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被迫害致死 兄長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湖北省安陸市原「五七」棉紡廠子弟學校黃曉慧,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不僅多種疾病奇蹟般康復,並且家庭由夫妻三天小吵五天大吵的狀態,變得和睦了。街坊鄰居說:法輪功真的改變了她的家庭。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黃曉慧曾三次上訪,三次被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加期迫害,二零零七年三月含冤離世。現在黃曉慧的兄長黃光炎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黃曉慧
黃曉慧

黃光炎在控告書中陳述:

我的妹妹黃曉慧是湖北省安陸市原「五七」棉紡廠子弟學校的一名職工。她於一九九六年開始學煉法輪功。學功後,她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多種疾病奇蹟般康復。

一九九九年十月,黃曉慧到北京依法上訪,在北京被警察非法抓捕,後被劫持回安陸,非法關押到安陸四里看守所半年之久。期間她多次絕食抗議,有一次獄警用鐵鎖將一大法弟子打的頭破血流,她絕食抗議,被所長劉黎光、公安局副局長柯繼承、警察陳新運、外牢刑事犯等人野蠻灌食。外牢犯人撬不開黃曉慧的嘴,劉黎光用鉗子上去就把黃曉慧的門牙撬掉一顆,鮮血伴著咸稀飯被灌進了黃曉慧的胃裏,臉上身上都是血。將她非法關押半年後,被安陸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上訴後改為一年勞教,非法關押在沙洋勞教所迫害。

在沙洋邪惡勞教所,警察給黃曉慧吃的飯菜是專人送的,她吃過後,身體極其難受,頭暈燥熱、滿臉通紅、煩躁不安。她拒絕吃這種專為她做的有毒的飯,沙洋勞教所就將她綁架到監獄醫院,說她有病需要住院治療,指使獄醫對她強行打毒針迫害,每次打針過後她都心慌氣短、發熱發暈、煩躁不安,獄醫究竟給她用了甚麼藥,我們不得而知。據黃曉慧回憶說:邪惡是拿她搞對大法弟子下毒試驗。

黃曉慧從沙洋勞教所回家後,安陸六一零、國保數次去她家騷擾、企圖綁架她,使得她與家人居無寧日。

二零零一年末,黃曉慧再次進京上訪,被警察劫持關押在北京某處遭受殘酷迫害,後被劫持回安陸,因抵制警察惡行獲釋。

二零零二年元月的一天,黃曉慧做家務時,被警察陳新運等綁架到四里看守所,非法關押半年後,身上長了一身的疥瘡,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才被釋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期間,黃曉慧去看一位法輪功學員時,碰到安陸北城派出所警察吳自祥帶著四、五個警察開著警車到學員家騷擾。警察見到黃曉慧就對她拳打腳踢,把她打得臉上、嘴上幾處流血,最後警察強行把她拖上了警車,送安陸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天後將她劫持到沙洋勞教所非法勞教。她兩次在沙洋勞教期間受盡了各種摧殘與人格凌辱,夏天強迫她在午時的烈日下曝曬幾個小時等。

二零零六年十月,黃曉慧在火車上給世人傳播法輪功福音時,被未明真相的人誣告,遭乘警綁架,非法關押在安徽阜陽看守所(已被非法枉判兩年勞教)關押二十多天,受盡了各種摧殘,她絕食反抗十七天,看守所要她交幾千元錢,她沒有,人快要死了,才通知家人去接回。

人是接回來了,但是她的身體每況愈下,急速病變,她的口腔嚴重潰瘍,外嘴唇腐爛,牙齒蛻變成土黃色,人感覺頭重腳輕,心慌氣短,有時感覺心臟要脫出的難受、身體不能平衡、時有摔跤、面色憔悴蠟黃,精神恍惚,經過四個多月的痛苦掙扎於二零零七年三月含冤離世。

安徽阜陽看守所警察到底對黃曉慧做了甚麼手腳致死黃曉慧,我們暫時不得而知,但是神目如電,真相總會大白於天下,惡人必將被繩之以法。

在長達近八年的迫害中,我的妹妹黃曉慧遭受了沉重的肉身摧殘、人格尊嚴受到羞辱。由於我的妹妹不想讓我們傷心,從不跟我們講述她在勞教所、看守所等遭受迫害的具體情況,所以她所承受的迫害我也只知其一、二。

鑑於所有參與迫害的單位與個人所犯以上罪責,皆因江澤民一手造成,本人對他們暫不起訴,一切由江澤民負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