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中的大自在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人常說:「忍字頭上一把刀。」一提到忍,很多人都會想到痛苦。可能有人會疑惑,這麼痛苦的「忍」和「大自在」怎麼能聯繫到一起呢?常人就是為了自己名、利、情的得到和失去而樂而憂。

作為修煉人,只有在忍中認清執著,滅掉它,才能跳出人來。舉個例子,當我們在面對別人冤枉自己或指責自己時,忍不住的去爭論,澄清,語調越來越高,此時的你是不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聲而動心呢?若能忍住委屈,修去自我,冤枉、指責便沒有了主體,又何來動氣之說。那時的你是跳出人中一切事之外看事情,沒有誰對誰錯維護自己的爭論,那可不就是大自在嗎?但是又有幾人能真正做到「忍」後的大自在呢?

師父講:「忍中有捨,能捨是修煉的昇華。」[1]覺的「忍」痛苦的同修,可以清楚的分辨一下,痛苦的是誰?是你的真我還是假我。當我們法理清晰時,會發現那是後天形成的觀念、思想業的假我在痛苦,因為它們在我們做到對慾望誘惑的忍受中變的越來越弱,最終被滅掉。而我們真正的自己恰恰在這其中昇華上去,洗淨污濁。

在身體上吃苦中忍,咬咬牙就過去了;可是在思想中的忍住誘惑卻很難做到。在常人社會形形色色的誘惑中,很難做到一思一念不動心,忍不住的更會讓魔性控制我們的行為放縱。即使是在行為上能克制住,思想上忍不住去想,都不算真正的排斥,更會滋養自身的執著。忍不住手機、電視的誘惑,就會助長思想中對貪玩、八卦、美色、情等的執著和慾望;忍不住美食的誘惑,就會沉浸在追求味蕾的刺激中不可自拔;忍不住對美色的誘惑,就會陷在人皮骯髒的面具中神魂顛倒,魂牽夢繞。

所以我們只有在思想剛一出現不好的念頭時,及時的抓住它,滅掉它,捨棄那些虛幻的留戀,才能真正的解體那些不好的物質。這個過程剛開始是痛苦的,忍著不去想,捨不得徹底的與之分裂,那都是後天的觀念和業力干擾著你的主意識,並不是真我。可是當你真正下決心捨棄後,你會發現你一下子就可破除那個障礙,昇華上去,那時的忍就不是痛苦,而是身心昇華後的幸福感,是美妙無可言語的一種境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無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