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手印」當事人王曉東一家再遭騷擾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河北省泊頭市所謂「防範辦」(即「610」)主任高貴帶著泊頭市富鎮周官屯村支書周殿平等,以「走訪」的名義,騷擾法輪功學員王曉東、王俊傑兄弟倆,以及他們的姨張振梅。王曉東兄弟給他們一一照相留影,存證。

王曉東,又名王小東,男,四十七歲,大學畢業,教師。他是二零一二年「二﹒二五」事件的受害者之一,也是當年「三百手印」的當事人。

「三百手印」事件,是指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泊頭市富鎮周官屯村農民王曉東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逮捕後,周官屯村全村三百戶農民每家派一代表在呼籲書上簽字要求釋放王曉東,並按上手印,呼籲書上還蓋有村民委員會的公章。該簽名信曾被傳到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共多個政治局常委對三百多當地村民按手印要求釋放王曉東一事感到震驚。


騷擾王曉東 迫使他的姨張振梅簽字、按手印

四月十九日上午,泊頭市「防範辦」在其610主任高貴起的帶領下,一共七個人,在富鎮周官屯村會計周書義(王曉東的表哥)的帶領下,到王曉東家騷擾。因為只有王曉東的母親一人在家,老人家問他們幹甚麼,他們問王曉東和他的哥哥王俊傑是不是在家?這群人一聽王曉東和王俊傑沒在家,就說沒事、沒事,只是過來看看。

隨後,他們到小趙屯村王曉東的姨家,騷擾王曉東的姨──張振梅,問她是否去過大同,是否給高官、習近平寫過信,在答覆他們沒有之後,他們要求張振梅簽字、按手印,並要村支書劉志廣簽字、按手印。

完事後,他們又返回周屯,在中午吃午飯的時候,周屯村村支書周殿平給王俊傑打電話,說泊頭來人,讓他過去一趟,說幾句話,沒說是去村委會,還是周殿平的飯店。王曉東接過電話說:沒有時間。周殿平說,過來就幾句話。王曉東問他是公事,還是私事?他說是公事,王曉東說,沒時間,也不會過去。周殿平說那他們過來。王曉東說,過來別忘了捎著公函,沒有,恕不接待!周殿平忘了關手機,跟泊頭市「610」等人說:「他們不過來,這幾個人,很頑固,不好鬧!」

再次騷擾王曉東家 兄弟倆照相存證

剛放下電話不一小會兒,有六個人就闖進王曉東家。王曉東問他們幹甚麼的?帶頭的610主任高貴起(「二﹒二五」事件中迫害王曉東的元凶之一)說,市公安局的,其中一個是泊頭市鼓樓街道辦事處的,趕緊跟隨同來的說:這是曉東!指著王曉東的哥哥說:這是大哥,王俊傑。

王曉東問他們幹甚麼來的,公事還是私事?他們說是公事,王曉東向他們要執行公務的公函,他們說只是說幾句話,也沒有人出示工作證。王曉東問他們,到底是公事還是說幾句話?他們說就幾句話。王曉東說:你們站好了,我給你們每人照一張像!我被你們迫害的太慘了,萬一哪天我再有不測,這就是迫害的證據!他們有的偷笑,有的說沒必要,有的說沒別的意思!王俊傑用手機給他們錄像。

給他們照完相,帶頭的高貴起說,就問最近出沒出過門?另一個人問,去沒去過大同?當時問的王曉東一愣,說沒有啊!高貴起問是不是給高官寫過信,給習近平寫過信,他們國保大隊收到協查通告,一會兒又說他們從北京抄來王曉東他們的電話號碼!

王曉東問:寫信?給領導人寫信違法嗎?高貴起連說:不違法不違法!我們只是核實一下!你只要告訴我們寫過或沒寫過就行了!王曉東說:我憑甚麼告訴你?我沒有這個義務!高貴起說:配合公安調查是每個公民的義務!

王曉東堂堂正正的講述了自己作為一個合法公民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和非法判刑、冤獄三年的經歷。

二零零零年,富鎮派出所以「到周殿平的飯店說幾句話」為由,把王曉東一家和其它幾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飯店,想送到泊頭市看守所,但是因為汽車起火,沒有車,陰謀沒有得逞,後非法關押一天一夜,沒給吃飯,沒給水。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王曉東無故遭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抄家,因抄出有裝光盤的盒子,王曉東被公安從家帶走之後,非法逮捕,留下一個七歲的孩子和七十多歲的老母。

七月十八日上午九點,泊頭市法院秘密開庭,法院剝奪了王曉東的委託辯護權,辭退兩位敢於講真話的律師。八月十四日,王曉東的家人接到泊頭看守所一副所長的電話,對方稱王曉東被判三年刑。

後王曉東一案二審再次被秘密開庭,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晚,被秘密劫持到唐山冀東監獄迫害。

高貴起聽聞王曉東被迫害的事實,虛張聲勢的說:咱們別弄得那麼對立!有甚麼事我們都可以正常反應,咱沒別的意思,就是落實一下,你寫過就寫過,沒寫過就沒寫過!王曉東再稱:人家寫信既然是合法的,我就有不告訴你的權利!

最後,高貴起說:算了算了,我們回去就說他們不給我們答覆!一群人怏怏而去。

晚上,王曉東、王俊傑找到周殿平,問他為甚麼說那些不負責任的話,他說不是他說的,王曉東說,那是我聽錯了嗎?他馬上改口說,是他們說的,我只是重複了一下!王曉東說:善待法輪功學員得福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不但官位不保,甚至遭惡報,是丟掉性命。周殿平一再說他不會迫害法輪功學員。

第二天一早,周書義就找到王曉東,利用親戚關係,再次套問王曉東是否給習近平寫過信,並企圖讓王曉東把家裏的有「法輪大法好」的福字對聯撕下來,威脅他,不照辦,惡人會再次迫害他!四月二十一日,周書義又找到王曉東的姨父姚秀義,威逼利誘,套問是否寫過信,信的內容。

由於這些人的不斷騷擾,王曉東的母親承受的壓力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