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今天象看正法修煉的延續(3)

孔明傳代李淳風 預言文化一脈承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師父一再為大法弟子延續修煉的時間,很多弟子知道珍惜,精進不停;但是也有不少人聽疲了,對時間的推延半信半疑,一再懈怠成了中士聞道,甚至不信動搖,離開了正法或者走向反面──而這些都是始於對大法的似信非信,根源上可以追溯到舊勢力對中華神傳文化的破壞,造成現代人認識大法的障礙。

本系列文章展現天象文化的精妙奇準,以佐證正法時間的一次次延長,同時揭開相關的偽史,首次展現塵封的歷史真相。期待著那些被人間的光怪陸離吸引得不能精進的弟子,甚至脫離大法的昔日同修,能夠在這些首次展現的歷史華章中,明白歷史奠定的真機所在,從新回到大法中精進起來──真正的精彩,都在大法的真修中展現開來。



(接前文

上一篇,我們從天象角度,揭示了《推背圖》預言的精準;這一篇探究預言文化的源頭,必然追溯到《推背圖》作者李淳風的祖師諸葛亮──這個從古到今從沒有揭開的真相,還有諸葛亮的真容,在這裏第一次展現出來。

1.半人半神諸葛亮 家喻戶曉神跡藏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1700多年來,歷代帝王將相、文人墨客都在讚譽諸葛亮,近代小說的演義、戲劇的傳唱,把諸葛亮描繪成中華智慧的化身、一個能掐會算的神人、一位忠貞大義的道德楷模。諸葛亮成了後世家喻戶曉的人物,有關他的成語典故、民諺傳奇、小說戲劇,俯拾皆是,光戲劇就500多部。就是不信預言文化的人,也要把預言貶斥為「事後諸葛亮」,因為誰都知道,諸葛亮能掐會算,能預知後事。

諸葛亮真是這麼神麼?現在在科學上講嚴謹的學者,都認為諸葛亮是被越描越神了。他們認為,歷史上真實的諸葛亮,會看天象,不假,史書有證;文采飛揚,不假,多部名篇傳世;會算卦,不假,但是並沒有那麼神,是小說和傳說把他神話了。而這種結論恰恰是偽史給人造成的誤導。

我用慧眼通追查歷史影像看到:真實的諸葛亮,不是被神話了,而是被偽史大大掩蓋了;諸葛亮並沒有病死在五丈原,他是一個修行得道之人,怎麼會有病呢?他是上應天象,54歲假死脫身,而後隱跡山林繼續修行了25年,又完成了托起中華預言文化的重大使命。諸葛孔明的智慧和能力,遠遠超過了世人的理解能力,所以才創造了那麼多奇蹟,留下了那麼多世人難解之謎。

2. 八陣圖藏鬼神工,天數壓抑志未成

八陣圖
功蓋三分國,名高八陣圖。
江流石不轉,遺恨失吞吳。

唐朝杜甫的這首名詩《八陣圖》,描繪的是當時魚腹浦「八陣圖」的遺蹟,它在重慶奉節長江邊上盤踞了1700年,在1964年被拆除了。

那是不是諸葛亮擺的八陣圖?誰也不知道。《三國演義》是那麼說的,說這個八陣圖困住、嚇走了江東三軍大都督陸遜──人們只把它當作藝術虛構。在古代就有人說諸葛亮八陣圖沒啥神奇的,就是一個八卦陣。現代學者更把諸葛亮的八陣圖,說成一種普通方陣。至於諸葛亮的軍事才能,從古到今,普遍認為很一般,不如司馬懿……

這種認識也不能怪後人,都是偽史製造的後遺症。我們這個系列裏說的「偽史」,不是完全虛假的歷史,而是人為修飾、掩飾過的歷史。偽= 「亻+ 為」,本來就是「人為」、世人所為的意思。

魏蜀吳三國被晉朝所滅,成書於晉朝的《三國志》為了皇家司馬氏的面子,只能抬高司馬懿,不敢抬高諸葛亮。而且三國時魏國、吳國的史料,為了給自己人長臉,自然要掩蓋諸葛亮的光輝;而蜀國在劉備的授意下,不設史官,諸葛亮又很謙遜,從不誇功顯能,所以很多真相反而留在了史書之外的傳說之中。

穿越時空俯視諸葛亮的八陣圖,外觀平淡無奇,細看威力無比,令人不寒而慄。那是古代兵家的巔峰之作,神傳文化精華的精華。假如能請諸葛亮穿越時空回到今天,在今天擺出八陣圖,當代十萬現代化步兵進去都會被困死在裏邊!

這麼說其實一點也不誇張。古代魚腹浦的八陣圖石頭陣,並不是諸葛亮擺的,而是蜀地將士根據記憶,復原的八陣圖模型。而真正的八陣圖,是諸葛亮在從荊州遷往成都之前,就在入蜀必經的數座大山之間,依照山川地形擺下成的,那是諸葛亮修煉出來的一個龍形的護法,盤臥在崇山峻嶺之間(孔明道號「臥龍」,那不是無緣無故的名字),等待著十年後劉備兵敗至此,救主公一命。

圖:諸葛亮當年以這一帶山嶺為依托,開路設壘,把自然地形變成了八陣圖(谷歌地球軟件截圖)
圖:諸葛亮當年以這一帶山嶺為依托,開路設壘,把自然地形變成了八陣圖(谷歌地球軟件截圖)

十年後劉備興全國之兵伐吳,被江東陸遜火燒連營,敗逃至此進陣,諸葛亮放過主公,等陸遜大軍闖入之後,身在成都的諸葛亮啟動了八陣圖,巨龍首尾盤桓,把10萬江東人馬包在了裏邊──八陣圖不但能調用陰兵作戰,更厲害的是能控制人的思維:可以讓你自相殘殺,也可以讓你永遠找不到出口,所以我說現代步兵進去都出不來,思維完全被控制,武器再先進也沒用,電子設備再高級,在八陣圖吸聚的強宇宙能量下,也得失靈。

陸遜率的10萬江東精銳,不帶輜重,輕裝急行,在裏邊思維被控制,團團亂轉,再也找不到出路。人類有一定比例的人,是先天有陰陽眼,天目能看,在古代這個比例更高一些。當時陸遜這10萬人中有一些人大白天就能看到陰兵異靈,晚上看到陰兵鬼怪的人更多,因此吳軍都被嚇破膽了。他們又餓又累,三天三夜在裏邊轉,想原路返回都退不回去。做路標根本沒用,因為陰兵做怪,可以設置古代傳說的「障眼法」,甚至挪動空間,山形道路不斷變化,路標不翼而飛……

最後也不是《三國演義》說的「諸葛亮的岳父救陸遜出陣」。八陣圖除了諸葛亮,沒有人能破解開。是幾百年前就安排在這裏修行的一個精靈,把這十萬人引向歸路的出口。諸葛亮看到這是上承天意,也就不再阻攔,任他們離去了。江東這些丟人的事,都不在史料上記載,但擋不住民間的流傳。

諸葛亮後來又練成了在曠野上作戰的、由軍兵擺成的動態八陣圖,那也是在軍兵之中布陰兵,調集宇宙能量,無往而不勝的。諸葛亮曾說過:「八陣圖練成了,從此以後打仗,就不會有敗了。」這句話被三百多年後的《水經注》記載了下來[1]。但是在天數壓抑之下,一直不得施展。

諸葛亮是頂級的易學高手,他每次出兵前,明知勝負已定,但對於必敗的戰局,他也得按天時去演義那段「失敗」,造就文化,完成使命。

3. 一生二命逸塵去,再造輝煌大唐風

魏蜀吳三國正史,都記載諸葛亮最後一次出兵伐魏國,積勞成疾病死五丈原。「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唐朝杜甫這句名詩,盪氣迴腸,千古垂淚,可是,其實諸葛亮並沒有死,諸葛亮安排好了最後一次出祁山的一切一切,假「死」歸隱,連他的親人都不知道。從此,凡人間的諸葛亮「死」了,山林幽谷之間,多了一位繼續修行的大道隱士。

諸葛亮後來收了兩個小童為徒,把技能傾囊傳授。他給這兩位徒弟的課本之一就是《馬前課》[2]。這部著名的預言從三國之後推演到當代,確實是諸葛亮的親筆作品。

二徒弟因凡心不死,修行未成,後來輪迴轉世,間或修行,始終對《馬前課》念念不忘。生生世世中,他們不斷「邂逅」《馬前課》。直到清朝年間,《馬前課》傳給人間的守元和尚[3],正是諸葛亮的二徒弟。

大徒弟有些來歷,他曾經做過大禹的重臣伯益,轉生過耶穌12使徒中的西門,前世是諸葛亮的姪子、過繼來的養子諸葛喬,犧牲在南征的戰場之上。後來轉生,再次被諸葛亮找到,收為弟子。他修行精進,圓滿成功,成了道家這一門的傳人,而後幾世轉生,都在這一門中修行、繫代、提升,直到隋朝轉生成李淳風。

李淳風10歲的時候,隨家人遷居,和13歲的李世民成了發小玩伴。不久,被他那一門的道家傳人(他前世的徒弟)相中,收為入室弟子,又在這一門中修道,16歲基本學成,奉命輔佐李世民一統宇內,君臨天下,名為李世民的「記室參軍」,實際是「秘密軍師」。

在師父指點下,我知道諸葛亮和李世民本是一體的生命,也就是諸葛亮把自己的神功異能在人間演煉了400多年,又通過李淳風來回助李世民,以開創大唐新紀元。看過《馬前課》和《推背圖》的讀者,會發現兩者很像,《馬前課》非常簡約,《推背圖》像是對《馬前課》的拓廣延伸。經過三國之後400年的奠定,在歷史的一個巔峰時刻──唐朝,也把預言文化推向了鼎盛輝煌。

4. 李淳風:數學、易學、天文學、天象學家

我們這個系列文章是以古今天象作為切入點,那麼,以天象為基礎、多處展現天象刻度的《推背圖》,就是必不可缺的例證。所以,不得不介紹一下李淳風在這方面的奠定。

李淳風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易學家,屈指可數的天文學家,還是唐朝著名的數學家、文史學家。

【改進渾天儀】

我們現在看到的古代的渾天儀,是李淳風在張衡二重環結構基礎上,改進發明的三重環渾天儀。這是古代觀測天象最精妙、最基本的儀器。

圖:台灣高雄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的三重環古渾天儀,始於李淳風。
圖:台灣高雄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的三重環古渾天儀,始於李淳風。

【精算日食,正史首次】

史料記載:李淳風校成新歷,稟報太宗說要發生日蝕(食)。古代認為日食對天子是不祥之兆,而且當時沒人能預報。唐太宗有些不高興,對李淳風說:「如果沒有日蝕,愛卿你怎麼辦?」

李淳風說:「有如不蝕,則臣請死之。」到了算定的那天,太宗在庭院裏等著,看著沒有日食的跡象,就對李淳風開玩笑說:「我放你回家,和老婆孩子告別吧。」

李淳風說:「還早一刻鐘。」他指著日晷的指針影子說:「至此而蝕。」

果然,「如言而蝕,不差毫髮」[4]。

如今用天文軟件還原古代天象,結合史料考證,我們可以把這段精確預測日食的時間鎖定在639年(貞觀十三)年9月3日。這是貞觀年間長安食分最大的一次日食(接近全食)。

圖:唐貞觀十三年(639年9月3日)長安日食示意圖,李淳風準確預測,為歷史記載的首次。
圖:唐貞觀十三年(639年9月3日)長安日食示意圖,李淳風準確預測,為歷史記載的首次。

【卓越的數學家】

李淳風主持編定、註釋了《周髀算經》、《九章算術》、《海島算經》、《孫子算經》、《五曹算經》等十部數學專著。經過他的詳細的推演,使古代算經由艱深晦澀,變得易學易懂,後來成為唐代國子監算學館的數學教材[5]。

李淳風註釋的算經,對當世和後世的影響很大,他被英國學者李約瑟博士譽為:「整個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數學著作註釋家。」

【文史學專家】

修史,一直被認為是古代文人的最高成就。唐太宗一朝修訂編寫了大量史書,李淳風參與了自己專業的部份,整理撰寫了《晉書》、《五代史》中的《天文志》、《律歷志》、《五行志》,也參與了《梁書》、《陳書》、《北齊書》、《周書》、《隋書》的天文部份。

【天文學、易學專著《乙巳佔》】

李淳風的《乙巳佔》流傳至今,是古代天文學、易學專著。其中詳細記述了渾天儀的結構,還準確定量計算出了冬天太陽(相對地球)運行加快、夏天運行減慢的數值,早於著名天文學家「僧一行」。書中還首次給風力定級。

《乙巳佔》中大量的占卜、陰陽、預測學內容,被近代視為「糟粕」,其實正是神傳文化中的精華之一。正是憑著這些精髓,李淳風毫釐不爽地推算出日食的時刻、研製曆法、預知未來。

5.天象文化的大成,預言文化的巔峰

就像牛頓的一切科學成就實際在為他的神學成就鋪路一樣,李淳風的學術造詣都在為他的《推背圖》鋪路。

【發現作者】

如今一般認為《推背圖》是袁天罡和李淳風合著的,而史料上只有「唐李淳風作《推背圖》」[6]的記載。我追查歷史影像,看到這種記錄是準確的。《推背圖》和袁天罡無關,是李淳風一人所做,但是插圖是他請朋友按他的意思畫的,那些插圖都是他設計的一幅幅畫謎。《推背圖》最後一像的兩個人,就是他倆的背影。

【舊勢力的破壞】

《推背圖》預言的都是朝代的大事和更替,經過了千百年的驗證,精準的令歷朝統治者忌憚,所以列為禁書。但是越禁,流傳的越廣,北宋時已經到了家家都有的程度。[7]

岳飛的孫子、南宋史學家岳珂所著的《桯史》,記載了《推背圖》被官方造假的故事:宋太祖禁讖書時,民間多有藏本,禁不勝禁。趙普上奏:藏《推背圖》的人太多,株連的人太多。太祖說:「不必多禁,造假本混入就行了。」於是下令取舊本《推背圖》,除了已應驗的各像之外,顛倒後邊各像的順序,製作了百部偽本流傳。於是大家就不知道哪個是真本了,間或有存《推背圖》的,因為不再靈驗,也就不藏了。

我通過功能追查看到,這次造假不是宋太祖趙匡胤所為,而是他的弟弟,弒兄篡位的趙光義幹的。但是自從北宋那次官方破壞之後,解讀後面的預言就很難了。這是一次對傳統文化的破壞。

前面說過,《推背圖》是預言文化的巔峰,是諸葛亮一手托起的,裏邊對法輪大法的預言很多,很具體、很直接。經過1300多年的驗證,《推背圖》已經積累了足夠的信任資本,其中詳細講述了邪惡迫害大法必敗,聖人正法必成。根據相生相剋的舊理,如果沒有那次顛倒順序的破壞,當今人們認識大法就太容易了,誰還去逆天食惡果呢?很多人都不敢迫害大法了。

【沉澱偽本 浮出真機】

當今流傳最廣的、源自清朝皇宮的金聖嘆批注的《推背圖》,我追查看到,那是一個最接近真本的顛倒本。是時間的檢驗,淘汰了大量偽本,最終把這個接近真本的顛倒本烘托了出來。

如果能從新歸正順序,就能看到對當代和未來的預言。但是只能在預言的事情發生之後,人們才能看懂相應的預言,也就是歸序只能是「事後諸葛亮」,誰能提前歸序呢?

好在我們有天象的輔助,作為連貫的時間坐標。這樣就可以把《推背圖》預言的當代事件,根據那些天象的標記,按照時間順序歸正,把那些關於正法的部份,警醒給當代人。

(未完,待續)

下一篇目錄:

從古今天象看正法修煉的延續(4)
──天數有意外 天象展華彩
1. 聯璧五星,是吉是兇?
2. 967年五星連珠,宋太祖延壽9年
3. 縱橫古今看盛世,表象背後有根源



[1] 酈道元(北魏)《水經注》:「因曰:八陣既成,自今行師庶不覆敗。皆圖兵勢行藏之權,自後深識者所不能了。」

[2] 《馬前課》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三大預言之一,比《推背圖》要早400多年。它是清朝嘉慶年間,86歲的僧人守元傳出來的。這部預言按時間順序排列了十四課,每一課以四言讖詩的風格,簡潔明瞭地預言了一個大的歷史時代,從三國後期貫穿至今、直達未來,到目前100%應驗了!

[3]守元在《馬前課》前面有寫了一段按語:「孔明《馬前課》乃軍中閒暇之時,作此以示後人趨避之方。此十四課為《馬前課》中之別裁,每一課指一朝。其興衰治亂可得諸言外,至十四課止者,兩次來復之期也。殿以末濟,以見此後又一元矣。

「天道循環,明者自明,昧者自昧,又烏可以坐而致哉?
「八六老僧白鶴山守元志。」

[4]《隋唐嘉話》:唐朝集賢殿學士劉餗所著,有重要的史學價值,多被後世史書典籍引用。
[5]《舊唐書﹒李淳風傳》。
[6] 《桯史》,岳飛的孫子,南宋史學家岳珂著述的一部史料隨筆。
[7] 「家家都有《推背圖》」出自北宋神宗的話。據北宋莊綽的《雞肋編》記載:王安石變法時嚴厲打擊政敵,忠直的大臣都被排擠,他打擊諫官范純仁(范仲淹次子),甚至要連坐范家全族,找不到理由,就說范家藏有禁書《推背圖》。宋神宗實在看不過去了,就說:「此書人皆有之,不足坐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