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打真相電話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以前雖然也曾參與過營救平台重點專案行動,但這是第一次連續撥打三天專案。每一次大型的專案行動,都匯聚眾多大法弟子的努力以及方方面面的配合協調,只為了能讓更多的眾生明白真相,尤其是受中共毒害甚深的公檢法人員,更是我們要救度的。師父說:「真正被迫害的不是你們而是世人。人們都看到法輪功被迫害、大法弟子在反迫害,其實反迫害是個表象,救人才是真相,揭露那個邪惡也是為了救人」[1]。

一、專案撥打情況

這三天來我都是撥打同一包電話,因為第一天撥打的情況並不是很好,有很多號碼都沒有接聽,於是打算明後天再接著打。我告訴自己要堅持,現在是在跟舊勢力搶人,每一個眾生我都要救!

不管電話有沒有接聽,不要氣餒,一定要把電話打透,把真相傳遞給眾生。每個號碼都是中國大陸的同修冒著生命危險取得的,很不容易的通過各種途徑傳遞到海外我們手上來,即便電話中傳來的是空號或者停機,我仍然堅持撥打,並且在過程中不停的發著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

當電話還沒有接通之前,通常我會很專注的發正念,或者就開始講真相,在中國大陸電話常被監聽。雖然對方沒有把電話接起,但我不想錯過任何一絲讓對方聽真相的機會。我通常會一邊記錄每個號碼撥打的時間點,讓下次撥打間隔大約五──十分鐘,也會寫下自己講真相的內容,看看還有哪部份真相還沒講透,這麼做一方面也是讓自己先穩住,去除怕心,當電話一接通時便可以順利的帶出真相。

這次撥打的電話中,聽真相的情況很少,接聽時間都不長,有一個通話大約二分多鐘,對方很生氣的告訴我,自己被打擾了,而且不在公檢法單位工作,不想接到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後來再打就不接了。

就在當下,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愛面子的心很重,就是這個心阻礙著自己去救人,讓自己懈怠了,漸漸脫離了營救平台電話組。當我遇到別人說些不好聽的話時,我就會退縮,不知道要怎麼再開口講真相,這個情況一直障礙著自己,沒有真正的從法上認識打營救電話的重要。不論對方是不是公檢法人員,都應該聽到大法的真相,因為眾生對大法的態度就是在擺放他自己的位置。當遇到對方說法輪功的事情跟自己沒關係的時候,可以善意的告訴對方:「打這個電話是希望你能平安,現在中國人人自危,人人都要跟共產黨劃清界限,國際社會都在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但仍有許多中國人不知道這場迫害的真相,甚至有不知情的人向公檢法單位舉報法輪功學員,無意中犯了罪。現在中國發生許多天災人禍,像是北京的霾害、禽流感的疫情,這都是老天爺要警醒世人的現象。能接到這通電話是個緣份,希望你明白法輪功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真實情況,選擇正義的一方,並能善待身邊的法輪功學員。」

二、重新審視自己的修煉狀態

在這次專案行動之前,我已經很久沒打電話了,給自己找了很多藉口:時間很少,項目忙不過來等等理由。可是我心裏總是隱隱約約的感到很不安,很不踏實。在撥打專案的前幾天,嘴上長了一個大水泡,還帶著膿。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不能放鬆了自己的修煉,該回營救平台去撥打電話證實法了。

我也時常在想為甚麼打電話接聽率不高,是不是自己救人的心還不到位?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句話,如果一個人沒有自己的任何觀念,不站在個人的利益角度上作為出發點,真心為別人好,給別人講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訴他甚麼樣是對的,他會被感動的流淚。」[2]我想自己的善修的還不夠,沒有打動對方,讓他們體會到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慈悲,不願見到他們在未來被淘汰。

在撥打電話的過程中,深切感受到自己許多方面的不足,修煉上不夠紮實,學法的質量不夠,自己的層次不夠高,撼動不了對方,救度眾生的力度還不夠大。以前我總是很自卑,覺的自己比不上其他同修,別人好像都修的比自己好,我可能永遠也圓滿不了,浪費很多時間在懊悔,這種負面思想一直在糾纏著自己,讓自己精神不起來。在營救平台大組交流時,同修反饋時提到類似的情況,大意是說自卑並不是大法弟子的狀態,我們應該擺脫這種負面思維,借鑑同修好的電話撥打經驗,參考不同的真相切入方式,讓自己一次比一次的進步。

這幾天在學法中,體悟到師父一再強調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以及救人的急迫性,師父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3]

以上是自己近期的修煉心得,因個人層次有限,如有任何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