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體悟「訴江中師尊為我們護航」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我是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向最高檢及最高法郵寄訴江狀的,兩日後,收到「兩高」的簽收短信,收到短信的當天,我將起訴狀發給明慧網。一週後,明慧網刊登了我的訴江狀(節選內容)。在整個過程中,我有過猶豫、害怕,但在學法中堅定正念後,師尊幫我在我完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化解了邪惡因素對我的迫害企圖,平安走過來。下面謹與同修分享這段經歷。

由猶豫到堅定

在現實社會中,我是獨自修煉的中青年女大法弟子,除了知道師父一直在我身邊保護著我、看護著我之外,難得見到同修。當訴江大潮開始時,初期我的認識沒有提高上來,認為這件事情與自己沒有關係,其實說白了就是怕心。

後來從五月中下旬開始,陸續看到明慧網上登出走在前面的同修的訴江狀及同修們針對訴江的交流。我逐漸的明白這是大法弟子當前必須要做的一件事情了。理性告訴我自己也應該參與訴江,但怕心也隨之而來:怕被迫害、怕父母再被連累……執著心的束縛又使我不想訴江,並為自己找出種種藉口:自己正在寫一篇文章,整理資料已經用了一個多月了,現在訴江萬一被抓了,這一個多月的辛苦不白費了嗎?……自己還在參與其它項目,萬一被抓了,那個項目不受影響了嗎?……心裏明知道這些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下面,掩蓋的是怕、是不願承擔這件大事、是想平平安安的不要再被迫害。

後來看到師尊在回答弟子的問題時說:「是啊,應該起訴它,(眾弟子熱烈鼓掌)全人類都應該起訴它。」[1]我知道自己再不能找藉口了:師父已經肯定了,那作為大法弟子,我必須起訴它!於是,我在六月中旬將那篇文章投稿明慧後,馬上著手開始整理訴江狀。感謝明慧網上法律專業同修們的辛苦付出,借助訴江模板,我三天完成了訴江狀,並成功郵寄給最高檢察院及最高法院。

郵寄訴狀時,師父點化我「平平平平」

整理訴狀時,剛開始想到要寫真名、真姓、真住址,並且還要身份證複印件、按手印時,心裏害怕,但在我把這些信息打到訴狀上時,怕心在那一瞬間解體了:心裏非常坦然,覺的理所當然就應該這樣寫。

我去郵寄時,明慧網上已經有報導說在一些地方邪惡開始扣押訴狀,並且還有些學員因為郵寄訴狀被抓捕。所以在去郵寄的路上,我雖然一直發著正念,但心裏仍是忐忑不安的。那個郵局離家有些遠,東拐西拐的,我不熟悉。為了不迷路,走過一個路口時,我想應該記一個標誌性的建築物用來記路。就在我回頭的一剎那,「平平平平」四個大字映入眼簾。這是路口一個極小商店的招牌。按理說在這個高樓林立、巨型招牌、廣告如雲的地方,它本是不容易被發現的。但在那一刻,它就那樣醒目的凸顯在一群高樓及巨型招牌之間,充滿我的視線。我忐忑的心一下定下來了,我明白是師父在告訴我:起訴大魔頭一定是安全的,別害怕!

果然郵寄的過程很順。郵遞員給了我兩個快遞單子、兩個信封,我把訴狀裝入信封,認真封上口,和填好的快遞單子一起遞給工作人員,她看了看,甚麼反應也沒有,直接將信息錄入了電腦,完成收件。隔天我收到了兩高的簽收短信。

師父給我一個「大喇叭」

在把訴狀發給明慧網後一兩天,我做了個夢,夢到在一個很大、很空曠、中間有棟二層樓的院子裏,我邊跑邊扯著嗓子大喊「法輪大法好!」剛開始喊時有些怕,但喊了兩聲,怕心就蕩然無存了。又喊了幾聲,忽然微弱的一念想起了父母:我這樣扯著嗓子大喊,萬一驚動邪惡被抓了,父母怎麼辦?這個念頭一冒出來,我馬上排斥:不執著這些。此念一出,執著馬上就化掉了。

然後我就無牽無掛的扯著嗓子一聲接一聲的大喊「法輪大法好」,從前院喊到後院,從樓上喊到樓下,把嗓子都喊啞了。喊到終點時,我失望地對旁邊的一個人說:唉,聲音還是太小了,嗓子都喊啞了也沒幾個人聽見,要是能更大聲、能讓更多人聽到就好了。剛說完,就聽耳邊一個聲音說:給你個大喇叭吧!我當時心裏一驚:啊?那不得很大聲音嗎?要是驚動邪惡把我抓起來怎麼辦?一下醒過來了。

醒來後我想,夢裏是在點化我:還有對父母的情,還有怕心沒去乾淨。最關鍵的是:自己發出的訴江狀只有兩高等少數的人能看到,起的作用太小了。

幾天後的一個下午,我打開明慧網首頁,躍入眼簾的是「某某某(我)控告元凶江澤民」。哎呀,被明慧網登出來了!到了晚上,我又看到我起訴大魔頭的文章鏈接被擺在了另一個網站的首頁的明慧要聞處,並且連擺了三天。

果真是一個「大喇叭」啊!而且是超大型號的!師父送給我的!這下全世界的人都聽到我的聲音了!

再去怕心

看到訴江狀被明慧網登出的那一瞬間,怕心又隨之而來:如果邪惡來抓我怎麼辦?……怕被抓的心揮之不去。明知道想法不對,就是排斥不了。趕緊背法,可思想裏雜念紛紛干擾,都不知道背的是甚麼。堅持了一個多小時才逐漸有些入心。等到晚上看到那個網站的鏈接,心裏更是甚麼念頭都翻出來了,最突出的是怕心。從法理上明白自己做的是最正的事情,是師父肯定的事情,不會、也不應該有任何干擾,但心裏怎麼也穩不下來。

隨後的兩天裏,我利用一切時間背法、發正念、堅定正念。《走出死關》、《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正念》、《論語》連著背。漸漸的怕心去掉了,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根本問題所在:總是用人的觀念、人心看待大法與正法中的事情。在那一瞬間,蒙在我空間場中的一層厚厚的物質被揭下去了。我沒有了怕,神清氣爽。我不再只是從道理上明白了,而是發自內心的堅信:我沒有犯罪,是那些迫害我的壞人在犯罪:應該害怕的不是我,而是他們;如果有被抓捕,也不應該是我,而是迫害我的惡人及大魔頭,他們才是被抓捕的對像;想要迫害我,得看我師父答應不答應。我開始直接發正念滅掉另外空間企圖操縱眾生迫害我、干擾我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

之後當我從新背師父的話:「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每當我看到你們遭受魔難時,師父比你們還難過;每當你們沒走好哪一步時,我都會很痛心。」[2]又一次一次淚如雨下。謝謝師父,弟子用盡所有的語言都無法表達弟子對師尊的感恩!

師尊為我化解魔難於不覺中

訴江後,我一直以為邪惡沒有因為訴江想要迫害或干擾我。直到一年後的有一天,我在看明慧文章中,有一篇當地學員被邪惡以「水管壞了」為名義騙開家門進行迫害,聯想到最近看到幾篇當地學員被邪惡騙開門的藉口都是「水管壞了」。才突然開竅般的意識到,早在大半年前師父在我完全不知道的情況,巧妙化解了邪惡試圖對我的迫害。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二零一五年十月份的一個週末下午,我正在家學法,突然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說是管理處的,說我家水管漏了,水都漏到樓下去了,要來我家看看。當時我覺的奇怪,管理處那個男士的聲音我認識,可這個聲音是完全陌生的。但也沒深想,只是想管理處是不是換了人。

這裏要提到另外一件事,就是二零一四年酷暑時發生的一件事。當時我家隔壁漏水,但管理處檢查後,硬說很大可能是我家漏水。為了測試,把我家總水管關了四天,最後才證明是隔壁漏水。當時正是最熱天,用水量大,在停水的四天中,我每天下班不得不提個水桶到樓下管理處半桶半桶往家拎,這事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所以接到這個電話後,我告訴他說絕對不是我家漏水,我家是兩三年前新裝修的房子。讓他先檢查其他家。他那邊一直很「斯文」的說,可以肯定的,就是我家漏水,並說我家的水已經漏到樓下大堂了,把大堂都弄濕了。說的跟真的一樣。不過,「巧」的是,那兩天我雖然一直在家,但因為天不熱,並沒有沖涼,也沒有做洗衣服等用水量大的事情,只是衝個廁所。飯也基本沒做,餓了吃些現成速食。所以我不認為他說的是真的。但不管我怎麼否認,他仍然在電話裏糾纏,說需要來我家看看才能證明。

不知怎麼回事,我破天荒的第一次在電話中,很不客氣的大聲講:「我告訴過你了,不是我家漏水。我家這兩天沒有沖涼、沒有洗衣,水都很少用,不可能是我家。你要判斷,也得有個最起碼的邏輯對吧?!你先去檢查別人家吧,如果最後確定百分之百是我家漏水,再來找我!」並很嚴厲的指責他們頭一年判斷失誤,大夏天停了我家四天水,害的我一個女子天天下樓去提水。他終於掛了電話。

掛電話後,我一下午都挺愧疚的,覺的自己心性把握不好,不該在電話中對別人說話那麼大聲、不客氣。還奇怪自己平時不善於和別人辯論,今天怎麼會邏輯那麼清楚?又納悶在頭一年停我水時,我並沒有生氣,也沒有抱怨,而是最大限度配合管理處檢修,怎麼事隔一年反而因這事「抱怨」起來了呢?

但大半年後,當我通過明慧文章的描述,突然想到這件事情,並悟到是偉大的師尊在我不覺中為我化解了邪惡的迫害。其中巧妙的安排,想想都深感不可思議:師尊早在二零一四年就看到了有一天邪惡想要通過「水管漏水」的方式騙開我家門,對我進行騷擾,所以師尊在一年前就安排了管理處檢修錯誤,大夏天停我家四天水,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以便在一年後,惡人用同樣的藉口想迫害我時,得逞不了。否則,以我的性格,如果沒有一年前的鋪墊,在惡人以「水管漏水」的方式要求來我家看看時,我很可能會爽快答應。那樣的後果不堪設想。

還有一點,在惡人打電話時,師父又有意鎖掉了我平時反應慢、不善於和別人辯論的那部份,加持了我的正念,使我能夠邏輯清晰、義正詞嚴的把對方駁斥倒,使邪惡因素通過那次電話,知道大法弟子不是好惹的,停止了對我的騷擾。

母親的變化

訴江大潮開始時,母親剛好住在我處,那時她剛剛走入大法兩個月。當我有訴江的打算時,我跟她說,現在大陸很多大法弟子在參與起訴大魔頭,問她甚麼看法。她說它都快死的人了,起訴它幹甚麼?萬一起訴它,被抓起來,不是給自己、給家人造成麻煩嗎?幾次與她談這個話題,她都是這樣的想法。我便沒把自己也要訴江的想法跟她說。所以我起訴大魔頭,是在她返回家鄉後起訴的,家人沒有一個知道的。

年底她又來我這兒住,當時起訴高潮已經過去。在督促她堅持學法的同時,我也給她下載明慧電台的錄音稿給她聽,裏面有許許多多大法弟子訴江的報導、消息。鋪墊一段時間,我決定把我訴江的事情告訴她。在一個週末的下午,我告訴她,我也控告江澤民了,並拿出我留存的訴江狀給她看。沒想到,母親說:起訴就起訴了!起訴了,也不怕它,要有人找,我們就給他們看,咱們說的哪件事是不實的?

短短半年,母親的認識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後來,母親還真名、按手印舉報了大魔頭。

後記

十八年的修煉路上,師尊為我化解了許許多多的魔難,有些是我能意識到的,有些是我在事情過去一兩年後,才突然意識到的,還有些也許永遠都意識不到。

作為師尊的弟子,在證實法中,我沒有做甚麼轟轟烈烈的大事,也不是一個有甚麼特殊技能的弟子,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法修煉者,只是在不同的時期、不同的境遇下,我都踏踏實實的堅持學法,堅持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就是這樣,師尊就在時時為我做主。

感恩師尊!感恩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