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冤獄迫害 滄州李志法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滄州市泊頭市法輪功學員李志法,遭七年冤獄迫害,被看守所與監獄折磨致高血壓、腦萎縮、腦梗塞、癲癇,並且精神失常,於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七歲。

李志法(李志發),一九四八年出生,泊頭市窪裏王鄉米家院村人,身材魁梧,一雙大眼炯炯有神。從小當兵的他還具有軍人的氣質,做事雷厲風行,豪爽、正直,是家裏外頭公認的大實在人。他為人和善、處處替別人著想、整天笑呵呵的。就這樣一個按照「真善忍」法輪大法標準做人、健康樂觀的大好人,在長達七年的冤獄迫害中被折磨得面目皆非、精神失常。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七日,李志法在滄州市二醫院電話亭打傳呼時,被滄州市國保大隊、防暴大隊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防暴大隊十多天。在這期間,警察們把他雙手、雙腳銬在鐵椅子上輪番逼供,不讓睡覺,暴打、用電棍電、往身上潑水然後用電棍電身上、電手銬、電生殖器、天天用木錘打腦袋。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慘無人道的迫害致使李志法精神失常,惡黨人員把他轉移到滄州市第一看守所。由於神智不清,李志法出現自殘行為,把自己的胳膊咬的鮮血淋淋,打自己的腦袋。就這樣,中共惡警們還不放過他,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多次提審刑訊逼供,讓他說資料送到哪裏去啦,不說就毆打上刑,電擊全身,背銬一次二十多天,手腕全磨破啦,還長一身疥瘡,一直折磨了一年多,只讓家人見兩次面:第一次是兩個人架著出來的,精神恍惚,人已脫相,老了將近二十歲,第二次是四、五個人抬出來的,放在地上像植物人一樣,甚麼也不知道,獄醫給他扎針也沒有反應。

李志法被迫害的身體極度虛弱,失去了自理的能力。就在這種情況下,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滄州市運河區中共惡黨操控法院硬是對李志法非法判刑七年,走過場的開庭時候,他是被人架著去的。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被送往唐山冀東監獄時,家人又見了一次面,他不會說話,只是用手指著腦袋。李志法被轉送到唐山冀東監獄第四支隊非法關押,因他不能自理,監獄當時派兩個人照應他,雖然在生活上沒有刁難他,但精神上的迫害絲毫沒有放鬆,硬逼李志法所謂的思想轉化,在精神上摧殘他。

這幾年在監獄裏,李志法精神時好時壞,二零零六年底病情明顯加重,發病時渾身抽搐、面無血色、四肢冰冷縮成一團、身冒冷汗,監獄不得不把他送進四支隊醫院搶救治療,家人得知後去探視,監獄不讓見。

李志法八十多歲的老母親七年未見兒子,擔心自己的兒子出現意外,瞞著家人乘上了北去的列車,滄州到唐山四百八十里,唐山到冀東監獄一百里,從監獄總部到四支隊又是七十里,心急如焚的老母親下了火車倒汽車、下了汽車倒出租一宿沒睡,一路顛簸奔向兒子身邊,可四支隊說甚麼也不讓老人見,老人只好哭著回來。

在家人的多次要求下,監獄答應給辦理減刑或保外就醫,當報到唐山中級法院時,中院派人找李志法座談問他對法輪功的看法,當他說:「真善忍要是不好,世界上還有麼是好的呢?」來人大怒說:你原來沒「轉化」?還找到隊上埋怨一通,減刑也沒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被折磨成高血壓、腦萎縮、腔隙性腦梗塞、癲癇、重病纏身的李志法,經河北省監獄局批准以保外就醫被送回家,離正式釋放期只差二十三天。家人見到被迫害的神智不清、身體虛弱不能自理的李志法,恐再遭毒手就把他藏起來,六一零指派窪裏王鄉派出所三番五次的打電話追問家人李志法的去向,並追到滄州逼家人見面,非要見他被家人拒絕。

回家後,李志法病情時常發作,發作時渾身抽搐、面無血色、四肢冰冷縮成一團,總說腦子裏有東西,渾身無力,出去遛遛找不著家,原本寫的一手好字,連字都想不起來。更嚴重的是抽風,抽一次比一次嚴重,而且抽的時間越來越長,後來就不會動啦,大小便都不知道。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當天抽了很長時間後,就再也沒有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