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的給警察講真相 堅信師父說了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九日】盛夏的一天,我在一條大街上發真相資料,在電線桿上貼真相標語,被人舉報,警車把我拉到附近的派出所。所長等人研究後,要把我再拉到貼真相標語的地方拍照,讓我配合。我問:你們想幹甚麼?所長說:我們想送你去拘留所。我說:憲法明確規定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你們為迫害製造證據,我決不配合。所長一聽轉身走了。

從法中我知道,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邪惡是不敢迫害的,是自己哪顆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呢?我發現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發真相資料一直很順,所以這次貼標語,每個電線桿不落的,貼了很長一段路,而且思想也不是很清淨,也沒集中精力發正念。雖然我有漏,也不能成為邪惡迫害我的藉口,大法弟子的人心、執著會在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中修去、歸正。師父用巨大的付出延續來的時間,是給弟子們修煉、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拘留所也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想到這裏,我求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並在派出所的審訊室裏盤腿、立掌發正念,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解體邪惡的迫害,阻止惡警對大法弟子犯罪,堅定的走師尊安排的正法修煉的路,救度有緣人。

「審訊」時,王姓警察讓我坐在鐵椅子裏,我說:我不是犯人,不坐那裏。對他的所謂審問,我一概不回答,只告訴他: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等人被抓,表面是因為貪腐問題,實際上是因為迫害法輪功。他不聽,說國家不讓煉等話。我緊接他的話音問,誰是國家?他愣了一下沒吱聲,我接著說:江澤民作為國家前領導人,他有甚麼權利、有甚麼資格給法輪功定性?而且公安部認定的十四種邪教裏沒有法輪功。我嚴肅的告訴他:法輪大法是正法!從他的眼神中我看到,對於我正義凜然的回答,他很震驚,沒再問甚麼,草草收場了。

在等待處理結果期間,對派出所的警察、保安,我儘量的給他們講真相: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轉法輪》翻譯成三十九種語言,只在中國被迫害,我煉法輪功十八年,沒打過針、沒吃過藥,而修煉前我是一身疾病。我告訴他們危難時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

這期間一位保安說到師父的名諱,我真誠的告訴他,不要直呼我師父的名諱,這樣對你很不好,要說你們師父或稱李洪志先生,他立刻改口說你們師父。

如果說在被綁架到警車上的那一刻,多少還有一點緊張,還為家裏的大法書籍、真相資料、器材擔心的話,(因多年前我做真相資料時被邪惡抄家,非法勞教,多少還有一點被迫害的陰影)那麼當時這一刻,我心裏有的只是讓眼前的有緣人怎樣能明白真相,得到救度,完全沒有了自我,那種坦蕩、安然、慈悲的狀態,感覺很神聖。

在去拘留所的路上,我心裏非常的平靜,堅信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控之中,不該發生的事決不會發生。我在心裏發正念,解體邪惡的迫害,大法弟子修煉、救人的時間如此的緊迫,怎能在這裏浪費時間!我求師父加持自己的正念,決不承受我不該承受的苦難。

到拘留所後,獄警問我有沒有病?我說:沒有。但她看到我臉色發紅,說這是血壓飆升的症狀,讓醫生給我量血壓,量完血壓醫生緊張的對派出所警察說:趕快送醫院。派出所警察也很緊張,很小心的把我攙扶到車上。

在去醫院的路上,警察給我買了麵包和水(因我已經一天沒有吃東西了),問我:你有沒有病?我說:那是十八年前的事,送我回家吧。他奇怪的看看我,沒吱聲。到醫院後,血壓依然居高不下,警察無奈的說,只能終止執行了。我不動心,依然平靜的發正念,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

警察開車把我送到家時,發正念的鐘聲響了,剛好午夜十二點。看似不可逆轉的迫害,就這樣解體。

反思自己當時的狀態,能及時的向內找,否定邪惡的迫害,不斷的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能在法上想問題,找機會、找話題給警察、保安講真相,希望他們明真相、得救度,過程中怕心、私心、擔心已蕩然無存。最後在師父的加持下,解體了邪惡的迫害陰謀。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