姪女一家的今昔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我是二零零三年開始修煉大法的,雖然得法晚,但我與師父與大法的緣份很大,得法不到一年,我就從個人修煉溶入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證實法的洪流中。

我用自己親身受益的事實講述著大法受迫害的真相,二零零四年《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我又溶入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救眾生的洪勢中,我的眾多親屬朋友都明白了真相,並且三退受益,最突出是姪女一家三退後的變化,令眾多親屬朋友咂舌,這裏就講講這一家的今昔故事。

姪女一家原在老家農村,姪女種地,姪女老公是下崗工人,在農村因生計困難,到旗縣所在地打工,一家四口人租住一間不足四十平米的鍋台連著炕的小矮屋,靠打工收入維持生活。

其中的艱難自不必說,倆口子還都病魔纏身,男的嚴重前列腺炎,有時便血,女的好幾種婦科病,痛經、失眠、精神恍惚。家裏還莫名其妙的經常出現丟錢現象,好不容易打工掙點錢,放哪就沒了;衣服被單等等還經常莫名其妙的出現幾個洞。當時這一家人真是雪上加霜,倆口子過得痛苦不堪。

那是二零零四年,我剛得法不久。但我知道大法能糾正一切不正的,了解他們的情況後,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真相,並給他們一家都做了三退,給他們大法護身符,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也是這一家人有善根,對我講的真相非常相信,虔誠的退出邪黨一切組織,虔誠的佩戴法輪大法護身符,誠念九字吉言。這在二零零四年,邪黨迫害非常猖獗的時候,能有這樣的覺悟也是難得的,也正因為難得,這一家的情況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丟錢、衣服行李破洞的現象消失了;倆口子病也都好了,而且福報連連。計有福報如下:

一、小矮屋換成大樓房。幾年打拼中,幹啥啥都順,幹啥啥掙錢,男的買上農用貨車拉煤,女的做縫紉。別人拉煤找不到銷路,而求他送煤的客戶源源不斷,錢掙得快掙得多,很快買上了樓房。

二、佩戴大法護身,躲過一場車禍。二零零六年冬天,姪女老公拉煤時與一輛大貨車相撞,煤車翻到路旁五十多米的深溝裏,神奇的是車在溝沿的半腰處被兩棵大樹擋了一下,最後車翻煤飛,空車和人落到溝底。事發地離家五、六十公里,當交警和家人趕來時,只見一個全身煤黑的人半趴在地上,抬起頭只有牙齒是白的。大法護身符被甩到衣服領子外邊,還掛著,扶他站起來,啥事沒有。後來他跟姪女說,摔下去後,我多少明白時,就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二姑(指我)告訴我開車時常念安全。檢查後,車無大礙,讓別的司機開回家,這件事讓交警和家裏人都感到神奇。

三、他們的大女兒二零一五年讀高三,我就把「弱智女考上重點大學」等大法資料給她看,告訴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她很相信,每天誠念九字吉言,她在班級是中等生,數學很弱,高考前的幾次模擬考試都是四百八九十分,高考時考出了她到高三後的最好成績五百一十三分,考入理想的師範大學數學系。

現在姪女一家經濟收入也很可觀。姪女發廣告、做縫紉,每月至少收入三、四千,老公每月收入四、五千,除了供大學生外還有一定積蓄。由分文皆無、疾病纏身的貧困戶到托大法洪福有車有樓有積蓄,他家其樂融融。

他們更千恩萬謝大法洪福、師父洪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