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叫七妹,今年六十五歲了,是農村大法弟子。我家有姊妹九個。因為姊妹多,家庭條件差我從小隻上過兩年半學。從小念書少,也就認不了多少字,沒有甚麼文化。今天,我就想借明慧網向最尊敬的師父和同修們說說我的心裏話。

一、坎坷的前半生

我從小生活在一個大家庭裏,因姊妹多從小營養不良,體弱多病。在我三歲的時候,被父母送給了本家大娘家裏撫養。可人家因為我多病,怕養不活。不長時間就將我退回家了。我又回到了那個大家庭裏。

只記得:我們姊妹四人每天晚上擠在一個小土炕上睡覺。吃的是不好吃的糠菜飯。我真的成了面黃肌瘦、弱不禁風的人。就在我快要死的時候,媽媽又生下了一個妹妹,爸爸給媽媽弄了一個甲魚,做好了給媽媽補養身體,可能善良的媽媽不想讓我死去,就把做好的甲魚湯,偷偷的讓我喝了。說也奇怪,我喝了甲魚湯後,身體奇蹟般的好了。就這樣我又活過來了。

可因家裏生活困難,我十二歲才和比我少三歲的妹妹一塊上了一年級,因我先天眼睛不好,近視一千多度。老師在黑板寫的字,我一個也看不見,因此我的學習成績很差。所以,我只上了兩年多一點的學,就不上了。十幾歲的我就開始跟著大人到生產隊裏掙工分,幫著父母養家糊口。

到了二十歲,我嫁給了現在的丈夫。但命運並沒有讓我的生活好起來。丈夫家裏很窮,丈夫很小就沒有了母親,是跟著父親長大的。因為丈夫排行老二,我一進家門就被分了出去,我們自己過日子。當年的生活,就別提有多麼艱辛了。就這樣我的身體又開始生病。特別是婦科病,每年春天,我都會被這病折磨的死去活來。每次犯病都得找神婆給治,我才能度過死關。可每年春天又會再犯此病。當年,我真不想活了,要不是有兩個沒成人的孩子,我早就尋死路了。可為了孩子,我就這麼生不如死的活著。我的體重已不足八十斤。真是骨瘦如柴。那時我的日子已走到了盡頭。

二、走上幸福修煉

記得,那是一九九八年的春天,一個朋友告訴我說,她學法輪功了。她現在滿身的病都好了。還對我說:你不是身體不好嗎?你也跟我學法輪功吧!當時我對朋友說:只要能治病,我跟你學!就這樣,朋友給我請了一本《轉法輪》寶書。

我回家翻開寶書,看到慈悲的師父那一刻,我激動得流淚了。我好像找到了久別的親人。那一刻,我發誓:我這一生學定法輪功了。可當我看到書上的字時,那一刻,我傻眼了。書上的字,我認識的不多。這怎麼學啊?到了晚上,我拿著寶書到了朋友家,對朋友說:我不認字怎麼學啊?朋友鼓勵我說:你可以學啊!人家一個字不識的,通過學大法全都能通讀大法了。你只要想學,一定會學會的。不識的字你就查字典。你還可以每天晚上到我們學法小組,聽同修們讀,你跟著學。一定會學會的!我聽了朋友的話,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學會認字,一定要學大法。

從第二天開始,我就找到了孩子上學用過的舊字典,認認真真的學起大法來。不識的字我就查字典,然後再寫到紙上,標上拼音或我認識的字。我天天堅持學,天天晚上聽同修們讀,師父看到我學大法的那顆真心,就給我開智開慧,我學大法認字驚人的快。我共用了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自己能看《轉法輪》了。晚上我也能和同修們一樣通讀大法了。後來我又請了師父在《澳大利亞講法》、《加拿大講法》、《精進要旨》、《大圓滿法》、《洪吟》等多本師父講法。我都能通讀下來了。

除了學法,我還堅持每天早晨到戶外煉功。記得開始我到煉功點上煉功,丈夫反對我去煉功,開始每次等我煉完功回家,他就跟我打仗。並且還動手打我。有一次,我剛到煉功點,丈夫就將我從煉功的隊伍中拖出來,摔倒在地,用腳使勁踢我。然後將我連拉帶拖弄回家。儘管他用盡力氣打我,可我並沒覺的太疼。後來通過學法,我才知道是師父處處在保護著我。我太幸福了,我從心裏感謝師父,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弟子不管遭受怎樣的魔難,我一定學大法堅持到底!後來丈夫見阻止不了我,也就不管我了。我通過學大法,身上多種病都好了。這讓丈夫對大法也改變了看法。從那以後,我終於可以堂堂正正的學大法了!我有師父了,我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快樂的人了!

自從我學了大法後,家裏的親人都受益了。丈夫發生兩次嚴重車禍,都沒有出現嚴重傷身。都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丈夫。從我學大法將近二十年,我家裏再沒買過藥,丈夫以前每到冬天就會發生嚴重感冒,甚至住院治療。可這二十年裏他再沒吃過藥,他現在也非常認可大法,非常支持我學大法。我的兒子和女兒,也都受益於大法,兩家過得都很好,都買上了汽車(在農村買車還很少的時候)。這可都是沾了大法的光啊!我代表我的家人們。謝謝大法師父!

我得法不到兩個月,我的身體就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程度。我決心做好洪法的事。我先從我的親戚開始,我不會任何交通工具,不管多遠,我都是步行。先步行到十里地二哥家裏,我請了一本《轉法輪》寶書讓他們看書。又將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接到了家裏,我教她學功,讀法給她聽。她煉功後,十幾天的時間裏,她月子裏落下的手虎口不能合攏,大拇指不能打彎。奇蹟般的好了。回家後誰見了,都說大法太神奇了。還有幾個大嬸還跟著母親學起了大法,也都不同程度的得到了福報。我還讓五妹得法走上了修煉之路。

當年在師父生日那天,為了感恩師父,我和幾個同修步行二十幾里地,給慈悲的師父過生日;我還和同修們步行二十多里地,到其它鄉鎮大集上弘法。記得九八年冬天趕大集,那天很冷,市區在我居住的鎮駐地,召開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那天一大早,我胸前戴著小法輪章,脖子上掛著大會工作人員的牌子,在市集上我不停的向趕集的世人發著法輪功的介紹材料,我說不出有多高興了,這是我一生做的最高興的一件大好事。我太幸福了。

三、在迫害的日子裏走正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的迫害開始了。我們的修煉環境被破壞了。丈夫只讓我在家裏偷偷的學,不允許我出去講真相。開始我也不知道怎麼對待這些事情。過了一段時間後,也正好到了冬季,農閒的季節。我就又偷偷的去找過去的同修們。晚上我們又能在一起學法、煉功了。我們又走回了「七﹒二零」前的修煉狀態。我們農忙季節自己在家裏學、煉。農閒時就在一起學、煉。那段時間我們修煉的還很精進的。

可是迫害並沒有減輕。那是二零零五年春天,有一天,丈夫急匆匆回家告訴我:你快把你那些書藏起來,上邊來人了說:要來抓你們,來查找你們的東西。然後就抓你們到公安局蹲大獄。我聽後,馬上將我的大法書藏起來了。藏好後,我趕緊跑著去告訴我們煉功點那家的同修,讓她趕快將大法書藏起來。告訴她後,我再也沒有時間告知其他同修了。我趕快跑回家,正好趕到家。派出所的警察和市區的「六一零」人員也到了我家裏,他們問我:還學、煉法輪功?我說:當然了。他們又說:那你把書交出來吧!還沒等我開口,丈夫就對他們說:她一個字都不認識,有甚麼書啊!她只是為了鍛煉身體,煉煉功而已。我們家裏一本大法的書都沒有。他們聽了丈夫的話,對我說:那好吧!那你就在家裏好好煉吧!

他們走後,我馬上拿出我藏的寶書,翻開書上師父的像,我看著師父,我哭了。謝謝師父慈悲的呵護!弟子一定會保護好這些寶貝的!

在修煉的這條路上,無論還有多遠,我都會繼續放下人心去面對,多一些正念少一些遺憾,盡力達到師父要的。我會更好的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學好法更好的做好救人的事。圓滿隨師回家!要想說的話太多了,因為自己不會寫,只是我用口說,同修整理的。在此也謝謝幫我整理文稿的同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