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今天象看正法修煉的延續(9)

2003:罰星雙犯氐 天譴降瘟疫(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師父一再為大法弟子延續修煉的時間,很多弟子知道珍惜,精進不停;但是也有不少人聽疲了,對時間的推延半信半疑,一再懈怠成了中士聞道,甚至不信動搖,離開了正法或者走向反面──這些都是始於對大法的似信非信,根源上可以追溯到舊勢力對中華神傳文化的破壞,造成現代人認識大法的障礙。

本系列文章展現天象文化的精妙奇準,以佐證正法時間的一次次延長,同時揭開相關的偽史,展現塵封的歷史真相。期待著那些被人間的光怪陸離吸引得不能精進的弟子,甚至脫離大法的昔日同修,能夠在這些首次展現的歷史華章中,明白歷史奠定的真機所在,從新回到大法中精進起來。歷史的精彩,是為今天人類認識正法、得救而展現開來,是為大法徒圓滿回家而做的精心安排。

本文是個人在大法修煉中的所悟,謹供交流。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大家指正,更請大家以法為師,秉持修心的根本。



(接前文

時間的坐標推到了2003年,在二十八宿的東方蒼龍七宿星區,又出現了一個凶險的天象:太白金星、熒惑火星,雙雙犯入氐宿。

圖:2003年天象圖,雙星犯氐應天譴,華夏大地虐非典
圖:2003年天象圖,雙星犯氐應天譴,華夏大地虐非典

前面我們講過,氐宿是天子之宮,熒惑火星留守在氐宿範圍(在此範圍拐彎轉向),是賊臣謀逆天子的象徵,而這次,火星、金星不是留守氐宿,而是同時匆匆進犯氐宿,又匆匆離開,這個天象意義是甚麼呢?

《史記﹒天官書》說:「氐為天根,主疫。」我們知道,熒惑火星,又名赤星、罰星、執法,在天象學中代表著旱災、飢疾、兵亂、死喪;太白金星,也是著名的罰星。兩顆最嚴厲的罰星進犯(不是留守)氐宿之中,顯然對應天下(中國的天象文化,對應中華的天下)出現大瘟疫。

2003年1月1日,正是SARS剛開始感染醫務人員、被大陸醫界一線的權威認識的時刻:一種傳染性極強的新瘟疫來臨!1月2日,大陸醫界權威專家隨即趕往廣東河源市調查會診。天象人間在此的對應,又一次一日不差!

1. 瘟疫是天譴,歷史已展現

瘟疫是人間最淒慘、最無助的一幕。古代人大都知道瘟疫是天譴、天罰,所以要拜天祈禱、躬身自省、改過行善來求神化解,這才是得救的根本,而人類越來越背離了這個根本,都在人類層面上求醫、求西醫。

當然,得病求醫是古今人類的必然狀態,有病不治會使一些沒到壽的人早死,但是在劫之人無論如何是治不好的。作為醫生,不管能不能治好,都應該盡力而為。當前大法弟子救度眾生也是一樣,不去判定他能不能得救,只要有一線希望,就要去挽救。但是挽救的根本,是用大慈大悲之心對待,幫人認識善惡因果、背離邪惡。

《聖經﹒舊約﹒出埃及記》講述了公元前十三世紀前後,摩西把淪為奴隸的以色列人拯救出埃及、回歸故土的歷史故事。其中講到了「埃及十災」,那是邪惡的古埃及法老與正神為敵,給埃及人招來的十次天譴,其中三次是瘟疫。

【神降十災,誰能醒來?】

摩西以神的名義要求把共同信神的以色列人帶出埃及,法老信仰的是埃及本土的各種獸形的邪神,他不想失去給他當奴隸的以色列人,不同意。摩西就只好顯現神跡,通過降災,讓法老和埃及人醒悟,遵從神的意志。

(1)血水災:摩西的神杖當眾擊打河水,尼羅河水就變作血,死了很多魚。尼羅河是埃及的神河,在正神面前黯然失色!舉國恐慌,法老驚恐但仍不放行。滿七天以後,水源變清,法老心硬,認為血水災是偶然的。

(2)青蛙災:摩西的神杖再次當眾擊打河水,青蛙上岸遮滿了全埃及,進入了王宮,上了臥房。這也是在警告埃及人摒棄邪神,認識正神。法老嚇壞了,答應了摩西,結果入侵的青蛙都死了,遍地腥臭。法老見災禍消失了,又背信棄義。

(3)蝨子災:摩西的神杖當眾打擊大地,遍地生出蝨子。埃及人無處躲藏,奇癢難耐,但是法老鐵心不改。

(4)屎殼郎災:現在大部份都翻譯為「蒼蠅災」,我追查歷史影像,看到那不是蒼蠅,而是蜣螂,俗名屎殼郎。屎殼郎以糞便為食,能從無到有滾出糞球,被古埃及尊為聖甲蟲,有些埃及的護身符就是屎殼郎的形狀。這次以埃及崇拜的神蟲降災,還是警告埃及人放棄邪神,認知正神。屎殼郎爬滿了埃及大地、院落內室,法老嚇壞了,答應了摩西,求他讓「聖蟲」離開埃及。災難撤去,法老又硬了心腸,還是不讓走。

(5)第一次瘟疫:畜疫。摩西警告法老,法老不聽,瘟疫降臨,埃及人的所有畜生都得了重瘟,損失慘重,但是法老仍不悔改。

(6)第二次瘟疫:泡瘡疫。埃及祭神的時候,常把灰揚向天空,認為這能消災解禍。而摩西此次向天揚洒爐灰,灰塵落下,埃及人、畜身長泡瘡,痛苦異常,法老卻邪心更硬。

(7)雹災:摩西當眾以杖指天,天就打雷下雹,冰雹打壞了所有的莊稼,打傷了人和牲畜,惟獨以色列人所住的歌珊地沒有冰雹。法老震驚,口裏認罪,求摩西開恩,但是災難停止了,法老故伎重演,食言,再與正神為敵。

(8)蝗災:摩西再次發出警告,埃及蝗蟲鋪天蓋地,吃光了地面的綠色。法老找來摩西求饒,摩西求神止災之後,法老依然食言。

(9)黑暗之災:埃及人崇拜太陽神,摩西神杖當眾伸向天空,太陽隱去,埃及遍地漆黑三日。這還是警告埃及人,要認識正神,可是法老只允許摩西帶以色列人走,卻不得帶牲畜,行進在曠野中沒有牲畜,就沒有吃的,等於自尋死路。摩西不同意,法老卻說如果再見到摩西就殺無赦。

(10)第三次瘟疫:長子頭生之災。摩西預言死神將收走埃及人的一切「頭生」──母親的長子,母畜的第一崽,並讓以色列人連夜在門框上塗羊血,作為死神逾越的標誌,這就是逾越節的由來。結果所有埃及人的頭生都死了,法老的兒子也在其中。遍地哀號,法老大驚,不得不讓以色列人離去。

當今中共迫害大法,天譴決不只是那一次瘟疫,各種各樣的天災人禍頻頻出現,也同樣被很多人認為是偶然的,因此這些人繼續行惡,不肯棄惡從善,而是重複著古埃及人的教訓。

【劈紅海神跡大顯,害正信死路自陷】

失去了百萬奴隸,埃及法老和他的大臣們又後悔了。法老率領大軍,開出了埃及所有的戰車,去追殺以色列人,一直追到了紅海岸邊。摩西施展神通分開海水──人們都以為那是神在施展神力,我看到其實那都是摩西本人的功能神通,他是在求問神:「我能不能這樣施展?」如果主神不允許,摩西是施展不了的,允許才能公然顯現大神跡。

以前摩西施展的都是小能小術,像變戲法一樣,或者似乎是偶然的事件,比如瘟疫來去匆匆,給不信正神的埃及人以教訓,讓他們迷途知返。但是也有很多埃及人執迷不悟,揚言非得要親眼看到摩西施展大神跡才能相信──這和現在那些非得看到大法和師父給他施展神跡才能信法、才能停止迫害的人是一樣的心理──救人只能在迷中救,絕對不能用神跡破迷,一旦神跡大顯的時候,一定是救人結束,報應臨頭的時候。

紅海被摩西劈出三面水牆,顯出海底的沙地。那不是電影中演的兩面水牆,不是一條海底大道直通對岸,當時根本看不到對岸。對以色列人來說,後面有埃及軍隊是死路,兩邊沒有路,前面是不斷後退的海水高牆,最終能走到哪裏?除了摩西,誰也不知道,只有憑著對正神的信念往前走。

看到這樣的神跡,所有的埃及追兵,都醒悟了,都知道這是真正的神來了──但是為甚麼他們還要聽從軍令,追下海底去殺以色列人呢?因為神已經不再給他們機會了。以前一次次天譴,已經給過太多的機會,此刻看到神跡大顯才醒悟,不算數,這樣與正神為敵、迫害到底的人,在神看來是最壞的人,要全部淘汰,所以都被魔鬼趕下紅海,操控他們的魔鬼都要淘汰他們。最後以色列人上岸,紅海合攏,埃及軍兵盡葬海底。

這些軍兵中的很多人在十次天災的時候,早就知道以色列人的信仰是正信,明白當時埃及人信的神是人造的邪神──但是心裏明白不算數,行為才是真正的意願展現。他們藉口自己是臣子、是軍人,不得不服從命令,哪怕是邪惡的命令,所以一直在昧著良心追隨法老行惡,最終自陷絕路,失去性命。

當今很多人不也是這樣麼?明知道法輪功好,也要追隨邪黨迫害,藉口就是服從命令,個人利益大於良知,最終的結果是甚麼?古埃及人已經上演過。如果能提前醒悟,提前改過,那就能抓住生機,也不枉對這部沉重的歷史大戲。

2. 迫害伴瘟疫,正信終崛起

摩西創立的猶太教再輝煌,也隨著時間的遷移不可避免的進入了末法時期。正神依然是正神,教義卻被歪曲,那人類就無法在那門中被救贖了。猶太教的神殿,都變成了市場,甚至做牲畜交易,難怪耶穌要把這些信神卻不知敬神的猶太人趕出神殿去。

【殺害耶穌】

猶太教到完全不能救贖人的末法時期,耶穌出世,在猶太教的基礎上,傳講新法、歸正教義,而猶太教徒不理解,反而害死了降生來救贖他們的耶穌。

我用慧眼通追視當時的歷史影像,在耶穌被押送到統治猶太地區的羅馬總督府之前,在猶太教審判的廳堂之上,很多猶太人讓耶穌顯現神跡:你顯神跡,我們就信你是上帝的兒子,怎麼不敢當眾顯示一下呢?不能顯現,你就是騙子。

這種心態,和當今迫害大法的人、和誤入歧途對大法不相信的人,是一樣的。其實,不到最後大清算的時候,或者規範教義的時候,不能神跡大顯。摩西是在清算古埃及與神為敵的壞人的時候,在規範教義傳「十誡」的時候,才神通大顯;耶穌神跡大顯──復活,也是在他最後規範弟子使徒的時候。但是眾弟子凡是親眼見到神跡大顯的,都修到頭了,境界層次都無法再提高了,後續做的只是再積累些威德而已。當今更是這樣,在給人留得救的機會,在給修煉者修行提高的機會,絕對不能破迷顯神跡。

為甚麼耶穌最後沒有像摩西那樣,清算那些迫害神的壞人呢?一個原因是耶穌慈悲,給這些人留下被救度的機會,另一個原因,是這些人的承諾定下的。

我用功能追查當時的情景:耶穌對要害死他的猶太教大祭司們說:「我是上帝之子,我的國和我的子民不在人間,你們害死我,罪業會太大,永生也無法償還。」而大祭司說:「我們不怕,你要真是上帝之子,我們願意償還,我們的子民可以再被殺,也可以滅國、沒有國家!」

這句話不但定下了他們自己的未來,也定下了猶太人子孫的千年未來──猶太人千年多來沒有祖國,被迫害四處漂泊。當然,猶太人中也有很多億萬富翁,國際大財閥,用功能追查這些人福德的根源,我看到當時迫害耶穌的時候,他們都是在不同階層伸出援助之手的猶太教人,儘管他們沒有救成,但是都盡力了,那一份真念感天動地,是被天地賜福、得大福報的。

很多人都想做大好事積大功德。人間平時沒有多少大好事可做,只有在滅佛的時候,在正法受難的時候,才有這樣的機緣。這個機緣對不同階層的人,都是平等的。當然對於大法弟子來說,救人是更大的功德,只是有人一再丟掉機會,不能堅定正信正行。

【尼祿的迫害與瘟疫】

耶穌被害死後,他的弟子使徒繼續傳教,一直在猶太教的迫害之中,很多使徒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猶太教的迫害,和羅馬帝國的迫害交織在一起。

公元64年,古羅馬帝國元首尼祿授命政府污衊基督徒為「邪教徒」,煽動羅馬民眾投身於政府的大迫害。大批基督徒被殺,被投入鬥獸場,在羅馬人的注目和呼喊聲中,被猛獸撕裂……還命人把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並排綁在花園中,作為夜間遊園會的火炬。

圖:油畫《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
圖:油畫《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描述了羅馬帝國殘酷鎮壓基督教徒的情景:競技場周圍的柱子上,左邊是遭受火刑的,右後方是釘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徒,中間的將被猛獸撕碎,臨終前在向神祈禱,正信不移。

公元65年古羅馬爆發瘟疫(後人有學者認為是重症瘧疾)。68年,羅馬城暴動,尼祿在逃亡中自殺,年僅31歲。

繼任的羅馬帝王們仍然延續對基督徒的迫害,他們不相信迫害信仰會給國家、給人民、給自己招來惡報,更不相信那場瘟疫是上天的警告。基督教一直被定為非法,有的地方嚴厲鎮壓甚至殺戮,也有的官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時鬆時緊的迫害持續近300年,籠罩羅馬的瘟疫也陰魂不散。

【奧勒留的迫害與瘟疫】

161年,奧勒留﹒安東尼成為羅馬元首,他在全國鏟除基督教徒,下詔把基督徒的家產判給告發者,利誘全國人去搜尋、告發基督徒。政府用種種酷刑,強迫基督徒放棄信仰,不放棄就被斬首或扔進鬥獸場被猛獸撕碎,還讓人觀看取樂。

奧勒留﹒安東尼執政5年之後,大瘟疫降臨了,史稱「安東尼瘟疫」。人口統計資料研究表明,安東尼瘟疫的平均死亡率約為7~10%,而在城市和軍隊約為13~15%,奧勒留﹒安東尼和另一位共治帝王也先後被瘟死。大瘟疫肆虐16年,古羅馬帝國走向了衰敗。

【德修的迫害與瘟疫】

249年,德修(Decius)成為國家元首,挑起了一次全國性的空前迫害,他下詔,以法律的形式規定人人都必須去拜祭羅馬的神像和羅馬帝王像,沒有這個證明,就會被處死。因為基督教規定不能祭拜別的神(就像佛教的「不二法門」),所以這等於是毀掉基督教的信仰,大批基督徒因堅貞不屈被處死。

次年,瘟疫再次降臨,德修也死於戰爭。這場瘟疫因基督教西普裏安主教的記載,而被稱為「西普裏安瘟疫」。這場大瘟疫猖獗近20年,2500萬人喪生。在高峰期,羅馬城每天死5000人,軍隊戰鬥力大減。接任的元首克勞狄二世也被瘟死。

【最後的瘋狂與無限的輝煌】

284年,戴克里先成為羅馬元首。他在位初期對基督徒較為寬容,他女婿加利流(Galerius, 伽列裏烏斯)是基督教的死敵,兩次縱火嫁禍於基督徒,最終促成了戴克里先在303年的大迫害:焚毀基督教的書籍,拆毀教堂;沒收財產;在軍隊和官吏中清除基督徒;後來直接以信仰劃線,信基督就被抓,被酷刑折磨,不放棄信仰即被處死。

瘋狂了兩年之後,戴克里先健康迅速惡化,不得不退位,加利流接任正帝之後繼續迫害。這次逆天的大迫害,給國家帶來的是戰亂,而疾病似乎集中到了加利流身上。310年,加利流得了怪病,痛苦萬狀。史學家記載:病痛殘酷的折磨正如他的殘酷統治一樣,他的睪丸感染化膿,長出巨大腫瘤,蛆蟲從裏至外吞食著他……上身乾巴巴的皮包骨,下身腫脹得像一個布丁,雙腳也變了形[1]。惡報折磨一年之後,加利流終於醒悟。他呼喊著上帝果真是存在的,真心地懺悔,在他管轄的東羅馬停止了所有對基督徒的迫害,並皈依了基督教。幾天後,加利流如釋重負地離世了。

306~312年的羅馬內戰,很像玄武門之戰。前面揭示過,玄武門大戰表面是爭帝位,超出人間的深層,是衛護佛法道法之戰,表層是人間戰鬥,背後是層層神魔大戰;而羅馬此次混戰,表面也是帝位爭奪,實際是為基督教平反而戰,背後也是層層神魔之戰。6帝爭雄,最後以少勝多、奇蹟問鼎的,是唯一信仰基督教的君士坦丁。

313年,君士坦丁和李錫尼(Licinianus)一起簽署了米蘭敕令,徹底在整個羅馬帝國給基督教平反。不久,李錫尼又開始打擊基督教,隨後就被君士坦丁打敗。橫跨亞、歐、非三洲大陸的羅馬帝國重歸一統,千古一帝的榮耀盡歸君士坦丁。現在我們知道,那是君士坦丁給基督教平反、復興基督教的天大功德所致,那是西方歷史上最盛大的功德。

圖:君士坦丁大帝雕像
圖:君士坦丁大帝雕像

(未完,待續)

下一篇目錄:

從古今天象看正法修煉的延續(10)
──2003:罰星雙犯氐 天譴降瘟疫(下)
1.《舊約》為《新約》鋪路,歷史為正法鋪路
2. 天象對人間 現實對預言 時間在推延



[1] (荷蘭)菲克﹒梅傑,《古羅馬帝王之死》,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9年6月1日第一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