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甚麼有這麼多的「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近來我靜下心來向內找,我為甚麼有這麼多「怕」的表現?迫害最嚴重的那幾年,數次被中共綁架、勞教,那時幾乎天天怕。怕的原由沒有現在這麼多,這麼複雜,主要是怕受刑怕死。這些年基本穩定下來了,再沒有出現被綁架的事,但是心裏的怕卻增多了。出去講真相怕被抓,遇到世人就挑著講,看著像上班的就猶豫不決,或者乾脆繞過去。看著普通的民眾或老年人,就膽大一些,心裏想肯定不會出事兒。

明知道救人不能挑人,還是挑著人救。在其它方面也是一樣,發真相資料特別慎重小心,在甚麼地方發,發不發、發甚麼都要看人。一天小組的一位同修想去農村講真相,想找個伴一起去,我心裏直緊張,心想千萬別問到我,怕去鄉下人生地不熟有危險。

這個「怕」在日常也表現的特別多,由於出現的「病業」狀態,在小組讀法經常出現卡殼,有時讀音不準,就緊張的不得了,怕同修們笑話自己,又怕讀不好是不敬師不敬法,就不敢讀了。因此也很少和同修接觸,切磋交流,怕丟面子。由於過去走了彎路,現在都不想和本地同修見面,怕與同修見面扯起過去的事,怕同修對自己仍然有看法。訴江的時候,開始時特別怕,又覺得自己是一個修煉二十年的老學員了,訴江是最應該做的事,責無旁貸。在同修的鼓勵下,才硬著頭皮參與了,雖然做了,但總覺得不是自己坦然走出來的,不是自己心性到位的真實表現。

我發現自己整天就生活在各種「怕」中,在「怕」的氛圍中苦苦掙扎。一遇到事,一有個風吹草動「怕」就隨風而來。師父說:「其實那些走不出來的,無論是這樣的藉口還是那樣的藉口,都是在掩蓋怕心。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1] 過去我一直把「怕」和其它執著一樣對待,當作是一個普通的執著心去對待。學了師父這段法我知道了自己「怕」心的份量有多麼重,不修掉怕心就無法修煉,你就不算個修煉人。為甚麼自己一直被怕心纏繞著不能自拔,是沒有認真的對待它,嚴肅的去修掉它啊!

接著我向內找去挖它的根源,我暴露出來的那些「怕」的表現,歸根結底就是「自我」二字,怕自己的聲名利益受到損失。維護「自我」就不可能「為他」,說到底還是一個「私」字。這不就是人先天的本性嗎?師父讓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自己卻陷在「為私為我」 [2]中跳不出來,這不就是一個常人嗎?和修煉人半點也不沾邊啊!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各民族得救的希望。要想做好救度眾生的事,首先就得修好自己。多學法才能正念足,學好法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3]我這些怕就是沒有正念的表現,就是沒有學好法,沒有修好自己,抱著這種心態和狀態去講真相救人,怎麼能做好呢?

我們小組有位同修是剛剛修煉才三年的新學員,每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三退人數少則幾個人,多時十多人。她說她講真相不挑人,老人、年輕人、小學生都有,看見警察也講,不退的人很少。她說她看到眾生不能得救著急,她覺的是她最大的遺憾。這位同修每天要給女兒家看孩子,學法煉功都是在孩子睡覺時做,最近聽說她背《轉法輪》已經背到第四遍了。我和她一起開始背《轉法輪》,現在才背了兩講。和同修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這麼不精進怎麼會修好呢?

寫出來意在促動自己像同修那樣精進起來。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巴西法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