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起死回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日】我媽媽2013年患腦梗,偏癱了。2014年8月,媽媽病重,開車送往老家,生命危在旦夕,一路昏迷不醒,眼看就不行了,到家停在了門板上,趕快穿裝老衣服,褲子只穿了一半,就等著咽那口氣了。我從外地趕到家後,就讓家人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家都雙手合十共同默念,二個小時以後,媽媽臉色變好看了,長出了一口氣,醒了,開始說話,也認識人了。

第二天,媽媽談笑風生,還幽默的說:「那邊不要我,我又回來了。」十天的時間,媽媽又能坐起來吃飯了,恢復到病重前的狀態了,回市裏了。

這樣又過了一年多,第二次是2015年9月又一次病重,醫院不收了,再次開車把媽媽送回老家,這時媽媽已重度昏迷,不省人事,喀喀咬舌頭,把舌頭尖都咬破了,鮮血直流,用紗布都堵不住,大夫說是腦梗引起的癲癇,有出的氣,沒進的氣了,身體僵硬,大家都說不行了,七手八腳又給穿上壽衣了。我回去後,又讓親人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救我媽。這樣過了一宿,媽媽又醒了過來,睜開眼睛了,口中血已經不流了,能吃點流食了,認識人了。

一年後,媽媽安詳的微笑著走了。有開天目的同修看到,媽媽走時,身穿太極的白色衣服,腰中扎一個漂亮的蝴蝶結,很年輕,手結著印,端坐在雲端裏,雲霧繚繞,去了美好的地方。

再說說我爸,2015年4月突發病,眼睛歪斜,不會說話了,醫院確診為腦出血,大口大口往外吐氣,大夫說不行了,趕快送回老家吧,這樣120給送回家,一路上司機用最快速度往家趕,在路上看人就不行了,家人在車上給穿的壽衣。我從外地趕到家時,爸爸已停在外屋的門板上了,這時我衝著爸爸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斷的喊,不斷的喊。過了些時候,爸爸好像睡醒了一樣,眼睛不斜了,真的醒了,能說話了,還叫出我的名字。

爸爸恢復的比沒有發病前還好,能自己到處走動,時不時還唱著小曲,生活能自理,很明白,思路清晰,思維敏捷,根本不像91歲的老人。人們說:「是不是誤診了?這哪像得過腦出血的人。」

爸爸年輕時當了二十幾年的大隊邪黨書記,受邪黨毒害很深,多次給他講真相,他非但不退,還讚揚邪黨。這次病稍好後,我就又給他講大法的美好,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講「藏字石」現天機,講中共建政以來,政治運動不斷,在和平時期周期性的政治運動中迫害了一半以上的家庭,造成了8000多萬中國同胞喪生,講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講中共血債累累,罪惡滔天,必遭天譴。這回爸爸都聽進去了,明白了,他高興的用真名退了黨。

父母的三次起死回生的經歷,讓親人和鄉親們都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親眼目睹了大法的神跡,都說:「真是神跡,若不是親眼所見,真的不敢相信。」十里八村的人都在傳頌著這一神奇的故事,都說:「他們家肯定有神仙在護佑,要不怎麼兩位老人都能起死回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