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支持大法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我是一名修煉二十年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一歲了。在我家兄弟姐妹中我最小,在婆婆家我丈夫是老大。婆婆今年八十五歲,身板硬朗,啥活都能幹,不用我們操心。我娘家年齡最大的是我大嫂,八十二歲啦,身體也很好,也是不用兒女操心的。這是因為婆婆和大嫂她們明白法輪大法的真相得到的福報。

我家姐妹三人和大嫂家的大女兒、小女兒,在九九年迫害前就修煉法輪功。迫害後,家中又有四人看了大法的書。明白真相的家人,當「三退」大潮興起後都陸陸續續的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組織。現在跟大家說說我的家人因支持大法並「三退」得福報的事。

婆婆的善舉

九九年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迫害大法,那真是鋪天蓋地啊。一天我們一家三口去看望婆婆。婆婆態度鮮明的跟我說:「外邊不讓煉你就在家煉!」她是我們家族中第一個表態要我堅持煉下去的人。

二零零三年,婆婆七十一歲。一天婆婆出去買東西,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感覺像有一股旋風似的把她刮倒在地上,腿不能動了。家人去把老人接回家。婆婆的兩條腿又紅又腫而且疼痛難忍。這回不能走路了,而且血壓升高,倒在床上,打針吃藥也不好使,她的心情自然不好,難過的直哭。

婆婆二十歲的時候算過命,說她七十一歲壽終。自己把壽衣都悄悄的做好了。她躺在那兒難過的跟我們說:「我今年七十一啦,這一天就要到了。」我趕緊說:您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相信大法好就能改變您的命運。婆婆一聽,當時就念了起來。我又拿來《法輪功》念給她聽。婆婆只念過一年小學。我念完後,她說:「你把書給我留下吧,我要自己再看一遍。」

書中的字婆婆有很多不認識,她就把不認識的字抄下來問別人,問明白後再繼續看。最終她能把整本書念下來了,而且還天天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久婆婆能慢慢的扶著東西下地了,能在屋裏來回活動了,時間不長就完全好了。「三退」開始後,每當我給來家的親友講真相勸「三退」時,婆婆總是在旁邊幫著我勸退,還告訴人家:「念那九個字管用。」或者說:「聽你嫂子的,退了吧!」

平日裏婆婆與鄰居們結伴外出時,時不時會遇到大法弟子給真相資料。鄰居們有的不要,有的接過後要扔掉,還說些不好聽的話。婆婆馬上就說:「別扔了,給我吧!我拿回家看看去。」告訴他們:「你不相信也不要說些不好的話。」

如今八十多歲的婆婆不僅生活完全能自理,有時還上公園和大家扭秧歌兒呢。看到兒女滿堂,總是高興的說:「沒想到我能活這麼大歲數,我知足了!」我說:「您相信大法好,師父給您延長壽命了!」她高興的點點頭。

魔難中大嫂支持家人修煉

大法遭迫害後,我們失去了修煉的環境。一天大嫂說:「你們都上我這來吧,我這裏方便。」自那以後,我們姐妹和幾個姪女約好時間去大嫂家切磋、交流、背法,度過了那段難忘的日子。

我的小姪女、大嫂的小女兒得法不長時間迫害就開始了。她的丈夫不讓她煉,還動手打她。一天,她的丈夫拿著一包真相資料來找大嫂,進門就把真相資料摔在大嫂面前,生氣的說:「你得管管她呀,國家都不讓煉了,她還煉,還天天出去發這個,我要把這個(指真相資料)送到派出所去,他們就得把她抓起來!」聽他說完,大嫂說:「她煉這個功有甚麼不好?她以前得的類風濕用甚麼藥都沒治好,煉功後很快都好了,這你也不是不知道。至於這包東西,你愛送哪就送哪去吧,我不怕,我擎著。」小姪女的丈夫蔫蔫的不吱聲了。從那以後,他漸漸的也知道了這場迫害的真相,也就不管了。

大嫂早晨起的很早,遛彎時只要看見被丟棄的小冊子,總是把它撿起來再發出去。買東西也花真相幣。

二零一五年八月節前大嫂胃疼,喘氣都疼,疼的連後背都疼。她就去看中醫。被這裏有名的專家大夫診斷為「胃癌」,說:你們去大醫院做胃鏡檢查檢查吧,把結果告訴我就行了。到了大醫院做了胃鏡檢查,在等結果的期間,大嫂的兩個女兒就給她放師父的講法錄音,還不停的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嫂就一遍一遍的跟著念,自己沒事也念。幾天後結果出來了,她的病是胃潰瘍不是胃癌。

姪女告訴她是法輪大法救了她,是大法師父給她消去了一大塊病業。如今八十二歲的大嫂每天除了給兒孫們做飯外,還在自家門前開了一小塊地,種了好幾種蔬菜,空閒時就看新唐人電視,快樂的生活著。

明白真相的丈夫

大概是在二零零五年左右吧,我隨丈夫去參加朋友的聚會。在酒宴上有人問我:「嫂子退休了嗎?現在幹啥呢?」沒想到坐在我身邊的丈夫說:「她退休了,在家煉法輪功呢,我支持她。」

還有一次丈夫的同學聚會。大家剛落座,丈夫就說:「我已經退黨了,你們退了嗎?」

二零一四年丈夫的原單位通知黨員從新登記,丈夫沒理他們,他們就三番五次的找他,最後一次找他說:「咱們單位就你一個人沒登記了,上邊要求把沒登記的黨員報上去,你再好好想想,可別後悔啊!」丈夫說:「我想好了,你們願意報就報上去吧。」

二零一五年三月份,丈夫的兩條腿上出現兩塊紅色的印記,去醫院檢查,被診斷為「牛皮癬」,大夫說對這種皮膚病沒有甚麼特效藥,先用藥控制一下,不發展就不錯了。

五至七月份丈夫在外地施工,由於工作量大病情嚴重了:兩塊牛皮癬周圍是一層層的皮屑,裏面紅腫奇癢無比,用藥也不管用。

我修煉後常常跟他談大法修煉中的一些原則,如真善忍要求弟子事事為別人著想,不佔別人的便宜。有兩次開車出去買東西,對方多找他錢,發現後,即使車開出去多遠,也要把錢給人家送回去。

七月份的一天,丈夫接到我們小區的派出所警察的電話,說是核實我的名字,又要我的電話號碼,並說叫我去一趟派出所。丈夫把他給擋了回去。我知道是因為訴江之事。

一天丈夫說感覺皮膚病有所好轉,就又到外地的一家醫院去檢查。診斷結果是色素性紫癜性皮炎而不是牛皮癬。

十二月初,丈夫隨旅遊團去台灣旅遊,親眼看見了台灣大法弟子講真相勸「三退」和訴江的宏大場面。從台灣回來後他跟我說到此事,說:隨行的人中有不明真相的,指著大法弟子說:「他們天天在這說這個(指講真相勸三退),還起訴江澤民,有甚麼用啊!」丈夫說:「你可別瞎說啊,有用,肯定有用!」

一天他無意間撩起褲腿,驚訝的對我說:「你看我的腿好了,我也沒怎麼用藥啊,怎麼就好了呢?」只見他原來紅腫的地方跟正常皮膚一樣了,還說走路時兩條腿輕飄飄的一點也不累,以前腿疼,現在腿不疼了。

我們這個大家族中,凡是在迫害中支持我們的都得到了福報。如:有人主動為我們保護大法書,後來被破格提升為縣級領導;有兩人始終相信大法好,在車禍中安然無恙。孩子們中有的被保送進重點大學讀研究生;有的沒花一分錢找到理想的工作,等等。

我們家人多,受益的人也多,在這裏就不一一列舉了。希望中國的善良民眾快快了解真相,退出一切邪黨組織,在天滅中共的時候,保命保平安,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