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過生死魔難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晚上十點半,我與同修在偏遠山村發完三百份真相期刊後往家返。那天是端午節,北方的天氣還比較涼,我和同修各騎一輛摩托車。我騎到一個急轉彎的地方,由於車速比較快,大腦沒等反應過來,車子徑直奔路邊一個四、五米深的溝衝了下去。

當時感覺摩托被甩到空中又跌落在一塊大石頭上。當我從全是大石頭的水溝裏站起來的時候,第一念喊「師父!師父!救我!」接著開始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拿出電話與後邊的同修聯繫。因為天冷同修戴著帽子聽不到電話,我在深溝裏,同修又看不見我。

怎麼辦?我必須從斜度七十度、長六、七米的坡面上爬到路面才能看到同修,否則這一夜在深溝裏,後果不堪設想。當時我想師父在我身邊,我一定能爬上去。

當我爬到一半時就沒有力氣了,而且呼吸困難、頭暈,就想躺下睡過去。我清醒的意識到絕對不能躺下,必須竭盡全力,師父已經救了我的命。這時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打到了我的腦中,於是我又大聲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奮力向上爬。

終於爬到了路上。這時我呼吸困難,胸部憋的厲害,五臟六腑都疼,感覺左眼看不見東西,手上都是血。我接著給同修打電話,打到第四次時終於聯繫上了同修。就在我等他來接我的這半個小時裏,我一直大聲的念「法輪大法好!」 我全身都濕透了。

同時我問自己:為何出現這麼大的漏被邪惡鑽了空子?向內找我發現這幾個月來一學法就睏,發正念倒掌。當天去發真相資料時一路上也沒發正念。特別是近半年時間對前妻的怨恨時時往上返。九九年七月邪惡迫害後,我與同修們上省政府上訪回來後,是妻子把我送到了派出所並兩次逼我寫不煉功的保證;二零零一年六月我被縣國保綁架遭受酷刑時,妻子在所在學校校長和副鎮長的唆使下,以假離婚的謊言與我離了婚。對此我一直憤憤不平,怨恨心、妒嫉心、爭鬥心等各種不好的心往上返,被邪惡鑽了空子。

當同修找到我時,我已經渾身打冷戰了。同修用手電照了一下現場驚呆了,過後他說,如果沒有師父保護,任何一個人都沒有活著的可能。他問我能上摩托嗎?我說沒事,可是腿怎麼也上不去,只好側坐在摩托上。同修再三囑咐我不要睡覺,不斷的念「法輪大法好」吧,他也念。當我感覺要困打不起精神時,一句話反映到我的大腦裏「煉吧,煉吧,埋在你媽的墳前」,我還沒反應過來,又來了一句「煉吧,煉吧,埋在你媽的墳前。」我猛然清醒過來,這是邪惡要害我,我用心對它說:「我死不了,我有師父管!」

當我們走到第一個村子時,我有些受不了了,全身疼痛難忍,心臟、脾、肋骨都在劇烈的疼,而且喘不動氣,到家至少還得一個半小時,只好到該村我的姐姐家。敲開門進到家,姐姐、姐夫都嚇壞了,因為滿臉都是血,說話聲音也變了。她們急著要送我去醫院,我說不用去,兩天就好了,姐夫又要打急救電話,我說你要打我就走了,姐夫只好作罷。

當時已經是深夜十二點多了,這一夜我幾乎沒有睡,躺不下,喘不了氣,憋的不行,坐又坐不住,特別是左側的肋骨、脾、心臟都劇烈的疼痛。這時又一個聲音在大腦中說:「脾碎了,脾碎了。」我說:「脾碎了我師父給我換個新的!」這個聲音就再也沒有了。而且兩天後,脾、心臟再也沒疼過,我想一定是師父給換了新的。

第二天,我的親屬和同修一起到現場把摩托弄回來,當他們到現場一看那場景都非常吃驚:四、五米深的大溝裏堆滿了一塊塊一立方米左右的大石頭,還有近半米深的水,摩托車就在石頭之間的縫隙中。發生這樣的情況,任何一個常人都不可能活著的。

我和同修商量回自己家,能學法,沒有干擾,於是姐夫給我打車回到了自己家。剛到家時不能躺著,不能看書,我就聽法,同修一直陪著我,鼓勵我,給我添正念。

到了第三天的時候,同修提示我能否下地?我說能下!同修把我扶起來,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拄著棍子在地上慢慢行走。第四天同修又鼓勵我,不拄棍子行不行?我說「行!」第五天同修看我基本沒有問題了,只是恢復的過程,就回家了,每天用電話詢問我的情況。

同修走後,我對自己的修煉狀態進行了認真的查找,反思如下:

一、自己到底能不能放下生死。在修煉前我遇到過五次生死大劫,都奇蹟般的活了下來,我悟到是師父生生世世在看護著我。得法至今又遇到了五次索命關。我不怕死,因為我深刻的體會到了每一次的劫難都是師父在保護我。但是每一次劫難我沒有死,是因為自己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沒完成,誓約還沒有兌現。

二、我再一次重申當初發的願,就是要跟隨師父一起回家,決不能半途而廢,讓全宇宙眾神都知道舊勢力妄加迫害、置我於死地的伎倆一次次在我師父面前失敗。

三、自己信師信法的成度到底能有多少。在大的事情、原則上的事情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可是一遇到具體事情上容易表現出疑惑。如當我出現呼吸困難、肚子發脹,心裏就開始不穩了,而不是把心一放到底,「有師在、有法在」[2],怕甚麼?都是假相。當時出現了和離世同修一樣的狀態,我識破了邪惡的陰謀,闖了過來。

四、儘快在法中歸正自己,不能總停留在被迫害中,不能總在魔難中徘徊。我每天堅持學兩講法,早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晚上加煉一遍動功,使身體儘快恢復,好走回到證實法的路上,在做好三件事中修好自己。

到六月十日,縣城同修又把我接到一單身同修家,每天學法向內找,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到六月十六日同修又鼓勵我出去發真相資料救人。同修帶著我發了四十份真相資料,我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可是身體越發輕鬆,真正感到心性又一次的昇華。過去那些妒嫉心、怨恨心、爭鬥心等越來越淡了。師父說:「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師父告訴我們:「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1]爭鬥心、怨恨心不去又豈能修出慈悲心?由於自己法理不清,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一直在魔難中修煉,明明是舊勢力操控人對自己的迫害,卻認為是自己應償還過去世的業債。

到今天我終於醒悟:自己的修煉道路是師父安排的,在做好三件事中修好自己,證實法、救度眾生。不能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自己,即便是舊勢力操控家人對我們迫害也不能承認,真正受迫害的是被舊勢力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的家人。

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