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天生福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慶祝513明慧專稿)十七年前,我第一次睜開眼見到這世界。幸運之至,那個我所接觸的小天地,充滿的是真、善、忍,我的家人都深信法輪大法好,我們都生活在大法師父的呵護庇佑下。

在我成長中,很多同學感嘆的問我:「你為甚麼成天都那麼輕鬆的樣子?」「你為甚麼總愛笑?」「你為甚麼從沒生氣過?」「你為甚麼對每個人都那麼好?」我的唯一答案是:因為我有對法輪大法,對真、善、忍準則的信仰。

媽媽說,我還未「破殼」就與她打了照面。我在媽媽肚子裏大約六、七個月時,一天下午,媽媽回家走到樓下,不經意間忽見綠化帶裏一株美人蕉上盤腿坐著個穿紅肚兜的娃娃,二十多公分高,跟年畫中的福娃一樣,十分可愛。媽媽不禁退回去湊近看她,真真切切。再想仔細端詳,娃娃卻變成了一朵黃色的美人蕉。後來生下我時,發現和那個娃娃長得一模一樣。原來,我投胎到這個家人都修煉的家庭,為的就是得法呀!

婆婆說我天生喜說話,不愛睡覺,一個奶娃娃睡眠一天只有八小時,整天自個兒躺床上咿咿呀呀的不知在說啥。在我出生大約二十多天,婆婆對我說:乖乖那麼喜歡說話啊,婆婆教你說!先說「真」。這樣,那一天,我只要睜著眼就「金、金」(我太小了,發音不准)的說不停。次日,婆婆教我學會說:「善」;第三天學會說:「忍」。啊,原來我不願睡覺就是想說「真、善、忍」呀!

我長到能坐穩了後,也模仿婆婆的樣子盤腿捧著大法書《轉法輪》、師父經文看。婆婆讀,我認真仔細的盯著看。那是我兩歲多的一天,我盤著小腿,一手捧著師父的經文,一手指著上面的字一個一個念,大人們以為我在裝樣子,覺的有趣,便隨便問我:「讀到哪兒啦?」我立即指著那句給他們看,他們感到驚訝,以為偶然,又隨機翻了幾頁,問我這篇咋念,我都能正確的讀出來。大人們這才知道我會認字了!這並非不可思議,因為大法總會帶來神跡。接著,婆婆教我背大法師父寫的《論語》和《洪吟》,我都能很快的背下來。

上學的這條路,更是十分順利,師父早已鋪好了它,只待我踏上,再沿著走下去。本因年齡不夠需再等一年才能讀上書,但突降了一個機會讓我不知怎的就上了本地最有名氣的小學,且進了那個父母們想方設法花錢也要把孩子塞進去的班。小升初的我,並沒像其他孩子東奔西考到處補課上銜接班,只參加了本校統一安排的「擇校」考試,接著爸爸就接到了一個我們都很喜歡的學校來電,上了該校最好的班型。

結束了滿是快樂的童年,接下來的初中三年,也輕鬆愉快,從未感到來自哪方的壓力,同學們都喜歡我的陽光開朗,老師們也欣賞我的積極與修養。後來,我又不經意的考上了一所國重的「直升班」(即該校的重點班)讀高中。我沒有比同學多做題,多上校外課堂,相反,我總是班上唯一或少有的幾個不上各類補習班的學生。我多做的就是,每天學大法書《轉法輪》,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個好人,儘量找機會告訴同學大法真相,救他們,一有時間就煉功。我覺的我也沒多做甚麼,大法師父還是恩賜給我如此順利的求學路!

讓我倍感幸福的,不只擁有順利輕鬆的求學路,還有大法在各方面所惠予我的。比如每當見到同學捏著鼻子吞下一大口藥時,心中不禁感慨,自己上學以來就不知藥是甚麼味道。除了統一體檢,我也沒上過醫院。

記的小學六年級時,我迷上了兩款網絡遊戲,週末一大早起床就迫不及待的登陸遊戲,整天都在惦記著完成遊戲任務,還瞞著媽媽一塊一塊的攢夠十元錢,讓同桌幫忙給遊戲充值。不久後,眼睛周圍長滿了又紅又亮的針鼻大小的包,剛開始是一個一個的,隨著對網遊著迷越深,小包竟連成一片,像蚊子叮咬的大泡一樣,樣子很可怕。媽媽告訴我:是師父警告我不可以再沉溺於遊戲了。嚇的我停了一小陣遊戲,泡泡也消失了。可是我心裏總想著遊戲,於是減少了玩的次數,但每次一登陸遊戲,那些小紅包立馬又出現在眼睛周圍,非常「見效」。我想這是師父點化,要我戒掉這個對網遊的執著了,我告訴自己要表裏如一(真正的)的做個聽師父話的小弟子。就這樣一想,我戒掉了極易讓孩子上癮的遊戲,並且直到現在,我從未再玩過其它網遊,本來也無一絲興趣。

高三的光景,著實是學業繁重而壓力大。同學們情緒也常常不穩定,或以物喜或以己悲,在整體學習成績都優秀的我們班,仍有因學習壓力割腕企圖自殺的同學,仍有耍朋友過分後,被家長禁上學後留級的同學,還有逃課在網吧上網的同學。然而這一切於我,只似電影般幕幕上映著,與我無關。因為每天我都和媽媽一起學習大法書,慈悲的師父用大法法理教導我、不斷的清理我的思想,我才得以出淤泥而不染。

師父要求修煉人絕不能欠別人的,當同學有送我東西或幫我忙時,事後我都以更多的還報給回。師父還教導弟子不應有妒嫉心。故而每當同學超過自己或是取得成功時,我都有意識讓自己做到衷心的祝賀與真誠的替她高興。高中的同學都分小圈子玩,特別是女生偏見與成見總易擦出火花,無論哪個圈子,同學們都愛和我在一起,她們說,跟我在一起會很放開,很舒心。

同學小潔上、下學與我同路,下雨時我們便一起乘坐三輪車,每次都是我給錢,對於學生的我來說,幾次下來也一點不便宜。回家後向媽媽抱怨。媽媽說:有甚麼不平的呢,反正你要坐車付錢,順路帶上她,與人方便嘛,師父教我們要善,就要替別人著想,寬以待人。是啊,我平下心來想,師父教我們對人當真心誠意,對利益要看淡,更看淡。於是我後來再也不會有不舒服的心態。放下那顆不平的心後,小潔主動提出兩個人應該平攤費用,我一個人給錢,她自己也不好意思。

同學小雲性子很要強,還總是瞧不起周遭的人,她甚至指著班主任「教」老師如何治理班級等。無論男女生都不願接近她。但我和她總能融洽的相處,而我也總算是她能「瞧得上」的人。她的言語著實刻薄,有時辛辣,但我都以海闊天空的容量接受了她,也並沒有真正感到傷觸自己。因為大法師父教我要忍,要能寬容別人的瑕疵。

快樂,是我發自內心的,因為釋然。這麼多年在大法中受益,美滿溫馨的家庭,積極輕鬆的學習心境,讓我篤定對真善忍的信仰。

我會繼續將這份純善的感染人心的來自大法的陽光傳遞給周圍,繼續更加精進的修煉遍布世界人人稱頌的大法,繼續幸運的順著師父鋪好的路坦然走下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