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救了我們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很幸運,因為我的爸爸、媽媽、婆婆、弟弟、老公、孩子都走入了修煉中。在修煉的路上,我們一直感受到師父的慈悲保護,是大法給了我們新生。我們的親戚大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組織,選擇了光明的未來。

大法治好了媽媽的白血病

媽媽得法前在同事和親戚朋友中是出了名的老病號,常年和各個醫院打交道,老病不去新病又來。由於教育系統用於醫藥報銷的費用不足,她的醫藥費也無法及時報銷,一沓沓積攢在那裏,家裏的經濟負擔也很重。

我剛上小學時,媽媽的身體就不太好,年紀還輕就得了附件炎,胃病,經常吃藥。到我四五年級的時候,媽媽又突然得了類風濕關節炎。發作時,渾身關節疼痛,在床上躺了幾個月。為了治好關節炎,她試了各種辦法,吃中藥、西藥,用鹵素燈烤膝關節。後來又有人推薦喝藥酒,家裏就開始張羅著泡藥酒。可關節炎沒治好卻把胃給傷的更厲害了。

我上初中的時候,媽媽又得了腸炎,經常要住院做灌腸治療。腸炎反覆犯,媽媽就不得不長期請病假,不是在醫院治療就是在家中靜養。長期的病痛折磨,媽媽的心情很糟,脾氣也變得越來越不好。她每天躺在床上唉聲嘆氣,氣色越來越差,人也顯得很蒼老。

高一暑假,姥姥在我家突發腦溢血去世,媽媽受的打擊很大。多次昏倒後住進醫院,後來又患上了失眠,整晚睡不著,依賴安眠藥也只能睡上幾個小時,原本虛弱的身體就更差了。

高考時,我發揮失常,只考上了一個二本學校,離自己的目標差的很遠。當時我萬念俱灰想復讀,第二年重新參加高考,爸爸勸我考慮媽媽的身體狀況,不要讓媽媽再操心。為了減輕父母的負擔,我不情願的去讀了大學。大一寒假回到家,爸爸出差還沒回來,我幫媽媽做家務時,聽媽媽說她頭暈無力,動一動就氣喘吁吁,腿上有很多出血點。媽媽久病成醫,懂得不少醫學常識,自言自語說應該是個不好治的病。在我的一再堅持下,媽媽同意去醫院檢查。當我取血液檢查報告時,檢驗醫生對我嘆了口氣,又搖了搖頭。那種無可奈何的表情,至今我還清楚的記得。我頓時覺得腿一軟,心跳加速,趕緊把檢驗結果拿給門診醫生。醫生看了檢查報告後,嚴肅地說指標太低,有生命危險,要求立即住院。媽媽說爸爸出差還沒回來,堅持回了家。晚上爸爸回來了,第二天就趕緊給媽媽辦了入院手續。隨後,爸爸又聯繫了舅舅去大城市複查,希望是醫院誤診(好幾年後我才知道當時醫生的診斷是白血病。長輩一直瞞著我和弟弟,沒有告訴我們實際情況)。但外地兩個醫院均給出了同樣的診斷結果,在醫生的推薦下,爸爸帶著媽媽輾轉去了蘇州和無錫血液研究所治病,開始了化療。

醫生看到媽媽的身體很虛弱,情況不樂觀,就悄悄地告訴爸爸,即使身體狀態很好的年輕人一般也撐不過五年,讓他有個心理準備。正當全家人一籌莫展,極度悲觀的時候,已退休的舅媽聽說很多得了絕症的人在煉了法輪功後,病不治而癒奇蹟般恢復了健康。舅媽立即跟舅舅帶著師父講法錄音帶和煉功帶千里迢迢的趕到無錫,告訴媽媽這一喜訊。全家人在絕望中看到了希望。

當時媽媽因為身體狀況太差,還不能煉功,只能先聽師父講法錄音帶。就這樣媽媽一邊接受治療,一邊聽法。化療結束後,媽媽就出院回家休養。有次化療後,各項血液指標都很低,本地醫院下達了病危通知書。此時已無藥可用,情況非常危急。媽媽橫下一條心,放棄醫院治療,堅修大法。媽媽讓弟弟攙扶她去附近的煉功點學功。剛開始,她虛弱得站都站不穩,只能堅持煉完第一套功法。可她每天都在堅持,到煉功點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奇蹟出現了,媽媽的身體竟一天天地好起來了。頭不暈了,走路有力氣了,飯量增加了,人也胖起來了,白血病和其它得過的所有疾病的症狀完全消失了。媽媽恢復了健康,脾氣好了,笑容回來了,整天樂呵呵的。媽媽又回到了學校,一個人負責圖書館的管理和維護。儘管工作量非常大,她任勞任怨的做好所有的工作直到退休。到現在已經近18年未吃過一粒藥。

我們一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爸爸、弟弟和我也陸續走入了修煉中來。師父挽救了媽媽的生命,給我們家帶來了幸福。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