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勞教判刑迫害 湖北安陸市程子鵬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湖北省安陸市程子鵬,原來是安陸市建行職工,與妻子黃鐵娥都是周圍人們公認的善良誠實的人。他父親的程家貴退休前是安陸市建設銀行副行長,一家五人都曾經身患重症,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後,全都脫胎換骨,母親嚴瓊博的晚期胃癌不可思議的完全好了;折磨父親程家貴十幾年的所有疾病也全部不翼而飛,就由原來的大胖子,變成了千金難買的老來瘦,走路生風。程子鵬本人腎出血達十三年之久,結婚多年沒有生育能力,身體健康了,夫婦生下了一個胖小子。

程子鵬一家人遵照法輪功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有一次建行準備分給程家貴老倆口一套像樣的房子,他們正準備搬家時,突然有一職工提出要那套房子,程家貴夫婦毫無怨言地將那套房子讓給了那位職工,老倆口一直住在十分簡陋的小房子裏。

在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對法輪功發起瘋狂迫害後,程子鵬遭到殘酷迫害。程子鵬曾被非法抄家、拘留三次(刑事拘留)、判刑四年)、勞教一年零六個月、非法關押洗腦等迫害,並被建設銀行開除。中國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程子鵬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申請最高檢察院對犯罪嫌疑人江澤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訴,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和其他相關責任。

江澤民瘋狂發起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其「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勞教、酷刑、活摘器官等迫害,導致近一億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社會秩序的混亂、經濟上的崩潰、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亂和黑暗。目前二十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

關於程子鵬一家遭受的迫害,請參考明慧網報導《前銀行副行長一家修大法獲新生 屢遭中共迫害》《我要爸爸!》《安陸市程子鵬全家遭迫害》等。下面是程子鵬在控告狀中陳述的部份事實:

因身患絕症(腎出血十餘年)四處求醫不癒,我於一九九六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個好人,身體得到健康,大法賜我一個活潑的好兒子,家庭得到祥和,給社會帶來福音。二零零零年十月,依《憲法》上訪,被安陸「610」(李綿楚)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關押四里看守所。在看守所用品被犯人瓜分,與死囚犯同被,用涼水走過場,手洗馬桶,強制罰款勒索生活費,電話監聽,監視居住,「敏感日」警察騷擾。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晚,國保大隊隊長鐘新德、唐建國、陳新潤等五人,破門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及物品,綁架到四里看守所,犯人拳打胸部被打成瘀血,呼吸胸部就痛。陳新潤、陳旭東(女)等警察迫害二天二夜逼供,非法送沙洋勞教一年零六個月。

沙洋勞教所三大隊,這個披文明外衣的人間地獄,是吸毒犯、流氓犯、警察迫害善良的場所,在勞教所警察李隊長強迫面牆八小時,余警察迫害,大年初七在雪地裏做俯臥撐,李警察迫害單腿站立,上午蹲軍姿,下午坐小板凳,不准說話、不准上廁所,強制洗腦,強迫下地勞役,被吸毒犯拖到廁所拳打腳踢,由於長期迫害,神志不清,保外就醫。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晚十時,國保大隊警察黃亞軍、陳旭東等毫無人性,強制綁架,把孩子驚嚇大哭,隊長唐建國帶警察來大打出手,紅色恐怖,無法估量的傷害了我三歲的兒子(孩子上學至今還有迫害的陰影),把我抬上警車,警察強行下壓,當時胸部一響造成骨折(在沙洋拍x片獄醫發現),在看守所說話呼吸就疼。唐建國、警察在看守所門口再次毒打、當場閉氣嘔吐,看守所犯人揮拳毒打,非法關押被安陸市檢察院、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在范家台監獄,四監區是專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間地獄,這裏是殺人犯、強姦犯、流氓犯、毒品犯等重刑犯,被警察利用迫害法輪功學員,為了減刑喪盡天良、行惡充當打手,區長祖劍罰我下蹲,流氓犯李剛半夜罰我下蹲,流氓黑社會犯謝成義等四人圍住我暴打,長期坐小板凳每天達十四小時,不准上廁所、不准說話、獄長周宏強迫勞役。在七監區區長李天安為首五名警察毒打,兩個電棍電擊,李天安出拳兇狠,我當場倒地,口、鼻出血呼吸困難,李天安手錶帶打斷,手錶飛過洗手池還遠,可見出拳多狠,牙床打錯、牙鬆動、臉腫變形、明真相的刑事犯同情指責警察無人性。

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在沙洋范家台監獄門口,四大惡人之一熊警察,七監區警察伙同安陸「610」宋華明、聶漢章、國保警察、司機把我劫持到湖北省洗腦班,洗腦班二個月猶大圍攻,罰站、不准睡覺、用書突然打頭部、頭振動、頭心都是疼的,長期打頭部,勞教所轉來的警察惡毒兇狠,大個胖警察眼露兇光,出拳狠毒,學的招術全用在我身上暴打強制洗腦。

我這裏雖然寫出這些人的違法犯罪事實,但是在這裏暫不追究其刑事責任,因為直接迫害我的單位、人員違法犯罪行為是在江澤民一手指揮下造成的,所以真正的罪魁禍首是江澤民。其實從省、市到基層,他們也都承受著來自高層的壓力,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為了職務、為了飯碗、為了自保,昧著良心犯罪,今天也將面臨正義的審判。我目前只把江澤民列為控告對像,是想給其中還有可能改過的人留下希望與機會,其實他們也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犧牲品,控告江澤民,也是在為他們鳴冤。

江澤民是這場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眾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禍首。所以我現在請求直接追究江澤民的刑事責任和其他相關責任。

江澤民所犯罪行:根據我國刑法規定,已經構成了非法剝奪公民信仰罪;非法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剝奪公民財產罪、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刑訊逼供罪、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利用中共邪教組織)等罪。觸犯國際刑法所犯罪行: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