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講真相 迫害煙消雲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我今年六十七歲,一九九六年得法,經過風風雨雨,我在反迫害講真相救度眾生、證實法中,也過了很多關和難。在這裏我選一件感受較深的,寫出來和同修交流。

那是二零一三年夏季,我與兩位同修出去講真相救人,坐車到達地點下車後,兩位同修說去上廁所,一去很長時間沒見人。我給他們帶的光盤和各種資料他們一份也沒拿,都在我這。我著急了,一邊找他們一邊講真相救人,這一著急被邪惡鑽了空子,被人舉報跟蹤。走了一會看見了同修,剛走到他們身邊,就有人抓住我的包對我說:「我跟了你好長時間了」。這時警車開來了,我和同修被綁架。

我當時慌了有些害怕,我立即求師父加持我和同修的正念,並向內找。師父一下把法打到我腦子裏「正念法力搗妖穴」[1],我明白了,怕心少了很多,有了正念。我開始給車裏的警察發正念,到派出所後我好像沒有怕了,是師父把我的怕心拿掉了。派出所大廳坐著好多警察,我面帶笑容慈悲的看著每一個警察,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不許他們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請師父加持我救度他們。這時一個警察叫我坐下照像,我不配合、背對著他。我說:你不要照,要不你的照相機會壞的,他很聽話、不照了。

國保大隊長和派出所長來了,他們互相介紹,他開始問話,我都不回答,發正念解體他身後的邪惡,問了半天我一句也不回答,他不問了。該我講真相了,對他們講大法的美好,我身體和家人的受益,多年的疾病是怎麼好的;講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做最好的人,處處為別人著想。我剛才看到那個人身體不好,我叫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是為他好,現在的人哪好壞不分,他不謝我還舉報我。所長問:你好了就教他念,那怎麼念呢?我說: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誠則靈,誰念誰受益。不要反對法輪功,不要迫害大法弟子。看來我講的話,他聽明白了,不向我問話了。

一個警察,把我包裏的東西翻出來擺在桌子上,有《九評》、明慧十方等四種光盤十多個、小冊子、資料、護身符、真相幣,數了數說:哇,這麼多……所長說把這些包起來,說完走了。我對國保大隊長說:這些光盤內容很好,明慧十方這光盤是公安部的一位老幹部一生的經歷,你看了對你今後的工作都有幫助。他說:你還叫我看?我說你人很好、又善良,我才叫你看。他笑了。我剛才給他們講真相,他都聽到了,沒有向我問話,可是他們把我的所謂「案子」報到了公安局。

一會公安局長帶著兩個特警,穿著黑衣服、又高又大,把我叫到另一個房間,氣氛很緊張,房間桌上擺著三台電腦。局長開始問我話了,不管他怎麼問,我一字不回,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問了好一陣子,零回答。兩個特警開始罵人了,有要動手的樣子。這時我又想起師父的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我是師父的弟子,誰也動不了我,我修大法一身正氣,用大法弟子的威嚴對視著他們,我說:你們罵人是違法,難道你們就沒有父母、兄弟姐妹嗎?他們很兇的樣子看著我,局長拍著桌子大吼:你以為你是劉胡蘭嗎?我對他說:我不是劉胡蘭,你也不是我的敵人,修大法的人沒有敵人。局長氣的在屋裏走來走去說:在電腦裏把她調出來,在全市貼出去,不信找不到她是哪個派出所管。

我腦子裏想起了師父的法「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3],我穩住心不動,心裏求師父:讓他們電腦沒有圖象。結果幾台電腦都沒有圖象了,他們還以為是停電了,乾著急。這時快到中午12點了,有人在外面喊:局長走哇。就這樣局長走了,走時叫兩個特警看著我和兩個同修。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和同修給他倆講真相,叫他們三退保平安,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得福報,他們連聲說:謝謝!謝謝!我叫他們把我們放了,他們說:聽說你們東西帶的太多,你們的「案子」已經交到了公安局,這就不好辦。他們善意的打來中午飯請我們吃。

下午兩點,所長上班來了,有個特警對所長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報」。所長看了我一眼,急忙轉身離開,一邊走一邊說「阿姨你再不出來了」,好像怕我一樣急忙離開了。這時屋裏還有幾個年輕的警察,我心裏對師父說:我和同修該回家了。有個警察說:給你們照個像吧。我說:你要照相你的照相機會壞的。他們說:那你就回去吧。

就這樣一場正邪大戰結束了,我做到了零口供。他們把我和同修送到門口。就這樣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和同修順利的回到了家。

我文化有限,不會寫文章,只是把我的經歷說出來分享給大家,認識上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望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圍剿〉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