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老人感恩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正月初六是奶奶的百歲生日,眾親友紛紛前來祝賀。我和妻子帶著三歲的孫女回到老家,將自己親手泥塑的奶奶像恭恭敬敬的擺在堂屋的案桌上。親友們圍著像觀看,有的拿手機拍照留念。並不斷地誇我聰明能幹:沒學一天美術、雕塑,竟能將泥塑像做得如真人似的,「煉法輪功還真能開智開慧,神了!」

親友們不斷有人要求奶奶說出長壽秘訣,奶奶慈祥地告訴他們:你就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平安,和我一樣健健康康長命百歲。因為怕忘了,有許多親友讓我給他們寫在紙上帶回家去念。不時還有人相互詢問:你記住了沒有啊?一百多人相聚一堂,歡笑一片。

十二桌酒席是在老房子裏擺的,老房子是木構四列式的三間瓦房。當年的松木樓板,松木地板已不復存在。換成了今時的水泥地和塑料天花扣板。看著眼前的老房子,昔日的往事又在人們心中激盪……

爺爺奶奶年輕時非常勤勞,家中有幾畝田地,農閒時便做一些炒米糖類的糖點上門叫賣,奶奶在家紡紗織布,起早貪黑,日子過得算是富裕安康。

一九四九年中共來了之後,一切都變了,爺爺奶奶被打成了富農,屬於「四類分子」,首先被趕出了自己的家,家中的一切都被抄搶一空。爺爺奶奶只得帶著家小在村邊挖土、壘牆,茅草蓋頂。從此全家老小蝸居在潮濕窄小的土屋內生活。

我家磚瓦房後來成了人民公社的大隊部。一九六零年吃大食堂,村裏不斷有人餓死而無棺材收屍,於是大隊幹部讓村民去撬我家的地板抬死屍,所有的地板撬盡了。還在不斷有人被餓死,於是,爬梯子、撬樓板、撬房屋隔間板,直至撬盡,最後只剩三十四根承重屋柱。

村裏有個老頭是外地人,人們都喊他老張,一天上午他顫抖著跟奶奶說:村邊剛死了一個女娃子,唉,我又沒鍋沒灶,真想把她給煮吃了,我……唉,餓氣難咽哪……傍晚時分,那老頭餓死在路上。

雖然人還在不斷的餓死,村頭的大喇叭還是高唱「人民公社好」、「社會主義好」,階級鬥爭還在不斷的升級。爺爺奶奶和「四類分子」被逼著天天去做義務工,經常被戴高帽用「千鈞棒」押著遊村,遊完後押跪在村中的土台前挨批鬥,膝下鋪著尖石子。雖然奶奶痛的快昏死過去,也只能強忍淚水,不然會被壓的更重。散會後爬回家,偷偷的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奶奶的眼睛哭壞了,迎風便流淚,身子骨更單薄了。

一九九七年,我和妻子開始修煉法輪功。兩個月後,我們身上所有的病痛消失了,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美好,並得到了李洪志師父做人要按「真、善、忍」去做的諄諄教誨,我們的身心都得到了從未有過的愉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們不放棄修煉法輪功,於是不斷的被抄家、關押、洗腦。「六一零」的人公然叫喊:你去嫖、去賭都行,就是不許你們煉法輪功、學真善忍。我從小是奶奶帶大的,奶奶親眼見我家被抄,被迫害,她老人家痛苦的再一次整日以淚洗面。

奶奶八十八歲那年,一隻眼睛血管爆裂,痛得在床上打滾,被送醫院,醫生說另一隻眼睛也保不住。但年歲太大,不能打麻藥做手術,開了瓶止痛片打發奶奶回家。奶奶痛得實在撐不下去了,趁家人不備,偷偷的喝了農藥。後被母親發現,急忙灌餵肥皂水……

我回家探視得知此事,急忙讓奶奶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慢慢的奶奶記住了,我讓奶奶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聽著、聽著,奇蹟出現了,奶奶全身病痛消失了,另一隻眼睛保住了!

奶奶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直到今天她再也沒有生過病,眼睛耳朵都好使,臉色紅潤,一百歲的老人,生活自理,還能幫家裏做些家務。

宴席開始了,親友們不斷地向奶奶致敬祝福,奶奶也不斷地大聲告訴大家: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三歲的孫女也舉起了奶瓶,甜甜地喊道:「老祖宗生日快樂!」奶奶樂呵呵地說:「你也念。」小孫女搶著說:「我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在場的人見狀都樂了。

鞭炮聲、禮花聲、歡笑聲,彙集在一起在小山村久久迴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