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走上了修法輪大法之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從小就在黨文化的毒害下長大,我母親生了我們哥四個。由於我們哥兒們多,母親又一身病都沒錢治,使我早早就告別了學校。走上社會,我學會了抽煙、喝酒、賭錢等惡習,甚麼都幹。

結婚後,妻子和我倆人的性格合不來,再加上我的壞習慣,對她不是打就是罵,使她無法忍受這種日子,就想離婚。在她父親的壓制下她沒離成,所以一直就對付著過,一身病。

這時,法輪大法在世上洪傳已有幾年了,也不知妻子聽誰說的,說大法能改變人,能祛病健身,她就這樣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妻子這個人做甚麼事情都非常認真,所以白天沒事她就學法,晚上也學。因我受中共無神論的毒害,不相信有神,她一學法我就和她吵,她晚上學法時間一長,我就搶她的書給扔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妻子的性格有些轉變,比如:她學法回來晚了,我罵她,她也不吱聲,她還說別生氣。有時到八點她還不回來,我就把門從裏面拴上。她對我說:「把門開開,別生氣,生氣對你不好,還生病。我要不在家,誰給你做飯呢。」

我想:她怎麼和以前不一樣了呢,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處處讓著我,關心我。我喝酒的時候,她就說:「少喝點,喝多了傷身體」;我抽煙的時候總咳嗽,她就說:「少抽點,煙抽多了不好,氣管都是黑的。」我賭錢天天晚上十來點鐘才回家,她就說:「少玩點,傷身體又傷神。」

由於妻子的身體變化、對我的體貼,還有她的病都不見了,走起路來輕飄飄的,那時我對大法就產生了好感:是大法改變了妻子,可真有神在啊!

到了二零一一年的八月份,我外出打工。有一天,我感到有點頭疼,到了第二天,手也有點麻,我就回到了縣醫院做了CT,醫生說:「你有腦血栓、心臟病和高血壓。」我住了半個月醫院。

到了第二年春天,我的病又犯了,再次來到醫院,醫生說我這樣的病不發展就挺好的了,根本就不能去根,也不能幹甚麼重活兒了,好好養著吧。我一聽這不完了嗎?!因我家地很少,全指望我打工供孩子上學呢!

就在無望時,我忽然想起了妻子修大法的事了,於是我就給妻子打電話說:我不治了,我也想和你一起學大法。妻子說:「你早就應該學法了。修煉真、善、忍,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就會無病一身輕。」

從那以後,我也走上了修煉大法的道路,天天和妻子學法煉功,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雖然沒有做的那麼好,但是身心也得到了提升,使我改掉了抽煙、喝酒和賭錢的壞習慣。

我和妻子比學比修,共同精進,使家庭和睦,身體健康,我的身體比以前還強了,體重增長了十公斤,再也沒有過去那種吵吵鬧鬧的日子了。

親戚朋友看我家的變化,有人就問:「你們家怎麼變的?」我就說:「是大法改變了我,是師父給了我一個溫暖的家。你就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切都會改變的。」

我現在才真正明白了:為甚麼在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的形勢下,還有那麼多人修煉下去。在這裏,我真心地希望各界人士都來了解法輪功的真相,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