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說紛紜話「活摘」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近年來,一個令人望而生畏的新詞,活躍在公眾視野,叫做「活摘」,它是「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縮寫。對此,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說法──

一、聽聽江澤民怎麼說,看人權惡棍的凶殘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開始,人權惡棍江澤民密令:「(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此密令通過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羅幹,層層傳達到全國各級「610」和公檢法司。

二、聽聽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怎麼說

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可謂中國器官移植「一把刀」。他曾屢次站台,用舌頭替中共和自己舔淨血污。二零一六年十月,中共為否認對其活摘法輪功學員和良心犯人體器官的指控,在武漢召開國際「專場研討會」。現任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在會上連中國近年來器官移植手術數量超常暴增都不敢承認。

三、聽聽大陸知情人怎麼說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大紀元》發表了《瀋陽集中營設焚屍爐,售法輪功學員器官》一文章。化名皮特的大陸資深媒體人獨家爆料稱:在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有個類似法西斯的秘密集中營,關押著六千多名法輪功學員。這裏很多法輪功學員離奇死亡,焚屍前內臟器官都被掏空出售。

同年三月十七日,一個曾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眼角膜的主刀醫生的太太安妮透露:集中營設在瀋陽「遼寧省血栓中西醫結合醫院」。他的前夫親手摘除了兩千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

三月三十一日,瀋陽軍區後勤部老軍醫投書《大紀元時報》,指證摘取器官的蘇家屯地下集中營的確存在。

四、聽聽中共高官怎麼說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曾公布了一批有關中共系統性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調查錄音。

調查員:「摘取在押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是當時總後部長王克還是軍委下達的命令?」
白書忠:「當時是江主席啊,有一個批示……就是開展腎移植的不單是軍隊一方。」

調查員:「關於把法輪功活體摘除器官這個事情,是您的命令還是江主席的命令?」
薄熙來:「江主席。」

調查員:「有消息說,想在您這個離開期間還有賈慶林離開期間,用摘取在押法輪功練習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這件事給薄熙來定罪。」
李長春:「你問周永康,周永康具體管這個事,他知道。」

調查員:「您有沒有聽說過這方面的事情?軍委開會時有沒有討論過這個事情呢?」
梁光烈:「聽說過,我是管軍事工作,我不管那個後勤醫療的事,討論過這個事情。」

五、聽聽中共主管器官捐獻的機構怎麼說

面對「活摘」指控,中共給出的器官移植來源主要有兩個,一是死刑犯,二是自願捐獻。而死刑犯數量與實際臨床數據存在巨大空差,那麼中國器官自願捐獻的現狀又如何呢──

北京紅十字會:「捐獻在籌建,還沒開始。」

上海紅十字會:「全上海只有五例捐獻成功的。」

濮陽紅十字會:「沒有捐獻的,目前沒有捐獻的。」

秦皇島紅十字會:「有簽名捐的,這樣的都不多。就是簽了,等他死後捐時,不一定用得上。沒死怎麼捐?有病的那種也不能用。現在秦皇島,捐肝和心的還沒有」。

六、聽聽迫害法輪功的中共「610」頭目怎麼說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的一份調查錄音,時任中共黑龍江省牡丹江市「610」綜合科科長的朱家濱,在電話中親口承認自己參與活摘器官,他十分囂張地對調查人員聲稱:「你要是出現在我面前,我也把你活摘了,你信不信?」

七、聽聽醫院醫生怎麼說

北京大學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肝膽外科主任朱繼業在接受採訪時說:「二零一零年展開試點工作之前,死囚器官幾乎佔據了我國器官移植的全部來源。我們醫院曾在一年之內做過四千例肝腎移植手術,這些器官來源全部是死刑犯人。」

據公開的資訊,北大人民醫院的官方公開的年器官移植數量為一百多例,朱繼業的上述說法不經意透露了一個秘密:北大人民醫院的實際年器官移植數量,是其官方公布的數據(一百多例)的四十倍。

八、聽聽「活摘」現場警衛怎麼說

據目擊活摘的現場警衛口述,一位30多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被捕後,經過一個星期的嚴刑拷打、強迫灌食,渾身已經傷痕累累。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派來兩名軍醫,一名是瀋陽軍區總醫院的,另一名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軍醫,他們將該名學員轉移到另一場所,在她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沒有使用任何麻藥,摘取了她的心臟、腎臟等器官。證人當時持槍擔任警衛,目擊了活體摘取全過程。以下是根據電話錄音記錄的文字──

「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而不是……當時我們一人拿一把手槍在旁邊站崗,這個時候胸口已經拉開了,那個女人就嗷地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那個醫生、軍醫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們的領導一眼,然後領導點了一個頭,他就繼續割血管……先摘的是心臟,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一陣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九、聽聽各國政府怎麼說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又一致通過了三四三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歐洲議會在法國斯特拉斯堡投票通過一項緊急議案,代表五億歐洲民眾發聲,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體摘取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數族裔團體器官的行為。」「要求中共政權立即釋放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所有良心犯。

德國聯邦議會人權委員會議員馬丁•帕策爾特指出,「如果中國(政府)不願意或者沒有能力嚴厲追究江澤民所犯下的反人類罪行,那就只能通過海牙國際刑事法庭追究江澤民的國際刑事責任。」

十、聽聽西方正義人士怎麼說

二零一六年六月份,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和美國記者伊森•葛特曼,三人發布了一份新報告。他們在對中國七百一十二家醫院開展肝腎移植的公開記錄進行了細緻的取證調查之後斷定,中國醫院每年進行六萬到十萬例器官移植。國際醫學專家認為:「中國一定存在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庫,甚至活摘器官庫。」

十一、聽聽凶犯薄熙來的兒子怎麼說

二零一三年,執行江澤民「活摘」令的始作俑者薄熙來,他的兒子薄瓜瓜,在其新浪微博上寫了這麼一段話:「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不能讓父母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特別是得到某首長的支持,是當時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公檢法部門、軍隊、醫院都有參與!只不過他倆開了頭。要死大家一起死!」

結束語

在世界範圍內,「活摘」是一個越來越熱的話題。上面為您列舉了這麼多說法,朋友,當有人問您「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是否存在,您又該怎麼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