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教我做好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我一九九八年修法輪大法後,不到一個月,一身病全好了,氣管炎、腰腿痛、頭痛、心臟病全好了,真是走路一身輕,甚麼活都能幹了,而且幹活不累。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那時的心情,甚麼都看淡了,一心修煉,整天學法煉功,做好人,提高心性。

記得在一九九八年冬天,有人找我去敬老院做飯,每月一百五十元。那裏有五、六個老人,加上服務員,院長,才十來個人,做三頓飯也不累。但是時間長了問題出來了,因為服務員很少,多數吃了飯就走了,晚上也不在班上,我看到不能自理的老人沒有人管,就覺得他們太可憐了。我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事事為老人著想,決定下班後不回家了,也就是住在院裏照顧老人。

服務員一般只送早晨和中午飯,晚上經常不去,我就默默的替服務員伺候老人們。那時有兩個老人生活不能自理,在床上拉、尿,有一次送飯我先去開燈,一摸摸了一手屎,以後我先打開手電再進屋。

我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人,從不嫌棄他們。有時把飯送去,可看到她在屎裏攪和呢,我只好用溫水給她擦乾淨。把她餵飽後,回到自己屋裏就是不停的噁心,洗多少次手也聞著臭,更吃不了飯。後來時間長了,餓的難受了,也能吃了。突然有一天給老人擦屎時,聞不見那臭味了,我知道是師父把我的嗅覺部份閉塞掉了,謝謝師父。

有個老太太經常從床上掉下來,我就把床墊放到地上,這樣她往下爬的時候就摔不著了。每天夜裏,我都起來看她兩次,多數她是趴在地上呢,有時拉了,有時尿了,我給她擦乾淨再抱到床上,蓋好被子,我才去睡覺。就這樣天天如此。她死後,她女兒回來辦喪事聽說了,萬分感激的說:「大姐呀,你人好,心好,長命百歲呀。」這話說了一遍又一遍。我說:我是學了法輪大法才這樣做的,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連連點頭,說:我記住了。

初冬的時候,老人怕冷,棉衣還沒給發,我就用自己這點工資給老人買人造毛褲,院長要給我報銷,我說要是那樣我還不買呢。過年時,為了讓老人們高興、不想家,我用自己那點工資給老人每人買了一雙棉鞋。老人們只要看到我就咧著嘴笑,就像看到家人一樣的親切。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離開敬老院,來到毛巾廠打工。無論到哪裏,我時刻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別人搶好幹的活,我不搶,人們搶剩下的我就撿起來幹。開始人們說我傻,我說我是修大法的,事事先想別人,只為別人好。

在廠裏,修毛巾用的小剪子鈍了,我就用休息的時間給人們磨剪子。開始時人們有點瞧不起我,又老幹活又慢。可在工作中、生活中,我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每當我發現廁所堵了,我就把它通開用水沖乾淨。尤其是到了冬天,凍的很結實,人們都不願意進去,我就用開水一點一點化開然後再衝乾淨。全廠的人都很驚訝,都在議論這件事,一個職工看到我是怎樣把廁所沖乾淨的,她每次見到我伸出手說:一百二!一百二!那意思就是太好了。老闆娘知道後非要給我錢,我說:你花多少錢雇我我都不幹,我是按大法的標準在做好人,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人們看到了我的真誠和善良。後來人們都很尊重我,老闆娘更是高看我一眼。

我經常利用中午吃飯的時間去救人,回來後飯都賣完了,為了節省時間,我就帶點吃的,餓了就隨便找個地方吃幾口饅頭,喝點涼水。這時我想起師父的一段法「我們為了誰風雨無阻 我們為了誰風餐露宿」(《洪吟三》〈給你希望的路〉),我感覺一股熱流通透全身,沒有苦和累的感覺,馬上就精神起來了,逢人就發真相傳單和期刊,有時間就多講講,一天下來很開心。也有不順利的時候,有人不聽也不看,有人罵我,也有要舉報的,我不氣不恨,只覺得他們可憐。

我做的還很不夠,還有很多人心沒有去掉。有時候通過回憶自己走過的路,找到了很多差距,在最後的有限的時間裏,我會修好自己,跟師父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