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徒的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四日】我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煉,從而改變了我的人生。沒有大法,早已沒有了今天的我。

往事不堪回首

我六六年當兵,在部隊是五好班長,之後又火線入黨提幹,由於父親在當時中共發動的運動中受迫害,被誣陷為特務,從而株連九族,妹妹被單位開除,所有的家庭成員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我本應留在部隊,由於父親的所謂歷史問題被打發回地方,曾經想幹一番事業的願望也隨之破滅。

在我30多歲的時候染上了賭博的惡習,上班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在單位當倉庫保管員,客戶來提貨找不到人,三天兩頭就沒影兒,後來領導叫我收款,以為這個工作能拴住我不走,可有人來找我玩時,鎖上抽屜就走,單位領導沒有辦法,要把我雙開,我收斂了幾天,過後還照賭不誤,家裏外面的撒謊,妻子看我不回家,三更半夜到處找我,看我在誰家就闖入,把人家的門窗玻璃全砸碎,以解心頭之恨,她是被我氣的毫無理智了,經常以淚洗面。每次回家我也痛下決心改邪歸正,可沒挺幾天還是照樣。

人家是家長望子成龍,我們家是孩子望父成龍。兒女多次給我寫信,感人至深,別人看了都會流眼淚,勸我好好上班,好好跟媽媽過日子,還說:鄰居阿姨誰都問:怎麼老也看不見你爸呢?總看你媽忙裏忙外的,後來都怕阿姨再問了,孩子不願聽到別人說自己有一個不務正業的爸爸。

我嗜賭如命不能自拔,輸掉了金錢,也輸掉了親情、友情和人格。作為一個男人,在丈夫和父親的角色上,我沒有盡到應該承擔的責任,反而帶給她們的是無盡的痛苦,無盡的傷害,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妻子盼了一年又一年,希望我改掉這個惡習,而我卻越演越烈,多年的生氣上火,妻子得了甲亢,身體狀況越來越糟,她治病出院我都沒在家,她那時傷心極了!後來走入修煉後,她說:就在我不能維持這個要解體的家時,總有一種再等等的無形力量支撐著。

1996年11月15日,我在外邊賭錢4、5天了才回家,用妻子的話說,她得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能生氣,因為兩隻手發麻到胳膊,還心慌氣短。

法輪大法救了我

也恰巧在這一天她正在家躺著,單位的同事來找她,說:起來去煉功吧,現在有一種功法叫法輪功可好了。妻子問:這種功法能不能讓人不生氣?同事說:「管,還管病哪!」

妻子就這樣跟她去了,煉功音樂一響,心裏從未有過的敞亮,就這樣走上了修煉的道路。她說的冥冥之中的等待就是今朝得法修煉。

1997年我得了皮膚病,滿身滿臉都是,到後來嚴重的臉都腫了起來,腫得面目皆非,臉上身上都是血,晚間睡不著覺,白天啥也幹不了,在當地花了很多錢也治不好。妻子一看這也不行呀,就對我說:你跟我到哈爾濱去看病,要不然就跟我煉法輪功。我說我跟你煉法輪功吧。

我煉功煉到三、四天的時候開始脫皮,五、六天皮膚病奇蹟般的消失了,前胸都光滑了。鄰居問我們用甚麼藥好的這麼快?我說:沒花一分錢,沒吃一片藥,煉法輪功煉好的。

通過學法,我才明白怎樣做好人,做思想境界更高尚的人。學《轉法輪》,我真正明白修煉是甚麼,從此徹底戒掉了賭博這個惡習,戒掉了煙癮,這在我身上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告別了過去渾渾噩噩的生活,回顧大半個人生感慨萬千,打心裏感激法輪功帶給自己的嶄新人生,生活中我處處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妻兒,善待周圍所有的人,家中又有了久違的歡聲笑語。溫馨和睦的家庭氛圍對兒女來說不再是夢。

我們家當時開小賣店,大人、小孩都喜歡到我們家買東西。大法帶給我們家的美好,我們真的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所有認識我的人用敬佩的看待大法。他們說:只有法輪功能改變人。

自從九九年法輪功被非法迫害開始後,我和妻子去省政府和北京上訪,要用親身經歷證實大法的美好,為法輪功鳴冤,因而多次遭到迫害。一天我們單位來了幾個人到我家,拿著文件,宣布對我開除黨籍,要我簽字。我說: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我知道怎麼做好人了,簽。在這十七年的迫害當中,我和妻子同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一樣,多次遭到迫害,我們幾度放下生死,捍衛大法。

我深深的知道,如果不是幸遇大法,我已經無可救藥,在人世當中隨波逐流,逐步滑向罪惡的深淵,我當初已經賭掉了人生,背叛了道德良知,修煉大法讓我從此修心向善,改頭換面。法輪大法拯救了我的心靈,給了我健康的身體,法輪大法塑造了一個嶄新的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