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稱讚的和睦大家庭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日】「在現在這個只認錢不認人的社會裏,像你們這樣的家庭真是不多見,多少個村莊也找不到。」這是熟悉我婆家情況的人經常講的一句話。

我的婆家是一個很普通的農村家庭,家庭成員中沒有高官,也沒有富豪,都是一些很不起眼的普通工人和農民。能得到那麼多人的肯定和稱讚,是因為婆家幾十年來,沒有為爭奪物質利益、爭吵打鬧的事情出現,也沒有勾心鬥角的現象存在,人與人之間都是互相尊重理解,孝敬長輩,愛護子女,遇事都能為別人著想,都不計較小家庭的得失,誰家有困難,都會當作自己家的事情一樣,主動的幫忙解決。

多年來,在我們附近的村莊中,是一個出了名的和睦大家庭,其中的秘訣:就是婆家有多位修煉法輪大法的人。

我的丈夫有兄弟姐妹五人,丈夫是長子,上有一個姐姐,下有一個弟弟和兩個妹妹。公公二十多年前因病去世,婆婆患重病五年,也於二零一五年十月份去世,終年八十七歲。

大法洪傳到我地時,我第一個喜得大法,隨後不久,我的兩個小姑子、妯娌,還有我娘家的母親、父親、妹妹等都相繼走入了大法的修煉。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們的身心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原來身體有病的,都無病一身輕了,沒有病的,身體更加健康精力充沛,道德品質在原來的基礎上不斷的昇華。日常生活中,每當出現問題時,我們都能按照大法的要求找自己的原因,理解包容他人,使問題很快得到解決。有甚麼好處都互相謙讓。幾個小家庭關係相處的一直很密切。

前幾年,婆婆手頭也沒有幾個存款,小叔子家又蓋平房、又購買拖拉機、給姪兒買摩托車等,連續置買了幾個大件。當時,他們家中的經濟條件不太好,婆婆每次都會主動拿出至少五百元,或一千元給他們家填補著用。給錢後,婆婆都要告訴我一聲。我聽後也很高興,希望妯娌家的日子能越過越好,也發自內心的對婆婆說:「媽,我兄弟家現在沒有錢,需要添置東西時,您存著錢現在也不用,多給他們幾個吧,也不用跟我們說。您也不用擔心以後缺錢花。有我們花的,就一定有您花的,您放心吧。」婆婆聽後也很高興,沒有甚麼後顧之憂了。

我的兩個小姑子,當時她們結婚也沒有幾年,因買房都有外債,但對婆婆給小叔錢的事情,她們沒有任何怨言,都支持母親的做法,儘管她們那時也都非常需要錢,但從不打老人一分錢的主意。平日裏回家看望老人,從不空手,自己和孩子都不捨得花錢買貴一點的好東西吃,但對兩家的老人從不吝嗇,只要老人們喜歡吃的東西,她們一定會想辦法買給他們吃。儘量讓老人們晚年的生活過的開心幸福一些。她們在各自的婆家裏,也都是被人尊敬和稱讚的好媳婦。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一夥開始迫害法輪大法後,我因堅持對大法的信仰,被多次非法抓捕,還被開除了公職,丈夫單位也不景氣,還要供養上大學的兒子,生活很困難,連起碼的家庭基本開支都無法保證。小姑子們看在眼裏,急在心裏,她們經濟上也都無能為力。回家後,幾次叫婆婆把銀行裏存的幾個錢取出來,讓我兒子上大學用,婆婆幾次拿給我存摺叫取錢時,都被我拒絕了。我心情有些激動的對婆婆說:「媽,我知道您很掛牽您的孫子,也很關心我們,您的好心我領了,但您的錢我一分也不能要。我會想法解決的,你不用掛牽我們。」當時我想,老人的那點錢,辛辛苦苦的攢了半輩子,再也沒有額外的收入,老人手中有個錢,好像底氣能足一些,活得相對比沒有錢的人能有尊嚴些。所以我不可以動老人的一分錢。後來是我母親和妹妹等親人幫助我度過了難關,因為我母親家中條件比婆家好一些,父親是退休老幹部,弟弟妹妹們都有份較好的固定工作。

平日裏,我和丈夫、小姑子們回家看老人時,都會買一些好吃的東西,把小叔子一家人(小叔子在農村住)都叫去一起吃,小叔子家有甚麼好吃的東西,也會叫我們去他家裏吃,這些年,從來沒有誰計較過誰吃虧得便宜的事情,大家有福同享,有困難一齊幫。

去年小叔家蓋新房,全家齊上陣,從動工到竣工,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全村的人都很是羨慕,紛紛稱讚我們這個和睦的大家庭。

三年前我兒子結婚時,很多的事情根本就不用我操心,小姑子、妯娌們都替我做的很到位,把我南方來的兩位親家感動的幾次發自內心的連聲說:你們這個大家庭的人怎麼都這麼好,關係怎麼這麼親切和睦,在我們那裏是找不到的,真是讓人羨慕。

在對待婆婆的事情上,全村人對我們家的看法更加羨慕和佩服了。

五年前,一向身體健康無病的婆婆突然得了心肌梗塞和肺積水兩種重病,前後不到半年的時間,住了兩次醫院。第三次犯病時,因病情嚴重,醫院拒收,無奈只好拉回了老家。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老人離去,丈夫找到了一個鄉村的醫生,他來到後,見到婆婆的病狀很是為難,覺的治癒的可能性不大,顧慮很大,不願插手給婆婆治療。丈夫明白他的心意,很果斷的對他說:醫生,你不用擔心,儘管大膽的治,好了更好,不好也決不會怨你的,沒有你任何的責任,我們既然請你來,就是相信你,不用想的太多。醫生也就放下心來動手治了。

期間,我和小姑子認真的和婆婆反覆的講大法的真相,教她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婆婆也終於轉變了以前那固執的觀念,相信大法了,也開始用心念了,結果身體恢復的很快,全村的人感到很驚奇,當時婆婆的病狀,沒有人認為她能活過來的。真的是起死回生了。

婆婆病好後,在前三年也偶爾犯過幾次病,但及時的治療,很快就好了。去年犯病後,在近一年中,每月最少要打二十幾天的吊針。我和丈夫都已退休,為了讓小姑子少耽誤開店時間,多掙幾個錢,考慮到大姑子歲數也不小了,丈夫提出自己照顧婆婆時間多一些,但大姑子、小姑子都不同意,她們都說:不能把照顧老人的擔子都推給你,都應該盡上做兒女的責任。就這樣,我們輪流的照顧了婆婆近一年的時間,一直也沒停止給老人治療,小醫生幾次想放棄治療,他認為已沒有治療的價值了,只是白白的浪費錢。在我丈夫的一再堅持下,只好繼續的治,直到最後實在是打不進吊針去了才罷休。婆婆最終還是去世了。

治療期間,小醫生曾多次對我們家人和村子裏的人講:我行醫幾十年,像你們家對老人這麼好的真是很少見。

婆婆去世後,村裏的人傳出話:某某某(我丈夫)家對老人的做法,讓村裏很多人知道了老人生病了,應該給老人治療,好好對待老人。說我們家給年輕人做了個好榜樣。

婆家的事,想說的還有很多,其實,在真修大法人的家裏,也不算甚麼稀奇的事,都是很平常的事情,大法要求我們,對任何人都要好,何況對自己的親人更得好。我們做的離大法的要求還有一定的差距,有待於在今後能做得更好。

我們全家人叩拜慈悲偉大的師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