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由於訴江時有許多顧慮心和怕心等,去年底今年初,連續幾次受到片警和居委會人員的上門騷擾,再加上新年前回老家時,遭到鐵路公安的仔細搜查,怕心很嚴重,學法、煉功遭到家人的強力阻止,家人表現很不好,完全站在了邪惡的一方,當時我心跳的很厲害,心臟好痛好痛的,臉色也很不好。尤其居委會人員讓我寫保證書,不寫完就不走,一直快到晚上十點了,我由於怕心很重,就寫了一句「明天交四書」並留下電話號碼,她們當即核實電話是真實的後,她們才走了。

我找到C同修家,說明了情況,臨近中午,由於怕心,不敢回自己家,我就直接到B同修家,說了情況,B同修讓我先躲躲,情況好轉再回去,我想現在家裏人還不在家,我都怕成這樣,等家人從南方回家,我和家人躲到哪裏去呢?家裏人更要反對我修煉了,只有自己坦然面對,去除怕心,才能改變修煉環境。於是,我離開了B同修家,去小組學法。同修交流說,要信師信法,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放下生死之念,把自己交給師父,師父就會給我們做主。

可是,天天學很多的法,感覺心還是慌亂不靜,發正念好像效果不好。一天晚上我想,《法輪功》這本書是女兒從同修家借的,得趕緊看完,還得還給同修呢。這樣我在沒有抱有甚麼觀念和有求之心去學法,看著看著,當看到弟子問「怎樣對待魔難」時,師父是這樣開示的:「我反覆強調了,守住你的心性!做出的事你認為沒做壞就很好。特別是因為某種事別人侵犯了你的利益的時候,你也像常人一樣和他打起來,那你也就是常人了。因為你是煉功人,就不能那樣去對待。你所遇到干擾你心性的事情,都是在提高你的心性,就看你怎樣對待,看你能不能守住,看你能不能在這件事中提高你的心性。」[1]

看到這裏,我內心產生震動,感覺怕的物質去掉一大塊,心裏輕鬆多了。第二天我和小組同修說,敢去居委會面對面講真相了,協調同修聯繫多人在居委會周圍發正念,上午去了居委會,一星期後就去了派出所找片警。

在小組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怕心小了很多,但並沒有徹底去掉,因此家人還是極力阻止我參加集體學法。

Y同修說我缺乏「堂堂正正」這四個字。我就在法中找這四個字,我發現,師父的法經常提到堂堂正正四個字。「要著眼於大處,要堂堂正正的修煉」[2],我加強正念,並看同修交流文章,悟到我自己堂堂正正了,那麼周圍的一切也會變化。

我要轉變我的觀念,「訴江可能受到迫害,可能這樣可能那樣」,這觀念是人的觀念必須轉變,不轉變,就像自己怕是病,結果自己求得病一樣,魔難是自己求來的,我卻怨恨他們給我的家帶來痛苦和煩惱。因他們嚇唬丈夫,丈夫要和我鬧離婚,不是同修阻攔,自己真是想過離婚。同修說的對,光想自己不想對方將會怎樣,你要救不了他,那誰能救了他啊?是自己沒有做好,沒有證實好法,不但沒有救他,還把他往外推,這根本就不符合師父對弟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3]的要求,這不好的念頭必須徹底清除。我要做好證實法,不能給大法留下負面的影響。

於是,我一方面照顧好丈夫,要發自內心對他好,絕不是光表面上,另一方面保證每天的學法和煉功,有機會就去發資料。隨著心性的提高,心態穩定,自身怕的物質就在削減,多發正念,求師父加持,丈夫的態度也隨之改變,不再干涉我去小組學法了。再不像之前,一聽我要去小組學法,就要打電話報警。

回顧我二零一六年一月至八月各種考驗和魔難,感受最深的是:一、信師信法,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碰到魔難時,能很快過關,否則,不但過不去,還會一難接著一難,還沒過去,下一難又來了。一直到你達到標準才行。二、轉變觀念,轉變我自己的觀念,明白法埋,心性才能提高,師父給的長功的功才能演化成功。心性提高,心態才能穩定,發正念才能起到清除邪惡的作用。心態不穩或有怕心發正念就發揮不了除惡的作用。三、不能抱著有求之心學法,那樣去不掉執著的心,得不到提高,必須放下有求之心,才能真正得到提高。

仔細想想我經歷的一個又一個的魔難和考驗,那是師父讓我快快提高,快快提高,不要落下呀!沒有師尊與同修的幫助和正念加持,我不知道現在會成甚麼樣了?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就是掉下去毀掉的後果。在此感謝師父,同時也感謝小組同修,以及所有幫助過我的同修們!

個人所悟,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五章 答疑〉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