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安陸市藥劑師黃學軍遭洗腦迫害經過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湖北省安陸市普愛醫院主管藥劑師黃學軍,因持有法輪功資料,於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被警察綁架,目前面臨非法起訴。

現年四十九歲的黃學軍在安陸是個小有名氣的人才。他於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折磨他十幾年的慢性鼻炎、鼻中隔彎曲、咽喉炎不到半年時間就不翼而飛。他努力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改變了過去喝酒、賭博、不管家等惡習。黃在工作中任勞任怨,別人都不願意上夜班,他主動要求上夜班,他對待病人關懷備至,經常為沒有錢的病人付款買藥,做好事從不求回報,一位曾被他資助過的人,曾在網上讚揚過他說:煉法輪功的人真是好人。

這樣的好人卻多次遭迫害。這次是他第九次被綁架。黃學軍被綁架後,先後被非法關押遭看守所、湖北省「610」洗腦班、安陸市「610」洗腦班,遭到殘酷的體罰,惡徒並威脅要對他打毒針、判刑等。在恐怖的威脅下,在被洗腦後的渾渾噩噩的狀態下,黃學軍曾一度被迫說放棄大法修煉。但他清醒後就表示要繼續修煉法輪大法。

黃學軍於日前遭到所謂逮捕,面臨非法起訴。他在給公檢法機構的申訴信中揭露自己遭洗腦班迫害的經歷。以下是黃學軍自述的主要內容:

遭綁架經歷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晚五點左右,我與王華山開車到棠棣鎮軛頭村孫有蘭婆婆家探訪,被隔壁鄰居張三惡告給警察,我們在回安陸的半道上,遭棠棣鎮派出所所長徐軍、指導員張維崗等人攔截搜查,其中一便衣對我行兇,擂我左腰三拳,脫下鞋欲打我臉,後被民眾阻止。警察搜出我們身上有十幾張護身符、十幾盤電腦軟件小光盤、一本《轉法輪》,將我們劫持到安陸行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610」頭目叫囂要判刑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安陸「610」副主任聶漢章、楊俊文帶國保警察周洪海、代小琳等將我劫持到湖北省洗腦班進行「轉化」迫害。聶漢章對洗腦班隊長鄧群說:「轉化」不好就判刑。

在進省洗腦班第一天晚上,隊長鄧群就逼問我以後回家是否還煉功,如果說煉就面臨體罰或用刑。因為我知道安陸法輪功學員程子鵬曾遭省洗腦班警察毆打大腦、雙臉,牙齒都被打鬆;醫院同事黃麗霞被迫害致神志不清、血壓升高、眼睛看不見東西……出於恐懼,我表態不煉。

湖北省洗腦班安排兩人(即所謂陪教)二十四小時監控我的一言一行,逼我誹謗、決裂法輪功,如果不配合就體罰,有時以動刑相威脅。

接著洗腦班安排一「幫教」人員對我進行洗腦迫害二十天,逼我交代近年的煉功活動。我被迫寫完後,安陸「610」頭目聶漢章、國保警察周洪海看後不滿意,周洪海一邊罵罵咧咧,一邊重重搧了我三耳光。聶漢章臨走時說:一天不交代完就一天別想回安陸。

後來省洗腦班隊長鄧群又安排三位「幫教」人員對我進行洗腦迫害,問我是否決裂法輪功。我說不認同他們的觀點。後來我每天被逼白天站著看洗腦錄像,晚上抄法規,到凌晨兩點才准睡覺。一次,洗腦班隊長鄧群一邊搧我耳光一邊吼道:從現在起,不需要你「轉化」,只要你交代材料,直接送你上監獄。

在連續二十四小時面牆站立三天後,我就不能正常行走,劇痛難忍,雙腿腫大,左腿腫得更甚,六天後,我身體承受到極點,晚七點鐘後,洗腦班劉姓女警到監室對陪教說,鄧群打電話說,如果我站不住躺倒在地上,就叫四人執法隊來執法。我覺得他們可能要對我用刑吧了。十分鐘後,當晚值班的副所長,看到我的情況後終止了體罰,改為抄寫決裂書。我說我已口頭聲明決裂作廢了。劉姓女警說:那你就寫堅定修煉的嚴正聲明二百四十份。

洗腦班隊長恐嚇打毒針

過了不久,他們又要我寫交代材料,又重複上次方式,每天面牆站立體罰。鄧群對我說,從現在起他替安陸警察行使職權審訊我,要我交代。我說沒有甚麼交代的了。鄧群還說,上次他體罰我六天後他自己病了一星期沒上班,「要不看我怎麼整你!」他並問我:「遭過電擊嗎?」我說在沙洋遭過。他又問我:「被灌過食嗎?」我說沒有。接著他竟問我:「打過毒針嗎?」我聽了很震驚!我過去聽說過法輪功學員被毒針,就是被強行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系統的藥物。我想自己承受不了。為了擺脫這個困境,儘早離開洗腦班,我寧願去坐牢,也不願在這裏多呆一天。於是我就亂編了一通子虛烏有的交代材料,例如發彩信、與所謂境外法輪功修煉者聯繫、自己做了二十份《絕處逢生》資料等等。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安陸「610」副主任楊俊文、 國保警察陳旭東等把我從省洗腦班拉到安陸洗腦班,非法關押了四、五天,由兩名幫教對我進行洗腦迫害,我被折磨到精神崩潰的邊緣,神志不清。國保警察陳旭東、棠棣派出所指導員張維崗對我進行非法審問,我拒絕回答。陳旭東威脅我說,如果不交代就再送我到省洗腦班,所有費用由我一人出。(據悉每送一人到省洗腦班人頭費三萬元,同時兩名陪教每天各一百元,周期約四十五天。)出於恐懼,神志不清,我違心交代煉功材料。

在看守所,我的頭腦逐漸冷靜下來了,理智逐漸清醒過來,明白我應有的權利。現再次嚴正聲明所說、所寫那些不實之詞全部作廢,我也不承認這一切。修煉法輪功無罪,我要堅定修煉下去。

一、湖北省洗腦班人員信息:

地址:武漢市洪山區馬湖村特2號,郵編430064(在原湖北省女子勞教所隔壁)乘車路線:乘901或905或306或587路車在板橋下,沿板橋中學南邊的一條新修的大路向東走50米左右,再向南拐既是。
值班室電話:027-87924870、027-87924873、13971687602
「610」頭目:027-87234314、027-87233774
劉治安,湖北省司法廳副廳長,分管省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
周學員,男,約50歲,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政委,幕後迫害總指揮。
周水慶,男,所長。
張修明,男,60歲,副所長。
張 亮,男,副所長。
喻春華,男,40多歲,政治處主任,十分凶殘,每天給陪教布置任務。其妻是湖北女子勞教所獄警。

龔 健,男,30多歲,政治處科長,電話13971687601。此人陰狠,極喜打人,是策劃並實施迫害的主要頭目,學員被綁架名單和被釋放名單均需通過此人。每天組織猶大幫教、一中隊、二中隊警察制定「轉化」方案和打人方案。有一子約十二歲。

萬軍,男,約50歲,醫務室頭目,是對法輪功學員下毒、野蠻灌食及打不明針劑的兇手,今年此人已遭報,雙腿走路像瘸子。

何偉,男,武漢人,1976年生,教育科科長,中南政法大學畢業,原沙洋勞教所惡警。戴眼鏡,為人十分歹毒,幾乎所有的被綁架到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過他的毒打,負責所謂的法律課,曾叫囂明慧網上登載他的信息是侵犯其個人隱私。有一兒子,父親曾是漢正街個體戶百萬富翁。

劉成,男,30多歲,黃岡麻城人,一中隊長,警校畢業,從沙洋監獄調來。經常毆打法輪功學員,採取威脅、恐嚇,高壓和軟硬兼施等卑鄙行徑迫害法輪功學員。兒子一歲多。老家在湖北省麻城市宋埠鎮沙橋路11號,其父叫劉文主,父親和妹妹常住武漢,過年過節時才回家。手機13349873901

徐紅,女,科長,40歲,家住省監獄局,財務科,司法行政。
李傑,男,財務科人員。
劉自英,女,財務科人員。
江黎麗,女,33歲,二中隊隊長,打人最多且兇狠毒辣。有一兒子約五歲。
胡高偉,男,30多歲,一中隊副中隊長,打人兇手。
徐紅梅,女,約40歲,政治處人員, 有一兒子,家住沙洋勞教局機關小區。
吳昌愛,女,二中隊人員。
別小霞,女,30歲,二中隊人員。
劉克兵,男,警戒護衛隊頭目,洗腦班打手。
張幸福,男,原湖北省洗腦班第一任頭目,後為湖北省獅子山戒毒勞教所書記、所長。
江成方,男,40多歲,原湖北省洗腦班政委,後為省未成年人勞教所副書記。0086-13971326778
劉勇軍,男,原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所長,現襄陽勞教所所長。
劉瓊,女,管教科人員,負責上所謂心理課,用偽善伎倆鞏固所謂轉化。有一兒子約10歲。
鄧群,男,30歲左右,不少人被其迫害致生命垂危。其父母、妻子均為軍人。
彭剛,男,約40歲,辦公室人員,迫害兇手。
田明,男,原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教育隊隊長,現已調離。
老梁,男,40多歲,警察,負責給陪教開會。
小馬,男,約二十歲,二中隊警察。
小洪,女,約二十歲,外聘護士,配合醫生萬軍給法輪功學員灌食、打吊針。
姚素芳,女,電話13669097764.湖北省直機關工委、「610」主任,洗腦班頭目。
金秀斌,湖北省直機關工委、「610」人員,電話2787238085。
杜道梅,女,60歲,兩兒一女,武漢關山汽發退休工人,負責給洗腦班介紹陪教人員,十分猖獗。
張愛香,60歲,陪教頭目
尹國平,0710-4751102宅0710-4754014
畢慧瓊,女,13971325534,現已調離。
夏瓊,女,02787234314、02787233774、13986583618
張某,女,20歲左右,13971325425
畢鶴梅、孫某、侯軍霞、王麗華等,洗腦班的打手兼幫兇。

二、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洗腦班)部份猶大信息:

丁星樵,男,1958年生,手機13396183037、13027170581.雲夢縣邪悟者,洗腦班主要惡徒,自稱曾任當地中學校長,二零零四年至今一直在省洗腦班作「轉化」幫兇,表面偽善,利用自己一點可憐的口才,詆毀大法,詆毀明慧網,幫中共邪黨散布邪悟邪說迷惑法輪功學員,毀了很多人。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雲夢縣伍洛鎮新發村新發小學,郵編432508
新發小學辦公電話:0712-4510225

鮑愛華,女,約56歲,手機13027170581.雲夢縣猶大,以長時間言語辱罵作為主要「幫教」手段。與丁星樵是夫妻,二人育有一子,在湖北大學附近經商。

劉立安,男,60多歲,又名劉正安,電話:13135937253、13098391622.黃石猶大,洗腦班的另一名主要惡徒,不遺餘力的配合邪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陪教人員背後罵他像個「老特務」,曾到各監獄、勞教所和地方洗腦班「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配合邪黨,精心研究怎樣將新經文歪著理解、邪著悟,研究怎樣將法輪功學員拖入邪悟,肆無忌憚的散布非常可怕的亂法邪悟言論。

肖梅,約60歲,十堰猶大,賣力迫害,手段狠毒,監視舉報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其斷了一隻手指,離婚,有兩子。

陳志猛,男,武穴猶大,約40歲,武穴魏家灣人,二零一零年在板橋洗腦班被洗腦迫害後邪悟,並出賣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留在洗腦班做邪惡的迫害幫兇。

馮豔芳,女,約60歲,隨州猶大,原隨州棉紡廠職工,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在沙洋勞教所被洗腦後,配合邪惡610迫害法輪功學員,一直在省洗腦班做邪惡的迫害幫兇,有一女兒。

鄒紅萍,女,1968年生,潛江猶大,原江漢油田物探管理處職工,湖北大學畢業生,曾被誣判八年,在武漢女子監獄,被吊銬至手腕流血流黃水還繼續折磨不給鬆銬,造成手腕嚴重潰爛,至今仍留有很深的傷痕無法消除;每天從早上五點罰站到晚上兩點,還要做大量的加工活。但八年冤獄期滿後,被直接綁架到板橋洗腦班,被洗腦而接受邪悟,被留在洗腦班做邪惡的迫害幫兇。離婚,有一女。

姚淑芳、季同力,50多歲,姚淑芳電話:13797855294、13669097764,季同力0086-13886839929.兩人為夫妻,均為十堰猶大,深度邪悟。季同力曾在沙洋勞教所被打得死去活來、險些喪命,後走入邪悟,又將妻子姚淑芳拖入邪悟,均淪為洗腦班迫害幫兇。當時打季同力的警察龔健還死皮賴臉的說是他救了他們夫妻倆。季同力已回十堰廠工作,但還利用週末「轉化」法輪功學員。

李輝,女,孝感猶大,二零零四年被綁架到板橋洗腦班,邪悟後出賣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留在洗腦班做邪惡的迫害幫兇。

劉春姣,女,黃石猶大,二零一零年九月被綁架到板橋洗腦班被洗腦迫害後邪悟,出賣多名法輪功學員,淪為邪惡的迫害幫兇。其電話是18772292273,有一女兒。

李青霞,女,50歲左右,荊門猶大,一九九九年曾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二年三月被綁架,在洗腦班被洗腦欺騙邪悟,淪為邪惡的迫害幫兇。電話15926600471,武漢15871489978。

郭雲,女,40歲左右,浠水猶大,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在大街上被綁架,在勞教所邪悟,淪為邪惡的迫害幫兇。電話:13618676342。

南敏先,女,浠水猶大,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後又被綁架到沙洋勞教所勞教一年,期間邪悟,淪為邪惡的迫害幫兇。電話:13257139189。

南敏君,女,浠水猶大,南敏先姐妹,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年被綁架,後邪悟,淪為邪惡的迫害幫兇。目前在浠水當地洗腦班做邪惡幫兇。有一子。

王宏發、高燕夫妻,武漢猶大,王宏發手機13380327004.高燕手機13380327004.兩人均是二婚,原湖北省洗腦班迫害幫兇,目前在深圳西麗洗腦班做邪惡的迫害幫兇,把湖北省洗腦班的邪惡手段都輸出到深圳。

張鳳琴,女,1957年生,手機15972529326.湖北省黃石市鐵山區武鋼大冶鐵礦職工,猶大,在此幹了近十年,有一子約三十歲。

王文勇,男,約40歲,棗陽猶大,據說是學醫的。
吳炎敏,男,約60歲,黃石猶大,有一個兒子在武漢工作。
楊惠珍,女,40多歲,手機13117023026、13207190429.黃石猶大,有一女兒。
戴建春,女,約50歲,電話13986583618.黃石猶大。
潘愛鳳,女,40多歲,黃石猶大。
李林祥,男,30多歲,十堰猶大,在沙洋勞教所被洗腦後邪悟。有一女兒約四歲。
趙國蘭,女,60多歲,十堰房縣猶大。
陳金榮,女,50多歲,十堰猶大,有一子一女。
肖楊榮,女,十堰猶大,退休工人。
梁秀雲,女,十堰猶大,電話13886823875、0719-8522317。
余劍,女,十堰猶大,曾在洗腦班被警察踢斷兩根肋骨,後來淪為迫害幫兇。
陸英,女,1969年生,十堰猶大,有兩個女兒。
張某,女,20歲左右,電話13971325425。
田興竹,男,蘄春猶大。
尹國平,男,宅0710-4754014單位0710-475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