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救人落到實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一日】我用手機打電話已有三個年頭了,由開始的緊張、害怕、語無倫次,到現在的坦然、鎮定、運用自如,經歷了一段實實在在的修煉過程,從中去掉了很多人心及邪黨文化,使得自己迅速在法中成熟、昇華,逐漸的將證實法救人落到了實處。

一、救人要落到實處

剛開始時我眼睛總是盯在「三退」人數上,一會兒就數數看退了幾個了,只要有人退就高興,不退心裏就犯堵。特別是遇到甚麼都沒入過的,就覺的掃興,簡單的告訴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的,就草草收場了。

因為我們撥打的電話都是曾接聽過語音電話超過兩分鐘以上的民眾的號碼,就認為對方真相都已聽過了,只要退了就行了。我身邊的同修也都這麼認為。可過程中我發現並非如此,作過「三退」仍不明真相的人還不在少數,他們經常會提出一些被邪黨謊言灌輸的問題,如:為甚麼要自焚?為甚麼要圍攻中南海?有病為甚麼不讓吃藥?共產黨給你工資養活你為甚麼還要反黨?做資料、打電話的錢哪來的?等等。這不得不促使我從新思考救人的方式和做法。

再次反覆認真學習師尊有關講真相救人的法理後,我有了清新的認識:世人被邪黨謊言毒害的太深了,特別是「天安門自焚」假案,都到了談虎色變的程度了,一提法輪功馬上聯想到「自焚」,便心生抵觸。再加上多年來邪黨利用媒體及各種方式長期向人們灌輸其「偉、光、正」的謬論,竭力製造謊言為其歌功頌德,一般人根本不了解惡黨的邪惡本質,怎會想到自己一直被泡在謊言欺騙中?如果不明真相,還在認同邪黨、與邪惡站在一起,仇視救人的佛法,就是違心的退了又有何用?能真正得救嗎?

思路清晰後,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一定按照法的要求把真相講到位:法輪功是甚麼?共產邪黨是甚麼?為甚麼迫害法輪功?為甚麼天要滅中共、三退才能平安保命?特別是「天安門自焚偽案」、大法洪傳、活摘器官以及目前的訴江大潮等。

每通電話只要對方不掛機,我都不惜時間直至講明為止,這樣世人接受的非常好,三退後連聲道謝。最後我都要告訴他們,把這些真相一定告訴你的親朋好友,特別是你的家人,千萬別再相信那些欺騙的謊言,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能遇難呈祥,這樣做你也會積大功德,一定會得福報的。

這樣每次連續打到兩個小時左右就會很累,口乾舌燥、喉嚨發緊,但再苦再累我都會堅持,盡我最大的努力去救度那些有緣人。有掛機不聽的我就反覆重撥,直到接聽為止。只要他肯聽就有救,我就抱定這樣的信念請求師尊加持,讓接到電話的人主意識精神起來,明白的那面起作用,不要掛機,清除阻礙世人接聽電話明真相得救度的一切邪惡的生命與因素。

二、幾個近期講真相的事例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一青年男子接起電話馬上就掛,我重撥了多次後他說話了:「不要再打了,你們這種電話我接過多次了。其實我對法輪功也沒甚麼太多的看法,就是圍攻中南海讓我實在難以接受,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嗎?」

我說:「聽的出來您很有素質,也很善良,絕非等閒之輩,但非常遺憾!您被騙了這麼多年還不自知。」他急切的問我為甚麼?我便從天津事件到江澤民集團如何設下陷阱誘導法輪功學員去中南海,再到當時的總理如何接見法輪功代表,如何給以肯定、給予支持、和平解決此事。這一壯舉如何震撼世界,各國媒體如何高度評價……

最後我說:「既然您對這件事情印象這麼深刻,請回憶一下當時的鏡頭畫面,您現在不受任何影響,用您的智慧去斟酌。哪有那麼文明的‘圍攻’啊?所有去的學員全部站在馬路牙子的裏側,在靜靜的等待,沒有一點聲音和騷動。再看撤退時秩序是那麼的井然,地上一塊紙片都沒有,就連警察扔在地上的煙頭都全部拾起放到自備的方便袋裏帶走,這一壯舉被世界譽為‘四二五’里程豐碑,載入歷史的史冊。」

他聽後激動的說:「原來是這樣啊!還真是不知道,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是黨員,你幫我退了。」

「幫我退出這個騙人組織,跟它丟不起這人」

一中年男子接到電話,說「自焚」太可怕了。我說:「你上當了,‘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演戲。」他說絕對不可能。

我告訴他:「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早已嚴正聲明:‘天安門自焚’是中共一手導演的戲。現在多數人都知道了,你還被蒙在鼓裏。江澤民當時看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幾年就達到了上億人,他害怕、妒嫉,要迫害想找茬,但怎麼調查也沒有一個壞人,相反都是壞人修煉後變好了,都按真善忍做好人。這樣他更加害怕了,都做好人了誰聽他的呀,又找不到一點迫害的藉口,於是便製作導演了那場偽火,以此激起民憤,作為他迫害的藉口。請問:你看見哪個警察背著滅火器在天安門廣場站崗巡邏?人的氣管割開後氣流不通連聲音都發不出來,那個叫劉思影的女孩還能唱歌,你不覺的可笑嗎?眾所周知人的頭髮最易燃,你看那個王進東,衣服、臉都被燒成了那樣,可頭髮卻完好無損,再看他兩腿中間夾的綠色塑料汽油瓶子連形狀都沒變,甚至連熏灼的痕跡都沒有,你不覺的是在演戲嗎?就連央視記者都不得不承認那是補拍的鏡頭……」

這時我聽到對方開罵了:「共產黨太缺德了,騙你真是沒商量,啥事都能幹出來,趕快滅了它,越快越好,請幫我退出這個騙人的組織,跟它丟不起這人。」

「求你一定替我們向李大師問好」

一次我把電話打進湖北的一個區政府辦公室,一男士接聽後態度生硬的說:「你知道這是哪兒嗎?這是區政府,你打到這來讓我退黨,你想害死我呀?」然後掛斷,我重撥過去,他說些不中聽的話又掛斷。我聽到裏面還有其他人在說笑,心中生出強大的一念:「我今天一定救了你們所有人!」我一邊求師尊加持,一邊反覆重撥,師尊看到我的堅定正念,幫我打開了通道。

當他再次接起時,被我的善心和誠意所感動,聽著聽著便開始和我互動了。我說:「聽的出來,您應該是這裏的領導,請把手機免提打開吧,讓大家都來分享,我今天告訴你們的是救命的真相,因為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只有明白真相選擇正確才能夠得救,希望您和您的屬下都能平安躲過劫難進入新紀元,也不枉您的屬下跟您一回。讓他們放下手裏的工作,都來認真的聽一聽,這樣的機會不會總有的,他們如能得救一定會感謝您的,您也是在做一件功德無量的大好事。」他聽後順從的把免提打開,並招呼他的屬下:「先別幹了,都聽一聽吧。」

他對我說:「這樣的電話總有,都是錄音的,翻來覆去就那幾句話,沒有探討的機會。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於是他就問這個咋回事?那個為甚麼?都是邪黨灌輸的污衊謊言。我同他一起剖析、為他解答,直到他滿意為止。我們溝通了四十多分鐘,在場的五人全部停止工作,靜靜的在聽著我們的對話,不時的在小聲議論著。

最後他非常誠摯的感謝我,並很生氣的說像他們這些並不算笨的人卻被騙的像個傻子一樣,並大聲痛罵共產黨,痛罵江大蛤蟆。最後還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場的五人全部退黨。那一刻我感覺師尊就在我們身邊,我流淚了,聲音哽咽著說:「不要謝我,是慈悲的李洪志大師讓我們救人的,要感謝李洪志大師。法輪功弟子冒著生命危險,頂著巨大壓力,寒來暑往,用自己節省下來的錢救人,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大法的指導,我們是很難做到的。」他聽後大聲的說:「謝謝李大師!求你一定替我們向李大師問好!」

我深深的感受到了他們那難以抑制的感激之情,他們的本性在復甦,明白的那面在雀躍。我發自內心的感恩師尊!如果沒有師尊的慈悲苦度,善良的眾生就真的沒有歸路了。同時也深感自己責任重大,我暗下決心:一定加倍努力,能多救一個是一個,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眾生的期盼。

三、打電話救人的體會

通過打電話救人,大概的整理一下自己現在的粗淺體會:

1、一定要學好法、修好自己,使得自己有足夠的能量去完成「助師正法」這神聖的使命!

2、注重救人過程而不是結果。我們都知道,即使世人「三退」了,可是根本不明白真相,仍在抵觸救人的大法是不能得救的。因為邪黨污衊大法的謊言已先入為主,多年的欺騙灌輸已根深蒂固,這著實需要我們下一番功夫,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的清的,必須用有理有據的事實真相才能打開他們的心結,只有破除謊言、明白真相方可得救。自動語音電話有一定的侷限性不能完全依賴,我認為有條件的話還是放下人心進行對打,這樣能使被救者和我們一起互動,能夠針對他們的心結去講,幫他們走出誤區,使之真正得救。同時對我們自己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修煉機會,過程中如果我們能夠把握好,時刻站在法上,救人不忘修己,就能迅速的去掉很多人心,如:怕心、安逸心、爭鬥心、怨恨心、顯示心……可謂是一舉多得。

3、每天都要擠時間上明慧網,在了解掌握基本真相的同時,借鑑同修講真相的經驗教訓,緊跟正法進程去講,如:三退人數、訴江大潮等。

4、不要撥過去對方不聽掛機就算了,儘量不錯過一個有緣人。要用強大的正念反覆重撥,同時請求師尊加持,清除阻礙世人接聽電話明白真相得救度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另外,我認為組織好自己的語言也很重要,我們的語言也在證實著法。要用善心和誠意去打動對方,要讓對方感受到真的是為他好。切忌做作,拿腔拿調讓人聽著不舒服,心生反感也會使被救者失去機會。

5、有聽點再掛機的,再次重撥後我通常選用一句過渡語銜接後再接著上次的內容繼續講較好,注意避免重複累贅,這就需要我們有一個清晰完整的思路,避免東一耙子、西一掃帚的隨意去講,這樣重撥幾次後就能把基本真相分成片段講的較全面了,即使他不退,也為下一個同修勸退作了很好的鋪墊。我就遇到過這樣的人,說有人都給他講過了,但他沒退,像這樣的我就不再多講了,以免浪費時間,直接告訴他這些都是真的,都是為你好,不要給自己留下遺憾,機會不會總有的,退出來吧。聽的出來你是好人,做邪黨的陪葬品實在不值。這樣很容易就退了。

四、準備好「過渡銜接語」 靈活運用

我勸退的開頭語通常都是這樣講的:「您好!跟您說一件正在發生的大事,三退平安保命,相信您也一定聽說了。這件事情非同小可、絕非兒戲。」接著講為甚麼要三退與法輪功真相。我重撥的「過渡銜接語」都是根據開頭語和接聽中斷時的內容設計的,這樣銜接就非常自然。用的時候靈活運用,不同的人或內容中斷到哪裏我會採用不同的過渡語,不一概而用,要量體裁衣,這樣重撥效果比較好。我勸退的人中多數都是重撥後才退的,我把這種方式和當地的同修交流後並一起實踐,效果都很好。

這裏把我現在使用的「過渡銜接語」整理出幾條與同修切磋,以供參考:

1、「不要再放棄了,那會留下遺憾的,真的沒有後悔的機會呀,等你看到了再相信就甚麼都晚了。」

2、「這件事對您來說太重要了,聽一聽吧,每個人都在其中啊!在這歷史更新的時刻,每個人都必須作出選擇,擺放好自己的位置。」

3、「珍惜吧!機會不會總有的。要為自己負責,也為家人負責。」

4、「兼聽則明,偏聽則暗。聽一聽,用您的智慧去想一想,多問幾個為甚麼?為甚麼全世界100多個國家、上億的人在修煉?為甚麼各個國家都非常支持,只有中共在迫害?」

5、「俗話說無風不起浪,您不覺的這個風浪太大了嗎?全世界掀起‘三退’大潮。用一個開始不相信並非常反感,後來看了《九評共產黨》天書之後心服口服的名人的話講,哪個國家能開的起這麼大的國際玩笑啊!因此奉勸您也能聽一聽,想一想,這對您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6、「俗話說:聽人勸吃飽飯。如果現在不信等到淘汰開始看到再信就甚麼都晚了。就像南亞大海嘯,當地的土族人告訴快跑海嘯要來了,可當時風和日麗、氣候宜人沒幾人相信,瞬間海嘯真的來了,幾十萬人被無情吞沒。」

作為大法弟子我們都知道,現在的時間是師尊用巨大的承受為我們、為眾生而延續的。師尊在等待!在期盼!我們應趕快精進起來,踏踏實實的做好我們該做的,不能讓師尊的心血白費,不能給自己留下太多的遺憾,更不能讓自己世界的眾生失望,要對得起大法弟子這神聖的稱號!

層次有限,意在切磋,如有偏頗,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