盲。

不想讓律師出庭辯護 蘇軍良誘騙家屬辭退律師

邯鄲市法輪功學員王志武曾被中共四次非法庭審,第四次主審法官是邯鄲中級法院刑二庭的蘇軍良。由於懼怕律師出庭辯護,蘇軍良偽裝良善,對王志武家屬表現得非常「同情、善良、關心」。他說:「王志武我已經見過了,是用輪椅推著出來的,他身體很不好,他在那裏(指看守所)太受罪了,我非常同情他。你就不要再請律師了,我就用保外就醫或緩期的方式讓王志武快點回家,這個我是能做到的。你請律師得按正規程序來,拖的時間長不說,效果也不一定能達到預期的目的,萬一中間出現甚麼差錯,那我可作不了主了。」(這番話在王志武家屬沒見蘇軍良之前就有人捎信給她)蘇軍良的一番話把老王家屬說得暖乎乎的,就完全聽從了蘇軍良的哄騙,辭退了繼續請律師為王志武辯護的律師。

取得信任後,蘇軍良對王志武家屬進一步欺騙:「為了照顧王志武,這次把法庭就設在看守所,這樣讓你們家人也能直接見見面說說話。」這更使王志武家屬對蘇法官更是萬分感激。陰謀得逞後,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三日,蘇軍良在邯鄲第二看守所開庭(那天蘇到二看後臨時收拾整理的房間),結果還是「維持原判!」

懼怕律師出庭辯護,肥鄉法官偷偷開庭、判刑

中共的一些法官不過是中共假借法律之名打擊好人的一根棍子,由於懼怕律師出庭,所以我們經常看到他們在構陷法輪功學員時,故伎重演,對當事人家屬、律師連哄帶騙,將憲法和法律玩弄於股掌之間。

肥鄉法輪功學員葛何斐被綁架後,家屬為他聘請了兩位辯護律師。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四日,兩名律師與當事人家屬再次與柳延峰等人交涉,律師提出與當事人會見,法官柳延峰又一次拒絕,並且阻撓律師會見。

在此之前,主審法官柳延峰和縣委其他辦案人員,曾多次到家裏找家屬談話,許諾只要法輪功學員家屬退掉辯護律師,配合法院,他們就不給葛何斐判刑等。其實這都是柳延峰騙人的鬼話。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九日上午,柳延峰拒不通知辯護律師出庭,更沒有通知葛何斐任何親屬旁聽,匆忙開庭,對葛何斐秘密判刑三年。

二零一六年一月五日上午,張讚寧律師又一次從千里之外趕到肥鄉法院,向柳延峰遞交了法輪功學員武海明家屬的委託書、律師會見介紹信、職業證等證件,但柳延峰不讓律師閱卷。律師好言給柳延峰講:我路途很遠,來這一次很不容易,希望這裏法官能提供些方便。但柳延峰無視律師所言,仍不讓閱卷。張律師非常著急,指著柳延峰說:「我要告你!」

柳延峰本來就理虧,當即滿頭大汗,馬上耍起奸猾來,誇獎張律師學歷如何如何的高,如何如何的能幹等。為了脫身,柳延峰騙律師說:「要閱卷我得向院長請示,你下午再來吧。」然而,律師下午等他們上班後再找柳延峰,再也找不到這個「騙子」法官了。

為虎作倀,陳建國多次打斷律師的辯護發言

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河北武安法輪功學員王紅亮、王愛英夫婦被武安市610、國保等惡警綁架、抄家,搶走多種私人物品和一萬四千九百元現金。隨後武安檢察院對二人予以起訴,由武安法院刑一庭庭長陳建國負責主審。

陳建國在一審非法開庭時和公訴人于衛平狼狽為奸,對王愛英夫婦的辯護律師王全彰十分粗魯,以各種手段刁難、阻止、打斷律師的辯護發言,剝奪法輪功學員王愛英夫婦的辯護權利。二零一二年二月,作為主審法官的陳建國在明知刑法三百條不適用的情況下,在沒有通知受害人律師和家屬的情況下直接非法判刑。

迫害正信,必遭天譴

在中共獨裁體制下,邯鄲地區的這些公檢法人員無論是情願不情願、主動和被動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是充當了中共殘害百姓的幫兇,都是在麻木地對民眾犯罪。也許壞事幹得久了,這些人好像也心安理得了。可是,不要忘了:人在做,天在看。

十七年來,邯鄲地區一些公檢法人員為了討好中共,換得了一點杯羹殘汁,他們不惜踐踏法律,運用手中權力,追隨邪黨耍盡流氓迫害本地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毋庸置言,誰迫害正信,必遭天譴。有的人在中共還未垮台惡報就已臨頭,落的個悲慘可恥的下場,有例為證:

李桂洪,自二零零三年任職邯鄲市公安局局長以來,是邯鄲地區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二零一三年李桂洪遭惡報被上面調查後免去職務。隨後,又有本單位人士透露,李桂洪下台後情緒低落,三月份在上海「居住散心」時 突發腦溢血,開顱搶救一週後才醒過來,但人已經是神智不清(只會哭)。然而,惡報遠不止他一人,還殃及到他的妻子得了腦血栓,成為植物人,這真是一人作惡 連帶全家。

黨殿軍,邯鄲市邯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他在位期間為了眼前私利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被他綁架、非法勞教或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多達數十人,他還經常在非法審訊時毒打、電擊等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他口口聲聲說:「我是共產黨員,無神論者就是不怕遭報應。」然而當報應來到時,他是顯得那麼的可憐與淒慘。他遭惡報得癌症後總是低著頭怕別人知道,原來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的囂張氣燄也沒有了,於二零零四年死亡,死時才四十多歲。

吉少春,男,生前曾先後在邯鄲曲周縣河南町派出所任指導員,侯村派出所任所長、縣公安局三中隊隊長,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吉少春一人開警車,在肥鄉縣路段,撞到前方的拖拉機上當即死亡。

蔣榮景,五十多歲,死前任邯鄲邱縣公安局政委,其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在經他手綁架抓捕的法輪功學員達三十餘人,有八人被判勞教,二十多人被強行送洗腦班洗腦,法輪功學員家屬被罰款、勒索現金達十幾萬元。二零零一年七月間,幾個法輪功學員剛被送去勞教沒幾天,蔣榮景就患腦血栓,全身癱瘓,二零零三年三月上旬,他結束了其罪惡的一生。

在此,我們奉勸每一個參與迫害的人,請你們冷靜思考一下法輪功,不要做中共邪黨謊言和罪惡的陪葬品。天理昭昭,善惡必報。善待法輪功,給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未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