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找到盼望已久的修煉功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我原是一位中學教師,現年七十多歲。我父親信神、信佛,後來在道教中修煉,中共「土改」(霸佔所有人的土地)時,被邪黨定為「迷信職業者」批鬥一生。我或許受父親的感染,也信神佛,相信輪迴報應,不相信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更不相信中共邪黨。

我工作之餘,悄悄的加入了道教修煉。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翻閱道觀中一些神佛在沙盤中勸善的記載。一位真人寫的一首七律,預測不久將來社會要出現的天象,最後兩句寫道:「法台伸出著落人,福至心靈六萬春」。意思就是說不久的將來,要出一個講法、傳法的高人。這句話我牢牢的記在心上,等待著這位高人的出現。

到八十年代,大陸出現某氣功,不少朋友勸我練,我說這不是我等待的,到九十年代基督教盛行時,朋友要我加入,我說這不是我需要的。一直到一九九五年,法輪功修煉的消息傳到我耳中,我想:法輪功中有法字,還有法輪,這大概是我要等待尋找的功法。於是我拼命打聽尋找修煉法輪功的同修。幾年過去了,沒有碰上有緣人,我有些灰心,我想大概是我與法輪功無緣吧。

到九九年「七﹒二零」後邪黨對法輪功殘酷迫害,鋪天蓋地的誣陷宣傳,甚麼「天安門自焚案件」,縣委宣傳組織的對法輪功誣蔑的圖片覽,但我懷疑一個修煉人怎麼會去殺生呢?一個修煉人怎會搞政治呢?我決不相信。越是這樣宣傳,越增加了我尋找法輪功的信心,我要問個究竟,要了解真相。可惜那樣打壓,尋找有緣人就更難。

一直到二零零七年,一位大法弟子突然在我面前出現,向我講大法真相,我喜出望外,一口氣向同修問了幾個問題,法輪功是甚麼功法?甚麼是法輪?法輪功的宗旨是甚麼?同修一一作出了回答。我終於找到了盼望已久的修煉功法。

事後,同修給我送來了一本《轉法輪》。在一天之內,我將書看完,感慨萬千。師尊怎麼知道的那麼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數學、物理、化學、醫學樣樣精通。書中語言雖然直白,但內涵相當深奧。道教、佛教經書我看了不少,但遠遠不及大法書全面,書中道出了很多天機。後來我又學了五套功法,從那時候起,我才開始修煉法輪功。

時間過去了約三個月,我內心有些疑惑,我沒有親自聽師尊講法,單憑看書,學五套功法就能算大法弟子嗎?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一個人手中拿一個本子,對我說:「你是目前最後一個得法的,本中有你的名字。」我翻開本子一看,果真最後一個是我的名字。他還說:「你得法已經三十三天了,要精進。」

醒來,發現是一個夢。得法三十三天了,真的嗎?我立即起床,仔細回想,同修給我講真相,送我大法書的那天正好是我給老伴買保險的同一天,我翻開保險單,按那天的日子計算,剛好三十三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太神奇了。我內心高興喜悅,師尊承認我了,師尊接納我為大法弟子了,我差一點要高呼,我感謝師尊。

師尊給了我很多,給我淨化了身體,我原來的胃炎、腎炎徹底好了,十來年,沒吃一粒藥,沒到醫院打一針,年紀雖然有七十多歲,還可挑一百多斤的擔子。

師尊給我這麼好的身體,是讓我舒舒服服過日子嗎?不是。我要助師正法,講真相,救度眾生。人世間還有多少像我一樣盼望大法,尋找大法,等待救度的眾生?!

這幾年來,我走了許多年輕時從未去過的地方發資料,講真相,不畏嚴寒酷暑,這都是我的責任。在這正法最後的關鍵時刻,修煉自己,歸正自己,去掉執著。做好三件事。

師尊在《洪吟四》中說:「浪跡塵世講真相 助師正法在今生」[1],這就是我的宿願。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雲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