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師父救了我的兒子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

感謝李洪志師父救了我的兒子

我四十一歲,是一名廚師。我母親修大法,我得天獨厚看了不少大法真相資料。一樁樁真實的故事,使我看清了中共的邪惡,了解了大法弟子都是在救人,更加感謝李洪志師父救了我的兒子。

那是二零零九年夏,我靠打工維持全家生計,十歲的兒子正讀四年級,突然喊眼睛疼,我一看,右眼珠凸出好高,好嚇人,我和妻子趕緊把兒子送進醫院,拍片檢查結果是:眼珠底下長個瘤。醫生告訴我們這家醫院沒能力做這手術。

我們迅速轉到鄭州眼科醫院,檢查結果還是眼珠底下有個瘤。我們詢求醫治,醫生說,醫院力爭聯繫幾位專家會診,很可能這裏無法手術,需轉到天津治療,費用大約五十萬元,這種情況很難醫治,就是有錢也不一定能治好,治癒率極低。

我和妻子當時就嚇傻了。別說不敢想像的天價醫療費,就是有錢恐怕也不能保證孩子能好。無奈之下我給母親打電話說了實情,母親說:「沒事,趕快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一管,會好的。」

我和妻子孩子趕緊聽我媽的話,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停的念。

會診的日子到了,醫生告訴我們說,人不湊手,會診推遲三天,我給母親打電話,母親說:「這三天,也許是師父的安排,眼病好轉得有個過程,敬心念吧。」

第二天,妻子上街買菜,心裏念著「法輪大法好」,無意間看見師父在頭前方空中蓮花上坐著,瞬間,妻子沒有了對兒子眼病的擔憂,更加相信師父,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到了專家會診的日子,我們焦急的等待結果,醫生拿著兩家醫院拍的片子再看,說,看孩子的眼睛和拍的片子明顯不一樣,好像裏面是個血包。最後決定,用彎針從眼角處扎進去把血抽出來。血一抽出來,鼓出的眼珠下去了,但還有一點凸出。醫生再看片子,連聲稱:「奇!」

母親建議我回到家。接著孩子捧著《轉法輪》讀了兩遍後自己對著鏡子一照,歡喜的跳了起來!喊:「奶奶,我好了,明天就上學去!」

這不可思議的神奇,為表達我們全家對師父的感恩,千言萬語化作一句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姑父過年感恩大法

過年去姑姑家走親戚,姑父當著親戚們的面很感觸的講述了姑姑修煉大法以來的神奇變化,整個人像換了個人似的。

姑姑原來有很嚴重的糖尿病,修煉後好了,風濕性腿痛的要命的疾病也沒影了,變的和善了。尤其是臉上的變化更為明顯,以前黑青的臉找不到了,現在是白裏透紅的皮膚,整天神采奕奕的幹著家務。以前非常厲害的古怪脾氣也變好了。

姑姑一家都是公務員,又是在邪黨最關鍵的政府部門任職,家庭經濟不錯,受邪黨毒害嚴重。姑姑修煉前經常欺負姑父,姑父曾經因受不了她的氣離開過她。修煉後,姑姑原來的邪黨文化觀念少了,她也曾多次對我感嘆道:邪黨毒害人真深啊!真幸運我能修煉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