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被非法勞教 赤峰王曉東又被綁架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報導)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中午一點多,法輪功學員王曉東到內蒙古赤峰市新城區一朋友家串門,敲了敲門就被綁架了。

近七十歲的老母張玉霞(曾被關勞教所迫害多年)孤苦一人在家,盼望著唯一的兒子早日歸來。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赤峰市新城區的法輪功學員杜再麗張貼講法輪功真相的不乾膠(憲法規定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杜再麗的行為不違法),被兩個警察綁架,中午赤峰市公安局新城分局、赤峰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興安派出所的警察非法闖入杜再麗的家,以抄家為名搶劫家庭合法財產,掠走數萬元的家庭用品及現金,還把在杜再麗家做客的姐姐杜鳳珍綁架,前來串門的朋友蘇相芹、劉孟春也被綁架。非法搶掠時,王曉東來串門敲敲門,也被綁架。

在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王曉東,原內蒙古赤峰市紅山區檢察院職工,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的法輪大法,江澤民操控所有媒體製造假新聞,全力抹黑法輪大法。九九年九月,王曉東進京上訪證實大法。回單位後,被赤峰市紅山區檢察院的領導逼迫辭職,還判一年勞教,強行綁架到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迫害。那時王曉東還不滿二十三週歲,是個純淨、善良的男青年,卻在內蒙古興安盟紮賚特旗的圖牧吉勞教所遭受了殘忍的酷刑迫害與超體力強勞。

為修心向善,守住良知不變,堅定的按真善忍做好人,王曉東在勞教所裏承受了無法想像的迫害,遭毒打、電擊酷刑,王曉東絕食抗議,遭灌食迫害,被四次加期,直到加期十個月。

下面看看王曉東等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幾個片段: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一日上午,圖牧吉勞教所警察於濤把十一名法輪功學員叫到辦公室「訓話」。法輪功學員王曉東被於濤打了兩個大嘴巴,於濤又指使183斤重的猶大張志宏把瘦小的王曉東踢倒在地,又在地上使勁來回踢。然後猶大張志宏又不停地雙腳跳起來向下跺不能動的王曉東,並讓人把牆邊的一盆涼水端來,不斷地往王臉上淋水,又讓兩人架著、拖著王曉東在屋裏來回走。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上完課,警察蘇宏把王曉東單獨叫走。當王曉東回到宿舍時,上衣、褲子都粘有土,嘴唇及邊緣有新劃痕。一會兒,他的嘴唇就腫起來了,越腫越高、越腫越長。下午,整個嘴唇滿是水泡,腫大得像是戴上了一個道具。後來才知道,蘇宏把王曉東叫去,說「煉法輪功是反黨」,問是不是,王曉東說不是。警察就喪心病狂地一腳把他踢倒,蘇宏用肥大的軀體沒人性地摧殘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用電棍電擊。王曉東的嘴是蘇宏用電棍電的,一個多月後王才能勉強進食。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電棍電擊

二零零一年過年後,獄警讓法輪功學員看所謂「自焚」電視,要求每個人都發言,並記錄下來。當警察看到欺騙不了法輪功學員,「轉化」無望了,決定把法輪功學員從嚴管隊調隊,調到三個隊都有,一部份還留在嚴管隊。主要利用出工超體力勞動來迫害,夏天鏟地最長達11、12個小時。出工沒幾天,好多法輪功學員腳就腫了,特別是剛剛被劫持進來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在警察於濤及包曉青(迫害法輪功的犯人)、任國龍(主管出工的犯人)的強制下,第二天就被強迫做奴工。瘦小的王曉東也與這些人承受著超強度、超體力的非人奴役、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九日,獄警又把法輪功學員都集中到嚴管隊。二十日,警察蘇宏來「上課」,說要用專政的鐵拳,「轉化」這些堅定按真善忍做人的人。蘇宏把王曉東趕到走廊罰站。外面警察王立偉對王曉東喊叫打罵,法輪功學員王志臣對這種犯罪行為予以制止,卻被警察支文奇帶進辦公室。支文奇使勁卡住他的喉嚨並大叫:「我就是魔!」卡得王志臣喘不上來氣。後來王曉東與王志臣等都被關進小號。

五月二十日,所政委朱吉君和一個科長來了,提前準備好了小號,把床板子都拿走了,還潑了水。單曉晨、王曉東、王志臣幾天幾夜被銬在小號裏,不給飯吃。法輪功學員背經文、煉功的,就被連踢帶打或拖到屋裏銬起來,共有四個小號,每個號2~4人。

下午,法輪功學員被從小號提出來,分隊了,分開來折磨:一隊有法輪功學員楊志強、單曉晨。二隊有法輪功學員王佔祥、楊東。三隊有法輪功學員田福金、劉玉才、王曉東。其他法輪功學員到四隊(嚴管隊)。法輪功學員絕食,嚴管隊強迫進食,不進食就掛銬在床上或庫房行李架上或窗框上,李義、王志臣等一些法輪功學員都虛脫了。三隊王曉東被雙手反掛銬在2米高的床架上,晚上不讓睡覺。王佔祥被鐘××掛在床架上,直到昏過去。再把地上潑上水,再掛上,又不行了,才放下。在地上潑上水,再讓他睡在潑上水的地下。

二零零一年八月,法輪功學員單曉晨、王佔祥、王曉東等抗議監獄張貼誣蔑法輪大法的宣傳畫而絕食,在副中隊長孟慶財的一手策劃下,他們絕食6天後被張亞光、王立偉電擊,毒打致昏迷,雙手對銬在小號的暖氣管上,坐在水泥地上達60小時。絕食第九天將王佔祥、單曉晨二人銬於七班鐵床二層床床頭上,雙手緊緊抱銬上,下頦抵住床欄,腳尖點地,全身不能動,不讓睡覺站立達5宿4天,致使二人腿腳腫脹,一陣陣昏迷、抽筋。警察縱容流氓班長魏長海、包中孝、黃瀋陽毒打單曉晨、王佔祥、王曉東、楊東等。法輪功學員被打幾天後,就被迫出工、出操,腿腳浮腫,三個多月後還不能正常走路。

王曉東被迫害一年勞教期滿,他堅持不放棄按真善忍做好人,不接受酷刑洗腦「轉化」,勞教所就給王曉東加期,加了一次,沒能改變王曉東,再加,還不能改變,先後被非法加期4次,直到加期10個月。惡人見已無法改變他做好人的信念了,才把他釋放回家。

王曉東回到家後失去工作,生活來源沒有保障,又屢遭當地惡人騷擾,經常監視他們母子。那些年王曉東過著顛沛流離的日子,沒有過一天安穩生活。

再次被綁架勞教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左右,赤峰市松山區公安局兩名警察(便衣)在紅山區長青街信用合作社附近,跟蹤綁架正在街上行走的王曉東。王曉東走在路上,被突然竄出的彪形大漢強行拖入車內,揚長而去,進行殘酷迫害。

王曉東被綁架後,同日警察在他臨時住所綁架了遼寧省錦州市法輪功學員閆利。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閆利家人震驚獲知,閆利已被迫害致死。這些天王曉東承受的酷刑折磨也可想而知了。

赤峰市國保支隊紅山區國保大隊以「人證物證俱全」陷害王曉東,妄圖判重刑,被檢察院兩次駁回,後又決定非法勞教三年,由於身體極度虛弱,圖牧吉勞教所拒收。惡人不甘心,就繼續關押。由於王曉東一直絕食反迫害,生命危在旦夕,經過國內外法輪功學員的共同講真相以及家人的全力營救,王曉東歷經了42天的絕食,在二零零六年一月二日國保人員才通知家裏接人。

第三次被非法勞教

為了不再被惡人迫害,王曉東流落他鄉。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晚十一時左右,赤峰公安局楊春悅等人勾結朝陽市警察,翻牆闖入八里堡小橋附近一居民院內,暴力綁架8名法輪功學員和一僅4歲的小女孩。惡人在綁架法輪功學員時嘴裏卻喊著抓小偷,迷惑百姓。因為百姓都已知道法輪功學員是好人,惡人知道自己在幹見不得人的事,理虧心虛,所以也只好喊抓小偷來掩人耳目。法輪功學員胡素華當時喊:「我們是法輪功,不是小偷……」遭到警察的暴打,她的臉上、胳膊等多處被打傷,惡警還將胡素華一隻手拉向後身,另一隻手從肩上拉過去雙手重疊用電線捆在一起,光著腳拉到車上。上車後只有一名警察看守,這名警察看看前後沒人,開始翻胡素華身上,翻出一千元錢見沒人看見裝進了自己腰包。錦州法輪功學員老王遭綁架時被按住一頓毒打,老王問他們是幹甚麼的?警察卻說:「你們偷了多少東西,鑽了多少民宅,撬了多少保險櫃」等欺騙圍觀者的謊話,將老王包裏2680元現金搶走,並不許老王穿外衣,拖上車帶走。法輪功學員滕彩英打工給兒子準備的5000元生活費被搶走。惡警又將屢遭迫害、帶著兩個孩子艱難生活的尹鳳芹打工掙的1000元錢搶走。這群真正的搶劫犯還賊喊捉賊,共匪多麼的卑鄙無恥!

當晚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尹鳳芹和四歲女兒園園(母女已釋放)、滕彩英、王曉東、老王、胡素華,胡素華被當場戴上背銬不許穿鞋強行帶走。王曉東被赤峰惡人視為重點迫害對像。

這次王曉東從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被非法抓捕就絕食抗議對他的迫害,他被直接送往內蒙古東部迫害大法弟子的圖牧吉勞教所,被拒收後,六月七日又被公安秘密押送到內蒙古巴盟五原縣勞教所繼續迫害,那裏的警察給王曉東灌食。繼續無法無天、無人道的野蠻迫害。赤峰「610」辦公室的楊春悅給五原勞教所直接打電話,授意要迫害死王曉東。最後王曉東出現生命危險時,五原勞教所不想承擔責任,於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五日把王曉東送回家中。

母親遭受的迫害

王曉東曾屢遭迫害,沒有生活來源,家裏只有提前退休的母親相依為命,生活拮据。

王曉東的母親張玉霞也是法輪大法弟子,因堅持修煉「真善忍」,於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在赤峰市紅山區看守所,六十多歲的年紀,被戴上死刑犯才戴的腳鐐子,還遭警察張洪新等人的惡罵。被非法勞教三年,挾持到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二零零三年九月末才被圖牧吉勞教所釋放。永巨辦事處多次上門騷擾,不得安寧,張玉霞只好到親屬家去。十二月四日左右,張玉霞在親屬家中被「610」歹徒綁架到洗腦班,惡人用誣陷法輪大法的假新聞逼迫張玉霞接受洗腦轉化,放棄按「真善忍」做好人。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杜再麗被綁架,家裏的合法財產被以抄家為名搶劫掠走數萬元,這些電腦、打印機、dvd機、mp3等,是正常生活的家庭都可以具備的,可信仰真善忍的人家就不許有,搶劫時這就成了「違法物品」;連王曉東到朋友家來串門,敲敲門,就被綁架。中共江澤民集團對好人就是「愈加其罪,何患無辭」,千方百計的找藉口殘害善良人啊。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