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夫婦修大法 得厚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於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煉。得法前,我一身的疾病──頸椎病、高血壓、心臟病、神經衰弱,人們見我這樣,都說我活不了多久,當時天天吃中藥,生活的很苦,整天就是跑醫院、拿藥、來家煎藥、再吃藥。聽人說法輪功好,能治病,我想那我也去煉吧!

得法後,我不識字,讀法時,就問老伴,老伴是個急性子,讀的特別快,不認識的字問他,他就告訴我,我就一個字、一個字跟著老伴讀。終於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能把《轉法輪》通讀下來了。

看法幾個月後,來了例假,一共來過四次,我知道這是好事。再往後,出現便血現象,我也不管它,也不告訴兒女,以免讓他們擔心。可便血幾個月後,在一次整點發正念時,突然吐了三口血,我也沒管它,結果發完正念就好了。

往後又出現便血,便血大概有一年的時間,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管我,就這樣,身體無論出現甚麼情況,我就是信師信法,結果全身的疾病都好了,身體往年輕方向轉。現在臉色白裏透紅,八十多歲的人,常人見了都說神奇,我都說是煉法輪功煉的,才這麼好。

還有一次,我在往三樓上提水時,不小心跌倒了,把左胳膊摔的朝後了,不敢動了。只好用一個手煉功,兒女回家,我不讓兒女發現,故意坐著不動,讓兒女們看不出來,我知道我有師父管。就這樣,我堅持煉功,大約二十幾天後,在一次晨煉中,突然聽到我的左手叭、叭、叭響了三下,結果一抬手,師父把我左手正過來了。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使我更加堅信大法。

我老伴也八十多歲,老伴見我修煉大法後身體好了,也走入了大法修煉。得法前,老伴的腰在單位抬重東西傷著過,傷的很重,學法後的一天早上,老伴躺在床上,沒睡覺,意識很清楚,感覺全身動不了,好像有七、八個人在摁他的腰,一直把老伴摁到地上,從床上到地上也沒傷著,摁老伴的腰,老伴也不覺的疼,反而還覺著舒服,現在老伴悟到是師父法身在給他調整受傷的腰,打這以後,老伴的腰好了。

我老伴在修煉前就思想單純,一學法,老伴就覺的好,天天學法。有一次,老伴在提剛燒開的熱水壺時,壺突然掉底,一壺剛燒開的熱水壺全洒在了他的腿和腳上,當時是夏天,腿、腳都露著,老伴也沒想甚麼,一點也沒傷著。

還有一次,也是提剛燒開的熱水壺,不小心碰在了牆上,把熱水全倒在了自己的整個前胸,也不疼,也沒傷著,只是日後起了一層薄薄的皮,用手一摸就蛻掉了,這兩次,老伴都悟到是師父救了他,要不哪能這麼幸運?八十多歲的人熱水都燙不著。

今年在警察「敲門行動」中,辦事處人員以發老年補助為由把老伴騙去,讓老伴補交黨費,老伴說:「共產黨規定半年不交黨費,就算自動退黨了,我已多年不交了,我已經退黨了。」可辦事人員說:「你必須交,要不我沒法交待,不然你就聲明退黨。」老伴悟到這是師父給他推到這一步了,讓老伴公開退黨,於是老伴拿起筆就寫到「共產黨不上道了,我要退黨。」走出辦事處。

老伴回家後說:「捆綁了我五十多年的黨齡,終於鬆綁了,這個共產邪靈在我體內不起作用了。」可過了一會,以前感覺腿疼部位缺點甚麼,又開始疼,並且疼的起不來,也不敢走路了,只能跪在地上手摁小板凳往前挪。兒子回家看到爸爸這個樣子,就想打電話給姊妹們商量怎麼辦。這時老伴趕緊喊:「我沒病,你不能打電話,我沒事,我有師父管。」結果兒子無奈就把電話放下了。

我立即和老伴共同發正念,結果三天後,在師父的加持下好了。老伴感覺腿上缺點甚麼的部位,有一股能量在往那個地方走,覺得補上了一些東西,現在腿也不疼了,能提兩桶水上三樓,院子裏鄰居都稱讚大法的神奇!

我和我老伴決心堅修大法到底,就跟著師父走。弟子跪拜師尊!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