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讓浪子回頭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中國人自古就有一句話「浪子回頭金不換」,其中道出了要使浪子回頭是很難的。而我下面講的卻是曾令父母痛心欲絕的二哥在修煉了大法後,真正浪子回頭的事。

其實講起來呀,就像是個故事,但真正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到浪子對家庭所造成的巨大的創傷,才能體會到浪子回頭後,一家人對大法無限的感恩。

熟悉的人都知道,二哥小時候老實善良,在外遇事還很靦腆。但自從他沒考上中學,小學畢業後,哥哥就隨著親戚在建築工地打工,隨著社會上的污染,哥哥性情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們都知道奉行「假、惡、鬥」,「好勇鬥狠」的共產惡黨使中國的社會整個發生了變異,哥哥輟學打工後,也被這些不良東西影響壞了。

下面的幾個小故事講的就是二哥如何浪子回頭的事,詳細的真是不好講了,就簡單的講幾件印象較深的事情吧。

頭破血流

二哥的脾氣變的暴躁,真是三句話不和,就要動手,平時他總是懷揣著匕首,或者腰裏纏著七節棍,誰要惹著他就跟誰幹。

二哥曾經在磚窯廠幹過活,有一次,不知為甚麼,和一個一起幹活的人發生了爭執矛盾,最後把那個人打了。被打的人後來在氣頭上,乘他不注意,撿起一塊磚,從後面扔向他的頭部,結果把他的頭砸破了。

二哥被送醫院包紮,那個人清醒過來後,也嚇壞了。趕緊買了東西到我家,進門見了我父母,就跪下磕頭,請求原諒。我父母知道二哥的脾氣,沒有責怪他。後來二哥在我父母的一再呵斥下,才沒有找那人算賬。

大年難過

有一年快過大年了,二哥與鄰居發生爭執,與人家打了起來,最後用好像是匕首將人家脖子刺傷,住了院。人家上告,派出所來人到家裏來抓他,他就躲走了。

受傷的鄰居家,大人哭、小孩叫,老人也到我家找我父母要個交代,弄的父母痛苦不堪,給人家賠禮道歉,好不容易才把事情平息下來。那一年大年,家裏真是很不好過。

夫妻成仇

二哥找了個對象,未婚先孕,後來有了孩子,就在我們家裏養著。二哥打他對像是經常的事,打跑了對像,孩子在家裏哭。

記的有一次,在大哥家,在很多人在場的情況下,不知為甚麼,二哥又和他對像吵了起來,最後二哥竟從其後面,一腳將其仰面踹倒在地上。父母那時也真是為二哥操碎了心。

開始按真善忍做人

一九九六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功,發現法輪大法不僅能很快提升人的身體素質,而且教人向善。於是也建議二哥修煉法輪功。

二哥看書後,也是覺得很好,開始真正的修煉了,從此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不僅去掉了身上的惡習,而且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

以前,他在工地幹活時,有些東西,順手牽羊就拿回家用了,煉法輪功後,知道是不對的,就給送回去了。

以前,他對其對像非打即罵,煉功後,卻反過來了,其對像對他動輒打打罵罵,一次,看他不還手,竟將他掐著脖子按倒在地打罵。過去,她是不敢這樣的。而且,二哥煉功後,也與外遇斷了關係,堂堂正正的做人。

二哥再也沒有跟父母吵過架,他很後悔以前對父母做的不敬的事,變的很孝敬父母。一次,父親悄悄的和母親說:「這法輪功是好,能使二兒子變的這樣(好)!」

對以前傷害過的鄰居,二哥也主動向人家認錯道歉,鄰居也很高興。

大法使好幾條人命倖免於難

其實大法不僅使二哥浪子回頭,有一次還直接挽救了好多條生命。事情是這樣的:

二哥的對像在年輕時作風就不太好,其實村裏的很多人都知道,只是以前二哥脾氣不好,人們都瞞著他,沒人告訴他。他雖有一些耳聞,但也沒當回事,不過後來,他也漸漸的覺得不對勁了。有一年夏季,他對像很晚了都還沒回家,他找了好幾個地方,都沒有找到。他發現,他經過一個和其對像走得近的男人家,看到那人剛回家,其對像也回家了。不言而喻,他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二哥那時雖然開始修煉法輪功了,但畢竟剛學時間還不長,這種奇恥大辱的事對他的衝擊還是很大,他非常氣憤,很衝動,非要砍了那一家人,我拉著他,不住的給他講師父怎麼讓我們對待這個問題的,好不容易他才平息了下來。不然的話,按他以前的性子,那一晚,真的是要血流成河了。最終,大法的法理讓二哥選擇原諒了他的對像和那個男人一家。

父親的葬禮

自從一九九九年,邪惡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二哥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去北京上訪,後來被非法關押了好幾個月,出來後,原來的工作沒有了,又因當地公安的不斷騷擾,不能正常的打工幹活,生活變得艱難,有時真是飯都吃不上。就是這樣,有時到父母家,母親看他沒吃飯,讓他吃飯,他體諒父母日子也不好過(我和二哥因上訪被非法關押,公安逼著要錢才放人,是父母給借的錢),就推脫不餓不吃了,有時一整天都是餓著肚子。

父親有幾十年的肝病,老了發展成肝腹水,加上中共對我們家的迫害,老人精神備受打擊,最終於二零零零年正月帶著悲憤去世了。

按當地的風俗,父親應在我大哥(長子)家送葬的,大哥大嫂都沒修煉法輪功,大嫂嫌髒,認為父親的病會傳染人,以家裏地方小為由提出不想在她家裏送葬,提出在二哥家舉行。二嫂當時就不願意了,說沒有這樣的理,不同意。二哥說那就在我家送吧,我不嫌。二嫂當時就吵吵開了。熟悉的人都知道,要在以前,他肯定比二嫂反對的還厲害。雖然最終葬禮還是在大哥家舉行的,但二哥的表現令人佩服。

在送葬父親後,因分送葬費的事,大哥與二嫂吵了起來,後來大哥把她打了。但二哥沒吵沒鬧,平靜的處理了父親送葬的事。

事後,大姐夫感慨的說:「幸虧老二學了法輪功,要不可要翻了天了。」是,這就是大法的威力呀,使一個浪子變成了一個做事為別人著想的人。浪子真的回頭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