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講真相 感受世人覺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時間飛逝,我已在利用電話救人這個項目中不知不覺的走過三年多了。今天我就談談我在打真相電話中的體會和感受。

用電話救人是我多年前的願望,因經常聽海外同修往國內打電話救眾生的心得,那時我們還只是用手機發短信。也許這個願望早已在我心裏生根了,就在我們國內也大面積開展用電話救人的項目時我也就自然的走了進來。

因有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堅實基礎,所以用電話救人我也沒有甚麼心理障礙,做起來得心應手。在這幾年打電話救人過程中修去了很多人心,如:爭鬥心、歡喜心、顯示心、怨恨心等等。思想境界得到了提高,也積累了很多經驗,同時也形成了一套自己講真相救人的路子。

我無論做任何大法項目都會有始有終,從不半途而廢,過程中不被干擾所動。我們都知道,師父早就給我們鋪墊好了這一切。我一直是在家裏打電話,上午學法,下午打電話救人。因還要照顧家裏的老人,時間很緊,下午也就只能打兩個小時左右,有時也在晚上六點半到八點半打電話。因我還負責資料點這一塊,所以每週還要拿出兩天的時間做資料,這兩天就擠時間晚上打。

另有一位學員與我配合,一起做救人的事。

打電話前我們先坐下來發正念,徹底清除我們空間場範圍內的一切邪惡,同時請師尊加持我們,我們所打出的電話請師尊加持走另外空間,讓對方能接電話、聽真相,生命得到救度。全盤否定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安排。發完正念才開始撥打電話。

我們週一到週五撥打南方、北方的普通號段;週六、週日撥打某個特定地區的電話和本省法院的電話,特定地區和法院的電話都是有名有姓的,所以效果很好。有一天打了兩個小時,那個特定地區有八人「三退」,法院勸退了十四個。又撥打了半個小時的南方號段退了六個,那天兩個半小時共勸退了二十八個人,這是我們自打電話救人以來退的最多的一次。我們狀態好的時候能勸退二十個人左右,狀態不好的時候也就十個人左右。

在這兩年打電話救人的過程中遇到各種心態的人,有的聽真相不表態;有的接了就掛掉;有的和我探討後做「三退」並表示感謝;有的談過後認可我說的,但先不退,說「再了解了解」,這樣的人,我就把他的號碼保存下來,過段時間再打,或請其他學員給他打。

這其中還有戲弄人的,說他沒入共產黨,他是國民黨,又說些不著邊際的話,怎麼跟他講真相都不聽,還不掛電話,耗費我們的電話費。還遇到有色心的,還有罵人的。最初遇到罵人的,自己嘴上說不生氣可心還是氣得心血沸騰。有一次遇到一個罵的非常兇的,怎麼跟他講都不聽,而且罵的很難聽,我把手機狠狠的掛了,憤憤的說:「救你命你還罵我,等到法正人間的時候看你怎麼活!」話音剛落心裏一陣難受,是呀,這樣的眾生到那時該怎麼辦呢?我的眼淚「唰」的一下下來了,流著淚緊接著撥下一個電話號碼,但從此我沒有了氣恨。

當然了讓我感動的眾生就更多,在這裏僅舉幾例。

「預備黨員,咱們也不能預備著(當陪葬)呀!」

一天,同組的一個大法弟子給了我一張電話號碼單,電話的所有人的情況寫的非常詳細,其中有一個叫「曉東」的三十多歲,是位養挖溝機的。他接通電話,我說,餵!是曉東兄弟嗎?他說:是呀。我說,你挖溝機的活還幹著嗎?他說:姐呀,今年的活一點都不好,我的車到現在還閒著呢。我說:那姐告訴你兩個好辦法,也是好事兒:一個是心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因為這是佛法嘛,你知道這個大法好,你幹啥啥順,碰著不好的事兒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還有一個是「三退」保平安,就是退出你曾經加入過的少先隊、共青團和共產黨,用小名或假名都可以,別當共產黨的陪葬。我問他是黨員嗎?他說不是,我說那就把少先隊、共青團退了吧,姐祝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說:行。他又問了一些問題我給他詳細的講了很多,他完全明白了,連聲說謝謝。

當我又打了幾個電話後,接到一個來電,一看是曉東來的。我問他有事兒嗎?他說:「姐呀,我得謝謝你,多虧你跟我說這事兒了。我剛才好懸哪,出車禍了!我和我的司機正開車呢,車轂轤突然鬆了,我就大聲念你告訴我的那九個字,車轂轤沒甩出去,我倆也安全了,太謝謝你了!」我說:「那你就謝大法師父吧,是大法師父救了你們!」

他答應著,又說:「姐,你把我的司機也給退了唄,他是個預備黨員,我想這‘預備黨員’,預備啥呀,咱們也不能預備給共產黨當陪葬品呀,也得退呀!姐,你說對不對?」我高興的說:對呀,當然得退了。你的悟性真好!他高興的把他的司機的姓名告訴了我,又說:「姐,我接觸的人老多了,等我幫你勸他們退。」我說:那太好了,等過一段時間姐再給你打電話。

掛了電話我心裏很有感觸,心想,他的悟性真好,這一念了不起,給自己真的選擇了一個美好未來。

香港先生說:「謝謝,只要平安就好了!」

一天,接通一個南方人的電話,我開始講:「給您打這個電話是想告訴您兩個保生命平安的事兒,一個是請你心裏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有福報,因為他是佛法。還有一個三退保平安,給你取個化名心裏退出你曾經加入過的少先隊、共青團……」,還沒等我說完對方就說:「停─停─停─」拉著長音連說三個停。我馬上接過來說:「不能停,因為共產黨從建政以來、歷次搞運動它殘害的就是咱們老百姓。它從文化大革命到六四屠殺大學生、九九年迫害法輪功,它是罪惡滔天的。法輪大法在國外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是佛法修煉、是真、善、忍,共產黨是假、惡、鬥,它迫害佛法是要遭天滅的,等老天要清算它的時候,凡是戴過紅領巾戴過團章入過黨的都是它的陪葬。先生,你今天接到這個電話是福音,請你別錯過機會,給你取個化名心裏退出來,古人說:三尺頭上有神靈,退出來你會得到神佛的護佑,我祝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語氣帶著威嚴一口氣說完。

對方聽完後又拉著長音說:「哎呀!我不是你們那個甚麼紅領巾吶,我是香港人吶!」噢!我恍然大悟,馬上笑著說:「啊,你是香港人哪,那你知道法輪大法好嗎?」他說,「我知道,我知道,我們香港好多煉法輪功的、公園裏、大街上好多很隨意的,國外也很多,就是你們大陸不許煉。」我說,是呀,因為共產黨是個專制的黨,對老百姓是很兇的。我問他來大陸是做生意嗎?他說他在這裏上班,我說:那就請你常念「法輪大法好」吧,會有福報,我祝你財源興旺、健康平安。他說:「謝謝,只要平安就好了。」

放下電話我心裏別有一番感慨,兩種社會制度下的人有兩種思維,邪黨文化把老百姓的國民素質搞的一塌糊塗,道德底線崩潰,只認錢、不要命。很多接了我的電話聽完真相的人說:「你為我好那你給我匯兩萬塊錢,不給錢就別跟我說這些。」我說錢是自己通過勞動付出掙來的,我告訴你的是救命的事兒,命沒了你錢再多有用嗎?他說他「就要錢,不要命」。這是典型的被邪黨文化毒害的生命。

台灣先生說:「我誠信法輪大法,誠信李洪志老師!」

前幾天我又遇到一位先生,給他講完真相後他說他是國民黨。我心裏想又要費口舌了,對方又接著說:我是台灣人。我笑著問他:那你知道法輪功嗎?他說:「我當然知道,我母親和我兄妹都煉法輪功,我誠信法輪大法,我誠信李洪志老師!」

我聽了好感動,我說:「我們師父去過台灣講法。」他很自豪的說:「我母親她們都去參加了。」我們愉快的交流了好一會,他跟我說:他來大陸二十多年了,是做生意的,也知道共產邪黨的腐敗,老百姓到政府正常辦事都難。最後我告訴他常念法輪大法好,祝他健康平安。他連聲說謝謝,也祝我健康平安。

「你們一定要把這件事做下去!」

有一天,電話中我遇到一位男士,我給他講完真相後他平穩的說:「我是黨員,我已經退了。」我問是我們的人給退的嗎?他說話聲音平穩低沉,說是自己上網退的,他說他以前經常上我們的大法網站和大法弟子辦的網站。我問他身邊能接觸到我們煉法輪功的人嗎?他說他經常去香港,在那邊能接觸到。現在很長時間沒上網了,被他們給屏蔽了。

我問為甚麼?他說因為他上網聯名起訴江澤民,國安到家裏來騷擾他,而且還警告他。他說:「我了解你們,你們一定要把這件事做下去,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聽他說完這句話我感覺他有些激動,但聲音沒提高還是那麼平穩,我也有些激動,眼裏含著淚說:「謝謝你,我們會一直做下去的,我們每天打好多電話,就是在救人,讓世人知道法輪大法真相,知道共產黨的邪惡。」

他又問我:「你是國外的還是國內的?」我告訴他我是國內的,東北人。他說:「要注意安全,他們會監控的。」我說:「它監控不了我,我用的是臨時卡。我們不怕它,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我們要一直做到老天滅它的那一天。」他連聲說:「是的,是的。」然後我又說:「先生,我真的很為你高興,給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他又連聲說「謝謝!謝謝!」

放下電話我已經是淚流滿面,當我寫到這的時候也是淚流滿面。

用電話救人已是我日常修煉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有幾次快到打電話救人的時間了,突然從內心深處無形的湧出一種興奮的那種感覺。由於全身心的投入,兩個小時下來放鬆的時候,才感覺到很疲憊,口乾舌燥的,當看到手裏每天的三退名單時,雖然這其中也有酸甜苦辣,但心裏非常踏實。我知道只有每天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才能有這種踏實感。

每天打電話總是覺的時間過的太快,總想讓時間慢下來好多救人。我每天救的人數雖不多,跟做的好的同修相比差距很大,但我在全身心的做,我要一天比一天做得更好些。

感謝師父!

感謝在我們身後投入無數精力的國內外電話組的技術同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